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道通神 >章节目录第三十章 剑主胜败(一)
红光炽烈!
    
    烈火天冲!
    
    轰鸣声激荡八方,似狂风咆哮,波动八方四极。
    
    当火光散落时,两道身影也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眼中。
    
    陈宗!
    
    楚中阳!
    
    “又挡住了。”
    
    一个个惊叹不已。
    
    楚中阳的脸颊连连抽动。
    
    又挡住了!
    
    自己的玄王惊世击威力更强了许多,却又被挡住了。
    
    陈宗神色沉冷,眼神凌厉。
    
    挡住了!
    
    那让自己感到束手无策的玄王惊世击,第二次被自己挡住了,而且,感觉比第一次更轻松几分。
    
    如果说第一次能挡住,有几分运气成分在内,那么第二次能够挡住,则没有运气成分在内。
    
    当然,这一次抵挡,依然有些艰难,除了地火焚天一剑之外,自己还劈出许多剑方才完全抵消玄王惊世击的强横力量。
    
    陈宗估计,方才的玄王惊世击一击的威力,自己想要将之完全挡住的话,心之域至少要覆盖五百米方圆,一瞬间凝聚五百米方圆内的火之元气为己用,施展出地火焚天一剑。
    
    但如果玄王惊世击威力更强,那么,五百米心之域不够,需要更大。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总算找到一个对抗玄王惊世诀和玄王惊世击的方法,虽然不易,却比没有好。
    
    楚中阳内心,忽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那恐慌初时细微,却又如那野草般的疯长起来,弥漫、盘踞。
    
    楚中阳的心乱了。
    
    自出生,便伴随天地异象,生而不凡,从小就在各种赞赏、羡慕、仰望的目光当中长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被称为玄元王朝年轻一辈第一天骄。
    
    当时,有许多人不服,挑战自己,却纷纷败于自己手下,更坐实了自己年轻一辈第一天骄的事实。
    
    久而久之,楚中阳也认为,同辈之中,无人能与自己相比,不论是王都内,还是王都外。
    
    有的话,那也是其他界。
    
    但楚中阳也同样自信,面对其他八界的第一天骄,自己也能胜。
    
    却不曾料想,竟然有一个来自小地方的人,一开始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却飞速成长起来,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心乱了!
    
    “接剑!”陈宗也敏锐的把握到楚中阳眼神的变化,心乱了,因此,低喝出声,提醒对方。
    
    两人对决,各为天骄,虽然是赌战,但本质上并非仇敌,也不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出于对手的尊敬,陈宗提醒对方,自己要出剑了。
    
    楚中阳顿时反应过来,迎面,便有一束赤红剑光杀至。
    
    下一剑……地火焚天!
    
    三百米火之元气涌动汇聚,随着一剑挥出,地火熊熊燃烧,迅速蔓延而去,充满狂暴炽烈和惊人无比的高温,仿佛要将一切都化为灰烬。
    
    这一剑,可是能够勉力抗衡楚中阳的玄王惊世击,其威力强横至极,楚中阳倾尽一切力量,也只能勉力抵御。
    
    陈宗身化雷光,绝尘而至,瞬息逼近楚中阳。
    
    幻罗九变!
    
    极心剑式!
    
    无生剑式!
    
    一剑出,有死无生,再度杀过。
    
    楚中阳中剑,身上的阵膜光芒闪烁不止,众人也纷纷瞪大双眼。但只见楚中阳周身火焰熊熊燃烧,猛然爆发开去,人却在刹那抽身后退,原地留下一道火光身影,瞬间溃散,仿佛替代自己死亡。
    
    “一重元环!”陈宗反应极速,左手五指结印,元气汹涌,在心之域的配合之下,一道元环瞬息凝聚,飞速往前掠出,直击楚中阳。
    
    五重元环秘法!
    
    楚中阳迅速闪避,但处于心之域笼罩下,陈宗对元环的掌控超乎想象,如臂使指灵活至极,迅速环绕之间,落在楚中阳右臂上,猛然收缩。
    
    楚中阳面色顿时一变,立刻爆发出一切力量,涌入右臂之内,对抗元环,将之崩碎。
    
    地火焚天!
    
    与此同时,绝杀杀至,地火熊熊,焚烧天地。
    
    阵膜光芒强烈闪烁,继而,楚中阳化为一道流光飞速远遁,死亡第二次。
    
    陈宗,又得到一次死亡的机会,总共五次。
    
    楚中阳出现在堡垒处,神色冰冷眼神冰寒到极致。
    
    第二次!
    
    第二次被陈宗击杀。
    
    第一次,还是因为有其他人替陈宗挡住了玄王惊世击,最终导致自己死亡,有些意外成分在内。
    
    但这一次,却完全没有外界的干扰,而是两人之间的对决。
    
    难道,自己真的不如对方?
    
    “不,我才是最第一。”楚中阳暴喝一声,惊人的气息轰然冲天,带着不屈不饶一往无前之势。
    
    火光熊熊,当空凝聚,一轮真阳虚影盘踞上空,浩荡气息沛然而生。
    
    败而不馁!
    
    双肩微不可查一晃,化为一道赤色流光,再度冲向熔岩地。
    
    正面击杀楚中阳,陈宗一身气势愈发凝练愈发强横,纵身一跃,身若雷光般的冲掠而出,一剑横扫。
    
    地火焚天!
    
