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57章 忠孝(求推荐,求收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你说话怎么跟我阿母似的?”

    “我说得不对么?”

    “对,对。”梁啸苦笑一声,往旁边让了让,牵着李蓉清的手,让她也坐到秋千上来。李蓉清有些扭捏,梁啸干脆跳了下去,拦腰将她抱起,放在秋千上,然后自己也跳了上去,用力晃动双腿,荡了起来。

    李蓉清吓了一跳,本能的张开双臂,抱住了梁啸。几个月来刻意保持的距离,在这一刹那间被突破了。

    “你这浪荡子,又在作弄我。”

    “我如果是浪荡子,会放着你这个美娇娘独守空房?”

    李蓉清脱口而出。“也许你另有所想呢?”

    梁啸心中一动,顺着她的话音问道:“另有所想?谁?”

    李蓉清自知失言,有点不好意思。她转了转眼珠,眼角挑起一抹戏谑。“比如说……那位叫刘陵的贵人。”

    梁啸的眉毛挑了起来。“你知道刘陵是谁吗?”

    李蓉清摇摇头。“我没见过她,但是听胡来提过几次,应该是一个女子。胡来对她朝思暮想,求之不得。”

    梁啸愕然。原来胡来还有这心思,他倒是第一次知道。不过也正常,刘陵想拉拢胡家,也许会透露一点口风。胡来想攀高枝,做淮南王的女婿,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凭心而论,刘陵不论是长相还是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比自家老娘强出不止一个等级。

    不过,他以为李蓉清会说胡来的妹妹胡成光。荼牛儿曾经说过,自己对胡成光情有独钟,也许是自己盗了胡成光,以致胡来要杀他灭口。

    “你在胡家那么久,听说过胡成光吗?”

    “当然听说过,据说是个小美人,胡家上上下下,都指望她呢。怎么,你也喜欢她?”

    “我不知道。”梁啸老老实实的说道:“牛儿说我喜欢过她,可是我自己一点也想不起来。被胡来袭击之后,我忘记了好多事。”

    “这倒很有可能。胡家为了防你这样的游侠儿,在胡成光的身边安排了好几个高手呢。广陵城上门求亲的少年不知几许,门笫和胡家相当的也有好几个,都被胡家拒绝了。”

    “胡家想干嘛,还想嫁入皇室不成?”

    “就算不嫁入皇室,至少也要嫁入王府。”李蓉清忽然愣住了。“不会是你真的盗了胡成光,坏了胡家的大事,又惹怒了王府的人吧?”

    梁啸也愣住了。李蓉清的这个猜想很合情合理啊。如果胡家有意将胡成光嫁入王府,而他又盗了胡成光,岂不是同时得罪了胡家和王府?胡来和王府的某个人联手要他的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可是,他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连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

    两人讨论了半天,也没一个结果。最后李蓉清说道:“要不这样,我去胡府看看。”

    梁啸想了想,摇了摇头。李蓉清刚才也说了,为了保护胡成光,胡家安排了好几个高手。李蓉清的武艺是不错,却还没不错到能在胡家来去自如。她是杀死胡来的凶手,一旦落入胡家手中,只有死路一条。

    “不行,这太危险了,也没有必要。”

    “可是……”李蓉清欲言又止。

    梁啸心中一动。“怎么,你静极思动,想要出去走走?”

    李蓉清低下了头。“我父亲的周年快到了,我想去他的坟上祭拜一下,告诉他,我过得很好。”

    梁啸挠了挠头,非常为难。

    ……

    理智的说,梁啸坚决反对李蓉清出门。胡来死了,胡家不可能放弃报仇。那些去高阳里打听李家的人很可能就是胡家安排的。李蓉清躲在梁家不出门,还略微有些保障,到李云明墓前祭扫,却无疑是自投罗网。

    可是从情感上说,梁啸又没法反对。这是一个孝比忠更重要的时代,不忠还有被原谅的可能,不孝却必将为人唾弃。梁媌看中李蓉清,正是因为她的孝。梁啸如果阻止她祭扫亡父,情理上说不过去。

    果不其然,梁啸去和老娘商量,刚开了个头,老娘就给出了意见。“啸儿,妾也是人,也是父母所生。生时早晚侍奉,亡后四时祭扫,这都是人之常情。蓉清是个好闺女,若非家贫,何至于此?你切不可因此轻忽了她。”

    梁啸听着口音不对,狐疑的看着老娘。梁媌眼神一闪,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织梭。“啸儿,你还记得去年曾在我家小住的父女吗?”

    “谁啊?”梁啸一头雾水。

    梁媌无奈的摇摇头。“胡来真是该死,害得你忘了这么多事情。去年这个时候,不是有一对父女借住在我们家么?父亲叫梁蚡,女儿叫梁娥。你当时喜欢梁娥,要不是她也姓梁,你也许就将她盗了。”

    梁啸汗颜。还有这事?看来自己以前真是个浪荡子啊,看中哪个姑娘就去偷。

    “你知道梁娥去哪儿了?她被梁蚡送到王府里去了。你当梁蚡不知道王府的凶险?若不是迫于生计,他也不会把女儿送进王府做姬妾。王府凶险,尚能衣食无忧,我家有什么?你若不能好好待蓉清,我宁愿将她认作女儿,也不肯让她受了委屈。”

    梁啸无奈,只得应了。没办法,这件事已经上升到政治高度了,如果不办妥,不仅李蓉清会伤心,老娘也不能同意。他可以不在乎李蓉清怎么想,却不能让老娘伤心。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娘这么严厉呢,简直有点声色俱厉了。

    梁啸考虑了一番,决定先去考察一下地形。他向桓远汇报了一下,约上死党荼牛儿,带着弓箭,在城门关闭之前出了城。

    大半年的折磨,荼牛儿也脱胎换骨了,比梁啸略矮一点,却比梁啸宽一半,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不过,他的性格没怎么变,反倒有些报复性的话唠,大概是和钟离期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说话的机会,一遇到梁啸,他就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

    “阿啸,你睡了她没有?我师傅可说了,她爹手黑,不仅刀耍得好,还会用毒。你得防着她点,别让……”

    梁啸心情本来就不太好,听了这话,更是恼火,飞起一脚,踹在荼牛儿的大屁股上。“大过年的,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

    -

    第三更,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