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17章 挖坑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没有立刻离开,他绕着金匮山又转了几圈,反复考虑桓君的建议。

    虽然觉得打个架也要用兵法有点夸张,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胡来不讲道义,非要置他于死地呢?从之前的经历来看,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

    荼牛儿捧着脸跟在后面,疼得哼哼唧唧。“阿啸,你转魂啊?清明早过了,腊祭还早着呢。”

    “闭嘴!”梁啸没好气的喝道:“你知道桓君为什么要收你为徒吗?”

    “因为我资质好,天生万人敌。”

    “呸,你这不要脸的猪头。”梁啸痛心疾。“记清楚了,他收你为徒,是让你保护我。”

    “他不收我,我也要保护你啊。”荼牛儿跳过一道沟,脸上的肉晃了起来,疼得他直吸冷气。“阿啸,咱俩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你保护我,我保护你是天经地义的啊。以前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以前只是打架,以后就是打仗了。”梁啸仔细观察着四周的地形。“打架打输了,最多被人打成猪头。打仗打输了,是会送命的。我是独子,你也是独子,谁都不能死,你明白吗?”

    荼牛儿半懂不懂的应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那跟你现在转魂有什么关系?”

    梁啸恼了,转身照着荼牛儿脸上残存的鞋底印点了一下。“你才转魂呢,我这是勘察地形,懂不?”

    “疼!疼!疼!”荼牛儿杀猪般的惨叫起来,跳着脚大骂:“阿啸,你当这是什么?这是我的脸唉!”

    “疼(藤)?还瓜呢。”梁啸把刚才桓君的意见说了一遍,也不知道荼牛儿听进去没有,不过,梁啸自己倒是整理出一点思路来了。

    死路不可怕。有时候死路反而是生路,就看你怎么用了。韩信背水立阵,是自寻死路,可是他却因此取得了大胜。在树上与胡来对阵,的确不容易逃跑,可是至少能保证不会一开始就落入围攻。

    关键在于打赢了之后,万一胡来不讲道义,该怎么逃。

    梁啸叉着腰,站在一个无主坟头上,四处张望,脑子里模拟起生冲突时的逃跑路径。他选定了一条路,为保万全,来来回回的跑了两趟,又觉得不太合适,时间似乎耗得太长了。重新找了一条,又觉得快虽快,但是坡度太大,有点陡,万一失足,摔个狗吃屎,那就麻烦了。

    梁啸反复考虑了很久,正准备放弃,忽然看到两个盗洞。他灵机一动,对站在一旁仰着脖子,一脸景仰的荼牛儿说道:“牛儿,你能找几个人帮忙吗?”

    “找人没问题,帮什么忙?上次那两小子吃了鸡,还欠我一个人情呢。找他们帮忙,一喊就到。”

    “盗墓!”

    “这个我喜欢!”荼牛儿一跃而起,随即又捧着脸蹲了下去,嘴里丝丝抽着冷气。

    梁啸没空理他。他沿着那条选定的逃生之路,来回走了两趟,指定了几个地点,让荼牛儿连夜找人来挖。盗墓当然是掩饰,这些墓都被人盗过几次了,能有什么好东西。挖坑才是他真正的目的。选定一条看起来必死之路,再在上面挖几个坑,到时候如果有人追来,嘿嘿……

    “明天天亮之前,一定要搞定。”梁啸着重的吩咐道。

    “阿啸,你放心吧。”荼牛儿捧着脸。“我这样子也不敢回家啊,今天就在这里蹲一宿了。我阿母若是问起,你就说我和别人玩耍去了,千万别提我挨揍的事。”

    梁啸看看荼牛儿那张变了形的脸,想笑又没好意思笑。荼牛儿却出奇的敏感,瞪了梁啸一眼,哼哼了两声,示威的扬了扬拳头。梁啸连忙收起了笑容,免得刺激荼牛儿。

    “你自己小心,如果看到胡来,躲远一些。”

    “放心吧,就我这样子,就算撞到胡来,他也认不出。”

    ……

    梁啸一个人回到家,天色已经快黑了。东厢房里漆黑一片,听不到一点声音。梁啸很是奇怪,跑去敲门。桓君没出来,梁媌却从西厢房走了出来。

    “啸儿,桓君出远门了,说是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梁啸很奇怪。“阿母,他没留什么话吗?”

    “没说什么,只是让你好好练箭。啸儿,你确定向他学射了吗?”

    梁啸挠挠头。“阿母,我……我觉得他……”

    不等梁啸说完,梁媌就给出了明确的意见。“桓君是个英雄,你好好跟他学,切不可敷衍了事,白白浪费了这个难得的机缘。”

    “可是,阿母,我总觉得……”

    “奇人必有奇行,没什么好奇怪的。”梁媌漫不经心的说道:“桓君不是草莽中人,你跟着他,总比自己乱撞的好。”

    梁啸咂了咂嘴,没有再说什么。老娘很有主张,似乎比他对桓君还有信心,他倒不好说些什么了。他回到屋,吃了晚饭,顺手收拾了碗筷,又到西厢房盯着织机练目力。看看来回穿梭的织梭,脑子里却在想着金匮山的地形,也不知道荼牛儿有没有找到人,一夜时间,能不能把坑挖好。

    “啸儿,你有心思?”梁媌一边推着织机,一边说道。

    “啊?没有。”梁啸随口应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阿母,明天我要去应胡来的约,可能会有危险。”

    梁媌的手慢了一下,随即又动了起来。她瞟了梁啸一眼:“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去看了一下地势,做了一些准备,牛儿没回来,就是连夜准备退路。”

    梁啸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连拜师的事情都没有漏掉。梁媌手上忙个不停,丝毫不乱,也不知道她听明白了没有。直到梁啸说完了,梁媌才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抬起头,盯着梁啸。

    “啸儿,你和胡来之间有什么恩怨,怎么会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我……也不清楚。”梁啸心虚的挠挠头。

    “你想办法搞清楚这件事。”梁媌重新忙碌起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恩怨可解,就趁早解了。如果不可解,也要早做准备,是战是走,总得有个章程。”

    梁啸惊愕的看着老娘,心中震撼不已。我的亲娘唉,你绝对不是普通人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