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五章 都是钱惹的祸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牛向东把珠串从水里拿了出来,再用干的毛巾小心擦净了水,这才说道:“龙老,您这串珠子香味沁人心脾,入水则沉,珠子有角质光泽,也应该是小叶紫檀,又是十九粒,价值应该不低于小许卖给您的那一件,对吧?”

    龙秋生呵呵笑道:“小叶紫檀贵重,俗称木中之王,比重大,入水即沉,棕细如牛毛,日久生角质光泽,这些习性你看得透,不过还有一点你可没有说出来,呵呵,小朋友,你怎么看?”

    说到后面时,龙秋生望着的是许东了,话儿也是问他。

    许东沉吟了一下,脸色有些褐,结结巴巴的说:“我觉得……我觉得……这……这两件都不值钱……”

    “什么?不可能吧……”

    “瞎说,当真是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信口开河!”

    前一句是牛向东说的,后面则是周天奇的喝斥,龙秋生何等身份,他佩戴在身上的物件能有差的?

    再说这还经过牛向东和周天奇的观察检测,如果说这两件物件不值钱,那不是瞎扯吗?

    许东说的“不值钱”,是因为他在这两件中没有看到“气”,当然,他的想法也只是猜测,毕竟有没有“宝气”这一说,都是很虚幻的想法,还没有经过确切的验证确定。

    龙秋生倒是表情一滞,盯着许东半晌才说:“你真这么认为?”

    也不知道为什么,许东瞧着龙秋生的表情变化,心里还真有些感觉,沉吟了一下才赌博似的点着头说:“我真觉得这两件不是值钱的物事。”

    牛向东苦笑着摇头,周天奇则忍不住再度斥许东胡说八道了。

    龙秋生倒是点着头,叹息一声:“哎,小朋友当真是好眼力劲,我这两件……呵呵,还有一个原因是小牛小周没说出来的,那就是这两件都是假货,是高仿品!”

    “假的?”

    牛向东和周天奇都是一怔,异口同声的道:“不可能吧?”

    龙秋生摇头笑道:“这倒是真的,我在国外有一个朋友用顶尖高科技技术仿制的,你们觉得是真品,那是受了干扰,一,你们觉得我的身份不会戴假的,二,珠子跟小叶紫檀高度相似,甚至还做出了‘香味’,扳指的高仿度更高,跟一级翡翠无论是色泽还是颜色都是区别极微弱,再加上小牛还检测过,珠子入水即沉,凡木质物品,也只有紫檀和红木的比重大,入水即沉,其中尤以小叶紫檀珍贵,只是……呵呵,你们两个老精角倒是还没有这个小朋友眼利啊!”

    周天奇脸一红,被龙老说眼力不行倒没什么,但跟许东做了比较就觉得脸没地方搁了,好歹他也是做这一行的,被乳臭未干的小子比下去,老脸何在?

    牛向东倒没什么不自在,龙老头却是觉得周天奇跟许东是至亲,又是许东的监护人,这样说是没关系的。

    换了另外的人,又有哪个不喜欢听到别人说自家的孩子能干话?

    本来还想跟龙秋生多聊聊的,但周天奇又不想许东跟他们多说,要是暴露出他们一家人对他不好的情况来,恐怕龙老对他就“另眼相看”了,所以赶紧起身对龙秋生和牛向东说:“我还有点别的事,龙老,牛老板,我就告辞先走了,顺便把许东送回家去,这孩子要高考了,得在家多复习复习功课!”

    龙秋生点头捋须:“对对对,年轻人学业为重,回去吧,以后有空来跟我聊聊,我跟这孩子倒有些投缘……”

    周天奇座驾是一辆二手捷达,花了三万块买来的,想换辆新车却又有点手头紧,加上女儿周琳也想买辆车,女儿在建行上班,买辆车也是想增点面子,其实周琳的要求也不高,去看过车,看中了两厢新赛欧一点四手动优逸版,白色的很漂亮,车子全款下来,包括购置和上牌,一共只需要八万。

    八万块钱是不多,但家里闲钱并不宽裕,典当铺的生意是马马虎虎,吃不饱也饿不死,女儿的工资并不高,一年到头能保住她自己的开支就不错,买车肯定是要父母出钱资助!

    不过现在倒是迎刃而解了,周天奇一边开车,一边寻思着怎么打许东刚刚卖那串佛珠的三十八万的主意,这钱到了他的银行卡里,那自然是不会掏出来还给许东了,只是还要找个比较像样的话语理由。

    许东坐在后排,这辆的旧的捷达车他都还是第一次坐,周家有什么活动或者干什么事情都不会要他去。

    周天奇这会儿倒是没有心思喝斥许东了,三十八万块钱,拿八万给女儿买车,然后再掏二十万给自己换辆中档轿车,开出去才算有点面子,就这辆破捷达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每次跟朋友聚会他都躲躲闪闪的停车。

    另外还留十万给老婆黄书瑜,要不然买车计划她是不会同意的,三十八万就刚好划分完毕,一分不剩,当然,周天奇压根儿就没想过还要给许东留一块八毛的!

