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十二章 失窃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大厅里人头涌动,红男绿女,光鲜无比,个个见到牟远山都是奉承祝福,牟远山笑着点头回应。

    “牟思怡”跟在牟远山身后表情冷淡,离她很近的许东却感觉跟她的距离很远很远,不过许东心里也早把自己严严的包裹起来,不再对牟思怡有丝毫的幻想,甚至都不想再去靠近她半分儿,这个美丽得像天上仙子的女同学不是他能够高攀的,即使说句话儿都没必要,否则就是自取其辱。

    “大伯,您先到里间休息一会儿,都准备好了!”

    一个一身雪白阿玛尼休闲西服套装的男子笑着迎接牟远山,二十**岁的年纪,颇为英俊潇洒,然后又向龙秋生问好:“龙叔好!”

    龙秋生点了点头,笑问道:“观唐小哥儿最近混得风生水起啊!”

    那男子“嘿嘿”一笑,说:“龙叔那是笑话我了,跟您比,我就跟耍着玩一样!”

    话虽然如此说,听起来很“谦逊”,但许东都看得出来,这男子脸上却是一副自得的表情,龙秋生都这样说,在众人的围观中,他显然是很受用的。

    随后那男子又盯着牟思怡笑问:“思晴,今天是你爷爷的七十五岁大寿,你板着个脸儿干嘛?工作上那一套可别带到家里头来啊,别人家怕你这个大警察,我牟观唐可不怕,哈哈……”

    这话显然又是说笑的。

    许东却又是一怔,“思晴?”难道她不是牟思怡?

    “思晴”虽然一直是冷冷的面孔,但面对这个男子却也冷不起来了,苦笑了一下终于开口了:“小叔!”

    牟观唐嘿嘿一笑,低了些声音凑到牟思晴眼前:“思晴,你再有想法,今儿个是你爷爷的大寿,再怎么你都要挨过今天再说!”

    牟思晴动了动嘴,没有吱声,不过表情却软了下来,算是默认的意思。

    “我去一下洗手间,思晴,你好好陪一下爷爷,等会儿客人多,市里头那些个头头来了后,虽说有你爸陪着,但你爷爷也要露面受福啊……”

    牟观唐又嘱咐了一下这才离开,许东瞧着牟远山和龙秋生进了里间,他和牛向东也跟着走进去,脑子里却是疑云满布!

    难怪这个女子说她不认识自己,原来她并不是牟思怡!

    既然她不是牟思怡,那之前所觉得的“自卑”就一瞬间淡了许多,她不是牟思怡当然就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许东又猛然醒悟,之前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就觉得她似乎变得“成熟”了许多,现在再瞄了瞄,这才觉她不是变得成熟了,而是本来就比牟思怡要大几岁,而且仔细观察下,两人的面容还是有些微的不同,只是这两个人的相貌也太像了!

    许东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想到,这个叫牟思晴的女孩子跟牟思怡肯定是有很近的亲戚关系,不是亲姐妹也是堂姐妹,不过相似到这个程度,多半是嫡亲姐妹了!

    而且都是姓“牟”,中间的字也都是“思”字,按照中国人同姓同辈同派的风俗习惯,这更是姐妹的关系。

    再说刚刚还听牟思晴那个叫“牟观唐”的小叔说过了,牟思晴的身份是个“警察”,而牟思怡还在念高中,这两个人当然不会是同一个人了,怪只怪自己识把她当成牟思怡,有先入为主的原因。

    牟远山和龙秋生这会儿在里间的沙上聊得高兴,抬眼间瞄到站在一旁的许东,牟远山这才想起来他一直跟在龙秋生身后的,瞧他的年龄当是龙秋生的孙子晚辈,只不过龙秋生的子孙他有哪一个不认得?

    而且这少年人也穿得太寒酸了,如果是龙老三的子孙辈,在他牟远山的寿辰之际能穿得这么寒酸来祝寿?

    “这位是?”牟远山还真是没有猜出来,不过龙秋生既然让他紧跟着进里间来,那又绝对不是普通的关系,所以他又沉吟着问了出来。

    “呃……倒是忘了!”龙秋生恍然醒悟,拉过许东到身边坐下来,呵呵笑着介绍:“老二,给你介绍个少年俊才,我的忘年交,许东!”

    “牟老好!”许东站起身恭恭敬敬的问了一声好,“祝牟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祝福的话一说,许东顿觉有些尴尬,牟远山大寿,他却空着一双手来,这可是对牟远山很不“尊敬”的行为!

