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蛊真人 >章节目录第三十二节:戏耍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若是寻常人被这中年男子逼视着,恐怕已经心怯三分。

    但是方源看了他一眼后,就丧失了兴趣,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桌上的饭菜,把身边的这个中年男子当成了透明人。

    “那个人是谁啊?一身家奴装扮,也不是蛊师,居然敢质问方源公子?”一位客栈伙计见势不妙,缩在角落力,不解地问道。

    “哼,他这是狐假虎威。一看就是漠家的豪奴,仗着背后有靠山,这才敢向蛊师大人叫嚣。若换做其他凡人,谁敢有这个胆子。”身旁有人不屑地嗤笑道。

    “虽说如此,但是单单一个凡人,就敢向蛊师大呼小叫的。啧啧,这样的经历,一定很爽啊。”

    “切,你也不要把蛊师看得有多厉害。方源公子不过是一转初阶,才刚刚炼化了本命蛊,真打起来,未必打得过这个体格雄健,身手了得的凡人呢。”

    “唉,但愿他们待会交手,别打坏我们客栈里的东西。”

    伙计们你一言,我一语,都不敢向前,只敢缩头张望。

    “咦?你居然还有心思继续吃喝。”见自己这番言语,没有吓住方源,高壮的中年男子眼中寒芒一阵闪烁,“你以为我是骗你的?现在已经有人通报大小姐去了,过不了片刻就能赶来。小子,你不要想跑。当然你也跑不了,我就是来看住你的。待会有你好受的。”

    方源充耳未闻,继续吃着饭菜。

    中年家奴皱起了眉头,他没有看到方源脸上一丝一毫的惊惧或者慌乱。这让他感到了一种自己被无视,尊严被冒犯的感觉。

    他在漠家当了十几年的家奴,颇受主子们的信赖。接触的时间长了,也知道蛊师的些许情况。

    一转初阶的蛊师,武斗大多还要依赖拳脚。在战斗中,蛊虫的威慑作用远远大于实际作用。

    尤其是他知道,像方源这样的少年蛊师,才刚刚修行,本身力量远远不如自己这个正当壮年的人。若拼拳脚,自己长久锻炼,完全能占据上风。

    同时方源只是炼化了月光蛊,最多能发出几记月刃罢了。

    中年男子很早之前,就被充当陪练。他有切身体会,心中清楚:一转初阶真元催动的月刃,若真的印在人体,最多也只能割开巴掌长的血口子,杀伤力有限得很。

    再加上他背后有漠家撑腰,因此面对方源,他有恃无恐,一心想要积极表现,以讨取主子们的恩赏和看重。

    “小子,你胆子很大嘛……”中年男子语气越加不善,说着他撸起袖口,露出肌肉雄健的手臂。他的两只手臂十分粗壮,上面布满了伤疤。前臂上一根根青筋暴起蜿蜒,上臂比方源的大腿还要粗。

    客栈伙计们看得心中拔凉拔凉,有些食客早已经陆续起身,匆匆结账,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找到方源了?”就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一个清亮高傲的女音。

    漠颜迈着大步,踏进客栈。身后跟着一群家中豪奴。

    她身材不错,有些高挑,而且前凸后翘。但是一张马脸,遗传了漠之血脉的特征,使得她外貌的美丽大减,只能勉强算得上中等。

    不过她穿着蓝色武服,腰间系着赤色宽边腰带,腰带上嵌着方形铁片。铁片上刻着一个醒目的“二”字。

    并且她刚刚完成家族任务回来,一身还残留着一些风霜之色。

    这些东西为她凝造了一丝精干逼人的气场。

    因此一踏进客栈,她夹裹着的威风就让整个客栈饭厅陷入了静寂当中。

    “奴才高碗拜见大小姐!”中年男子见了漠颜,陡然间就换了一副脸面。

    他脸上堆起了谄媚的笑,弯下腰弓着背,连走几个小步,然后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漠颜请安问好。

    客栈中的一干伙计,看着中年男子的这番转变,都有些目瞪口呆。

    高碗身材高大又粗壮,卑躬屈膝的样子有些不伦不类,有些可笑。但是客栈伙计们都笑不出来,这个中年家奴的表现,更凸显出了漠颜的强势。

    有些伙计不禁为方源暗捏一把汗。方源可是他们的大主顾,有什么三长两短。将来没法照顾客栈的生意,可就不好了。

    更多的人则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方源最好束手就擒。真要开战,打坏了客栈的东西,那就更加不妙。

    漠颜没有看跪在地下的高碗一眼,她的双眼紧紧地盯住方源,几个大步走到桌前,语气凌厉至极:“你就是方源?看来你吃的很香吗。呵呵呵,不知道拳头有没有吃过?我让尝尝其中的滋味,也许更香呢。”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漠颜却没有立即动手。

    方源的行为举止太镇静,太古怪了。莫非他背后还有什么隐藏人物撑腰?

