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07章 藏龙卧虎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访友!”荼牛儿满不在乎的一挥手臂,侧身就准备从里正身边挤过去。里正轻笑一声,一把揪住了荼牛儿的衣领,一脚将荼牛儿从里门内踹了出来。

    荼牛儿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屁股几乎摔成了八瓣,疼得呲牙咧嘴。他爬了起来,大骂道:“老杀才,为何偷袭老子,有本事你出来,我与你赌生死。”

    里正却毫不介意,不屑的撇了撇嘴。“就你这样的小把戏,老子跟你赌生死,岂不是作践自己。看你这身手,也就是街头上学了点花把式,还不够老子一只手打的。等你正经学了武艺,再来找我较量不迟。”

    荼牛儿哼哼唧唧的爬起来,又要往上冲,却被梁啸拦住了。梁啸拱手施礼:“这位大伯,我们的确是来访友,还请行个方便。”

    “访谁啊?”里正耷拉着眼皮,漫不经心的问道,却依然挡在门口,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报上你们的姓名、住处。”

    “我们是青云里的,我叫梁啸,他叫荼牛儿,到石里来找一个叫桓生的人,不知老伯可认识。”

    “桓生?”里正沉吟了片刻,突然抬起头,再次打量着梁啸和荼牛儿。“你们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叫桓生的人,连姓桓的都没有。”

    “啊?”荼牛儿大失所望,拉着梁啸就要走。“走,回去再问问,是不是他说错了。”

    梁啸掰开荼牛儿的手,脸上的笑容更盛。“这位老伯,看你刚才的身手,应该是从过军的吧?”

    里正点了点头,却不说话,只是盯着梁啸,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眼神中露出些许不安。这些眼神都落在了梁啸眼中。刚才提到桓生时,他就觉得这个里正的神情不对,现在更觉得这个里正有问题了。

    “不错,从军十余载,前年刚刚退役。”

    梁啸拱拱手:“不知老伯在哪里服役,京城还是边关?”

    里正盯着梁啸看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小把戏,看你说话还有些条理,却怎么连这点见识都没有。属国臣民怎么可能去京城和边关。我在会稽戍边。”

    “恐怕不对吧。”梁啸也笑了,带着三分狡黠。“依我看,老伯不在会稽,会稽可没有成建制的骑兵。”梁啸说着,指了指里正略有些罗圈的腿。

    里正脸颊抖了抖,笑得有些假,看起来却有些狰狞。“我是将军亲卫,经常骑马侍从。”

    梁啸话锋一转:“从军十余载,四肢完好,脸上连一道疤都没有。若是亲卫,倒也不是不可能。”

    里正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梁啸,背在身后的手捏了又放,放了又捏。

    “可是老伯退役之后,却什么功劳也没攒下,只能屈居里监门,不免有些奇怪。不知是老伯胆怯,逢战必后,还是因为身份问题,有功难赏?”

    里正眯起了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小把戏,你有一双好眼睛。不过,嘴巴却不太谨慎。岂不知语出如箭,易放难收?”

    梁啸笑嘻嘻的说道:“要不这样吧,老伯让我进去找找桓生,我守口如瓶,就当没见过老伯,如何?”

    里正眉毛一掀,迟疑了片刻:“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里正点点头,缓缓走进了里门内的门房,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梁啸不敢怠慢,连忙拉着荼牛儿走了门。荼牛儿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敬佩的看着梁啸。

    “阿啸,你究竟看出了什么,居然让这老头这么紧张?”

    “别多嘴,赶紧打人家问问有没有姓桓的住在这里。”梁啸低声说道:“以前只知道这一带鱼龙混杂,没想到今天就见识到了一位。你嘴巴紧一点,千万不要说出去,坏了人家的行藏,惹来杀身之祸。”

    荼牛儿摸了摸还有些痛的肚子,连连点头。

    两人一连问了好几家,都没打听到有姓桓的,更别提什么桓生了。

    梁啸觉得有些不对劲,又特意问了几个老者,还是一无所获。荼牛儿还要再问下一家,梁啸拉住了他。

    “别找了,年轻人不认识还情有可由,连五六十岁,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老人都不知道,要么是真没有这个人,要么是他们都不肯说。”

    “为什么不肯说?”荼牛儿一脸茫然,“难道我们像坏人吗?”

    梁啸心道,你小子的确不像什么好人。半边脸肿着也就罢了,走路也没个正形,每个人看你的时候眼神都有些怪怪的,要么是畏惧,要么是鄙视,连带着我都被人扫了好几眼,真想装不认识你。

    “出去再说。”梁啸拽着荼牛儿,出了石里。经过里门的时候,那个里正老伯还在装睡,只是嘴角微微挑了一下。荼牛儿正准备回头看,被梁啸一把拽住。“别看了,你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大?”

    “我惹什么麻烦了?”荼牛儿满不在乎的反问道:“不就是一个逃兵或者逃犯吗?我见得多了。这样的人,广陵城里到处都是。”荼牛儿说着,伸手划了个圈。“我敢这么说,附近这十来里之中,凡是操外地口音的都有可能是逃犯。”

    梁啸暗自叹了一口气,有些后悔。最开始听囚徒说他儿子以前住在石里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妥,遇到这个明显在掩藏身份的里正时,他已经疑心重重,现在听荼牛儿这么说,他可以肯定这里面有问题。

    桓生的确不在石里,囚徒很可能给他挖了个坑。

    正如荼牛儿所说,广陵城从来不缺逃犯。大汉去古不远,游士之风很浓,不少人为了富贵或者避难,依附于达官贵人,财力雄厚、地位尊崇的诸侯王更是他们的选。吴王刘濞密谋造反,几十年如一日的招亡纳叛,从那时候起,广陵城就是各种游士、逃犯的乐土。

    吴王起兵造反时,广陵城就是誓师之地,其部下的将领统兵出征,家属就会作为人质留在广陵城。后来吴楚兵败,恶被诛,从犯被抓,普通士卒则被赦免,大多还住在广陵城,成了江都国的编民。

    石里一带就是外来游士们聚居的地方,就像荼牛儿说的那样,那些操外地口音的人都有可能曾经是逃犯。刚才那个里正也不例外,他的经历表明,他很可能和囚徒桓君一样,曾经就是吴王刘濞叛军的一份子。

    梁啸走出几步,心中一动,又蜇了回去。里正睁开了眼睛,懒洋洋的看着梁啸,歪了歪嘴。“小把戏,既然走了,又回来干什么?”

    梁啸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纯真笑容。“老伯,能否打听个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