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十章 联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龙秋生老脸苦笑,摆摆手道:“小牛,拜师的事儿你提也别提了,你之前提了我倒是有那份心,但你几次都有让我眼前一亮的感觉,我这老头子可是人老心不老,认定跟许小朋友合得来,志同道合啊,师不师的就别提了,咱两就来个忘年交,有空就多多交流交流!”

    牛向东顿时喜不自胜的拍了许东一把:“许东,还不快谢谢龙老!”

    许东没明白龙秋生的意思,牛向东这个老油条却是听明白了,龙秋生是觉得许东眼力过人,甚至到了让他震惊吃惊的地步,所以不愿做这个“老师”,但却愿意跟许东做个忘年交,所谓“交流”的意思,其实也可以说就是向许东传授他的知识,这种地步,其实更胜师傅。

    许东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又恭恭敬敬的对龙秋生说:“谢谢龙老!”

    龙秋生摆摆手,盯着许东直是看:“你小嘛小,倒是很有种莫测高深的味道,你这眼力知识都是从哪儿学来的?俗话说明师出高徒,就凭你在我这儿露的一手,我就觉得你不会是没有来头的人,说吧,你师傅是哪一位?”

    许东一怔,眼见龙秋生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他,心里颤了一下,“宝气”的事儿自然是不能说的,但龙秋生自然也不是好骗的,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龙老,我没有师傅,只是从小受父亲的影响,看得多听得多,然后又看过不少的关于古玩文物字画等等与之相关的书籍,不过我也就是个半桶水响叮当的货色,有时能扯得上两句,有时又半点不懂,龙老也莫当真!”

    龙秋生见许东说得实诚,顿时诧道:“你父亲是哪位?”

    问这句话时,他在心里头就猛一阵翻看挖掘思想深处,看看有哪一个姓“许”的好手,只不过怎么也想不出来有哪一个姓许的能力地位都能与他相仿佛的。

    一说到父亲,许东眼圈就红了,沉默了一下才低声回答:“龙老,我父亲是许清华。”

    “许伯川?”龙秋生呆了呆,想了想才又“哦”的一声,“是……是两年前车祸的西头许家当铺老板许清华?”

    许东红着眼点了点头,对于父母的事他不想随便在外人面前提起。

    但是牛向东却一口说了出来:“龙老,这天灾人祸的事,谁也说不了那个狠话能避过,许东父亲的事情,我这两天倒是摸了个底,周天奇这个人,龙老是不陌生的吧?”

    “关周天奇什么事?”龙秋生盯着牛向东,前头才被牛向东邀请去他店里聊天,而牛向东另外一个客人就是周天奇,这时候想起来,原来这家伙早有预谋!

    停了停龙秋生才似笑非笑的问道:“好你个牛向东,莫不是你挖了什么坑让我去钻?”

    “我哪敢!”牛向东举双投降,苦笑道:“龙老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给您挖坑,不过这件事预谋倒真是有预谋的,请龙老去我那儿,主要是想有人以后给我个证明,要有证明的话,我想在铜城还有哪个比龙老更能掷地有声啊?”

    “哼哼,还说没有给我挖坑?”龙秋生冷哼两声。

    牛向东脸上多少有些尴尬,瞄了瞄许东,当即吩咐他:“许东,你先到外面等一下!”

    “好!”许东知道牛向东肯定是有私话跟龙秋生说,他赶紧识趣的快步出去。

    等到许东出了客厅大门,牛向东沉吟了一下才说:“龙老,是这样的,周天奇呢,是许东嫡亲的姨父……”

    直到这时候,牛向东才一五一十的把周天奇跟许东一家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说到周天奇的恶毒处他都忍不住眼露凶气。

    “这个狗东西!”龙秋生一拍大腿冷喝一声,想了想又低声问牛向东:“我记得那天许东卖的佛珠有三十八万吧,那个钱是打到了周天奇的账号中,这个钱呢?”

    “那还用说?”牛向东哼哼道,“许东自尊心强,我也不好明着问,东掏西掏的套了话,他这次离家出走,跟周天奇一家是决裂了,来我店里全身上下就一千块钱,那还是在我店里当了手表的钱,三十八万就不用说了,被周天奇吞了!”

    “可恼!”龙秋生又拍了一巴掌,对周天奇是真憎,停了停又盯着牛向东,看得牛向东有些毛。

    牛向东苦笑道:“龙老,您这么瞪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周天奇!”

