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章 伤心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在现实面前,许东越觉得难受,有时候,梦想被现实打击,反而是一种痛苦!

    牟思晴捏了一下牟思怡吹弹得破的脸蛋,嗔道:“好了好了,你一个高中生老是谈论这样的事,你羞不羞啊?赶紧上学去吧!”

    牟思怡摆了摆手,很有些不情愿:“姐,你不要老是扮老成好不好?不就比我大了五岁而已!”

    牟思晴毫不留情:“大五岁而已?大一天也是大,你就算比我大五分钟我也叫你姐,不过这辈子你是没得希望了!”

    牟思怡哼了哼,骄傲的扬了扬脖子,甩了甩脑后的马尾,转身出去了。

    牟思晴这才对许东摊摊手笑道:“我这个妹妹太单纯了,心挺好,但想什么事都是想当然,这个世界可不是她想像的那么简单!”

    许东淡淡回答:“那也是她有那个福份吧,学好数理化都不如有个好爸爸!”

    牟思晴怔了怔,跟着嗔道:“你这是什么怪话?我从小就不听我爸的话,不听他的安排,他想我去公司接他的班,我却要去做警察,不管我现在有多少成就,那都是靠我自己赢来的,思怡虽然单纯,但个性一样儿的倔,她从来都没有拿家庭出去炫耀过!”

    许东着怔,许久才叹息一声,一时只觉得兴趣索然,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牟思晴沉吟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抬眼盯着许东说:“还有个事忘了告诉你了,许东,昨晚你告诉我的那两个藏匿点搜出来的东西,今天早上经龙老等专家鉴定过了,五件全是真品,其中北宋的那个油滴釉碗是国宝级的文物!”

    许东呆了呆,好一会儿才聚拢思绪,想起昨晚的事,这才点点头淡淡道:“解决了问题就好,恭喜你!”

    “恭喜什么?你明知道那不是我的功劳!”牟思晴哼了哼说,“胡局说要给我请功,说实话,我一直是想立个很大的功,但现在这个功劳我却是受之有愧,受了心里不高兴!”

    许东摊摊手道:“随你了,我是个很苦的小角色,小人物,希望你不要再来抓我了,我禁不起惊吓,另外,我感觉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回去自己养伤就可以了!”

    牟思晴心一沉,许东到底还是生气了,看来想套他的话就更难了,再说他因为救自己而受了伤,又把功劳平白送给了她,说实话,她总觉得愧疚!

    “好了好了,我什么都不再说了,你好好的养伤,也别再说走不走的,等伤好了再出院,否则我就把你铐在这病床上!”牟思晴一边说一边摸着腰间的手铐比划。

    许东知道她是假意恐吓,但如果自己真要走的话,也说不定她会真的把自己铐在这里,对牟思晴的性格不能以常理去猜测。

    “好,那我就住两天!”走是走不掉,许东索性爽快答应,要是硬着头皮回去的话,以后换药后续什么的,只怕还要花上千儿八百的,心里头也还隐隐的有些担心狂犬病,在医院呆几天更好,这医药费多半是公安局给报销了!

    牟思晴不再套问许东的秘密,再问的话就会把场面搞僵,只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把这个粥喝了吧,我特地在一碗香的粥店买的,很补身体!”牟思晴把放在餐盒里的粥取了出来。

    许东看她的动作像是要给他“喂”一样,赶紧坐到床边上说:“你放柜子上吧,我自己吃!”

    牟思晴“噗”的一声笑,把粥放到柜子上,然后说:“你以为我要喂你啊?想得倒是美,哎,你昨天在局里说那个碗是赝品,龙老也鉴定过了,还真是假的,许东,你这眼力还真不错啊,不愧我替你在胡局面前吹嘘的‘专家’名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对古董的鉴定能力还真是厉害!”

    许东左手不能动,右手拿着汤匙喝了两个粥,粥的味道确实很好,对牟思晴的“赞赏”,说实话,他心里还是很受用的,虽然不能说出秘密来,但这就是他唯一能倚仗的能力,也是他最秘密的武器,就算不说出来,心里头得意总是有的!

