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四十二章 找茬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眼圈儿有些红,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好聊的,也就是来看看他,这回还好,总算说了几句话,算了,我们回去吧,等等看胡局有什么指示安排!”

    许东摸了摸头,又瞄了瞄庙宇大门的方向,沉吟着说:“奇怪……牟……牟警官,我想去看看老和尚……”

    牟思晴皱着眉头道:“我姑父说了,老和尚一个月前已经去世了,现在庙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老和尚死了?”

    许东也忍不住大吃一惊!

    回头望着庙宇,许东呆呆愣,脑子也糊涂了,真搞不清刚才是做梦还是真实的,如果老和尚已经死了,那他就真是在做梦了!

    再瞧着庙宇的时候,许东又忽然现,庙宇中原本冒出来的宝气这时候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宝气去哪儿了?

    “难道我真是做了个糊涂梦?”许东禁不住嘀咕起来,进来的时候明明看到庙宇上那股庞大浓厚的宝气,自己明明去到后院从后门进去,明明见到老和尚,明明见到宝气从老和尚身上冒出来,但醒来后却莫明其妙的躺在前院天井中,这怎么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回去了!”牟思晴又说了一声,瞧着许东愣的表情忍不住转愁为喜的笑道:“你呀你,赶紧走吧,再不走我怕你也会跟我姑父一个样,莫明其妙的就傻愣,要是你也看破红尘出家当和尚,那我可真是罪过大了……”

    许东“嘿嘿”一笑:“傻是可能的,但是看破红尘出家当和尚,我想我恐怕还没达到那个境界,我凡心太重,出不了家当不了和尚!”

    跟牟思晴说着笑,许东跟她又并肩出去,到大门口时又扭头回去瞧了瞧庙宇,此时看在眼中的庙宇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哪里有一丁半点的“宝气”露出来?

    “真是奇怪了!”许东摸着头纳闷,实在是搞不清楚,想着又糊涂,不知道是在梦幻中还是在现实中,糊里糊涂的分不清楚。

    牟思晴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看到许东还着痴的模样,叉着腰说:“许东,你到底走还是不走?”

    “走,当然要走了!”许东笑了笑,一边走一边又琢磨着,估计自己刚才就是靠着石龙做了个糊涂梦,只是自己是怎么靠在石龙上睡觉的,这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上山的时候累,下山的时候脚又是虚飘飘的,牟思晴走了一阵又弯腰在腿上敲了几下:“上山的时候虽然累,但走得踏实,下山虽然轻松了,但脚底轻飘飘的虚,反而不踏实!”

    许东倒是没有那个感觉,就是觉得脑子糊涂,在庙里那个奇怪的“梦”还在缠绕着他,没想明白没弄清楚前,这事在他心里就像是打了个疙瘩。

    到山腰停车的地方时,上去的时候看到停着的那几辆车这时候也没见到了,只剩下牟思晴那辆科帕奇。

    牟思晴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解锁,许东从另一边上了车,系好安全带,等牟思晴开车后只觉得脑子里胀,晕晕呼呼的只想睡觉,没过一会儿就靠着头枕睡着了。

    “喂……”牟思晴叫了一声,许东没有反应,她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这还没怎么累吧,怎么上车就睡着了?叫都叫不醒!

    反正只有她开车,牟思晴也没有强行把许东叫醒,开着车下山回城里。

    许东迷迷糊糊中只觉得全身烫,就像被火烤着一样,禁不住**起来,似乎又听到牟思晴在耳边叫唤他的声音,不过眼皮像挂了几十斤重的铁块一样,怎么也睁不开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烫热消退了,又像泡在冰凉的海水中一荡一荡的,感觉无比舒服,这才慢慢睁开眼来。

    睁开眼映入眼中的就是牟思晴那漂亮精致到了极点的脸蛋,皱眉担心的表情,许东挣扎着问了一声:“怎么又到了医院?”

    因为看到房间中的设施和挂着的输液针管器具和液体瓶,很明显这是在医院。

    牟思晴本来是愁眉苦脸的表情,一见许东睁眼说话,顿时欣喜不尽:“你……你醒了?”

    停了停,牟思晴才又皱着眉头说:“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明明好端端的,睡个觉也睡出问题了,多半是在庙里睡觉着凉感冒了!”

    许东这时候只觉得神清气爽的,身体哪有问题?动了动就坐起来说道:“我好端端的怎么会着凉?我的身体可没那么娇气!”

    自从父母遇车祸过世后,许东在姨父家里这两年来,风吹雨淋挨个冻那是经常性的,几乎没出过问题,即使感冒受凉姨父母一家人也不会理他,他生不得病,还好他的身体也很争气,也从没有生过病。

    牟思晴又气又恼了阻止着许东坐起来的动作:“还在输液呢,你别乱动乱动的,等一下医生来检查!”

