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尊 >章节目录第六百六十五章 天降奇缘
    那神女遗蜕噗嗤一笑,道:“我过去,直接将她们捞出来便是。E小┇说  w`w-w-.-1xiaoshuo.com这个办法简单吧?”

    钟岳脑中轰然,这尊神女遗蜕要亲自过去,将丘妗儿和君思邪捞出歌界?

    遗蜕也可以四处游历?

    也可以像活生生的存在一般,四处游山玩水,参与到这个宇宙大时代的洪流中去?

    这也太古怪了。(有读者询问宅猪的微信,QQ,现在列出,宅猪微信号:zhaizhu2oo8。QQ:627879927,宝宝号:627879927aqq。netbsp;   “她刚才说她是娘娘的过去世身,到底是什么意思?”

    钟岳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血海在飞缩小,无边无际的道血在向神女遗蜕体内流去,她虽然身躯广大,但相比血海则要小了不知多少倍,不过她的皮囊竟然能将这个道血之海容纳,也是极为神奇。

    与此同时,血海下一具骨骼冉冉升起,这是一具道骨,由天地大道炼就的骨骼,神圣而庄严,虽是骨骼却有一种令人心甘情愿膜拜的感觉。

    道骨与神女遗蜕融为一体,而那血海中又有一条条断掉的大道图腾飞出,相互连接,飞入神女遗蜕的体内。

    又有环佩叮当作响从海中飞出,还有各种头饰,手镯,脚环等各色装饰,也一一飞出,配在她的身上。

    血海消失不见,那神女遗蜕身躯也在变小,渐渐恢复与钟岳一般高,胸腔中传来心跳声,气息收敛,迈步走来,笑道:“走吧。”

    钟岳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她,薪火问出他的疑惑,道:“你刚才说你是后土娘娘的过去世身。这句话何解?还有,你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自然是活的。”

    神女遗蜕噗嗤笑道:“我虽是娘娘褪掉的身躯,但先天神岂有死亡之说?先天神的灵便是神,便是魂。便是肉身,所以我就是后土娘娘,拥有她过去世的记忆,但后土娘娘却不是我。娘娘领悟出六道轮回之后,获得大感悟。将我褪去而重炼道身,成为道神,而我就是过去世身了。”

    她说得有些晦涩,但钟岳和薪火都懂了。

    道身是现在世身,而她是过去世身,都是后土娘娘,因为后土娘娘褪掉过去世身,而她又是先天神,所以不死,于是过去世身也活着。现在世身也活着。

    “那么,应该怎么称呼你?”

    薪火纳闷道:“你和后土娘娘的道神都活着,也都是她,不太好分辨。”

    神女遗蜕笑吟吟道:“叫我神垕便是。”

    “神垕,这个名字真不错。”

    薪火赞叹一声,连忙道:“神垕娘娘,你刚才答应的道血呢?还有地母皇道经!”

    “早就知道你小心眼儿,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神垕娘娘取出一团道血,圆坨坨在掌心中旋转,晶莹剔透不似血液。反倒像是无暇的圣洁红宝石,看不出有半分的杂质,笑道:“早已为你预备好了。不过小心,道血的威能我虽然帮你封印。但是提炼血脉时还需要谨慎一些,毕竟你的传承者还是太弱了些。而且道血太强,当心被同化为华胥神族。”

    钟岳谢过,重新掌管自己的骷髅身,将这团道血收下。

    这团道血蕴藏着可怕的先天大道,而且内蕴华胥氏最为精纯的血脉。落入他手中只觉温热,有一种血脉共鸣的感觉,让钟岳的肉身时而出现时而隐没。

    钟岳连忙将这团道血放入自己的识海,挂在雷池上空,心道:“现在恐怕还不能提炼华胥氏血脉,这毕竟是先天神的道血,须得慎之又慎,否则便可能炼化不得,反倒被道血撑死压死。”

    神垕娘娘又将地母皇道经传授给他,钟岳细细感悟一番,只觉高深之处甚至比薪火传授给他的宇清宙光玄经还要高深一些,只是这门功法显然是女子的功法,与他的路子不合,不能够修炼,否则便会变成女子。

    不过,地母皇道经与他的功法相互印证参研,却是很不错。

    “这门功法,还是传授给君师姐和妗儿,让她们修炼吧。只是我传授和神垕娘娘传授,完全是两个概念,不知道能否说服神垕娘娘亲自教导她们?”钟岳心道。

    神垕娘娘上下打量他,好奇道:“你的真身不是这样吧?要不我帮你恢复真身?”

