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三十六章 种玻璃的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秦方和铁成金都禁不住愕然!

    接着许东又说了几句话,一时把他们都“梗塞”得更是说不出话来!

    “反正我也只花了三百块钱,就算亏也只亏三百块,倒不是有钱就任性,马师傅,您继续开石!”

    马东升点点头道:“好,那我再继续切了!”

    这一边出了绿,马东升基本上按着之前的程序进行,把石料重新放置了位置,准备从另一边下刀。

    许东的这块石料并不大,比起何不凡赌下的那一块要小好几倍,整个外形比蓝球大不了多少,所以马东升下刀的位置要比之前那一块的程度小很多。

    从第一刀的正反面又切了一刀,众人对这一刀的注意力就没话说了,几乎是都盯着马东升的手。

    马东升一刀切下去,等尘雾小了些后,赶紧又拿了湿毛巾擦拭,然后盯着切面看。

    切面灰白,没有出现绿,好多些个人心里都“哦”了一声,心想多半跟何不凡之前的那块石料一样了,这个小子就是个傻子,明着赚一百五十万不好,却偏偏要让石头切成废料,真是个傻子!

    秦方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是“庆幸”还是“失望”!

    牟思晴倒是禁不住露出可惜的表情,暗恼许东没个进退,看他们牛向东那儿穷得可以,能干干净净没有风险的挣一百多万,他却硬是放弃,看看吧,这第二刀就没颜色出了!

    许东自己却一声不吭,并没有让马东升停手说转手的话。

    马东升当然只有继续开石了,这个年轻人似乎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恐怕是要切得只剩一堆废料碎石他才死心了!

    再切一刀,厚度是一点五厘米,马东升这时候的激动已经减弱了许多,上一块石料的结局还在脑子里震荡,这一块又能好到哪里去?

    况且在他的经历和经验中,赌石的人想要一夜暴富,那概率跟买彩票没什么区别,切出普通玉的概率稍大些,但是赚个千儿八百的又怎么算得上“一夜暴富”?

    第二刀切下去,马东升依旧用湿毛巾擦拭灰尘,依旧检查,旁边围观着的人在尘雾中还看不清楚,陡然间听到马东升“啊哟”一声惊呼!

    众人以为马东升开切割机把自己的手给割了,叫得这么大声!

    紧盯中,灰尘落尽,众人盯着马东升,却见他并没有割到自己的手,而是盯着石料的切口面,一双老眼几乎要掉出来一般!

    “什么情况?”铁成金都忍不住凑过去。

    马东升又惊又喜的叫道:“出……出……出玉了,好漂亮的玉啊!”

    “什么,出玉了?”秦方也是一怔,赶紧站上前去。

    “出玉”跟“出绿”可就是两码事了,出绿只是切刀下去后,切面切出绿色来,绿是渗透在石头中的颜色,出绿并不表示石头里有玉,出绿只是表示出玉的可能性大了许多。

    而“出玉”则是石头里真真实实的露出玉的真体玉质来,也就是露出翡翠的本体,只是一般来说,切石的师傅不会冒然急进,不会大厚度的开刀,以免伤到石头里的玉体。

    众人都围上前去,只见那块石料另一面的切面上,大约算是正中的位置处,露出了小酒杯口一般大的一截玉尖,颜色似白似绿,马东升用毛巾擦得干净,玉尖儿上没沾一丁点的尘埃,就像石头中包裹着一大块“玻璃”一样,就这个地方露出一角!

    铁成金一瞧就诧道:“玻璃种?”用手摸了摸,冰凉湿润,呆了呆后才讶然说道:“好,好,好!”

    铁成金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也不知道他是说这截露出来的玉质好呢,还是说许东的运气好!

    牟思晴看不出好坏,紧张的问铁成金:“铁老,你说这块石头到底是赚了还是蚀了?”

    铁成金叹道:“赚了,当然是赚了,牟家丫头,你这个朋友好运气,这露出的一截是玉体,虽然只有一个尖角,但我想它的整体比这个可要大得多吧,再说仅仅就是露出来的这一小截儿,我看它的透明度,湿润度,那都是极优质的玻璃地啊!”

    牟思晴疑疑惑惑的没明白,铁成金说了半天也没说出她想知道的一点,这块石头现在到底还值不值一百五十万?

    玻璃地又是什么意思?不可能是“种”玻璃的地吧?

    马东升心里还在颤!