    这一剑,直接杀向炎山。
    
    “该死!”炎山面色大变,这一剑的威力比第一次时都强横,已经可以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巨武,你们输定了。”天戟一戟横空杀出,一边冷笑道,让巨武面色愈发阴沉。
    
    其他两道的战斗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但估计,就算是能占优势,也不会有多少。
    
    而自己这里,已经有些落于下风。
    
    这种感觉很不爽,十分不舒服,原本以为此次赌战,胜率达到八成以上,现在看来,似乎有很大的落败的危险。
    
    陈宗一剑杀至,炎山压力大增,红烟挡住穿云的箭,炎魔抓住机会,再次全力爆发。
    
    炎魔功!
    
    至强一击轰杀而出。
    
    剑!
    
    剑!
    
    剑!
    
    剑剑狂暴!
    
    剑剑夺命!
    
    杀杀杀杀杀!
    
    陈宗不与炎山硬碰硬,而是不断施展幻罗九变身法,不断出剑,不求杀敌,只需要干扰对方,分散对方些许力量就足够了。
    
    “死来,炎魔爆!”炎魔一声暴喝,那一尊强横的燃烧的炎魔瞬间冲出,光芒大作,强壮无比的双臂猛然抱住炎山,如巨蟒缠绕一样,瞬息爆炸。
    
    轰!
    
    就像是一座火山爆发似的,力量恐怖至极。
    
    这等爆炸下,哪怕是天戟和巨武都有威胁,炎山直接被炸死,化为流光消失。
    
    穿云面色大变,之前的一幕,难道又要上演了吗?
    
    退!
    
    毫不犹豫,穿云施展出的身法,飞速后撤。
    
    但穿云也没有远离,而是仗着自己高明至极的身法游走四周,时不时的射出箭矢,拖延时间。
    
    不得不说,穿云的身法的确很惊人,但红烟的身法也不弱,飞速追击上去。
    
    陈宗与炎魔各自分开,左右包抄。
    
    当穿云掠过岩浆湖旁边之际,陈宗一剑挥出,剑光斩击湖面,顿时岩浆爆炸,牵引,化为无数,犹如暴雨般的铺天盖地杀向穿云,覆盖数十米范围。
    
    穿云不断闪避,迎面而来是炎魔强横至极的掌印。
    
    红烟身形如烟雾一般,长鞭一抖,横击长空。
    
    地火焚天!
    
    趁此机会,陈宗也挥出一剑,剑光掠过岩浆湖面,带起一片岩浆杀至。
    
    “死!”无可闪避,穿云眼底闪过一抹决然,倾尽一身力量,集中一身力量于一箭,光芒璀璨到极致,无比耀眼,又迅速内敛收缩凝聚,化为平平淡淡的一箭,返璞归真。
    
    这一箭直接瞄准了陈宗。
    
    三人当中,陈宗的修为最低,而且,也是因为陈宗的关系才导致如此,要杀,也要先杀此人方才快意。
    
    陈宗毛骨悚然,寒意自内心最深处滋生。
    
    这是至强的一击,是绝然的一击,是同归于尽、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一击。
    
    退!
    
    毫不犹豫,陈宗施展出雷光绝尘,化为一道雷光飞速后退,同时一剑挥斩而出。
    
    地火焚天!
    
    箭矢若流光闪电一般,瞬息穿透炽烈火光射杀而至,心之域下,陈宗都感到心惊。
    
    退退退!
    
    剑光连绵不绝,剑剑狂暴轰击而出。
    
    倾尽一切力量。
    
    穿云射出那一箭后,顿时被击中,阵膜光芒闪烁,整个人化为流光飞速远遁而去,再堡垒处重现。
    
    那一箭携带着穿云的绝杀信念,贯穿长空杀至,击破重重剑光,最终,射向陈宗心脏部位,欲要一箭贯穿。
    
    横剑!
    
    剑身顿时挡住那一箭,可怕的力量仿佛要将赤狱焰流剑穿透一样,却被赤狱焰流剑挡住,但那一股力量却似乎穿透剑身一般,让陈宗有种被贯穿心脏的惊悚感。
    
    牙根紧咬,倾尽全身,一切爆发,生生挡住这一箭,最终,陈宗还是挡住这一箭,当箭无力坠落时,也因为力量的碰撞而碎裂开去。
    
    陈宗感觉持剑的右臂一阵乏力,浑身难受,一身力量似乎耗尽一样。
    
    大玄元诀全力运转,迅速汲取四周的天地元气恢复力量。
    
    “巨灵死决!”蓦然,巨武彻底爆发,恐怖无比的力量宛如千载火山瞬息爆发而出,冲天而起,巨斧上有一抹猩红光芒凝聚、绽放,象征着不祥与死亡。
    
    一股死寂的气息随之弥漫开去,狂暴炽烈、如火如血。
    
    一斧斩落,天戟面色骤然大变,横戟抵御,但那一斧的力量完全出乎意料,强横无边,霸道无双,蛮不讲理的杀至。
    
    大戟瞬间被崩开,一斧斩落,势不可挡。
    
    地面更是被劈出一道裂痕,迅速往前蔓延出数百米,仿佛大地崩裂,无数的岩浆从裂缝当中喷涌而出冲天而起,纷纷坠落,如一场火雨。
    
    天戟身上光芒闪烁,化为一道流光飞速远遁而去,巨武一斧力量未尽,横扫千军般的一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