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美食诱获 >章节目录第567章 防守围墙
    防守围墙的方法有许多种,都是宪圩村那些时代为农勤劳智慧的父老乡亲们根据假想敌的特征专门设计好的。

    对了,还有,在族长鲜于靓颜的领导下。

    这个还真不是拍马屁专门说的虞词颂语,而是事实,历史事实。

    因为虽然鲜于靓颜当族长时间不长,在她的主导下,这些防守措施好几处都做出了重大改进。

    所有这些改进,都符合多快好省、经济适用的原则。

    还有一点,就是符合鲜于靓颜的品行性格。

    就是一改以前的阴狠毒辣,现在变成了暂时解除敌人的能力,而不会伤害他们的生命。

    也不会给他们造成难以治疗的伤病。

    一句话,即使来犯的是敌人,她也不会和他们结成死仇。

    她的立足点可是比前辈族长高多了。

    前辈族长的惯性意识就是,非我鲜于家族,就是鲜于寇仇。

    而鲜于靓颜呢,非我鲜于家族,也是兄弟民族。

    既然是都是兄弟,怎么能动辄打死杀活呢?完全没有必有嘛。

    而这个没有必要,最重要的就是集中体现在,当你的力量超过敌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灭掉他们的时候,宽大为怀,化敌为友。

    如果你自己处于弱势,需要对方怜悯,用祈求饶恕的口吻,从别人那里获得饶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不管怎么说,严厉也好,宽松也好,总之宪圩村是做好了准备,只等敌人上钩,而且预备了多种方案。

    如果来犯的敌人正好符合设计的方案,那么大家一起动手,歼灭来犯之敌易如反掌。

    如果敌人的路数和格式和设计的方案不同,那么稍作修改,还是能够击溃进犯之敌,改变外形和风格不管事,小打小闹救不了他们。

    即使完全不对路,防守一方也比进攻方占有较大的优势,即使硬碰硬也能挺翻他们,因为他们有城墙作为依托。

    简单地说,宪圩村的防守预备了七八种防御办法,每一种用好都能有效击退进攻的敌人。

    总而言之,因为防守一方有这个围墙为屏障,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威力。

    所以军事常识有言,攻城的时候最佳力量配比,是攻方对守方“三倍而围之”。

    这就是说如果攻守双方势均力敌的话,如果有一方要攻打对方的城池,就要动用相当于对方三倍的兵力。

    这也就是说,一个简单的城墙防守,就等于攻城一方两倍的兵力。

    这还是在攻城一方采用“围三缺一”策略。

    要是全面合围,不放对方活路,兵力还得增加一倍。

    也就是由原来的三倍增加到六倍于守敌的人数。

    因为人一旦没有退路决死反击的能力大得惊人。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旦攻方网开一面,也说明不是不死不休的那种局面。

    所以今天赫连云天的心思,鲜于靓颜一目了然。

    因此,她也暗中下了命令,可以打退对方,甚至可以打伤他们,但是绝对不要杀死他们!

    上过战场的都知道,一旦死了人,那么那场战斗的惨烈程度,马上成几何级数上升!

    那时候人的脑子都扔了,实实在在地化身野兽,只有一种杀死对方的本能。

    总而言之,就是宪圩村预备了几乎和鹤岭同样的力量,来防守来犯的鹤岭村民。

    这样的力量配比,如果没有意外,可以保证宪圩村民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那些从大拖拉机上跳过来的人全部被摘柿杆钩住,却一个没死的原因。

    倘若不是为了避免死人,那些套杆,完全可以配上那些长柄飞镰,不是钩敌人,而是收割敌人。

    那么,那些人的脑袋一个都不会依然长在脖子上。

    那些使用摘柿杆的高手,每人手边都预备有一把飞镰,也就是说如果需要,一手杆,一手镰,随时都可以收割人命。

    因此,对于宪圩的守军来说,别说对方只有现在的这些攻城人马,就是加倍也攻不进来。

    对于今天的防御措施,宪圩村民其实已经试用了许多种,还有一些也已经预备妥当,马上就可以使用。

    不过真正应用之前,他们还要询问一下鲜于靓颜,经过她同意才开始部署。

    新任族长有些特殊要求的话,不是肯定有,而是或许有,如果他们搞不清楚,就会惹她老人家生气。

    大家费了很大力气,却惹她老人家不高兴,岂不是白忙活了?

