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七章 马林的阻碍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吃完饭,母亲王凤琴在收拾饭桌,父亲周国平和周铭一边看电视,周国平一边对周铭说:“你现在做zhè gè 国库券我不懂,你说不违法能赚钱我也不反对,但是这样的生意毕竟还是投机取巧,你说这是金融经济,但我觉得国家也不可能一直放任这样下去吧?你总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的,而且国库券zhè gè 东西既然这么赚钱,也是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时候,等大家都知道了,你们恐怕就做不下去了。<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父亲虽然只是厂里的普通工人,但父亲还是很有智慧的,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事实上,国库券zhè gè 东西jiu shi 像父亲说的这样,只是zhè gè 年代特有的产物,后来随着改革开放,zhong yāng开始调控,大家也渐渐明白了金融领域的概念,国库券生意就不复存在了。

    周铭点头说:“爸你放心,我现在做zhè gè 事情只是因为zhè gè 钱很好赚,等我赚够了钱我就会做别的生意。”

    “你自己明白就好。”周国平说。

    周铭父子谈心完,张雷来到周铭家敲门了,周铭出去,才知道原来张雷是因为dān xin 周铭会被父母训斥,所以早早的就来找周铭了,不过周铭告诉他自己已经和父母说了倒卖国库券的事情,只是还没有说他们倒卖国库券的钱都是借的高利贷,周铭叮嘱张雷千万不要说漏嘴了,免得父母无端dān xin 。

    张雷这才放心下来,当他们zhun bèi 去找苏涵,zhun bèi 晚上ji xu 再去收国库券的时候,却见苏涵朝自己这边跑来:“不好了,有人要抢我们的生意!”

    张雷很惊讶:“这怎么可能?这厂里这么多年了,不是没人知道国库券的用处吗?”

    倒是周铭冷静一些:“小涵,你先别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

    苏涵弯着腰,一双小手轻拍着酥胸,过了好一会才匀过气来,对周铭和张雷说:“不好了周铭,马林和他表哥要和我们抢国库券的生意!”

    原来,刚才马林和他表哥还有张倩在苏涵的小涵饭庄吃饭,张倩和马林说了下午看到周铭在厂里收国库券的事情,马林开始嘲笑周铭是白痴,不过后来被他表哥提醒了一下才fǎn ying 过来周铭的赚钱门道。

    “zhè gè 周铭别的本事没有,搞这些投机倒把歪门邪道的本事倒是一大堆,不过zhè gè 事情既然被少爷我知道了,那你想发财,就做你的chun秋大梦去吧!”

    苏涵说这是马林当时的原话,至于马林他究竟想怎么做,苏涵着急来这边把事情告诉周铭,就没有听下去。

    “什么?”张雷怒道,“张倩这女人真是个婊子,居然敢告我们的秘,恐怕她今天也是gu yi 跟踪周铭的吧。”

    “下午她应该不是gu yi 跟踪我的,恐怕是恰好看到我们在收国库券,”周铭叹息道,“不管怎么说,是我疏忽了。”

    张雷ān wèi 周铭说:“周铭这也不怪你,谁知道zhè gè 女人居然这么不要脸呢?还有zhè gè 马林真是烦人,要不我去jiāo xun 他一顿吧?”

    “张雷不要冲动,你想重蹈我的覆辙吗?”周铭说。

    张雷不甘的说:“我也知道马林他老爹在厂里有权有势,但我们就要被他这样欺负吗?”

    “是呀周铭,马林他爸是厂领导,他爸说话也肯定比我们管用,如果他真打着他爸的招牌去收国库券,那到时候厂里的人肯定都是相信他不相信我们的。”苏涵也说。

    “那要不我们就提高一点收购的价格吧?”张雷建议说。

    “那如果马林也提高收购价格呢?这样做最后倒霉的只能是我们。”苏涵说。

    张雷chén mo 了,他明白苏涵的意思,毕竟马林他老爹是厂领导,要在厂里做什么事情都比自己这些人方便的,自己提高收购价格,他当然也可以提高收购价格,并且他打着他爸的牌子,总会比自己这边收到的国库券更多,这样下来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哟?这边在开什么三国会议呢?”一个讨厌的声音传来,周铭三人不用回头过去看都知道肯定是马林。

    “我们在这里开什么会和你没guān xi 。”张雷不耐烦的说。

    “是吗?让我猜一下,你们现在肯定在想该怎么ji xu 做你们国库券生意吧?”马林得意的说,“我就知道小涵饭庄的老板娘突然连店都不要了突然跑出去肯定有问题,这才跟来看一下,果然和我猜的一样,贱货jiu shi 贱货,不但会勾引男人,现在连偷听别人讲话这种下作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苏涵马上否认自己没有,但马林哪会理她,接着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让你们听到就听到了,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们,760厂的国库券生意,我包了,明天我就会让我爸给各个车间发通知,说我要收国库券,不要轻易相信其他人,因为有些人是骗子。当然,大家都是一个厂的,如果你们求我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kǎo lu 漏一点钱给你们的。”

