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三十九章 笔架山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本想解释一下的,但转念一想,又沉默起来。

    反正龙老对他也确实比别人不同,自己就当是沉默“冒认”一下他的弟子,省得铁成金和他人再胡乱猜测,再说就算这话传到龙老耳中,估计他也不会怪罪,毕竟自己也没有说就是龙老弟子这个话。

    铁成金脸上当即堆满了笑容,拉了许东往边上走,一边又悄悄对他说:“小许,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不如跟老铁去吃顿饭,我请客,你挑地儿,行不?”

    许东一愣,他与铁成金也就是刚刚认识,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在赌石中,铁成金虽然玩法“小气”,但说实在的,他也算得上是“财大气粗”,他一出手叫价,除了秦方外,其他人哪里敢跟他硬拼?

    铁成金阴了一下何不凡,许东也是看在眼里的,何不凡在铜城也算是有钱人了,但跟铁成金还是差了一个档次,被阴了都没敢多话。

    就这么一号人物,怎么可能会压低了身份架子跟他亲热?这还要请他吃饭,铁老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东沉吟着考虑,铁成金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在他的印象中那就是个成了精的老狐狸,他可不会是跟牛向东一样见自己可怜想要帮自己吧?

    铁成金见许东沉吟犹豫,又呵呵笑道:“小许,我一个老头子,你一个大男人,我铁老头请你吃个饭,难道你还害怕我把你给卖了不成?”

    “不不不……当然不是那个意思!”许东脸一红,赶紧又解释道:“铁老,我想要请也应该是我请铁老,不过……”

    说实在话,许东并不是很想跟铁成金去吃饭聊天,这个老头虽然有钱,但显然城府太深,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铁老头这种老奸巨滑的人忽然跟他这么个一穷二白又无后台的人走这么近,肯定是有原因的!

    难道是看中了他刚刚赚到的一千万现金?

    “什么不过要过的!”铁成金一下子就“堵”住了许东想要推辞的话,笑呵呵的说:“我这人啊,就喜欢跟对得上眼的人交朋友,朋友嘛可是不分年龄大小的,小许年纪轻轻的,眼力劲儿不错,听说又是龙老的弟子,我就更想结交一番了,我铁老头嘛,别的不说,辨识鉴赏些玩意儿还算是稍懂点皮毛,跟小许这样的行家里手多聚聚,多谈谈,大家就是相得益彰!”

    听铁成金这一席话,许东顿时恍然大悟,原来铁老头心里想的其实是想“套”他的技术!

    许东一时就沉吟不定,想找什么理由来拒绝铁成金,但又觉得不好当面拒绝,扫了他的面子!

    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牟思晴忽然走过来拦着许东的去路,似笑非笑的说:“许东,局里还有事没处理完,要你帮手,你怎么就想溜了?我看你是不能有钱,现在有了钱就想学坏,偷偷摸摸的一看就是想去干坏事!”

    许东顾不得她对自己的“讥讽”,赶紧点头道:“是是是,我忘了你还有事,这就去吧!”

    铁成金面色一沉,对牟思晴道:“牟家丫头,什么叫做‘偷偷摸摸的一看就是想去干坏事’?我铁老头有那个坏名声了?你这丫头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牟思晴可不管铁成金吹胡子瞪眼的生气模样,撇撇嘴说:“我哪知道是什么人啊,我又没二十四小时盯着!”

    铁成金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许东是暗中好笑,不过嘴上却赶紧道:“铁老,实在是不好意思,以后有机会再跟铁老吃饭聊天,今天实在是胡局一早就说好的事,我把事都给忘了……”

    听许东这么说,铁成金脸色缓和下来,不过仍然有些愠意:“牟丫头真是胡闹,算了,既然小许说有事,那我也不能强求,以后再找机会聚聚吧!”

    许东也是满口应承着,只要今天的急应付过去,以后自然不去管他了。

    牟思晴可不管铁成金什么表情,拉了许东就走,丢下铁成金依然吹胡子瞪眼的不管。

    从大厦电梯中出来,许东在大厦楼外嗅到花草树木的味道时,精神一振,大厅虽然很宽敞,但到底还是人多,而且空间封闭,管道的通风设施怎么比得上大自然这个空间的空气?

    牟思晴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解了车锁拉开车门后对许东扬了扬下巴说:“上车!”

    午后的一抹阳光斜洒在牟思晴脸上,这个侧面看起来真是美得无法形容,许东禁不住呆了一下!

    这个样儿好面熟,记得以前偷偷在远处看牟思怡的时候,似乎就是这个画面,美得让他惊心动魄,美得让他始终无法忘记!

