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五十一章 竞争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就算再嫉妒,那警员也知道,有特别技能的人在警局里是格外容易得到重用和升职的,这个小年轻是跟牟思晴一起来的,搞不好是哪个分局,或者哪个派出所里的警员,但肯定不是市局的,因为市局的人他基本上是认识的。

    整个市局局机关的编制是一百四十二人,人是不少,但也不多,就跟念书时,班上的学生有五十个或者六十个,就算关系很淡的也是认识的,那警员可没见过许东这个人。

    许东根本就没想要跟这个警员结什么“恩怨”,他只不过是自己生命中一个毫无关系毫不重要的过客,在这里“表演”也只是想让龙秋生和牟思晴相信他的能力是靠“嗅觉”的,而不是如科幻电影中所说的“特异功能”!

    龙秋生沉默着思考许久,硬是想不出许东在哪个方面作弊了,又觉得他这个嗅觉能力真是了不得,替他高兴中,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牟思晴更高兴,不过她倒是不会让别人知道她心里的念头,掏出手机来给局长胡青山拨了个电话。

    “老板,陈大队长他们今晚的行动怎么样了?”

    胡青山低声喝道:“你这丫头,是不是盼着陈秀峰行动失败?”

    牟思晴轻笑着说:“哪里,陈大队长是你的手下,吴队同样也是你的手下,无论哪一队执行任务失败,你这个大老板脸上都不好看,我倒是希望他行动完美收官……”

    “完美个……”胡青山听得牟思晴调侃,没好气的就“恼”了出来,不过好不容易还是把最后一个脏字吞了回去,哼哼道:“在西港口外的江岸边抓到了偷渡船,但无论是船上还是那些人身上都没查到东西,现在陈秀峰和大队人马还在西港口搜查,没抓到现形,没有证据,你说这算完美?你说这能有用处?”

    牟思晴一听行动算是失败了,但陈秀峰带的大队人马还在那儿,心里一喜,不过嘴里却故作淡淡的说:“胡局,这样吧,反正任务还没结束,我过去看看?”

    胡青山又沉声道:“你胡闹什么?是要去给陈秀峰添堵?好好的给我呆在局里!”

    牟思晴哼了一声,说:“胡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去现场怎么就是给陈队添堵了?我去是想破案子,是给你解决麻烦,你就不要老把我们想得心胸那么狭窄,都是为市局的名声作想呢!”

    “大道理倒是讲得头头是道,别扯了,我烦着呢!”胡青山又好笑又好气的喷了几句,正要挂电话时,牟思晴又说了:“胡局,别轻视一个人,你就不记得前一次黄的事情了?”

    胡青山一怔,顿时想了起来,上次也是焦头烂额中,不是牟思晴在黄乡郊的老宅子处找到了藏匿的古董?

    “你……有把握?”胡青山沉默片刻后问牟思晴,如果她真有把握,或许自己也真有可能“小瞧”了她!

    “我可不敢说自己有把握!”牟思晴当然不会对他打包票,笑吟吟的说,“我就是觉得反正陈队他们还没找出证据来,我去看看也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会有所现呢!”

    胡青山沉吟一阵才说:“也好,既然你想去看看那就去吧,不过我可先给你上个紧箍咒,你去可不是替代缉毒大队,不能给陈秀峰找麻烦,不能跟他起争执,现场的指挥权仍然归缉毒大队!”

    “好好好,都依你!”牟思晴想都不想的就答应了胡青山,心想这也是胡青山怕她替吴洪胜出头跟陈秀峰顶撞,但这都是基于她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辨,要是她在现场找到物证破了案子,就算她什么话都不说,其实也一样算是“丢”了陈秀峰的面子!

    陈秀峰的强势是全市公安系统中闻名的,也因为他出色的能力表现,上头已经准备提拔他到南区分局任分局长。

    牟思晴跟陈秀峰是没有私人恩怨的,但她很讨厌陈秀峰的“骄傲自大”,虽然他的能力确实很强,但也不能拿势压制他人,比如受他压制最狠的就是她的上司吴洪胜。

    把手机揣进袋里,牟思晴对许东招了招手,说:“许东,跟我去个地方!”

    龙秋生诧问道:“丫头,要去哪儿?”

    如果是给古董珍宝做鉴定,龙秋生也是要去的,他尤其是想多看看许东的鉴定表现,这个少年人每表现一次都给他无法想像的震惊!

