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三十三章 鬼皮绿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秦方是有意在牟思晴面前“表现”一下,一撒千金为红颜!

    铁成金怎么也没料到秦方会忽然出手,这个变化让他出乎意料,秦方正值春风得意中,又是秦氏家族中最有能力也最得宠的后辈,他也不好意思强斗,再说秦方年轻气盛,可不一定会被他的气势压迫,说不定还会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到头来,就算是赢了,恐怕也得伤他的元气!

    铁成金瞄了秦方一眼,见他眼睛却盯着牟家那个漂亮丫头,心里就明白了,禁不住微微摇头。

    何不凡自己也满口答应着要给秦方,而秦方也是志在必得,铁成金不再吭声,秦方这个价已经出他的底限太多,他也不会再去死缠烂打了,由得他去,再说,这东西也还不一定就百分百赚了!

    石头没完全开出来,天晓得结果是什么!

    秦方一边瞄了瞄许东,一边笑吟吟的对牟思晴说道:“思晴,一直想送你一个很特别的礼物,但又不想送太俗气的东西,想来想去,今天倒是遇到个好机会了,这块石料开出来的颜色很纯正,多半是能开出一块上等的翡翠,我想就以这块翡翠送给你做几件饰!”

    牟思晴一怔,随即摇着头一口拒绝:“不用,我成天追追打打的,哪里是戴这么名贵饰的人?一个不小心就打碎了,几百万上千万的东西,我可赔不起,戴了可能连觉都睡不好了,我不要!”

    秦方脸色一沉,牟思晴丝毫没有给他面子的公然拒绝,让他颇有些下不来台,牟思晴或许是说的真话,全别人又有谁会相信,牟家大小姐会担心“摔坏”几件饰的话?

    为了牟思晴一掷千万,居然还动不了她的心思?

    算了,把这块玉先开出来再说!

    秦方也不能跟牟思晴动怒,又不想在众人面前丢面子,赶紧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开:“马师傅,再开!”

    虽然还没有把一千万支付给何不凡,但秦方是什么人?何不凡自然也不会怀疑秦方不会给或者给不起这笔钱,他一声不吭。

    “好嘞!”马东升答应着,一边又调整了石料的方位,这块石料既然已经开出这么好的绿来了,再下刀就要相当谨慎了,一般来说,再下刀就不会从出绿的这一面进行,会从另外没开刀的方面重新开刀。

    就算要从原处进行,那也不会用切割机再下刀开石了,出绿后就不敢下刀,免得伤了玉,只会用金刚细砂轮小心的磨。

    马东升没打算用细砂轮磨,因为那太慢,是耗时的细活,这种现场活儿讲究的是“快”,没有几个人愿意慢慢等,谁都想马上看到“结果”!

    下刀的位置是开了一刀的正反面,马东升想把玉的另一面开出来,里面的玉露得体积越多就越会令人兴奋,包括他自己,一个开石师傅最高兴的时刻就是他亲手开出了好玉的时候!

    秦方见众人的目光和注意力果然都又集中到了马东升身上,等着他再继续开石,这块石头现在已经升值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千万高价,不知道再开刀后又会升到哪种程度?

    马师傅按着开第一刀的估计开第二刀,程序动作跟之前的一样,围观着的一群人盯得紧紧的,马东升的儿子马用盆子装了一盆清水过来,清水里面还浸了一条白毛巾,要是之前围观的人群还不会明白,但现在大家都知道,马端来清水毛巾是除尘和清洗石料切口面的。

    按动电源,切割机的噪声响起,跟前一刀一样,不过这一切众人的心思都不一样了,大家都盯着马东升切割的石料,哪怕灰尘飞扬也没有人再退开了,只等着惊奇出现。

    噪音停,马把湿毛巾递给了马东升,马东升仔细的抹掉灰尘面,众人的眼光一时穿不透还在弥漫的尘埃灰雾,但却没听到马东升说话。

    秦方很有些紧张,不过他自然不会轻易流露出来他的表情,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扮得雷霆不惊,稳如泰山的样子。

    尘雾落尽,众人已经看得清楚,从另一面切了一刀的石料切面上,光光滑滑的,颜色灰白,没有一星半点的绿色!

    秦方心里忍不住失望了一下,没有再继续着第一刀的“神奇”,他确实很有些失望,不过这才薄薄的一刀,只是削了一点皮毛儿,不出绿也是很正常的,就像削橘子一样,要是皮厚的,一刀切下去并不一定就露出里面的橘肉来,所以他就算有些许的失望,那也只是失望这一刀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辉煌”而已,石头厚度还很厚,这才刚刚开始!