    其实牟思晴跟牟思怡姐妹的相貌是很像的,要不然许东也不会在第一次看到牟思晴的时候把她误认成牟思怡,两姐妹除了年龄有些差距外,相貌外形都是一般儿的美丽无敌,所以牟思晴举手投足间,无形就让许东感觉到“牟思怡”的影子!

    “没见过美女啊?赶紧上车!”牟思晴见许东望着她“痴”的样子,忍不住笑着催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有男人被她的“美丽”痴迷到了,总是骄傲的事,再说了,她也没把许东当成个“大男人”,这个小家伙只是跟她妹妹一般儿大的高中生,经过这几次事情后,对他的看法也已经转变了,无形中已经由冷淡变成了“好感”。

    这个变化是“潜移默化”的,牟思晴自己其实都没察觉到,她对许东已经大不相同了!

    但是牟思晴也没料到,许东刚才对她的“痴迷”并不是针对她,而是针对“牟思怡”!

    许东被牟思晴一嗔,讪讪的赶紧从另一边上车,坐上车后先系了安全带,然后再照旧伸了双手抓着头顶上方的扶手。

    牟思晴又忍不住“噗”的一声笑道:“别那么搞笑好不好,放心的坐好吧,我慢慢开,不让你坐飞车!”

    许东脸一红,遮掩道:“我就是有些晕车……”

    牟思晴又撇撇嘴轻视,只不过没说话,把车开得平平稳稳的,车也不快,不过四五十迈,许东也觉得他那个动作太“夸张”了,讪讪的缩手回来。

    牟思晴开了一会儿车,出了城区路后转了个弯,径直沿着汐江路过去。

    “去哪儿?”许东见牟思晴走的路既不是去市局,也不是去古玩街,忍不住就问了一下。

    “跟我先去个地方!”牟思晴认认真真的开车,一边开车一边说,“刑侦反毒大队今晚有个大行动,因为人手不够,把我们大案组的人也调了过去,我已经跟胡局申请过了,加你这个人手,胡局也已经安排给你个‘顾问专家’的身份,要给你一套证件,有薪水工资,薪水比我们正式警员高,而且这个顾问工作也不是要朝九晚五的上班,只是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调你去参加,基本上不影响你在典当铺的工作!”

    说到这儿,牟思晴又“提醒”了一下:“其实你现在也不靠那份工作来养家糊口,我建议你不如回学校继续上课,我听思怡说你成绩很优秀,不念书实在太可惜!”

    提到“念书”的事,许东沉默了一下才说:“没什么可惜或者不可惜,我选了我的路也就不会再回头,念书的目的不外乎就是为了以后得到一份很好的工作,而我觉得我现在所需要的知识,已经不是念书就能学得到的,所以说念书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了!”

    牟思晴一怔,本想“训斥”几句,但转念想了想,又觉得许东这些话又很有意思,想想也的确如此,所有的家长都望子成龙,所有的学生也都是指望着念好书,以后能得到一份好工作,能有出息,能出人头地,但是说实话,一个人最终有没有大的成就,最需要的其实是个人能力,念好书只不过是相应的对增加一些基础,绝对成不了决定因素!

    想不通,似乎又觉得许东说的话似乎有一种“禅”的味道,看来还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说话做事都比没受过磨难的同龄人更成熟!

    汐江两岸很美,宽阔的沿江公路两边都是十几米宽的绿化带,公路是四车道的单行柏油路,牟思晴逐渐加快了车,但是不像在市区路上那种穿插挤缝,又容易堵车,快的时候快,慢的时候慢,开车就跟见缝插针一样,所以把许东颠簸得不行,汐江路又宽又直,车子跑得“嗖嗖嗖”的响,车里却没什么感觉。

    许东索性不问了,反正他也不担心牟思晴对他搞什么“阴谋诡计”,其实牟思晴最需要他的就只是帮她“破案”而已,不会有别的难点。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许东基本上搞清楚了牟思晴的为人,人其实很“仗义”和“善良”,与现在绝大部份的富二代相比,她的确很不同,只是她的性格很有些“女汉子”,一开始接触她的时候,许东不习惯,觉得她骄傲冷漠,但接触后才知道她外表的那种冷漠里其实却包含了一颗很“热”的心!

    而那种“女汉子”的性格,许东也觉得挺好,至少比那些又骄嗲又炫富的千金小姐好千百倍。

    车子再开了一阵,许东见去的方向竟然是“笔架山”,不禁诧道:“牟……警官,你不是忙得很吗?怎么还有时间去游山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