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11章 约斗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到这个时代没几天,梁啸已经被很多人鄙视过了。

    荼牛儿问他怎么报复胡来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被荼牛儿鄙视了。

    他用小手段整得胡来马惊的时候,被老娘鄙视了。

    现在,他不想和造反的家伙混在一起,又被这个囚徒鄙视了。

    梁啸很郁闷。我招谁惹谁了,怎么一个赛一个的鄙视我。别人鄙视我也就罢了,荼牛儿是个夯货,老娘是个妇道人家,这个桓君倒还有点英雄气,可他这身份……我呸,你都混成这样了,还有脸笑话我?

    梁啸决定不和这个自负的家伙计较。我也不指望作什么百步穿杨的神箭手,能达到引强的程度,立个小功,换几亩良田,或者做个小官,混进统治阶级的队伍就行了。

    不是梁啸一心要脱离人民群众,实在是人民群众不好当。看看二十一世纪公务员考试有多热门就知道了,中国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奉行的都是官本位,好处都被当官的得了,普通百姓处于社会的底层——年景好的时候混个温饱,年景差的时候就只有卖儿卖女,啃树皮,咽草根。用鲁迅的话说,想做奴隶亦不可得。

    梁啸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改变不了这个时代,只能适应这个时代。运气不好,没能穿成一个官二代,做不成现成的衙内,幸好生在一个开疆拓土的大时代,有机会凭军功入仕。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岂不愧对穿越者的身份。

    这就是梁啸挖空心思想学射箭的原因。冷兵器时代,射箭才是最高明的武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骑射|精良都是高手的代名词。如果能在百步外一箭射杀,谁还跟你抡刀互砍啊。

    不过,如果为了学射箭,却被几个不法分子连累了,那就不合算了。梁啸希望得到囚徒的指点,却又不想和他走得太近,不得不耍点小心眼。大家等值交换,他管囚徒的饭,囚徒教他一点基本技术,谁也不欠谁的。

    当然,谁也不能鄙视谁。

    因此,囚徒鄙视他,他很不满,有一种被伤害和被污辱的感觉。

    梁啸一边腹诽着,一边继续练习。

    练了半天的开弓,梁啸满头大汗,浑身酸软。他这时候有点明白囚徒的意思了。学拳容易改拳难,要想把耸肩这个不良习惯纠正过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不过,梁啸很清楚,如果不想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修一辈子地球,他没有别的出路,只有这一个机会。以军功出仕,听起来很热血,其实很危险。要想少流血,这时候就不能怕流汗。

    在六月的阳光下,梁啸汗如雨下,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开弓。

    囚徒坐在廊下,歪靠着土墙,眼睛半睁半闭,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西厢房,梁媌一心一意的织着绵,织机片刻不停。

    ……

    一连三天,梁啸除了吃饭睡觉,无时不刻不在揣摩着开弓的动作要领,几乎魔怔了,看得梁媌有些担心。不过,梁媌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声不响的多煮了两个鸡子,又延长了半个时辰的织锦时间。

    第五天,忽然之间,就像顿悟了一般,梁啸突然明白了这个开弓动作的要诀,特别是松肩的作用。他左臂平伸,右手勾着并不存在的弦,目光顺着左臂,看向墙角的箭靶,脸上露出豁然开朗的笑容。

    “明白了?”在东廊下打盹的囚徒打了个哈欠,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似乎……明白了。”梁啸垂下双臂,走到囚徒面前,恭敬如小学生。“开弓要用全身力,松肩,是为了劲路顺达。”

    “嗯,虽然资质差了点,悟性也不够高,总算勤勉。”囚徒转过身去,张开双臂,再次用了个开弓的姿势。刹那间,那个懒散的囚徒不见了,梁啸仿佛看到了一个力能举鼎的壮士,充满雄浑的力量。

    梁啸不敢怠慢,瞪大了眼睛,一点细节也不肯放过。

    经过几天的练习,他对这个动作有了切身感受,又有了一些心得,这时候再看,比第一次看的时候领悟更多。他看到了囚徒整个背部肌肉的运动,隐约看到一种潜藏在其中的韵律,就像一道水流,由腰部而生,在背部散开,又涌入双臂,化作激流。

    “继续练。”囚徒转眼间又恢复了那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拍拍嘴。“我再去睡一会儿,真困哪。”

    梁啸目送囚徒回屋,自己继续在廊下习射。他仔细回忆了一番囚徒刚才的姿势,细心体会每一个动作引的肌肉动作,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囚徒那样强大。

    梁啸越练越入迷,他手里虽然没有弓,可是却越来越感觉到这种空练的妙用。不知不觉的,他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种手中无弓,心中有弓的感觉。

    就在他乐在其中的时候,荼牛儿冲了进来。

    “阿啸,阿啸,出事了。”

    “什么事?”梁啸左臂平举,右臂勾着并不存在的弓弦,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

    “咦,你这是干什么?”荼牛儿见梁啸姿势古怪,挠了挠头。“是不是你做错了事,梁婶罚你?”

    梁啸缓缓放下手臂,笑道:“我能做错什么事。快说吧,出了什么事?”

    “哦,胡来摔伤了,说你是罪魁祸,要找你决斗。”

    梁啸心里咯噔一下,心道果然还是来了。他想了想,见荼牛儿的浓眉又皱了起来,知道自己再不说话,又要被荼牛儿鄙视了,不得已,只好问道:“他要怎么斗?”

    “后天在金匮山,一对一,生死不论,死的直接埋在金匮山。”

    “一对一?”梁啸很诧异,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有没有搞错,胡来是不是摔坏了脑子,有那么多狗腿子不用,居然要和我一对一的决斗?这哪是纨绔啊,这简直贵族得不能再贵族啊。

    荼牛儿更诧异。“既然是决斗,当然是一对一。若是以多欺少,他胡来以后还怎么见人?不过,阿啸,你可别大意。胡来虽然不是个东西,武艺却不错,特别擅长角抵。被他近了身,你可没什么胜算。”

    梁啸哈哈一笑,毫不介意的耸了耸肩。一对一啊,谁怕谁。胡来虽然壮实,毕竟是少年,说到底,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嘛,哪有那么严重。

    “行,决斗就决斗。牛儿,麻烦你转告胡来,就说我应了,后天在金匮山,我和他……”梁啸越想越觉得有趣,忍不住笑出声来。“决斗,我和他决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