    刚才这一刀切得稍厚了一点,本来应该切薄些的,他觉得这块石料不太可能真切得出来玉,所以才没有很当真,谁想得到这一刀切下去,居然一刀切出了玉的本体!

    而且还是刚刚好,再切多一个毫就会切伤玉质本体,而切少一个毫又见不着玉的本体,简直就是刚刚好,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让马东升后怕!

    要是这一刀把玉切坏了,那他的名声就毁了!

    秦方赌石虽然失了手,但对玉质的好坏他还是看得懂,尤其还有铁成金这个大行家,他都肯定这露出的玉本体是玻璃地,那就毫无疑问了,这块料真的切出好东西来!

    牟思晴又忍不住问了一下铁成金:“铁老,值多少钱?”

    铁成金摸着下巴的胡须笑着摇了摇头。

    倒是老郑叹道:“赌涨了,赌涨了,这个兄弟真是好运气!”

    牟思晴嗔道:“就不能说明到底值多少钱?”

    铁成金笑道:“牟家丫头,到底值多少钱,恐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能肯定,我这样跟你解释一下吧,小许的这块石头,第一刀切出绿来了,我出一百万,那是赌,谁也不知道后面能不能真的切出玉来,秦总出一百五十万,那还是赌,马师傅再切两刀,现在切出了真正的翡翠来,而且还是高质量的玉,那价值就不同了!”

    铁成金叹了一声,接着又说道:“当然,如果就仅仅是露出来的这一点,尽管是高质量的玻璃地,那也值不了多少钱,就这一点,充其量能做一枚戒指,成品卖价撑到天也就值个三两百万,但谁都明白,这石头里面的玉不太可能就只有这一点,而这时候,大家要赌的就是这石头里的玉到底有多大体积,这才是赌头,所以说,你说这到底值多少钱,我也说不准,谁都说不准!”

    “哦!”牟思晴终于弄明白了,不过沉吟了一下又问铁成金:“那以现在这个样子,一百五十万还是能值的吧?”

    “哈哈……”老郑老黄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就连铁成金也忍不住莞尔!

    只有秦方脸色阴沉了,之前亏了八百万他也没有现在这么“阴沉”,原本他的意思就是要让许东“栽跟头”的,谁想到他讨价还价的花了三百块买了最差的一块石料,却反而给他碰到了齐天大运,天上掉馅饼一般,居然撞到了一块玻璃种的翡翠!

    这是不是走了狗屎运?

    马东升这时候惊恐消退,脑子里又被喜悦冲击填满,他这个职业最为期盼的就是盼着能开出好玉来,能开出一块价值连城的极品翡翠来,那也能了一桩心愿,当然,那种可能性太微弱,但凡能开出优质的上等玉,那也是一种功成名就的喜悦!

    这块玉虽然算不上极品的翡翠玉质,但也是上等品了,现在就不知这块玉到底有多大,其它位置是不是也跟露出来的这一点同样优质。

    一块玉在没有完全切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整块玉的质地,有很多玉整体并不是同样的等级,有的一部份纯净无杂质,另一部份却满是杂质,有一部份是优质品,另一部份却差了好些个层次。

    牟思晴瞄了瞄许东,又恼火着谁都没跟她说到底能值多少钱,而许东自己却没有她这么“激动”,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自己不想赚钱,她又何必多管闲事?

    许东瞄了瞄切面上露出的玉角儿,摸着下巴沉吟,这个动作很让牟思晴抓狂,胡须都没有,你当你是铁成金啊?人家铁老头一大把胡子,摸着还有那个味道,你摸什么摸?

    许东当然不知道牟思晴心里这些念头,摸着下巴沉吟一阵,又点着头道:“马师傅,我看还是麻烦继续再切吧,再从另两面开始切,我倒是想看看这块玉到底有多大!”

    铁成金暗暗一叹,这个许东,还真是赌性大,明明已经切出玉来了,他还不就此收手让别人去承担风险,还想要赌到底!

    不过现在确实跟之前只切出了绿的时候不同了,切出绿来还不能保证石头里面有玉,但现在切出玉来了,石头里有玉是肯定的,所以有价值也是肯定的,再赌也就是赌玉的大小了。

    但是许东居然还是不想收手,还要继续切,倒是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

    马东升点点头,又挥手对儿子马吩咐道:“你再去换盆清水来!”

    马“哎”了一声,端着一盆已经浑浊了的水出去,他这会儿也是瞧得心里“砰砰”跳!

    秦方暗中瞧着许东,他这会儿还真是猜不透这个人是城府深,是真傻,还是在扮猪吃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