    周天奇当即又掏出手机来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叫她马上回家有事说。

    许东坐在后排一声不吭,瞧大姨父那个表情他就知道自己那三十八万想要回来肯定很难,只可惜当时跟龙老和牛向东不好意思开口,再说当时他也是太震惊了,根本就没想过那串佛珠竟然能值这么多钱,脑子一时也没打过转来!

    黄书瑜正在外头打麻将,接到周天奇的电话后嘀咕了几句,问他是什么事情也不说,只要她赶紧回家,刚好又输了几十块钱,悻悻的提了包回去。

    回家拿钥匙打开门就见到周天奇和许东坐在客厅的沙中,老公周天奇抽着烟,但眉脸间却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周天奇见老婆回来了,马上对许东挥了挥手:“许东,你回房里去,我跟你大姨有事情要说!”

    许东点点头回房,不过他也留了一点心眼,关门的时候并没有关严实,稍稍留了一丝儿缝隙,然后躲在门后面贴耳听着外边客厅里的动静。

    黄书瑜把包包往沙上一扔,眼睛一横,恼道:“我刚好转了手气你就把我叫回来,说,有什么事?”

    周天奇把声音压低了些:“别嚷嚷,我跟你说个事……今天许东了笔财……”

    “他财?他了什么财?”黄书瑜呆了呆,瞄了瞄许东那个房间的门,然后又问,“周天奇,我问你,是不是你悄悄给许东钱了?”

    “我呸!”周天奇顿时没好气斥道,“我有钱给他?那我是钱多得没处花了吧?不是那回事,我跟你讲,今天许东从他家的一个老笔筒里弄出来一副十八粒的小叶紫檀佛珠,卖了三十八万块钱,你说这是不是了笔财?”

    “三十八万?”

    黄书瑜吓了一跳,赶紧小声的问老公:“是真的吗?什么珠子能卖这么多钱?”

    “那还能有假?”周天奇指着自己的眼睛说,“我可是亲眼所见,也是运气好,许东拿去卖的那个店子老板刚好请了我过去谈生意,许东又没有银行卡,我就顺便把他的三十八万收到我的卡子中了,这钱都到账了你说有没有假?”

    黄书瑜“叭”的一声在周天奇脸上亲了一口,忍不住赞道:“老周,你今儿个怎么这么聪明了?哈……三十八万啊,这三十八万怎么用呢……”

    “小声点!”周天奇指了指许东的房门,然后又低声说:“老婆,我跟你说,这三十八万嘛我已经有了个计划,周琳不是看好了车嘛,我准备花八万给她买,然后我自己花个二十万换辆车,你看我那辆车实在太旧太破,出去一点面子都没,车子就是面子,没面子这生意都不好做,你说是吧?”

    “你换车我也没意见,反正我也跟着要用,不过不用换二十万的车子吧,我看十三四万的车子就很不错了,手头也不能一点钱都不留……”

    黄书瑜对丈夫换车的事倒也不拒绝,因为听他念叨很长时间了,现在是什么事都讲排场,讲面子,那辆旧捷达车实在也是没面子。

    不过黄书瑜转口又低声道:“还有,这三十八万我们就算要了,许东跟我们念的话,总要有个理由吧?”

    周天奇恶狠狠的说:“他有什么理由?无凭无证的我就说与他无关他还能怎么样?等他高三一毕业马上就赶他出去到外省打工,等再过几年时间一长,他是他,我们是我们,能有什么相干?”

    黄书瑜摇了摇头:“现在什么都要讲‘证据’,讲‘道理’,你蛮来肯定是不行的,总归是有三十八万打进你的银行卡里了吧?嗯,我看这样讲是最好,就说他爸当初欠了外面不少债,我们也借了四十万给他还债,这三十八万是抵债了,他这是死无对证,还不由得我们说?”

    周天奇忍不住笑道:“还是你能干,对,就这么说,死无对证,他就算报警也没法去查,再说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我们是大人,人家是信我们还是信他?”

    黄书瑜和周天奇虽然说得小声,但在房间门背后的许东却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许东一颗心也沉到了底,大姨和大姨父无耻又无情到了这个地步,对这个家,他只怕再没有什么好依恋的,三十八万肯定是要不回来的了,不如就此离开这个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