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60章 杀人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对桓远的不辞而别,梁媌仿佛早有预料,一点也不意外。

    她让梁啸请来了荼花儿,让荼花儿陪她去一趟集市,将织好的绵送到丁家的店里去。在一匹双面锦的诱惑下,荼花儿乐呵呵的答应了,借来一辆牛车,陪着梁媌来来回回的跑了四五趟,一点怨言也没有。

    不得不说,荼花儿虽然谈不上温柔,却继承她母亲施婶的能干,是个能当家的女汉子。有时候梁啸都在想,如果能够安心做个农夫,娶荼花儿做老婆其实真挺不错的。女大三,抱金砖啊。

    趁着到集市送货的机会,梁媌一点点的将家里值钱的东西运到了集市,寄存在丁家。梁媌这些多年辛苦,存下的钱还不到刘陵送的礼一半多,可见勤劳致富这种说法的确不怎么靠谱。

    夜色将黑,梁媌最后一次看了看住了十几年的屋子,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不过这点伤感很快消失了,她拿出一套半旧的衣服,对荼花儿说道:“花儿,辛苦了你两天,连衣服都弄脏了。这套衣服是婶子平日里穿的,你若是不嫌弃,就换上吧。”

    梁媌在青云里算是一个有头脸的人,靠一手织锦的手艺,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还培养成了小名士。她虽然没什么绫罗绸缎,但是品味很不错,做的衣服常被邻里的女人羡慕。这套衣服虽然旧了些,却没有一个补丁,对荼花儿的吸引力还是很大。荼花儿二话不说,喜滋滋的进房脱下脏衣服,换上了身。

    趁着她自我欣赏的空档,梁媌不动声色的将她换下的脏衣服扔给了李蓉清。荼花儿本来还想将旧衣带走,却被梁媌送的双面锦吸引住了。看到灿烂如云霞的双面锦,荼花儿爱不释手,也想不起自己的旧衣了。

    送走了荼花儿,梁媌让李蓉清换上了荼花儿的旧衣,出了门。在薄暮的夜色下,从远处看,根本看不清面孔。谁也不会想到,现在陪着梁媌的已经不是荼花儿,而是李蓉清。

    梁啸没有走,根据计划,他要留在家里,等天黑之后再走。

    看着梁媌镇定自若的背影,梁啸暗自叹息。我的亲娘唉,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啊。你这么能干,我这个做儿子的压力很大啊。

    ……

    夜色降临,刚敲过了初更,荼牛儿便推门而入,一脸兴奋的说道:“阿啸,我们走吧。”

    梁啸上下打量了荼牛儿一眼。“牛儿,你怎么……胖了?”

    “不是胖,是穿了甲。”荼牛儿献宝似的拉开衣襟,露出长方形的甲片,看样子,应该是汉军中常见的札甲,甲片有点旧,却是青铜甲片,世面上价格可不便宜。

    “什么时候买的?”

    “我哪买得起。”荼牛儿掩起衣襟。“从王里正那儿偷的。我眼馋他这套甲好几年了,一直没机会下手。刚刚用我爹准备祭祖的酒把他灌醉了,把这甲偷了来。你看,还有剑和盾。”

    荼牛儿说着,从身边那个大包袱里摸出剑盾,得意的亮给梁啸看。看着一脸得意的荼牛儿,梁啸真的无语了。这货的神经真是大条啊,离家出走之前,居然还不忘做点坏事,洗动了王奉世。

    “好了,走吧。”梁啸将两囊箭扔给荼牛儿,自己背上一囊。为了练习射艺,他在桓远的指导下,一共做了一百五十枝箭,每一枝都经过他的手。“你有明,我在暗,先把暗椿除掉。”

    “好咧。”荼牛儿应了一声,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梁啸紧随其后,在里门外,他听到了王奉世响亮的鼾声,闻到了浓烈的酒臭。看来荼牛儿下手不是一般的狠,把老王直接灌吐了。

    荼牛儿大步流星的出了里门,梁啸却隐在里门后,没有动弹。他左手握弓,右手搭了三枝箭,一枝箭搭在弦上,两枝箭夹在指缝中。这样做,可以省去连续射击时抽箭的时间,提高连续射击的度。为了掌握这个诀窍,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吃了不少苦头。

    梁啸侧耳倾听,外面的街道上,除了荼牛儿的脚步声,没有其他人。他贴着墙,走出了里门,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当荼牛儿走过两里之间的里墙时,他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两堵里墙之间露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偷窥。

    梁啸毫不犹豫,加快脚步,迅靠近。

    那人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见梁啸持弓奔来,弓上还搭着箭,顿时大吃一惊,转身就要走。梁啸突然停住,拉弓放箭,一口气连射三箭。

    “嗖嗖嗖!”三枝竹箭呼啸而去。

    那人身形急闪,避开了第一枝箭,却没能避开剩余的两枝箭。一箭射中了他的大腿,一箭射中了他的背。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惊恐的向后看去。

    三十步外,梁啸再一次拉开了弓,稳稳的射出了一箭。

    这一箭,洞穿了暗椿的喉咙。暗椿中箭,仰面栽倒。

    梁啸赶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靠近,直到确认此人已经死亡,这才弯下腰,从那人腰间拔下一柄短刀,又捡起那枝射空的箭,放开脚步,向荼牛儿追去。

    这两天他可没闲着,已经摸清了四周的情况,知道胡家在这里只安排了一个暗椿。很显然,胡家还没胆大到在城里明目张胆杀人的地步,这个暗椿只是监视梁啸,不让他有逃跑的机会。

    第一次亲手杀人,梁啸的心跳有些快。不过,他却来不及多想,跟上荼牛儿之后,两人从西门奔出了城,转弯向北,一口气奔出三里路,在北门外的一个路口停了下来。

    梁啸指着一丛野草。“牛儿,你藏在这里。记住,我不下令,就算有人从你头上踩过去,你都不能动。”

    “好。”荼牛儿一口答应,看看四周,钻进了草丛。

    梁啸背起弓,爬上了一棵枝繁叶茂,横遮了半边道路的大树。他隐在粗壮的树丫后,深吸了两口气,竭力让自己的心跳从刚才的奔跑中平息下来。居高临下,他能将选定的战场看得一清二楚,也能看见藏身于草丛中的荼牛儿。

    荼牛儿一动不动,像一块顽石。梁啸不得暗赞一声,钟离期虽然手段粗暴,却教导有方,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将荼牛儿调|教得这么出色,不愧是百战余生的老兵。

    可惜,师徒缘份太浅了。他想把本事卖给汉武帝,桓远却一心要为已经败亡的吴国效力,师徒分事两家,希望将来不要有对阵沙场的机会,要不然就太残忍了。

    梁啸一边想着,一边抽出那柄短刀,又掏出一只小革囊,用箭头从里面挑出一些药膏,抹在刀刃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