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73章 又相逢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东方朔在瓜棚前坐了半天,绞尽脑汁,也没推出这个定式应该是什么样子。

    他和邓国斌深入讨论过这个问题,还把邓国斌辩得哑口无言,可是这个定式却怎么也拟不出来。他原本觉得自己以这个问题已经了如指掌,可是当他要把这个问题用定式表示出来的时候,却现问题多多,总有些隔膜,不够通透。

    东方朔很恼火。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九章》之类的算经,他了如指掌,所有的定式都熟记于心,张口就来,但是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以往的经验不足以让他借鉴。

    时至正午,烈日炎炎,东方朔又热又急,汗透重衫。

    李蓉清悄悄的潜了回来,附在梁啸耳边,将她在附近打探到的情况一一告诉梁啸,特别提到了西北方向的刘陵一行。梁啸点点头,叫醒了正在酣睡的荼牛儿,让他去摘一个瓜送给东方朔。

    荼牛儿睡得迷迷糊糊,也不多问,起身摘了一个熟透的瓜,走到东方朔面前,揉着眼睛说道:“阿啸说天气太热,这个瓜送给东方君解渴。吃吧,这瓜可甜了。”

    东方朔看着荼牛儿手中的瓜,脸色窘迫。他当然知道这瓜甜,长安有名的东陵瓜,真正的消暑良品。不过,他此刻心情很糟,哪里还吃得下什么瓜。

    梁啸送我一个瓜,是让我知难而退吧?东方朔很自然的联想起来,品味起言外之意。

    “多谢梁君赐瓜。”东方朔接过瓜,苦笑一声,语气中的傲气不见,只剩下了沮丧。“还请梁君赐教。”

    “东方兄不再想想了?这点小问题,以你的才智,最多三五天,总能想得出来的。”

    东方朔愣了片刻,有点想骂人。以我的才智,要想三五天的问题,还是小问题?若是平时,他少不得要讽刺几句。可是现在,他却一句话也没说,掉头就走。算了半天,连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很怀疑三五天时间能不能算出来。在没有结果之前,他不想夸口,以免失言,被梁啸鄙视。

    东方朔拿着瓜,大步流星的走了。他经过树下,看到笑盈盈的刘陵,更加恼火。他想了想,走到刘陵面前,拱手施礼,微微一笑:“原来翁主也在这里。”

    “是啊,闻说东方君来找梁啸问道,妾不自量力,来开开眼界。以东方君的学问,一定是大胜而归。这瓜……莫非是东方君赢的彩头?梁啸也真是太小气了。”

    东方朔摇摇头。“不敢有瞒翁主,他的问题,我也未能解答,正要与邓君商量。翁主如果有意,不妨一并指教。”

    “不敢,不敢。”听东方朔亲口承认输了,刘陵的笑容更加灿烂。她给邓国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努力,一定给替淮南王府把这个面子挣回来。邓国斌苦笑,他和东方朔有过交锋,自知不敌。东方朔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肯定也解决不了。

    只是他又不敢当着东方朔的面承认不行,否则以后就不要在淮南王府混了。

    这年头,找个地方吃饭也不容易啊。

    果不其然,东方朔将梁啸的问题一说,邓国斌就傻眼了。拟成定式?这玩意也能拟成定式吗?

    东方朔将瓜抛起在空中,又伸手接住,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在梁啸那儿受了半天的瘪,终于又泄在邓国斌身上了。

    邓国斌的脸青一阵红一阵,头快垂到了地,根本不敢看刘陵一眼。可想而知,刘陵肯定非常生气。

    刘陵的确很生气。不过,她想了片刻,随即又笑了。

    “这样的人才,如果不能延揽入府,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父王?走,我们去见见他。”

    雷被应了一声,引着刘陵等人来到瓜田旁。远远的,刘陵就看到了梁啸的身影。梁啸站在瓜田边,挺身而立。几个月不见,他的身材高了不少,看起来和雷被不相上下,气质也越的沉稳。

    刘陵在瓜田旁下了车,袅袅的走到瓜田旁,抿唇一笑。“梁君,别来无恙?”

    梁啸欠身还礼:“淮南翁主?”

    “嘻嘻。”刘陵抬起袖子,掩住嘴,眼儿弯弯,透着几分狡黠和得意。“你来迎我,是因为我的身份吗?”

    梁啸摇摇头。“是对翁主的谢意。如果不是翁主所赠礼物,某早就流落街头了,焉能安心习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某如今一贫如洗,无以相报,只能来迎迎翁主,聊表谢意。将来有机会,再报翁主厚赐之德。”

    “既然如此,何不接受我的邀请,入王府,为我效力?”

    梁啸摇摇头。“淮南王府人才济济,博学鸿儒,能人异士,比比皆是。某只不过是一个略通射艺的匹夫,所愿唯征战沙场,以命搏功而已。入淮南王府,随侍翁主左右,非某所愿,还请翁主体谅。”

    刘陵欲言又止。梁啸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他要立功封侯,只能从军征战。进了淮南王府,他就只能做一个随从骑士,不会有征战的机会。刘陵倒是想对他说,父王将来会做皇帝,你有机会统兵征战,封侯拜将也不是问题。可这样的话,她现在又怎么能说?

    刘陵眼珠一转。“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既然你一心从军征战,我就助你一臂之力。你知道平阳侯吗?”

    梁啸想了想,摇摇头。平阳侯这个称号很耳熟,但他一时想不起是谁。

    “平阳侯是曹丞相后人,其妻乃当今天子亲姊信阳长公主。平阳侯府正在招募骑士,你射艺出众,不妨去应募。天子与信阳长公主甚是亲近,你入了平阳侯府,也许有机会见到天子。”

    梁啸想起来了。平阳侯府不就是大将军卫青的迹地么,不知道卫子夫现在有没有被汉武帝收进宫去。不过,他可没有漂亮的姊姊,卫青的成功,他没法复制。况且看看刘陵的眼神就知道了,如果他真进了平阳侯府,那不进淮南王府的理由就有些牵强了。

    “多谢翁主提醒。不过某还是想应募从军,从普通士卒做起,用自己的努力博取功名。平阳侯府再尊贵,难道还比淮南王府尊贵么?某与平阳侯素昧平生,又如必舍近求远,拒绝翁主美意,俯仰他人。”

    刘陵嘴角微挑,松了一口气,看向梁啸的眼神也越热烈起来,随即又多了几分同情。

    “梁啸,你不欲攀附权贵,欲以努力博功名,志气诚可嘉。不过,这绝非易事。别的不说,你看看飞将军李广,名扬天下,数为二千石,至今未能封侯。程不识、韩安国,皆为一代名将,也是仕途蹉跎,封侯遥遥无期。如今天下太平,你欲以征战立功封侯,何其渺茫?”

    第三更,求推荐,求收藏!

    急需收藏!还没收藏的书友动动小手,收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