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七十四章 人间沧桑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呆了呆说:“你不是说你请我喝粥吗?”

    牟思晴指着瓷煲说:“这一锅粥都给你一个人吃完了,都是你吃的,你结个账就那么难?”

    许东脸一红,有老板娘在场,他也不好顶嘴争执,乖乖的把钱掏出来结了账,没有零钞,掏了两张一百的给老板娘。

    老板娘又出去拿了零钞过来,递给了许东才笑着说:“先生,找你七十五,呵呵,你有牟警官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那可真是好福气,像牟警官这么漂亮的人儿,只要开个口,别说一碗粥了,就是豪华轿车,高档别墅,那也是有大把的男人排队送给她啊!”

    这话听起来受用,虽然明知是“马屁”,牟思晴倒也没有斥责老板娘,笑吟吟的受了。

    许东垂着脸没吭声,出了店转过弯道后才对仍旧笑吟吟的牟思晴说道:“你真小气,每次说请我吃饭,结果每次都是我付钱,哪怕是吃一碗混饨!”

    牟思晴毫不脸红的回答:“你一次赚一千万,我不吃你吃谁的?再说我不就吃了你两顿饭而已吗,你三番两次的住进医院里,你知道不知道,那些医药费都是我出的,搞得我现在连喝稀饭的钱都没有了,难道你不应该替我付生活费?”

    这个话让许东尴尬脸红不已,想想自己这几次在医院里耗费的钱确实不少,也的确都是牟思晴垫付的。

    沉默一阵,许东又忍不住嘀咕道:“我住院都是因为替你破案吧,你垫付医药费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不是还能到你们局里报销吗?”

    牟思晴哼了哼,没好气的说:“都是因为我?前天大晚上你躺在雨水里泡得半死不活的,我去把你救了,那也是因为我?”

    许东脸顿时更红了,举着双手说:“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说错了,我请我请,请多少次都行,反正我不是赚了一千万嘛!”

    “这还差不多!”牟思晴一边说一边瞧着这个地方的地形。

    许东也在四下里观察着,这一带大多是老旧的房子,因为背靠笔架山,区域展不开,所以基本上被“新区建设”计划抛弃了。

    以前的大地方桑万清之所以选这么个地方建下他的“城堡”,那就是因为背靠山,前环水,易守难攻,好守家业。

    沿着小巷子前行,在最末端的巷子尽头处,许东见前边是一栋老砖瓦房子挡住了去路,看样子就在教场外沿,当即止了步说:“前边没路了,出去往另一边去看看吧!”

    牟思晴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时,她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拿出来看了看,然后对许东扬扬手说:“你等会儿,我接个电话!”

    这个电话显然有些“机密”,牟思晴走得离许东远远的才摁了接听键,随后说电话的时候还越走越远,许东索性不跟着她过去,站在原地等着,偷听别人的电话内容既不礼貌又不道德。

    正无聊中,前边巷子尽头的旧房子里传出来一声喝斥:“桑秋霞,别不知好歹,你家教场口的那块地我出两万买那是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儿上,你要再不答应就一分钱也落不上,地还得变成我的!”

    接着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回答:“不卖,我妈的病,我弟的学费,我说过了要二十万,二十万就卖,少了就不卖,三叔,我虽然不是做房地产的,但教场口那儿的地,一个门面就值十几万,我家那块地至少有四个门面,我要二十万也不算多,你给两万那可能吗?虽然你是村长,但也不能强买强卖吧?”

    之前那个男子声音哼了哼,又冷冷说道:“你这黄毛丫头倒是狮子大开口,那你就等着吧,村里的地块不合经过我这个村长,你能卖得出去?你妈都快死了,我看你还能拖到哪一时!”

    接着又是一声门响,许东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矮胖男子脸色阴沉沉的从旧屋里出来,瞄了一眼许东,见他脸生,又多看了两眼,不过也没在意,依旧冷哼着去了。

    旧屋里跟着传来女子嘤嘤的哭泣声:“妈……你醒了?我……我给你倒药去……”

    旧屋前的院门开着,许东犹豫了一下,当听到“咳咳咳”的咳嗽声时,又忍不住朝院门里进去。

    院子还算不小,有六七十个平方,院子里一周种了些葱蒜和少量的花草,西头边有一个水井,那种用绳木绞动的老式水井。

    旧砖房三开间,两层楼,窗户上的玻璃显得很老旧,有好几块还是破裂的,又用透明胶布粘着的。

    房子,院落,虽然都很老旧,但一切又显得干净有条有序。

    许东走到院中就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道,本想进屋去看看,但又想着这么冒然冒失的进屋去还是不礼貌,所以犹豫着踱到水进处观看院里的景物。