    龙秋生哼了哼说:“你那点花花肠子能瞒得了我?也罢,想来你是为了许东这孩子,我也不理会,你要办就办好,否则我不饶你,不过……”

    龙秋生的话搞得牛向东有些紧张,盯着他等候下文。

    龙秋生偏着头沉吟着:“奇怪,许清华虽然也算是数辈人经营这个行业,但许家祖辈至今也没出一个杰出人才,许东就算子承父业,青出于蓝,以他现在的眼力见识,似乎也很不可思议吧?”

    “不过人才这种事,的确也是说不清楚的!”龙秋生摇着头叹息,又说道,“小牛,走吧,唉……没想到许东有这么可怜的身世……”

    别墅大门口,许东正倚在一棵绣球花树上瞧着花园中的红花绿树出神,龙秋生和牛向东出来他也没有察觉。

    龙秋生这时瞧着许东时才觉得这个少年人身上远有着同龄人所不及的沧桑和成熟,有些爱怜的伸手在他肩上轻轻一拍,说:“小许,上车!”一边又对牛向东一扬手伸了车钥匙过去:“你开车!”

    牛向东呵呵笑着,向着花园小道上停着的三辆车中的一辆奥迪a6走过去,开了车门笑请龙秋生和许东上车。

    许东有些不好意思,龙秋生则大咧咧的拉了他往车里钻,一边又说道:“牛向东给我做一下司机也不委屈!”

    牛向东一边开车一边笑道:“我委屈什么?给龙老当司机是我最光荣的事,可惜龙老不会要我!”

    龙秋生嘿嘿一笑,也懒得跟他再扯嘴皮,脱了外套把身上那件金蚕玉衣脱下来,又对许东说:“你把门边儿的那个盒子拿给我。”

    许东坐上车就现另一面靠车门的位置放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木盒子,他也认不出来这木盒子是什么木料做的,但木盒子冒着一缕许许绿气,显然这个木盒子也不是普通物品!

    龙秋生见许东捧着木盒子呆呆出神,笑道:“就知道是瞒不过你的眼睛,这是几百年树龄的黄花梨木盒,就这盒子也是值几十万的珍品,不过相比要装进去的金蚕玉衣,那就没得比了!”

    对于黄花梨,许东也知道,是红木的一个种类,红木是对珍贵硬质木的统称,现在一套普通的花梨或者黄檀家具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的天价,寻常人家也是看都看不到的,至于红木中最名贵的黄花梨,小叶紫檀,乌木等等,那更是连一般的富豪都无法拥有,或者可以说有钱都买不到。

    而现在市场上那些一套几十上百万的高端红木家具,其实也都是一些低端的酸枝木,真正的黄花梨和乌木等等那根本就没有,这类木材生长缓慢,通常都要几百年的生长期。

    龙秋生把脱下来的金蚕丝衣折叠好放进木盒子里,许东瞧得惊奇,那件金蚕丝玉衣看起来并不小,但折叠后竟然像个小豆腐块儿一样,很轻松的就放进了木盒子里,并不觉得会“塞”!

    龙秋生把盒子盖上,手指在盒盖上轻轻敲着,似在沉思,又似在嘀咕:“乔家老小有十几年没见过了……牟家丫头可是个好娃儿!”

    许东自然不明白龙秋生在嘀咕些什么,他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车窗外的景物。

    其实许东内心里还是不平静的,只不过他兴奋的不是注意龙秋生说的话,他想的还是自己这意外得到的奇特能力!

    经过多次的证实,许东已经很肯定这个能力是真实的,而且这个能力也足够强大,强大到至少不“弱”于龙秋生的实力!

    而龙秋生的地位和影响力,许东也是看在眼里,像他这种地位的人,绝对是可以轻易把他姑父姑母轰成渣!

    在姑父母家中的时候,许东那时候的梦想是以后要做比姑父母要强要更富有的人,而这个梦想放到现在,对许东来说已经是微不足道了,而且许东在拥有这奇特能力后,又经过几次“鉴定”经历后,他的心境儿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

    再说跟姑父一家人撕破脸皮后,也让许东觉得莫明其妙的放松。

    以前很有种想看到姑父母在面前摇尾乞怜的样子,但现在他的梦想目标似乎已经远远出他曾经想过的层次了!

    看看龙秋生,姑父还在为一辆二十万的车绞尽脑汁的算计,而龙秋生则丝毫没有要炫耀的意图,别墅门口停着的三辆车,一辆是劳斯莱斯,一辆是奔驰,这辆开出来的奥迪a4是最差的一辆车。

    要按姑父的性格,他必然要开那辆过六百万的劳斯莱斯豪车去赴宴,而龙秋生却是毫不在意的开了三四十万的a4去,就从这一点来看,姑父跟龙秋生就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下的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