    牟思晴是准备在医院多陪许东一阵时间,但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一个电话还才接听完,另一个电话又打了过来,几个电话接了后无奈匆匆而去。

    许东正想着怎么让她别守在这儿盯着他,让他浑身不自在。

    牟思晴离开后,许东更是放开了肚皮吃粥,本来伤后身体虚弱是不能吃多的,但他只觉得肚子饿得很,把一大盒子粥吃了个精光,又喝了一大杯水,只感觉身体里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下午护士又输液,许东又睡了一觉,醒来后天色已黑,牟思晴没有来,他又没有亲人护理,也就没人给他送吃的。

    在洗手间里洗了一下脸,许东感觉精神好得很,左臂也能动弹,只是绑着绷带没办法检查里面的伤口,但就自己的感觉,他倒是觉得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

    干脆偷偷出院回去算了,留在医院还得挨饿,关键是身体也没什么疼痛的感觉,估计也没什么大碍,现在趁着牟思晴不在就更好溜之大吉,不然等她来了就走不掉了!

    原来的衣服裤子用袋子装好了放在柜子最下面一格,许东拿了出来,从裤袋里翻出自己那三百多块钱,衣服已经被黄狗咬穿了几个洞,又被牟思晴包扎伤口时撕破了,染满了血迹,穿是没办法再穿了,只有扔掉。

    那条裤子倒还是完好的,许东再塞进袋子里准备提回去,二十四层的住院部大楼上上下下的人很多,有病人和家属,有送餐和护理的,有医生和护士,许东虽然穿着病服,但根本就没有人怀疑他是“逃院”了。

    医院大门外的路边停着长长的出租车流,许东就近上了一辆,报了古玩街的地址,司机也不再问,直接开车,像这种在铜城很明显的标志区域,没有哪个司机会不知道,要不知道的就是一些小地名,小巷子。

    到了古玩街,许东给了车费,下车直奔牛哥当铺,估计牛向东这时候也已经关店回家了。

    不过到了的时候,许东才现店门还是开着的,店面里灯光很亮,走进去一看,店里有两个人,一个是牛向东,另一个竟然是他的姨父周天奇!

    周天奇本来跟牛向东有说有笑的,陡然见到许东时顿时一怔,瞪着许东诧道:“哟嗬,你还追到这里来了,这么大个人了,好手好脚的,做什么挣不到钱?想问我要钱可是门儿都没有……”

    说了这一堆的狠话后,周天奇又醒悟这是在牛向东的店里,可不是在家里,说这么狠未免给外人一种“不善”的形像,当即又对牛向东笑着解释:“牛兄,这小子是我姨侄,你也见过的,生来好吃懒做,读书不用功,总是问我要钱胡乱花,前两天讲狠离家出走,这不肯定又是混得走投无路又来追我要钱了,这种人啊,千万不能给他钱,给钱就是害他,就是要锻炼能吃苦能自己赚钱的习惯才行!”

    牛向东摊手诧道:“真的?许东是这样的人?算了,周老板,我们去找个餐厅吃个饭,慢慢聊……”

    “好啊!”周天奇大喜,随即又掏了一叠钱出来,选了其中一个五元面值的纸币扔在了许东面前喝道:“就五块钱,拿去吃个快餐,以后可别想再在我这儿要钱!”

    牛向东脸显尴尬的道:“周老板,算了吧,我估计他不是来问你要钱的,他在我这儿打小工,那天我见他可怜这才收下来的,周老板既然这么说,要不我炒了他?”

    周天奇一愣,他还真没想到许东竟然在牛向东这儿打工,居然被牛向东收留了,瞧着许东冷冰冰的眼光,这才觉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么回事!

    不过许东既然不是问他要钱的,好歹也算是他的嫡亲姨侄,在别人手下混口饭吃,那倒是不必赶尽杀绝,愣了一下才赶紧摇头道:“算了算了,牛兄既然收了他做小工,那就给他碗饭吃吧,不过要提防一些,钱财啊,账目啊,都要注意点!”

    周天奇这可是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如果许东以后偷了钱财跑路,可是与他无关。

    牛向东脸上笑迷迷的,一边点头一边示意往外走:“多谢牛兄,嗯,来的时候见牛兄开了新车过来,我就不开车了,坐坐牛兄的新车子吧!”

    “哈……”周天奇一听到提起他的新车子,顿时情不自禁的扬了扬车钥匙,笑道:“迈锐宝,这车性能挺不错!”

    等牛向东和周天奇出去后,许东站在玻璃柜台边心里冷,心里头的愉悦消失得无影无踪,姨父周天奇对他刻薄他是无所谓的,但牛向东的话却是伤到了他的心!

    是不是来个不辞而别离开牛向东的当铺?

    不过许东又觉得就算要走也不应该偷偷的走,要走也得等到明天牛向东来店里跟他说明白后再走,来得光明正大,走自然也要走得光明正大,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学周天奇的不仁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