    牟思晴笑着摇头:“龙老,您可不能去,我带许东去缉毒行动组的现场看看,另外我还有些私事要跟许东说……”

    龙秋生悻悻的摆了摆手,黑了脸不吭声。

    牟思晴见龙秋生跟个“小孩子”似的表情,忍不住娇笑,拉了许东出去,惹得保管室那个警员又是一阵呆看!

    出了物证保管室后,牟思晴并没有直接到底层,而是去了她们刑警大队三楼的办公室,一进去就对一个二十五六岁,身材跟许东差不多的警察同事说道:“向子龙,把你的警服换下来,我有用!”

    向子龙诧道:“你要我的警服有什么用?”

    牟思晴沉声道:“手脚麻利点,事关我们大队的声誉和前途,你赶紧的!”

    一听牟思晴拿这么大的话压下来,向子龙也不敢怠慢,赶紧去里间脱衣服去了。

    在刑警大队里,牟思晴的地位并不低,当然这可不是靠她家里跟胡青山的关系,而是她本身确实有过硬的“能力”,再还有一点,那就是她长得确实漂亮,队里的所有同事几乎都会“让”着她和“顺”着她。

    一会儿,向子龙把警服拿了出来递给牟思晴,还没问她,牟思晴就把衣裤一起塞给了在她旁边的许东:“许东,去里边赶紧穿上!”

    许东心知牟思晴要他穿警服是有意义的,去现场那边穿了制服行事肯定方便得多,所以他也没多问。

    里间是个小会议室,百叶窗是放下来的,许东左右瞄了瞄,空无一人,他才赶紧脱了衣裤换上警服,衣服还比较合身,只不过里间没有镜子。

    推门出来,牟思晴一见穿了警服的许东走出来,英气逼人,不由得赞道:“嗯,不错,好一个正气凛然的英俊警察!”

    许东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没想到牟思晴也会说这样的话!

    向子龙皱着脸不高兴:“思晴,这是我的服装,你是不是说他比我长得帅?”

    牟思晴“哈哈”一笑:“都说人靠衣妆佛靠金装,我看也只是一半一半吧,你看人家穿了你这一身服硬是比你更威风更有气势,对不?”

    向子龙哼哼哼几声!

    许东从两人的对话和表情中就知道牟思晴跟她的同事肯定是说笑随便惯了,要不是好到一定的程度她也不会这么随便的说“损话”!

    “走吧!”牟思晴不再跟向子龙说笑,招手叫许东跟她走。

    去西港现场那边,牟思晴仍然开了她那辆科帕奇,许东依旧坐在副驾座上,只不过一路上他都没有开口说话。

    到了沿江路上后,牟思晴瞄了一眼许东,笑问道:“许东,怎么不说话?”

    许东笑了笑回答:“说什么?我还不是跟你一样,我可没有任何的保证!”

    “聪明!”牟思晴赞了一下才说,“你只要记得在物证室里嗅过的那几种毒品的味道就好,等会儿到现场后你跟在我后面,只要嗅到东西藏匿的地点儿你就暗示我!”

    反正许东之前早就说过了,不管帮她破了多大的案子,不管有多大的功劳,他都不露头领功绩,做事是他的,得好处是牟思晴的,所以牟思晴这时候也不再说别的。

    按牟思晴的估计,“东西”肯定还是藏在了船上,多半是有“暗格层”,又或者在船外沿的吃水线下用绳钩放线钓鱼一般把东西“潜放”在水里面。

    许东望着车窗外,夜景很黑,这时候已经出了城区,路上除了路灯外,两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灯光也越来越少。

    他又想着,这么黑的情况下,他也没办法看到“气”,除非到天亮,而现在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要想急着找到“东西”,只怕难度是很大的!

    而牟思晴可没想到这个问题,她是“认定”了许东的能力是“嗅觉”,而黑暗对嗅觉根本是毫无影响的!

    西港郊区外的江边,这一带的江岸边地势险恶,峭石林立,并不适合船靠岸。

    不过牟思晴车子开到那一带时,许东远远的就看到前边的公路边一片光亮,停了数十辆车子,车灯像无数探照灯一般将那一带照得通明!

    开到近了就有警察拦下车子:“前边查案,所有车辆绕道暂避!”

    牟思晴放下车窗,探头出去说道:“黄哥,是我,牟思晴!”

    那警察一怔,就着手电筒照过来看了看,见果然是牟思晴,沉吟了一下才说:“你来干什么?”

    他的话语和眼神中都有些“警惕”,大家都是明白的,警局里的所有行动都有“属权划分”,该归哪个方面的人负责就负责,就跟基层的派出所一样,都有区域管制,哪怕都是同一个系统里,越区域就是越权,也是对人家的“不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