    其他人脸上也都露出失望的表情,虽然这不是他们的“赌注”,但谁都期盼着能看到更令他们兴奋的结果来,彩票的特等在奖不是人人都能中得到的,但谁都想看到出现特等大奖来。

    秦方没有吱声,也没有吩咐,但马东升还是很明白的,没有切出绿来,不用说就是要再继续开石的,所以他又估计着厚度和刀口位,然后又继续切石!

    一刀,二刀,三刀,四刀,五刀!

    一连又继续切了五刀,居然还是没能切出绿来,秦方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这一块石料已经切了一半了,就从这个程度来说,秦方这一千万的赌石是赌垮了,就算剩下的石料里还是切出了玉出来,那也值不了一千万,而且从现在这个情形来看,谁也没有把握会切出玉了,多数人的心里甚至还隐隐有些觉得石料里切不出玉来的可能性更大!

    马东升也有些紧张了,他倒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他是秦方请来的工匠师傅,抛开他自己想切出极品玉石的愿望,他也想秦方能有好运,各为其主嘛,主人有好运,心情好,运气好,他才能获得更好的报酬。

    而且这块石料是秦方花了一千万买下来的,虽然拿回了两百万的石料钱,但净损失已经近八百万,这个数字在铜城的商圈中,那也不是个小数目,不是说哪个高官富二代就能随意挥霍的数字!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是秦方的“走眼”和“失手”,秦方最不愿丢失的就是他的名声!

    马东升又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再切石,不管秦方失不失意,他这个工作还得继续下去!

    不过以马东升多年来的经验来说,石料切到这个程度了,出玉的可能性已经从百分之八十机率变成了最多只有百分之十的程度,而且可能还会更低!

    就在众人的瞩目中,马东又切了四刀,这四刀一如他所估计的那样,还是没有开出“绿”来!

    “赌垮了……”

    “赌垮了,只可惜第一刀就开出那么好的绿来……”

    ……

    围观的人群已经开始小声议论,剩下的石料厚度已经不足三寸,从这个厚度来讲,基本上是不可能切出玉来了,如果里面真有玉,那百分百会从这一面的切面上露出绿来,但切面上灰扑扑的颜色,哪有一丁半点的绿?

    秦方盯着石料切面,眼光有些冷,袖子下的手都有些微颤,之所以没有作,那还是因为强忍着要顾及他的“气势”!

    铁成金心里暗叹一声:这是他的运气?

    秦方的半道“拦截”,倒是把他的六百万挽回来了,但却让他自己损失了一千万!

    这块石料就是“鬼皮绿”,所谓的“鬼皮绿”就是毛料的表层或者切开表层的初口切面中露出极为靓色的“绿”,但这些绿只是玉石的绿气渗透而已,实际上里面没有玉,昙花一现的绿色而已!

    “秦总,赌……垮了!”

    切到这个份儿上,马东升不忍再切,低声对秦方说了一声。

    秦方手一指,努力把声音放得平和轻缓些:“切,一直切完它!”

    马东升点点头,不再多说,又继续着他的“工作”,这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的兴奋和期待,只是做着“工作”!

    一刀,一刀,再一刀,前两刀切下去,切面毫无意外的没有出绿,第三刀切下去时,刀片只切到一半的位置,石料“砰”的一下裂成了碎片,因为剩下的石料已经太薄,厚只有一寸,石料已经承受不了切割机的震动力道,切到中间的位置就四分五裂了!

    秦方眉尖一跳,希望也随着石料的崩裂而碎裂了!

    一千万,连一点零角都收不回来!

    围观着的人都不敢出声,这时候出声就是惹恼秦方!

    铁成金瞄着秦方,心里也有些迟疑,不知道他现在是提醒秦方该付钱呢,还是等以后找机会再跟他要这个钱?

    毫无疑问,现在的秦方肯定是不爽得很,跟个快要爆炸的炸药包一样,谁去触动他就几乎是拿着火机去点燃这个炸药包!

    秦方抬起头来看了看左右,铁成金的迟疑,牟思晴的“怜悯”和愕然,尤其是牟思晴的表情,陡然让秦方清醒了些。

    “周艳,把我的包拿过来!”

    在这个时候,秦方还是沉住了气,就算打肿脸充胖子他也得充,挥手叫艳丽女子过来。

    艳丽女子是秦方的秘书周艳,成立铜城珠宝项目部后,周艳就被秦方提升为项目部的策划部经理。

    周艳听到秦方的声音,怔了怔,心里就有种“不妙”的感觉,秦方没有叫她“周经理”,那显然就表示气氛不对了,依着以前秦方的性格,叫“周经理”的时候,那是心情好,叫“周艳”的时候,那就是心情“恶劣”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