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34章 授弓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入座,沉吟了片刻,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该对桓君说到哪一步。

    见他这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桓君不自觉的挺直了身子,独目炯炯,更加威严。

    “她应该是淮南王的妹妹或者女儿。”

    桓君一怔,眼中闪过惊诧之色,随即又化作不屑。他淡淡的说道:“何以见得?”

    “其一,能作为淮南王的使者,到江都国来游历,招揽人才,必是淮南王亲信之人。其二,雷被是淮南第一剑客,钟离叔说他已经依附淮南王,这样的人不可能给一个普通人做侍从。”

    桓君微微颌,眉毛微挑。“那你是怎么看出他是女子的?”

    “这还用看吗?大热天,即使是私下里还穿着高领的衣服,如果不是故意遮掩,怎么会如此作派。”

    “有怪癖的人多了,仅凭这一点,就定淮南王的使者为女子,恐怕过于武断。”桓君拖长了声音。“作一名射手,固然要力大弓强,更需要谨小慎微。一箭离手,必中目标,否则必为人所趁,可不慎哉?”

    梁啸笑了。“桓君,我确定她是女子,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让我确定她是女子无疑。”

    “她如果有这样的破绽,还怎么瞒人耳目?我看你也是自欺欺人吧。”

    “不然。”梁啸摇摇头,肯定的说道:“女子的体味瞒不了人。”

    “你是说她有体香?”桓君迟疑片刻,又道:“以香薰衣的人不少,并不限于女子,贵族男子也常有用之,你何以能肯定那就是女子的体香?”

    “她的确带了香囊,但是她那天晚上的味道与平时的味道大有不同。嘿嘿,有几分血腥味。”

    桓君恍然大悟,看着一脸狡黠的梁啸,险些绷不住脸,只好端起水杯遮脸。过了片刻,他放下水杯,轻叹一声:“淮南王果然是书生,这么大的事,居然托付给一个女子,如何能成大事。”

    梁啸听着口风不对,眼珠转了转,什么也没说。

    “阿啸,你拒绝了她的邀请,莫非也是因为淮南王的轻率?”

    梁啸微微一笑。“我拒绝她的邀请,是因为她真正想邀请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桓君。桓君未曾答应,我轻易的应承了,岂不被人笑话无礼。”

    桓君满意的点点头,思索了好一会,这才重新抬起头。“阿啸,你觉得我应该接受还是拒绝?”

    “拒绝!”梁啸毫不犹豫的说道。

    “为何?”

    “桓君孑然一身,又不幸身有残疾,封侯拜将,驰骋沙场,已经是不可能了,说不定还会遭浅薄之人嘲笑。与其如此,不如归隐,闲云野鹤,傲啸江湖,来得清净。”

    桓君的脸上闪过痛苦之色,显然梁啸的话刺中了他的软肋。残疾是做不了官的,就算他有再神妙的射艺,满腹的韬略,也不可能为将,更不可能统兵疆场。

    “如果我不肯寂寞呢?”

    “如果桓君胸中豪气未尽,还想与天下英雄争衡,则不妨择一二良材,倾囊以授。”梁啸挺直了身躯,露出最有自信的笑容。“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未尝不是一件人生乐事。将来若有弟子封侯拜将,裂土封国,又岂能忘了桓君的授艺之恩?自然是延之上座,亲如父子,养老送终,尽师生之谊。”

    桓君眉头一挑,撇了撇嘴,强忍着笑。

    “小子好不知耻,居然以天下英才自居。你虽然有一双猿臂,资质也算不差,却还不算最上等。十人曰豪,百人曰杰,千人曰俊,万人曰英。你哪里能算英才,最多也就是个俊才罢了。”

    “桓君,你看到的只是这我双猿臂。”梁啸握紧拳头,张开双臂晃了晃,一脸郁闷的说道:“你看不到的是我腹中锦绣。相处久了,你便知道我才是那万里挑一的英才。”

    “且,越不要脸了。”桓君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笑了片刻,又说道:“虽是少年轻狂,却也有三分豪气。不过,阿啸,你要想清楚了。以你的家世,若想出人投地,绝非易事。于你而言,依附淮南王其实是一个捷径。别的不说,淮南王府人才济济,读书便比别的地方方便得多……”

    梁啸摇摇头,笑得很不屑。

    “你这是何意?”

    “桓君,我求的是封侯拜将,大汉非功不能封侯,淮南王府那些就算能吹枯嘘生,不过是些空头文章,于我又有何用?既然淮南王不远千里的派人来请桓君,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反去淮南求学?”

    梁啸深施一礼:“我曾对刘陵说过,欲射鸿鹄者,不在野雉。桓君便是我眼中的鸿鹄,淮南王不过是区区野雉而已。”

    桓君双手扶膝,微微欠身,算是受了梁啸这一礼。他虽然没说什么,眼中却露出难以名状的异彩。他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慨然道:“阿啸,明天起,你可以持弓了。”

    “喏。”梁啸大喜。

    桓君转身,从褡裢里拿出一张竹弓,双手递给梁啸。梁啸接在手中,却有些疑惑。这张竹弓很精致,看得出来,是经过精心打磨的。不过,这张弓很软,几乎比少年们最常用的弓还要软。梁啸估计,这竹弓的射程最多三五十步。

    “是不是觉得弓太软了?”桓君看出了梁啸的疑惑,似笑非笑的说道。

    “是的。”梁啸不敢怠慢,躬身道:“弟子的确有些疑惑。”

    “阿啸,我为什么让你百日之内不准持弓?学射之人,往往根基未稳,便欲持硬射远,偶有三五中的便欣喜若狂,自以为是,却不知已误入歧途,不仅无法成就百百中的高明箭艺,而且会落下射病。年老之后,筋骨疼痛,悔之晚矣。”

    梁啸吃了一惊,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讲究?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普通人从军不过三五年,退役之后,每年习射不过数次。他们不可能练成高明的射艺,也不会落下射病。可若欲征战立功,以射艺存身,便需身不离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艰苦练习。若不以正道,循序渐进,三五年后,便会射艺停滞不前,而疾病渐生。”

    桓君严肃的说道:“这便是名射手大多出自将门,而出身寒门的名箭手虽可得一时之名,却难得善终的缘故。”

    -

    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