    “不用。”

    钟岳再次谢过,道:“我想自己来恢复。”

    神垕娘娘笑道:“你自己恢复也可以,只是要慢了一些,但好处就是你对六道轮回的感触更深。后土娘娘让我等你,遇到有缘人才可以离开,我给你的好处还是太少了。不如我再教你一歌好了。”

    她精神波动,将自己在海中吟唱的那歌谣传入钟岳的脑海中,先天神语所唱的歌谣,词意对钟岳来说完全无解,根本不知道在唱什么。

    但是这歌却偏偏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而且每回响一番,便让他多出一种对六道轮回的感悟,很是奇妙。

    “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钟岳迟疑一下,有心要学薪火的厚脸皮,自觉脸皮还是薄了点,厚着脸道:“神垕娘娘,刚才说的那开启血脉轮的机缘,是否能够赠我……”

    “这个简单,你需要赠给谁,我直接帮他开了便是。”

    钟岳心中大定,只见眼前天地变换,他们又回到那座门户前,白沧海和麻三寿还在东张西望,始终看不到钟岳身在何处,正在惊诧间钟岳和一位不可方物的少女同时出现在他们面前,又将两人吓了一跳。

    “钟兄,你可否不要这样神出鬼没?”

    白沧海叫苦不迭,道:“你现在的身躯是一个骷髅,突然消失突然出现,而且这么近,能够吓死人的!这位姑娘是……”

    钟岳笑道:“这位是神垕娘娘。”

    他也不提神垕娘娘的来历,只说了名字,毕竟神垕娘娘的来历实在吓人,说出去未必是一件好事。万一后土娘娘有强敌在世,听到神垕娘娘的来历前来寻找,寻到神垕娘娘倒也罢了,寻到他们。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神垕娘娘比我们早到此地一步,拥有一些六道机缘,她说可以分给我们一些。”

    钟岳道:“娘娘,这位是白沧海。是白泽氏,恳请娘娘赐给他一道机缘。”

    神垕娘娘屈指一弹,一道神光飞出,落入白沧海体内,白沧海顿时只觉肉身和元神的一个重大关隘被打通,元神和肉身气血相容,寿命相连,血脉和寿元冲击,形成一大秘境!

    第六秘境,血脉秘境便这样轻易开启!

    他只觉自己这番经历如同梦幻一般。他从未想到过自己这倒霉的一生能够有如此幸运的一天,没想到时来运转,居然稀里糊涂之下便开启了第六轮!

    突然,白泽氏的少年嚎啕大哭,扯着钟岳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道:“我进入神藏古地域这么多年,就是扫把星罩在脑袋上,每次都是遭人白眼,每次都是两手空空啥也得不到,每次都是惶恐躲藏。唯恐克死其他人,偏偏还是克死了许多人……啥都没有我的份,啥都没有啊!我还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丝机缘,别说机缘。就算是其他炼气士见到我都能跑多远跑多远,机缘也见到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快八年了,快八年了,我头一次得到机缘……”

    “钟兄,你说我是不是转运了?”白沧海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一脸希冀道。

    钟岳抽回被他抱住的胳膊,精神波动道:“白兄,你想多了。我觉得吧,你离转运还早。”

    白沧海直翻白眼。

    钟岳无声大笑,当先一步向山下走去。

    白沧海和麻三寿跟在他和神垕娘娘的身后,突然麻三寿回头看去,只见山上的那座宫阙突然间便没了踪影,心中不由惊骇不定。

    待到他们走到山下,麻三寿再回头看去,却见那座透明玉山也是不翼而飞,不由连打几个冷战,暗道:“诡异了,诡异了,这怪事一桩一桩的,着实诡异了……”

    先是钟岳这头大骷髅三番两次的消失无踪,然后又突然出现,再到宫殿中是一片血海汪洋,再到这血海汪洋突然消失,然后钟岳再次出现时居然带回来一个绝色少女,这种种事情着实透露出诡异。

    现在,山上的宫殿和玉山相继消失,不能不让他毛骨悚然。

    当然,钟岳自己觉察不出,他经历了这些事情,但在麻三寿这个旁观者看来,简直阴森可怕,鬼气森森,能把自己吓死。

    而在玉山不远处,法华生和君无道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那座玉山和宫阙的消失,有些不知所措。

    两位绝顶级别的炼气士,各自率领二百多位追随者,一路千辛万苦,死伤惨重才来到此地。他们身边,只剩下十多位炼气士,如同惊弓之鸟。

    没想到刚刚来到山下,玉山和宫阙便一起消失了!

    这个打击,险些便将他们击垮!

    “机缘,神藏古地域的大机缘,一定是落在了他们手中!”

    法华生身边,一位女子尖声叫道,有些丧失理智:“公子,让他们交出机缘!”

    法华生也是心神大乱,没有了原来的从容,看了看玉山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钟岳,脸色阴晴不定。

    钟岳微微皱眉,向身后的白沧海和麻三寿低声道:“你们要小心一些,提防暗算。”

    白沧海和麻三寿面色凝重,悄悄准备。

    钟岳看向君无道那边,只见君无道身后几个女子在悄悄说着什么,应该也不是好事,只是君无道没有做声,但是目光一直在神垕娘娘身上打量。

    “刚才他们是三位炼气士上山,为何下来时反倒多出一位姑娘?”君无道突然低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