    太嚣张了,马林zhè gè 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

    这是苏涵张雷zhè gè 时候心里共同的想法,不过马林也的确有他嚣张的本钱,他的父亲是厂领导,打出他父亲的招牌,自己这些人在厂里真不可能竞争得过他。

    “我说马林你怎么像条狗一样的在这里叫唤没完了?”周铭突然说话道,“如果没事你就赶紧给我滚蛋,少在我面前碍眼。”

    听到周铭的话,马林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他指着周铭咬牙切齿道:“你也就只能在这里逞逞嘴上功夫了,我现在就去找我爸,我看你们这国库券的生意还怎么做!”

    马林说完就走了,苏涵和张雷心情却不好了,虽然刚才周铭骂马林让他们感到非常tong kuài ,但那也只是心里tong kuài 一下,对眼下的事情却并没有任何bāng zhu 。

    看着苏涵和张雷那两张愁眉苦脸,周铭笑道:“怎么?你们这就放弃了?”

    “不是我们想放弃,实在是马林他爸的确现在在厂里有很大权势,如果马林他真想要做国库券生意的话,凭着他爸的guān xi ,在厂里我们肯定是抢不过他的,”苏涵说,“而且马林zhè gè 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的,今天周铭你骂了他,他肯定要报复回来的。”

    周铭点点头:“小涵你说的没错,马林zhè gè 家伙很让人讨厌,但不得不说,他有个好爹,由于他爹是厂领导,在厂这一片他想做什么都很方便,只要他爸发个通知,我们就很难在厂里收国库券了,可如果我们能想bàn fǎ 找到比他爸更大的guān xi 呢?”

    苏涵和张雷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心想周铭现在怎么这么异想天开呢?他们不jiu shi 因为没guān xi 所以才被马林欺负的嘛,如果能找到什么领导,那还用听马林在那里冷嘲热讽吗?

    周铭很清楚苏涵和张雷此时心里的想法,他说:“我可不是在异想天开,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至少有七成把握能找到帮我们的领导。”

    “周铭你不是要行贿吧?那可是要坐牢的呀!”苏涵担忧道。

    “行贿那种垃圾手段我可不会用,而且就算要行贿我们好像也找不到对象。”周铭说。

    的确,行贿也不是你有钱就能办得到的,首先你得认识领导,要不然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找不到人,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事情比比皆是。

    周铭说,“你们就瞧好了吧,我有比行贿更好的bàn fǎ ,而且也不违法,我们虽然没有马林他那么好的家世,但是在国库券的生意上,我却有的是bàn fǎ 。”

    周铭的信心满满让苏涵和张雷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周铭究竟是哪里来的信心,但在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们多想,只能选择相信周铭了。不得不说,马林的突然出现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但让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马林和他家里在zhè gè 事情上的积极xing。

    仅仅第二天,当周铭来到小涵饭庄和苏涵一起吃了早餐,zhun bèi 开始今天国库券生意的时候,张雷却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马林那个杂碎动手了,你们快去厂门口看宣传栏!”张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周铭皱了皱眉,急忙和苏涵一齐,跟着张雷来到了厂门口,zhè gè 时候宣传栏旁边已经聚集很多人了。张雷指着那张醒目的红sè告示对周铭说:“周铭小涵,你看这jiu shi 今天早上厂保卫处贴出来的通知。”

    周铭抬头看去,厂保卫处张贴的通知字体比较大,就算不挤进去也能看清。

    近期有不法分子打着收国库券的名义兜售假币,请广大厂职工注意,国库券为支援国家建设的凭证,厂里会派专人进行回收,如广大厂职工见到有单独上门收国库券者,请与厂保卫处联系。

    这jiu shi 通知的全文,看着zhè gè 通知,苏涵当即骂道:“kě è !马林zhè gè 家伙居然用他爸的guān xi 贴这种告示出来,真是太无耻了!还说我们是不法分子,我看他才是最坏的不法分子!”

    说曹cāo曹cāo就到,当苏涵咬牙切齿的骂马林的时候,马林却走过来说:“哟?这不是我们厂的大学生周铭吗?怎么也在这里围观告示吗?的确,现在的这些不法分子实在是太猖狂了,居然还能打起国库券的主意,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周铭你说对不对?”

    看着马林那张让人生厌的脸孔,周铭说道:“不得不说,你有你爸的guān xi 有些再无耻的事情干起来都很方便,只是你zhè gè 理由太蹩脚了,还假钞?这东西到银行就能看出来了,难道还真能以假乱真不成?”

    马林耸耸肩说:“理由无所谓,只要广大的厂职工相信就行了,而且我爸已经和保卫处那边打好招呼了,如果你们再敢向厂职工家属收国库券的话,保卫处就会把你们给抓去派出所关起来的。”

    “马林你不要欺人太甚!”张雷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