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47章 主动出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蜀冈其实就是一个小土坡,梁啸忙了两天,几乎踏破了每一个角落,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地形。

    梁啸很挠头,挠得头皮屑杨花一般乱飞。平时几个月不洗头也不觉得头痒,现在不知怎么注意起个人卫生来了。越挠越痒,越痒越挠,最后实在没办法,梁啸托着荼牛儿去邗沟洗头,顺便让自己清醒一下。

    洗完头,两人披着头,坐在岸边的芦苇丛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牛儿,你有没有觉得这两天人越来越多了?”

    “啊,有吗?”荼牛儿一脸茫然。“我没觉得啊。”

    梁啸叹了一口气,对钟离期同情不已。荼牛儿就是块榆林疙瘩,怎么揍也不开窍啊。这两天,66续续地有人来看都试,荼牛儿居然没一点没注意,也不知道他那两双大牛眼究竟看什么了。

    “嘿,那谁啊?”荼牛儿看到了什么,一轱辘爬起来,扒开芦苇,向远处看了一眼,扭头用力的向梁啸招手,一脸兴奋。“阿啸,阿啸,快来,快来,有好看的。”

    梁啸跟了过去,伏在荼牛儿身后一看,顿时也兴奋起来。

    茂密的芦苇丛中,一个年轻女子蹲在水边,看起来像是刚洗完澡,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落的布衣。布衣半湿,贴在身上,玲珑的曲线半露,细腰一握,圆臀如梨。一头漆黑油亮的长,半披在肩上,露出修长白晳的脖子。黑白相衬,如玉一般光洁。

    她扭着身子,正在拧湿漉漉的头,就像一只扭头梳羽的天鹅。虽然衣衫朴素,却青春逼人。

    “谁家的姑娘,眼生得很。”

    “城西高阳里的。”荼牛儿眼睛目不转眼,一副恨不得将那女子吞到肚子里的感觉。“我以前看过她洗澡,就是这样子。你看那腰,多有弹性,一看就知道特软。你看那胯,一看就知道能生。”

    “下流!”梁啸鄙视的瞪了荼牛儿一眼,用肩膀拱了拱他。“让让,我看不到。”

    荼牛儿也不争辩,乐呵呵的往旁边让了让。这种事,他们以前没少做,而且经常是一起做。“阿啸,你不是一直说小闺女比大闺女好看么,今天怎么突然改性了。”

    “我说过吗?”梁啸随口应了一句。“她叫什么?”

    “好象是姓李,叫什么清,很古怪的一个名字。”荼牛儿挠着头。“不像我们普通百姓家的女子。”

    两人说得正热闹,那女子仿佛听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见草丛中两个披头散的小子正盯着她,吓得一激零,一跃而起,只看到芦苇一顿乱晃,人便不见了。

    “你看你看。”荼牛儿很失望,埋怨道:“看就看呗,问什么问,结果吓跑了,屁得没得看。”

    梁啸没吭声,眼神却有些鬼怪,起身跑向高处,在漫山遍里的野草中搜寻着有人经过的蛛丝马迹。

    那女子纵身一跃的身姿,他似曾相识。

    荼牛儿奔了过去,见梁啸抻着脖子还在看,嘿嘿笑了起来。“真喜欢看?过些天,让我姊洗给你看吧。虽然比这女子差一点,却也能看。”

    梁啸没说话,直接一脚把荼牛儿踹了下去。

    ……

    梁啸绕着蜀冈转了一圈,确认他的判断没错,蜀冈上的人的确是多了起来。不少人和他们一样,是来看都试的,只是他们对扎营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想看的是最后的田猎,所以来得迟了些。

    原本清静的蜀冈热闹起来,俨然成了城中少年的一次集体出游,梁啸的计划也彻底落了空。

    梁啸有些郁闷,特别是当他看到桓远戏谑的眼神时。因为对都试流程的不熟悉,他白白辛苦了两天。

    见梁啸心情不好,桓远反过来安慰他。“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没有人可以算无遗策,也没有人可以占尽上风。胜不骄固然难得,败不馁却更加可贵。”

    梁啸点了点头,看着山头越来越多的帐逢,再看看自己简陋到无以复加的栖身之处,不免愤慨。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嘛。

    不能力敌,就必须智取。梁啸托着腮,动起了脑筋。桓远见他沉思,没有多说,自顾自的呆去了。

    梁啸想了很久,直到夜色降临,山坡上点起了篝火,胡来等人的高声谈笑伴随着酒肉的香气顺风传来,他突然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牛儿,我们去会会胡来。”

    荼牛儿正在烤打来的野味,一边吮着手指头上的油,一边问道:“怎么,最后还是要来硬的?”

    “是啊,我想看看,你挨了钟离叔那么多揍,有没有长进,能不能打败胡来。”

    “打败胡来?”荼牛儿翻着眼睛,一时没明白梁啸的话。

    “是啊,他能向我们挑战,我们也可以向他挑战。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次我们主动出击。”

    “好咧!”荼牛儿大喜,将烤得半熟的野味交给钟离期,一跃而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过来。梁啸看了桓远一眼,桓远微微一笑,却不说话。梁啸吸了吸鼻子,鼓起勇气,和荼牛儿一起向胡来的帐篷走去。

    钟离期一边翻着野味,一边说道:“将军,他这是打算干什么,让牛儿把胡来打伤?”

    桓远淡淡的说道:“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否则的话,他不用想这么久。”

    ……

    胡来正与一帮少年饮酒高会,谈笑风生,见梁啸和荼牛儿走来,不免有些意外。

    这些天,他们虽然没有什么直接接触,可是暗地里的较量却一点也不少。他派刺客跟踪梁啸,梁啸也在满山转悠,准备给他挖坑。在这个关键时候,梁啸来找他算哪般,求和吗?

    胡来笑了起来。如果梁啸真是来求和的,无异于给他送了一道下酒菜,他肯定会笑纳的。能有机会羞辱一下梁啸,他自然不肯放过。

    “隐居养名,不肯出山的梁名士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啊。”胡来笑呵呵的说道:“我这里可没为你准备位置,要不,你同我家的仆人一起吃点?”

    少年们会意地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生怕胡来听不到他的笑声似的。

    梁啸微微一笑:“没什么,牛儿拜了师傅,学了三拳两脚,想和你交交手,看看有没有长进。”

    胡来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转向荼牛儿。“你向我挑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