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四章 珠之光宝之气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是实实在在的猜错了!

    龙老头不洗手不洗脸,而是把许东的那一串紫黑的佛珠放进了清水盆子里,佛珠在水面连一点的停留都没有,直接沉到了水底。

    龙老头扭头对牛向东和周天奇点头道:“是小叶紫檀木佛珠,十八颗的!”

    “真是紫檀?”周天奇也很诧异,呆了呆后又扭头盯着许东喝道:“你从哪里拿来的珠子?”

    许东咬了咬唇,随后回答他:“是笔筒里现的,我从家里带过来的那个木笔筒。”

    周天奇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话,但瞄了瞄龙老头和牛向东,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龙老头倒是直直的盯着许东问:“小朋友,你这串佛珠愿不愿出手?要是愿意的话你就开个价!”

    许东心里有些激动,龙老头说这样的话,那一定是表示他认可这串佛珠有价值,卖当然是愿意卖的,只不过开多少价码?

    五千还是三千?

    许东犹豫了一下,心想开五千的话只怕不恰当,怕老头和牛向东都说他狮子大开口不知道天高地厚,犹犹豫豫的伸了三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

    许东的意思心想还是开个三千的价,不要喊得太高,再说他一个未成年的学生,又吃了两年苦,一分钱都不敢浪费的人,可不是随便敢乱叫价的,以他惴惴的心态,这三千的数都觉得叫高了。

    龙老头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牛向东和周天奇,这才说道:“小牛小周,如果是别的什么东西我就不跟你们倚老卖老了,这件小叶紫檀佛珠呢,你们也别开口跟我争,我要了,这位小朋友开的价我觉得也不高,我也不想占小朋友的便宜,这样吧,他叫三十万的价还是略有点低,我给添到三十八万,三十八万的价不算太溢价,但也不低,去年有个十九粒的小叶紫檀佛珠在京城我一个朋友的拍卖行中卖了三十七万的价,小朋友,怎么样?”

    许东呆了呆,龙老头认为他要的价是三十万,还主动添到了三十八万,他不知道怎么说了!

    另外,他说去年十九粒的佛珠卖了三十七万,那他这串佛珠只有十八粒,而龙老头反而给了三十八万,这个价钱显然是公道的。

    只是太出乎意料了!

    那串佛珠有怪异的绿色气雾,这本就让许东觉得奇怪,再说还是藏在笔筒里,若不是值钱的好东西,又有谁会这样藏?

    对了,许东顿时又想起来,来这儿本是想问一下牛向东那串佛珠为什么冒绿气的原因的,但是看着一脸愠色的姨父周天奇,许东就闭口不语了,看到他就没来由的没兴致!

    龙秋生见许东半晌没出声,当即微笑道:“小朋友是不是觉得这价格低了?可以商量,要不你自己开个数来我看看?”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龙老开的价已经很高了……”许东这才醒悟,红着脸摇了摇手赶紧回答着,“三十八万,我……我确实觉得有点晕乎……”

    龙老头“哈哈”一笑:“那就好,只要不是小朋友觉得价开低了就好,嗯,小朋友,把你的银行卡号说给我,我打电话让人给你转账!”

    许东又呆了呆,摇着头道:“我没有银行卡号……”

    周天奇倒是开口说:“龙老,这样吧,这孩子是我的姨侄,父母两年前出车祸去了,现在跟我住一起,我呢算是他的监护人吧,他还是个在校学生,没办过银行卡,就用我的银行卡替他收这笔款子吧!”

    龙秋生一怔,又瞄了瞄周天奇,笑道:“咦,还有这码子关系?我可真没想到,那行,小周,你把银行卡号说给我,我马上转账。”

    龙秋生也没再询问许东的意思,周天奇说得清楚,许东父母双亡,他是监护人,帮他一个孩子管着钱自然是应该的。

    牛向东脸上倒是有点古怪的表情,但还是没有出声说什么。

    许东当然觉得有些不愿意,但这个话他还是不想说出来,撕脸得罪大姨父的事他还不敢做,再说当着龙老和牛向东的面,他姨父收了这笔钱,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说他白吃白做的话,以后要点什么学校开支也好开口了。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三十八万,如果考上了大学,就当三十万是自己的,那八万给姨父了,大学的费用估计就差不了什么,再差他还可以半工半读!

    忽然间得到三十八万的钱财,让许东头脑烫,傻傻的也想不到什么。

    周天奇当即掏出钱夹取了一张银行卡出来给龙秋生,龙秋生接过卡就给他的人拨打电话,报了银行卡上的号码,网上银行转账自然快捷,他在电话中才报完账号不过十几秒钟,周天奇的手机就“嘀嘀”的响了一下。

    周天奇摸出手机来看了看,笑道:“龙老,三十八万到账,我替许东谢谢龙老!”

