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尊 >章节目录第五十九章 离别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两人并肩而行,江南时不时偷偷打量身边的女子,只觉自己从前经历的种种恍然若梦。

    那一天,他花光所有积蓄,从猎户手中救下一只皮毛烧焦的白狐;

    那一天,这只白狐偷偷吸走了他四成的阳气;

    那一天,白狐化为江雪,传授他武学,声声如醍醐灌顶,振聋发聩,让他找到人生的目标;

    那一天,江雪为他做饭做菜,笑着打趣说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那一天,她在河边浣发,他被暴猿追杀;

    那一天,她借走他八成阳气,还被铁柱嘲笑说他纵欲过度……

    ……

    她的每一次指点,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印在江南的心底。

    他原本只是齐王府的一个奴仆,浑浑噩噩,虽然有些小聪明偷学了武艺,但如果没有意外,他毕生的成就也就是在齐王府做个管事。

    但是自从遇到了江雪,他的人生轨迹便从此改变,仿佛他原来的生活是黑白二色,但是江雪的到来,却让无穷无尽的光和色彩一下子充满了他的世界。

    然而,姐姐还是要离开了,蛟龙不与池鱼为伍,他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个高居在诸天万界之外,一个在尘世中挣扎求存,他与姐姐的交集,仅仅在高居在天外的仙子坠入凡尘的一刹那,仅此而已。

    “姐姐,咱们还有再相会的一天么?”江南送她出城,走在落霞山的丛林中,枯枝败叶在脚下沙沙作响,少年抬头问道,眼眸中充满了希冀。

    天大地大,世界更大,在天外还有天,在地外还有地,如此广阔无垠的诸天万界,想要遇到一个人实在太难了,他真的很怕自己这次与姐姐分开,便是永别。

    江雪看着他闪闪发光的眼眸,心中的某一根弦被轻轻拨动,温柔笑道:“诸天虽大,万界虽多,但是只要你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就会发现人越来越少。能够与你为伍的,永远只能是实力相差不多的人,待到你的修为境界追上我时,咱们自然会再次相会。”

    她的话并不难懂,比如江南,江家尚在时,与他作伴的都是书香门第的子弟,谈诗作赋,待他逃往齐王府为奴时,接触到的人也是奴仆,然而等到他成为武道高手时,接触到的便是武道高手。

    若是他能修炼到与江雪并肩的程度,自然姐弟二人便会再次相遇。

    江南心中不由生出一点希望,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自己能够站在姐姐身边,不再是那个需要她保护的弟弟,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弟弟,不用送了。”

    江雪轻轻迈开步子,一步跨出,来到高空,千里土地山川在她脚下仿佛只有寸许长短,她渐行渐远,越走越高。

    铮铮!

    江南体内罡气涌动,突然离体而出,化作真气双翼,嘭的一声展开,眨眼间便破开音障,风驰电掣向江雪追去,江雪一步千里,饶是他的速度达到极限,佳人依旧是越来越远。

    江南疯狂震动双翅,眨眼间便冲上高空之中的罡风层,罡风呼啸激荡,有如无数利刃疯狂切割他的周身和羽翼,将他死死压制在罡风层之下!

    “神鹫妖王,助我一臂之力!”

    江南怒喝,一头巨鹰展翅飞来,将他驼在背上,怒啸一声,双翼一展,破开罡风层,冲上高空,向江雪疾驰而去!

    神鹫妖王的速度极快,远超江南,但是与江雪的闲庭信步相比,他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神鹫妖王振翅飞出数千里,在这等高空,已经接近大气层的边缘,这头妖王突然叫道“主公,再往上面飞,便是外太空!咱们所住的世界,有着厚厚的地极元磁笼罩,以我的实力,还无法飞出地极元磁的笼罩范围!”

    “姐姐……”

    江南抬头看了看她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过了良久,突然道:“妖王,咱们回去吧。”

    神鹫妖王应声称是,双翼一收,飞速向下坠落,过了不久便降落在药王城中。之后几天,江南一直没有修炼,而是坐在屋顶,抬头仰望天际,怔怔出神。

    江雪的身影时时刻刻在他脑海里打转,即使他想修炼,也无法静下心神。

    神鹫妖王见他沉沦,实在忍不住,低声问道:“主公,大主公难道是天神下凡,修炼速度也太快了些。你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与大主公的境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终生都没有相见的可能……”

    江南脸色一沉,呵斥道:“闭嘴!”