    靠水井边沿的院墙边撑了两根竹杆,竹杆间系了一条铁丝,上面凉了几件颇旧的女子衣服。

    水井口是用麻条大石砌成,高出地面两尺,圆圆的水井口比脸盆大一轮,许东探头往下看了看,一股子凉嗖嗖的冷风吹出,在炎热的天气里,这个感觉很舒服。

    不过水井里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许东就在探头看的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一丝丝儿有颜色的“气雾”飘出,怔了怔,再一细看,却又没有了,都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

    从教场外的巷子一路过来,许东看得很仔细,但没有哪个地方透出了宝气,桑家大宝藏的故事只怕不一定是真实的,当然,桑家村很大,他又没看过别的地方,下这个结论自然是太早,而且既然是宝藏,那自然也是不容易被现到的。

    许东正沉吟间,忽然听得屋里“叮咚”一声响,似乎什么东西滚动并打翻了东西,接着就听到之前那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尖叫起来:“妈……妈……你怎么了……”

    许东一怔,知道可能是屋里那女子的妈出事情了,也不再犹豫,赶紧大步往屋里跑。

    屋里的药味更浓,光线也有些暗,许东进屋后见堂屋里没有人,听声音在侧面厢房中,当即把虚掩的木门推开了钻进去。

    房里虽然有些暗,但许东还是看得清楚,一个女子正吃力的扶着摔倒在床下的老娘,看地下的身体一动不动,显然是晕过去了,那女子的力气小,扶起来又倒了扶起来又倒了,急得又是哭泣又是叫唤着“妈”。

    许东二话不说,蹲身下去就说:“你让开,我来!”

    那女子这才现有人进屋了,瞧了瞧他又问道:“你……你是谁?”

    许东沉声道:“别管我是谁,先救你妈要紧,你让我,我背她出去,你妈要赶紧送医院!”

    那女子惊惶之中也不敢阻拦,赶紧让开了些,许东一双手抓着地上她母亲的手臂,一用力就“送”到了自己背上,站起身背着就往外走,那女子急急的跟在后面。

    到底是男人,许东虽然不是很壮实,但比起这个女子的力气要大得多,她妈的身体不过百斤上下,并不算重,她背不起背不动,但许东背起来还不是很吃力。

    许东背着人一口气奔出去,在巷子中居然没碰到牟思晴,不知道她这一通电话打到哪儿去了,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那女子颤着手打开车门让许东先进去。

    许东又回手过来,把那妇女抱在了手中,然后小心的坐进出租车后排中,直到坐在车里后,他才觉得好累,直是呼呼呼的喘着大气!

    那女子对司机说了声:“去医院”,然后回头过来望着莫明其妙的就冒出来帮她的男子,这时见许东额头的汗水像水一样淌着,肩上胸口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

    “你……你擦擦汗水吧!”犹豫了一下,那女子才从身上掏了一条淡紫色的手绢来,递到许东面前。

    许东这时才看到那女子的面容,穿着比较旧但很干净整洁的衣服,一张脸蛋儿上尽是愁容,却又显得极为秀丽可人。

    看她这个相貌明显年纪不大,不会过二十岁,很有种牟思怡那种“学生”的纯纯气质,但她脸上却又有着牟思怡远没有的“生活沧桑”!

    看着伸到面前那柔弱的手,溢出女儿家香味的手绢,许东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腾出左手来用衣袖抹了抹汗水,说:“不用了!”

    看到上车这几个人,那司机不用问就知道是急情,加快度直奔医院,还好这个时候不是上班下班的时间,没塞车,五六分钟就赶到了铜牌城人民医院。

    车费刚好十块钱,那女子付车费的时候,许东又将她妈背了起来往急诊室奔去,铜城医院的情况他并不陌生。

    从屋里直到医院,许东一直没见他背着抱着的妇女醒过来,看她的脸容大约有四十多,年纪虽然不大,但脸容上尽显岁月和生活的磨痕,一脸病容,只是病容中还是显露出几分跟她女儿有些相似的“美丽”,假若她年轻二十岁,并且不生病,许东觉得她应该有不输于她女儿的美丽。

    急诊室。

    戴眼镜的中年男医生似乎认得这一对母女,一边给晕迷的母亲检查,一边对她女儿说:“桑小姐,你妈这个病……其实你是清楚的,我现在也只能开些普通药物,如果你选择住院的话就得交二十万的费用,之后还得再边治边看,费用的事我也做不了主,最好……还是开点减轻症状的药回家护理吧,这样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