    虽然感觉许东的身体“娇气”,但牟思晴还是不想大意。

    主治医生带了个护士过来检查,许东只得由着他检查身体。

    医生一边检查一边问许东身体上的反应,许东几乎都是摇着头说没有问题,确实也是如他所说,身体没有哪里疼痛,也没有哪里不舒服,反而感觉身体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有“精神”!

    最后医生又检查了血压等反应,检查完后对牟思晴说道:“还好,没什么问题,应该就是受了点凉,输了一瓶液体后也就恢复了,没什么大问题。”

    牟思晴松了一口气,又看了看许东的脸色,脸色看起来红润如常,眼睛很有神采,精神得很,看这样子也是没有问题。

    “不输了,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知道什么原因,许东感觉从针管里输进血管中的药水反而让他感觉难受,索性一把就扯掉了。

    “啊哟……”那护士禁不住惊呼一声,要想阻止时,许东已经扯掉了,手背上的针口处冒出血来。

    牟思晴也是手忙脚乱的来给许东止血,许东大大咧咧的自己用手指按着针口处说:“没事,输液针口流点血还不就跟荆棘挂了点小口子一样。”

    护士望着还有一大半的液体瓶,然后问主治医生:“陈医生,我重新给他上针输液吧,药水还多,另外还有两瓶,消炎抗生的和营养液……”

    不等医生回答,许东自己就摇头拒绝:“不输了不输了,我好好的没什么事,不输液感觉还好些,一输液就觉得身体格外不舒服!”

    主治医生刚才才详细检查过,许东身体各方面的指标反应确实没有问题,又见他真的很抗拒再输液,当即点头道:“算了吧,他自己不想输就不输了,我看确实是没什么大碍,就不输了吧!”

    护士见陈医生说了这个话也就没坚持了,陈医生想了想又说道:“不过要办出院手续的话就得等明天上班后再办了,现在下班了办不了!”

    “那没问题!”许东直是点头,一边的牟思晴听医生都说没事,她也不好再强行要许东住院,不过想起许东的倔脾气,不禁又是气又是笑。

    前一次许东也是从医院偷偷跑掉了,这么大个人还怕住院打针,跟个小孩子一样!

    其实牟思晴还真没想到许东不是怕打针吃药,而是真的感觉好。

    许东坐在床头探头到床边看地下找鞋子,牟思晴想起来,鞋子放在柜子里的,眼见许东如此“任性”,干脆不跟他说。

    许东找了一会儿没看到,左瞄瞄右瞄瞄的有些尴尬,瞧瞧牟思晴气鼓鼓的模样,又不好去问她。

    许东知道牟思晴是生气了,想想还是等会儿等她气消了再问她,不过就在瞧着她的时候,忽然看到她头上冒着一缕淡淡儿的青色“气雾”!

    许东吃了一惊,难道牟思晴头上藏了什么“宝贝”?

    但是看牟思晴头上头贴着头皮梳得规规矩矩的,齐肩黑梳到脑后扎了条马尾,简简单单的,头上没有任何饰物,甚至连耳垂上也没挂任何耳环坠子,她的头上怎么会有“宝气”冒出来?

    再看了看,几乎可以肯定牟思晴头上不可能藏有什么“宝贝”,许东更觉得奇怪,如果是她身上揣着宝贝,那宝气也只会在藏匿处的位置冒出来,怎么会在她头顶上冒出来?

    从头上冒出来,那只能说明这气雾是从牟思晴身体里冒出来的!

    许东又是吃惊又是纳闷,又扭头去看那医生和护士,这一看不禁又呆了一下!

    医生和护士头上居然也冒着淡淡儿的青色气雾!

    许东呆怔片刻后就醒悟到,这个气雾多半不是什么宝贝冒出来的“宝气”,不可能牟思晴和医生护士这三个人身上都藏有同样的宝贝。

    医生和护士又到邻床去检查病人的情况,牟思晴凑到许东跟前低声说:“许东,你什么傻?是不是要陈医生建议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检查检查?”

    许东讶然醒悟,赶紧笑着摇头。

    牟思晴疑疑狐狐的又瞄了瞄那个护士,那护士戴着口置,遮了大半张脸,只看到一双眼睛,看不到脸面。

    牟思晴又低声问许东:“你是不是看人家护士漂亮就犯花痴了?”

    “切……”许东顿时脸一红,啐了一口不承认,“她戴着口罩看都看不到脸,你怎么就知道她漂亮还是不漂亮?”

    牟思晴“嘿嘿”一笑,慢条斯理的道:“那要不要我去叫她把口罩取下来给你瞧瞧?”

    许东很是无奈,一时间又说不出话来,他根本就没那个心思,但话说出来却又被牟思晴抓着口语上的不同字意见缝插针,甚至是鸡蛋里挑骨头般“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