    神鹫妖王脸色微变,心中勃然大怒:“臭小子,莫非老子体内还有禁锢在,早就一口吃掉你了!老子便先忍耐三年……”

    “神鹫妖王,对不起……”

    神鹫妖王心中正在发狠,突然听到江南说出这话,不由一怔,江南怅然一叹,从屋顶起身,向他长揖到地,诚挚道:“我刚才心情不好,不该冲你发脾气。你说得对,我知错了。”

    神鹫妖王有些手足无措,讷讷道:“大家都有过青春期,我不怪你。”

    这头妖王蹲在江南肩头,目光看向远处,回想起往事,唏嘘道:“想当年我年少轻狂的时候,便做过一件荒唐事,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遇到一头母鹫,长得叫那个标志,头顶连一根鸟毛都没有,当真是我见犹怜……”

    这头大鸟又自聒噪起来,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没了,江南充耳不闻,跳下房顶,拦住一个仆人,问道:“请问郡主何在?”

    那仆人不敢怠慢,连忙引领他向岳灵儿的香阁走去,陪笑道:“江公子,这几日郡主本想找你,怎奈王爷说公子是个大人物,轻易不要惊动,免得公子生气。王爷不久前来过一次,想询问公子有没有婚配,只是见公子正在沉思,便没有打扰。”

    江南微微一笑,心道:“岳世庭有雄心壮志,连皇帝都敢杀,是个枭雄,他这样做,无非是看到神鹫妖王也听我指使。可惜,我无意继续留在此地,注定他的算盘要落空了。”

    “子川,你要离开了?”

    岳灵儿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一阵不舍。她虽然大大咧咧,但毕竟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而江南最出色的人物,清秀俊逸,英气勃发,虽然不是皇子,也不是名门之后,但却充满了神秘,相处了这么久,她始终还是觉得江南让她看不透。

    正是这丝神秘,让她不禁对江南抱有一些莫名的好感。

    尤其是江南不仅仅救过她的性命,而且屡次给她震惊和惊喜,不知不觉中在她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如今听到江南打算离开,岳灵儿只觉有些失落。

    “我送送你吧。”她迟疑一下,道。

    江南默默点头,两人并肩而行,向药王城外走去。岳灵儿突然打破沉默,笑道:“子川,你住在哪里?改日我去找你。”

    “郡主只怕是找不到我了。此次离开之后,我便会四处游历,寻找机缘,追求武道的更高境界。”

    城外,江南站住脚步,笑道:“郡主,便送到这里吧。你爹野心勃勃,想要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称皇称霸,不过你们药王府的武学实在低微,只怕不会是齐王的对手。我有一套心法送你,便当做贵府这些日子招待我的酬谢吧。”

    说罢,他从怀中抽取一卷经书塞到岳灵儿手中,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岳灵儿站在那里,看着江南渐行渐远,心头空空荡荡,她知道,自己只怕再也见不到这个有些神秘的少年了。

    良久,岳灵儿这才回过神来,眼眸转动一下,落在江南临走前交到她手中的东西上:“这是……江月破浪诀?”

    在她手上,是一卷手抄本经文,上面画着一幅幅图案,共有十八幅之多,旁边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说明,还有真气经脉的运行线路,极为复杂。

    岳灵儿眨眨眼睛,心中疑惑万分,她对江月破浪诀有所耳闻,只是不明白江南为何会有齐王府的绝学。

    “江月破浪诀不是只有十重境界,每一重境界对应一幅图?怎么子川给我的这门江月破浪诀共有十八副图案?难道说,江月破浪诀竟然有十八重境界?这怎么可能?”

    她百思不得其解,心道:“十重境界便已经是神轮强者,十八重境界,岂不是说可以修成神通八重境界,神通八境?”

    岳灵儿露出骇然之色,连皇室也没有完整的神通八重境界的心法,仅仅是拥有几篇神通残诀,最多只能修成一两重神通便无以为继。

    如果江南送给她的这卷江月破浪诀果真能够修成神通八境,那么可想而知药王府将会强大到何种境地!

    齐王府若是真的有十八重境界的江月破浪诀,早就飞黄腾达,别说做个齐王,就算做个齐皇也不敢有人说出个不字!

    “难道这门江月破浪诀,才是真正的江月破浪诀,齐王府的不过是这门心法的残缺版?”

    岳灵儿眨眨眼睛,心中越发纳闷,心中又暗忖道:“子川将如此贵重的宝物送给我,又是何意?难道……这是定情信物?”

    她俏脸绯红,浮想联翩。

    只是她却不知道,江南不习惯受人恩惠,此次在药王城他得到药王府颇多照顾,送出江月破浪诀只是为了报答药王府的恩情而已,并无其他意思。

    阳川河畔,江南肩头的神鹫妖王依旧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说着自己年轻时与母鹫的荒唐事:“……那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我和她并肩依偎在一起,脚下就是大雪山……咦,主公,咱们这是去哪里?”

    第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