    鲜于家族的人,都很有传统观念,尊重长者是一条最基本的准则。

    虽然从年纪上说,鲜于靓颜根本算不上老人家,最大算个小人家,可是她的族长职位,就决定了全村人当中,数她最大。

    所以人人尊她为老人家,不关自然年龄,只关她的职位。

    现在一群老头子围绕着鲜于靓颜,七嘴八舌地给她出谋划策。

    当然这些人不是现在才聚集在她的周围,而是一直如此,他们都是族里的长者,也是对家族对族长最忠心的一群人。

    这些人不是别人,都是前任族里的头头,最低的也是执事长老什么的。

    这也是这个古老家族的一项传统,一旦下了台,就不能再对族里的事务参与操作,只能以这种方式提供意见。

    也就是类似于顾问团一样的角色。

    既然顾问,那就必须围着族长转,否则给谁顾问?

    其中一个人高大魁梧,似乎充当了总管或者是正在履行类似的职责,管理着这群老头儿。

    谁来说话,先说后说,说什么内容什么的,都听他统一安排。

    他权威挺高,做事公平,大家都听他的,这才使得鲜于靓颜周围清净一些。

    这个掌事人名字就是鲜于大拿,本来是前任族长,直接被鲜于靓颜给赶下了台。

    另外,从亲属角度来说,他老人家是鲜于靓颜的亲爷爷。

    爷爷被孙女赶下了台,鲜于大拿感觉非常丢脸。

    他也生了足足两天的闷气,并且发誓再也不理这个悖逆的孙女。

    可是,还没有过第三天,他就改变了初衷,变成了孙女的最大拥趸。

    据说造成这个顽固的老爷子改变,一共有两条原因。

    第一条,是鲜于靓颜虽然当了族长,却对爷爷更加尊敬,孝顺的态度和行动,都比以前增加了一倍多。

    嗯?这个孝顺行动可以增加,可是那个孝顺态度如何增加?

    有人这样向老爷子提出疑问。

    老爷子当时就火了。

    这是我的感觉!

    感觉!

    你懂什么是感觉吗?

    比如现在我感觉对你的讨厌比以前增加了二倍。

    你给我量量是不是正好两倍?

    傻了吧?

    量不出来吧?

    笨就一个字!

    还提问题吗?

    老爷子亲自出马怼跑了一个提问的。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对老爷子的数学提出问题。

    人们已经知道,老人家的脑回路和大家不一样。

    让老爷子服气的第二条就是实打实的政绩了。

    老爷子最佩服的就是这个孙女实在是有两把刷子。

    她竟然给这个古老封闭的山村旧貌换新颜了!

    原来宪圩有一个最大的心病,就是他们生产的柿饼严重积压,卖不出去。

    这个问题不但影响了村民的收入,也使得这个古老的乡村经济运转难以为继了!

    因为柿饼是他们每一户人家的主要收入。

    还是整个村级财政的一半收入。

    如果这条财路断绝,大家也别想什么海阔天空了,干脆把脖子系起来,别吃饭了。

    谁也没有想到,鲜于靓颜接替了族长的第二天,就把问题干脆利落彻底解决了。

    其实方法也简单,她就是签署一个合同,把这些柿饼卖到大俄帝国。

    合同期限五十年,每年以现在的成交量为基数,递增产量百分之十,统统由那个客户打包收购。

    这还不算,财大气粗的那家公司,还给他们预付了两年的货款!

    如果是按市价买卖,宪圩也一下子成了大款。

    可是那家公司非常豪迈,竟然给他们比市价高出百分之二十的收购价。

    只是这一项,就让宪圩村的柿饼收入增加了二百三十万美元。

    老族长鲜于大拿的腰杆一下子就直了!

    那纯粹是因为腰包鼓了,给撑起来的。

    多年的心绞痛也立刻就痊愈了!