    “但是不应该啊,我来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了。这个方源是标准的舅舅不疼姥姥不爱,双亲去世得早,还被舅父舅母赶出了家。再加上他资质只有丙等,一个柔弱少年能有什么背景?”漠颜心中忍不住嘀咕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反常则妖。这事古怪,得刺探一下。

    方源呵呵一笑,斜看了漠颜一眼:“谁告诉你我是古月方源的?”

    漠颜顿时一愣,旋即就扭头看向高碗。

    高碗刚刚站起来,顿时又跪下去,额头冷汗涔涔,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答话:“主子,奴才,奴才……”

    他们有方源的画像,但也都知道方源和方正是孪生兄弟,相貌极为接近。

    “难怪这个少年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他是方正,而不是方源啊。”一时间,漠颜身边的家奴们都有了这样的猜测。

    “方正可不是方源能够比的。后者不过区区丙等,孤身一人,毫无靠山。前者却是甲等天才,在开窍大典就被族长纳入一系,只要成长起来,前途无量!”漠颜没有得到高碗肯定的回答,心中更加犹豫。

    此时知道方源身份的,只有客栈角落里的一群伙计。

    但是任何一方,他们都得罪不起。因此都闭紧了嘴巴。

    方源吃饱了,他缓缓站了起来,淡淡地看了漠颜一眼:“你不是想找方源么?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学堂宿舍找他。”

    “如果眼前这人是方正,我不想得罪他。如果是方源,我一路紧跟着他,也不怕他冒充。”霎时间,漠颜心中思绪翻转,就下了决定。

    “好,我跟你去学堂。请!”漠颜侧身让过一条道,伸平手掌,双目精光闪烁,示意方源。

    方源洒然一笑,昂首迈步而去。

    漠颜紧跟其后,身后一群家奴也接着鱼贯而出。

    “好险。”

    “终于走了。”

    “就算是打起来,也不关我们客栈的事情了。”

    留下一群客栈伙计,大多都拍着胸口,庆幸不已。

    一群人来到学堂门口。

    “来人止步!”

    “站住,家族学堂只允许本族蛊师自由出入。”门口处两位侍卫,拦下方源、漠颜一群人。

    “放肆!连我都不认识了?居然敢拦我。”漠颜目光横扫二人,张口喝斥。

    “不敢。”侍卫连忙抱拳。

    “漠颜大小姐,小的们都把您印在心里呢。但是族规是实实在在的,这样吧,大小姐,可以允许你带进一个家奴。这是我们最大的让步了。”一位老成的侍卫恭谨地答道。

    漠颜冷哼一声,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在族规面前,她也不敢公然违背。

    漠家是强盛,但是也因此树大招风。别忘了漠家之外,还有赤家与之分庭抗礼。赤家之外,还有族长一系等着抓漠家的把柄。

    “你们都留下,高碗跟着我。”想了想,漠颜便下了命令。

    高碗顿时昂首挺胸,一脸欢喜之色:“多谢大小姐赏识!”

    “走吧,学弟。”漠颜意味深长地向方源一笑。

    方源面色仍旧平淡,带头就走。

    他来到宿舍门口,打开锁扣,推开了门。

    他迈出一步走进房里,就停下了脚步。

    房门洞开,房间里一览无余,里面陈设简单朴素,根本没有其他人。

    漠颜站在门口,看了里面一眼,脸色微沉:“学弟,你最好解释清楚,房间里可没人!”

    方源微微一笑:“我不就是人么?”

    漠颜盯住方源,目光一闪,似有所悟:“我要找的可是古、月、方、源!”

    方源呵呵轻笑:“我可从没说,我不是古月方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