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46章 耳听八方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虽然喜欢看历史,本质上却难脱工科男的习性——特别注重量化。原本对掐指一算,计上心来这类神乎其神的故事就不是很信服,听了桓远的解释后,更相信兵法先是一项严谨的科学,没有那么多花哨。

    所以,他在观赏都试,听桓远讲述与统兵有关的理论余暇,拖着荼牛儿在蜀冈四周转起了圈,用自己的脚去丈量地形,看看哪里适合挖坑。

    荼牛儿对此很不解。他更愿意找个地方埋伏起来,等胡来经过时跳将出来,一棍抡倒。

    对此,梁啸不屑置评。

    如果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当然是荼牛儿的办法简直有效,而且更解气。可他现在不仅仅是为了反击,更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思维。如果不能从打群架的思维模式里解脱出来,升华到兵法的层次,他永远是个大头兵,不知道死在哪次战役中,成了炮灰。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是要当将军,先要有将军的思维,只凭一腔血气是做不了将军的。

    梁啸对荼牛儿的抱怨置若罔闻,冒着秋老虎的酷热,顶着一头汗珠子,耐心的四处侦察。

    恍惚间,梁啸有一种刚刚毕业时跑工地的错觉。

    对梁啸的辛苦,桓远不怎么关心,他大部分时间都躺在树荫下,遥遥的看着热火朝天的营盘,看着营盘中央那杆大纛出神。钟离期每天都会来,检查一下荼牛儿的功课,和桓远说几句话,然后也看着那杆大纛出神,眼神中带着一种久别的神往和淡淡的落寞。

    相反,倒是胡来对梁啸比较关心。

    胡来也来看都试,陪着他的就是冯疾。不过胡家的实力绝非梁啸等人可比,他几乎将半片山坡包了下来。梁啸在山坡上来回转悠,他第一时间就现了。

    “他想干什么?”胡来觉得很可笑。“他莫非还想像在金匮山一样,靠那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伎俩逃生?”

    冯疾眼神闪烁,没有说话。

    胡来却有些兴奋。“这贱民就是贱民,连这点规矩都不懂,田猎之时,这里会被封锁,就算他挖再多的坑也无济于事。万一伤了哪位大人,就有他的好看了。”

    冯疾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少主,田猎也许是个机会。按照惯例,田猎时要清场,如果有人闯入围中被田猎的士卒误伤,生死不论。”

    胡来眼睛一亮:“那我们可不可以趁着田猎的机会,将他赶入围中,造成误伤的假相?”

    “少主高明。”

    “哈哈哈……”胡来仰天大笑。过了片刻,他又说道:“不过,我还是希望能亲手杀死他。让那女人抓紧点,连一个贱民都杀不死,还大言不惭地自称高手。再不出手,我另外找人做。”

    ……

    接连几个晚上,梁啸都觉得自己身后跟着一个人,连睡觉都睡不踏实,眼睛虽然闭着,耳朵却一时竖着,生怕被人摸到跟前,一刀割了脖子。

    说不怕是假的,梁啸本来想和桓远商量商量,让他出手将那人赶走。可是一看桓远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估计说了也没用,只好自己打足精神,保持高度警戒,并且把那只小弩带在身边。

    弩不是弓,不会影响他正在练习的开弓习惯。

    不知是因为那一夜与桓远的对峙让他见识了桓远的本事,还是因为梁啸手上的小弩产生了威慑效果,那人一直没有靠得太近,保持在三十步以外。如果桓远在附近,他会离得更远。

    当然,除了那一夜之外,梁啸一直没有再次看到那人,只是凭感觉,觉得有这么一个人。对他的这种感觉,荼牛儿将信将疑,有时不免有讽刺几句,说梁啸是自已吓自己,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刺客一刺不中,立刻远遁,哪有像这样没皮没脸的缀着的。

    梁啸承认荼牛儿说得有道理,不过他还是不敢放松。万一遇上一个牛皮糖似的刺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行走江湖,安全第一,日子虽然艰辛,他还不想死。

    高度紧张的生活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经过几天的煎熬,梁啸现自己的目力和眼力都有了明显的提高。特别是对背后的动静特别敏感,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能感应到。几次荼牛儿从背后赶来,还有五十步外,他就知道了,搞得荼牛儿羡慕不已,屁颠屁颠的跑去告诉钟离期,要学这本事。

    结果钟离期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一脚把他踹出三丈远。

    荼牛儿很受伤,抹起了鼻子,被梁啸狠狠地鄙视了一番。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你哭个什么劲。倒是桓远有些看不过去,斥责了钟离期两句,对荼牛儿说,你真想学,就问梁啸吧。

    荼牛儿大喜,缠着梁啸要学。梁啸无奈,只得把空手开弓的方法告诉了他。荼牛儿兴致勃勃的去练,还没练到半个时辰就厌了,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呼呼大睡。气得钟离期满山找他,要再踢他两脚。

    梁啸生怕钟离期一怒之下把荼牛儿踹废了,连忙主动请缨,去找荼牛儿。

    钟离期很郁闷,对桓远说道:“将军,让我也教梁啸几天吧。牛儿这个笨蛋,教得我火大。他如果能有梁啸的三分灵性,我就开心了。”

    桓远笑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梁啸悟性好,有望以箭术扬名天下,但毕竟不是一通百通的天才。贪多不得,练普通武技太可惜了,还是专心射艺吧。牛儿虽然悟性差一点,却天生神力,有近战天赋。他和梁啸在一起,互相补益,相得益彰,将来必不会毁了你的名声。”

    “但愿如此才好。”钟离期叹了一口气。“将军,希望他们不会像我们一样投错了主君,蹉跎了岁月。这可是一步错,步步错啊。我看梁啸好像另有主张,他会听将军的吗?万一将来……”

    桓远眉梢一颤,眯起了眼睛,欲言又止。过了片刻,他轻声说道:“我们有我们的命,他们有他们的命。人可以与人斗,却不能与天斗。是友是敌,孰胜孰负,各安天命吧。”

    -

    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