    那是孙女的笑颜给安慰好的!

    这个没有根据,不算!

    实际上他的心绞痛的病根就是柿饼积压给愁的。

    现在没有那个积压,就不用愁了。

    既然不愁,也就没有心绞痛的促成原因了。

    这样一来,老头子的心脏功能就恢复了正常。

    也就没有心绞痛的立脚之地了。

    嗯,这个还差不多。

    不过,从这里开始,乖孙女的无敌笑颜,让老爷子的心情舒畅。

    心情一舒畅,心脏更健康!

    心脏健康,导致心脏强壮!

    这就是不可辩驳的了!

    老头子终于饶了回来,把自己原来的话给圆了。

    身体上的变化,也促进了他态度上的变化。

    从那以后,他就变得异常活跃,成了鲜于靓颜的最大拥趸。

    大有在她的支持者当中后来居上之势。

    他现在到处宣称,他老人家要焕发第二春!

    对于鲜于靓颜来说,她才不管老爷子心中的小九九是什么,只要她老人家心中高兴身体健康就行。

    老爷子一个人的改变,带动了所有他当族长的时候那些老班底的改变。

    这些人今天都到了守护围墙的第一线。

    现在他们正在决定用什么方式解决那些刨墙的小子们。

    鲜于大拿指着一个精瘦的老头,他的名字是鲜于扶犁,据说耕地方面他说第二,没人敢争那个第一,说道:“扶犁八弟,你先说,用什么方法赶走他们?”

    他是前任农业通事,所以找上他正好。

    鲜于扶犁第一个被叫到,深感荣幸,挺胸叠肚说道:“用大粪汁浇他们!煮熟的最好!保证赶走他们,而且下次不敢再来!”

    这些老人都知道,炙热粪汁产生一种粪毒,浇到身上,就会中毒,轻者失去战斗力,重者必死无疑。

    可是这个方法不可能通过族长的批准!

    她不但要胜利,而且要胜得干净利索,至少不恶心!但是也绝对不能刚刚开始就伤了对方的生命。

    果然一听到这个方法,鲜于靓颜就恶心地扭过头去,狠狠地一摆手,断然否决。

    第二个是前畜牧通事,鲜于牧牛,他提出的主意是用猪血、牛血混在一起,也是加热到沸腾程度,当头浇下,烫死他们!

    这个理所当然地也被鲜于靓颜给当场否定。

    搞什么搞?我们这里是轰人,不是赶鬼,好不好?

    这都是什么鬼招呀?不但肮脏,而且血腥,恶心死人了!

    第三个出招的是工匠通事,他提议用滚木擂石。

    这个不恶心,但是一通滚木擂石下去,那些支持他们上来的大小拖拉机都会砸成铁饼子,人还有法儿要吗?

    简直是太野蛮了!绝对不行!

    对这些不符合鲜于靓颜价值观、审美观的主意,她一概不废话,都是直接一票否决。

    直到那个以前负责族里祭祀的通事提出一个主意,才获得鲜于靓颜首肯。

    这也是迄今为止最文明、最干净、最平和的一种方式。

    那个通事的名字是鲜于沙弥。

    注意!他不信佛教。

    利用这个方式,就是给他们那些在围城半腰舞动十字镐刨墙的庄稼汉子,扬一阵沙子。

    沙子当然就是普通沙子,只不过稍微有些加料,就是在里面略微掺了一点点毒。

    这种沙子,人身上只要着上一粒,就会马上滚倒到地,不超过二十小时,根本就不能做什么事情。

    这种沙子有个名字,叫作“染上红尘”。

    其实,鲜于靓颜对这个“染上红尘”也是很不满意,但是一时间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方法,只好同意了。

    于是,一声梆子响,三面围墙上,顿时景色一变!

    总共九十名戴着的黑色手套的村民,右手优雅地扬起,绝对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手法!

    他们动作一致,整齐划一,一起把“染上红尘”扬了下去。

    然后就是一阵扑扑腾腾下饺子,一百二十名刨墙猛士无一幸免!

    全都一个倒摔跟斗打着把式腾云驾雾般跌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