    许东这会儿眼睛望着店里玻璃柜台着呆,周天奇见许东没有多话也乐意,一边又跟龙秋生闲聊起来,只是心里倒是嘀咕着,许东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从笔筒子里寻到了这么个值钱的宝贝!

    还好今天牛向东叫他来谈生意碰到了,要不然这钱就落到了许东自己手里,这小子要是自己拿着三十八万,绝对的不会透露给他们!

    不提周天奇心里的计算勾当,许东这会儿呆并不是因为三十八万的钱,而是他忽然又现,牛向东店子中的玻璃柜台中,有几件物品也出现了古怪的“雾气”!

    环顾店里所有的物品,许东看到的几件有“雾气”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三件,而且都是“瓷器”,一只碟子,两个小茶杯,这三件物品头上三寸处有淡黄色的“雾气”,茶杯的雾气比较淡,碟子的雾气稍浓一点,形态跟佛珠冒出来的绿气相仿佛,但颜色却是不同。

    许东不知道牛向东,姨父和龙老有没有看到那个带颜色的气雾,这时候他倒是想着,带“气雾”的物品是不是有价值的贵重品?

    还有,佛珠冒绿气的事,许东还叫来了隔壁的小伟看过,他可什么都没看到,所以现在他心里也有些猜测,这种气雾是他一个人看到的呢,还是别人都能看到?

    沉吟着,许东又看了看谈笑正欢的姨父和龙秋生等人,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龙老,牛老板,我……我问个事……”

    周天奇抬眼一瞪,说:“又有什么……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干……做功课复习复习吧,我们大人谈事呢!”

    “不妨!”龙秋生摆了摆手微笑道,“小朋友有什么话尽管问,我倒是觉得跟你特别来缘,说吧!”

    听得龙秋生开口说这些话,周天奇悻悻的也就不吱声了。

    许东指着玻璃柜中那几件瓷器说:“龙老,牛老板,柜子里那几件瓷器应该是值钱的物品,我就是想问一下,值钱的物品是不是会带有青光绿光等等雾气?”

    周天奇当即就斥道:“真是瞎扯,小孩子信口开河,什么青光绿光的?赶紧回去吧!”

    龙秋生摆着手笑道:“小朋友的话很有趣,不过也不算是信口开河,史书倒是有记载,但凡宝物吧都是有灵气的东西,之所以说珠有光,宝有气,有灵气的宝物会光,会有宝气,所以才有珠光宝气一说,当然,这也只是个传说,能看到珠光宝气的人恐怕就很罕有了!”

    许东听了龙秋生这一席话,心头儿一颤,他看到的难道是“宝气”?

    如果真能看到什么“宝气”,那多半是他一个人看到的了,如果龙老头也看到那黄气绿气,肯定不会不说出来,而牛向东和姨父肯定也能看到,而他们都没说,估计是看不到这种带颜色的雾气的!

    许东虽然受的苦多,年纪又小,但并不表示他傻,这会儿就这“绿气”和“黄气”的事,他只在心里头猜测,并不打算说出来,如果真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到,他肯定更不会说了,如果他有这样的能力,以后即使给姨父赶出家门他也不怕求不到生活,但到底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到“宝气”,还需要确切的证实。

    牛向东“哈哈”一笑:“小许,倒真有你的,我这店子里也就摆了那三样撑撑门面,其它都是些现代电子产品,我这店可不能跟别人家的铺子相比,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收,也就混混生活,你小小年纪倒是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了!”

    龙秋生也颇有些意外,笑着向许东招手道:“小朋友,你过来!”

    许东走到他跟前,龙秋生从手腕上取了一条颜色跟刚刚卖给他那条佛珠链差不多的深色珠串,又从左手食指上取了一只颜色碧绿的翡翠扳指,笑着对许东说道:“小朋友,你倒有些眼力劲儿,那你再看看,我这两件东西怎么样?”

    龙秋生这一串珠子似乎也有香味,闻着也挺舒适,跟他那一串外表看起来也没有太大区别,那个扳指更是晶莹剔透,颜色温润诱人,以龙秋生的身份地位,显然不会是“差”的东西。

    但是许东有些迟疑,因为这两件物品上没有看到“雾气”的出现,至于那三件瓷器的黄气和佛珠的绿气为什么颜色不同,他还不知道原因,但似乎有“气”的东西更有价值些,这倒是真的。

    牛向东和周天奇见许东沉吟,当即也凑拢了观察检验,两个人看了一阵都点着头,牛向东把珠子也放到盆子里,那串珠子在水面晃荡了一下也沉到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