    但龙秋生却从衣袋里摸了一个小小的锦盒出来,盒子只比珠宝店里那种装金银饰的小盒子稍微大一点点。

    “老二,许东带了一枚鸡血石作贺礼,我看过了,鸡血石虽小,但质地却是上佳,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也算是礼小情义重吧,呵呵……”

    许东怔了怔,他几时让龙秋生带了贺礼的?但转瞬他就明白这是龙秋生替他圆面子,龙秋生这是拿自己的东西送礼而已。

    龙秋生说东西“可以”,那就绝对不是假话,而牟远山自然也不会去当面察看,接过去顺手就放到了牟思晴手上,说:“丫头,你拿到礼品室去放好!”

    这寿礼就跟办喜庆宴一样,客人随礼送上“红包”,主人家当然不可能当面拆开看客人送了多少,要看也是躲到一边去偷偷检查了。

    牟远山虽然觉得许东有些“特殊”,但也没过份当真,毕竟这个年轻人年纪太轻,龙秋生再怎么另眼相看,他也没太在意。

    牛向东在一边陪着笑脸连话也插不上,只是脸上使劲堆着笑容。

    牟思晴拿了龙秋生给的那个礼品小盒子默不作声的去礼品房了,出去的时候忍不住扫了许东一眼。

    对许东这个人她是没什么印象,要有也只是刚刚那一下的接触,但龙秋生跟她爷爷的关系她却是明白得很,能得龙秋生重视的人确实有些不一般,不过看起来也太年轻了些!

    才没过一会儿,门上轻轻响了一下,接着是牟观唐推门进来笑说:“大伯,龙三叔,大哥陪着市里头的几位大老板来了,您二位去大厅应个酬吧!”

    许东虽然不是行中人,但以前也听到过,“市里头的大老板”并不是说市里经商的老板们,而是市里那些大官儿头头脑脑们,在除正当公务之外的场合中,他们喜欢听人称呼他们为“老板”,而不是某某“书记”,某某“长”等职务称呼。

    “老三,走,出去应酬应酬!”牟远山笑请龙秋生出去,一边走一边说,“我是知道老三不喜欢搞这些面子工夫,但人在江湖中就不得不低头啊,你我倒是可以不理会,但观景却不得不跟他们打交道,你是观景的三叔,这个面子,这个腰,你还是得帮他撑一撑啊!”

    龙秋生笑道:“就知道你会又拿这些话来搪塞我,算了,就跟你去吃喝俗乐去,不看你面也得看在观景对我这个三叔从小就礼恭毕敬的份上撑一下场面!”

    大厅里这时候更是人头汹涌,牟远山和龙秋生一出去就被“包围”了,许东这时就不紧跟在龙秋生身后了,外头那一群被蔟拥着的人都是些“名人”,包括牟观景,许东经常在本市的电视新闻中看到过。

    接下来自然是祝福啊,送礼啊,奉承话啊,许东回头瞄了瞄,牛向东也不知去向,人又多,肚子里又咕咕叫了几声,不过人声嘈杂也不担心给人听到。

    大厅里有很多酒店的服务生,各种各样的食物酒水应有尽有,许东自行去拿了碟子盛了一些食物,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这些几乎都是佳肴美味,可不是他以前在姑父家那些残汤剩饭能相比的。

    一碟子美味吃了个干净,许东意犹未尽,正要去再盛一些,抬头见到一个穿行过去的中年男子时,不禁怔了怔!

    不是这个男子是熟人,许东不认得这个人,很陌生,让他怔的是这个中年男子身上冒着一股子蓝色“宝气”!

    这个气雾他并不陌生,跟之前龙秋生穿在身上,之后又用黄花梨木盒子装了送给牟远山的“金蚕玉衣”的宝气一模一样!

    许东看得清楚,这个蓝色气雾跟金蚕玉衣的宝气无论是颜色,大小浓厚淡薄几乎都一模一样,所以他才奇怪,金蚕玉衣明明是送给了牟远山,给牟思晴放到了礼品室去了,那宝气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男子身上?

    就在许东怔中,那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从他面前穿过去,径直去了洗手间。

    许东脑子里第一个念头蹦出来就是“小偷”这两个字,不过那个陌生男子去的是洗手间而不是出口的大厅门,所以他也没有着急着当场叫出来。

    是先叫保安还是给龙秋生和牟远山说?

    许东一时沉吟起来,眼睛又盯着洗手间的方向,那里面没有出口,所以他是不担心陌生男子从洗手间里逃跑。

    不过两分钟,那个陌生男子就出来了,但是许东却又奇怪起来,因为这个陌生男子身上没有了蓝色气雾!

    金蚕玉衣给他藏到洗手间里了?

    不过这个猜测马上就给许东否定了,陌生男子穿插进大厅中的客人中间,从洗手间里又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人身上冒着那股子蓝色气雾,毫无疑问,金蚕玉衣又到了这个人身上了,而且这个人还是许东认得的,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冒着蓝色宝气的人居然是——牟观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