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陪了夫人又折兵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刘钧也不拦着张老三,任由他出去。不过却不让张屠夫走,之前做见证的一行人,也都被刘钧挽留在家中。虽然刘钧没用强,可大家见事情有些出人意料,都不免心中觉得有乐子瞧,便也都留了下来。

    “宝儿,给大家上茶。”刘钧向缩在廓下的宝儿喊道。小丫头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已经为这紧张的气氛吓的小脸都煞白了。

    茶送上来,大家都只是各坐着喝茶,好眼眼光都不时的往李春江的身上瞟。刘二愣子一反常态,居然敢这般对付张屠夫,明显是仗着这人的势,就是不知这个人是谁。虽然说李春江也是麻城人,上一科乡试还中过解元,可毕竟大多时间不是在书院就是在京中,刘钧屋里的也只是西湾这个小集市里的保甲长之流,一时倒没人认出他来,只是在心里不停的猜疑着。

    大家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一个来时辰,眼看着太阳都已经偏西,快要暗下来了,才听到门外的马蹄子声响。

    张屠夫一听这声音,立即就来了精神。刚才还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现在却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蹦而起。

    “哈哈哈,小子,这回看你怎么收场!”

    刘钧却很淡定的坐在那里喝茶,不时的跟李春江小声交谈两句,私毫没有把张屠夫这夹带威胁的话语放在耳中。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张老三去而复返,带着一大群人闯了进来。

    “爹,我把姐夫请来了。”张三隔着天井就在喊。

    “岳丈大人,哪个不知规矩的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惹您,,看本县丞不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一个五尺多身高又矮又胖又黑的家伙带头进来。

    “是谁?”

    “是我。”刘钧缓缓起身,出声应道。

    矮又胖的县丞拿着一双三角眼瞪了刘钧一眼,“好你个小子,无胆无天了,来呀,把他锁起来。”

    “是。”几个青壮汉子立即应声,提着铁尺链条的就向刘钧走了过来。

    “小小一个县丞,倒是好大的威风,只是不知道,又是谁给你的胆!”

    “谁在那里嚼蛆!”矮胖县丞听到有人中伤他,立即怒喝起来。

    “是我!”李春江张嘴应了一句,却连身都没起一下。

    矮胖子气呼呼的瞪过去,嘴巴已经张了开来,正想叫手下动手连他一块捆了。可一眼望过去,却觉得这人有些眼熟,然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又朝着李春江仔细看了一眼。

    忽然之间,矮胖子的脸色全变了。

    他又仔细的打量了眼李春江,脸色终于变的很难看,眼睛里闪过一丝慌张。

    这里别人或许认不出这位麻城年青大才子,可他却是认识的。崇祯九年,李春江乡试高中解元,当时他还跟着行县令一起往坝上李家恭贺送过礼。

    当下他收起了之前那副盛气凌人的嘴脸,脸上带笑,连背也微微弯了一些,几步走到李春江面前,小心着道,“哎哟,这不是李解元吗?”

    李春江却是根本没正眼瞧他一眼,一个小小的县丞,在他眼里真是不值一提。何况,这个家伙刚才一进来还那副丑恶嘴脸。“正是在下。”

    “没想到李解元也在这里啊。”矮胖子擦着手,黑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跟朵菊花似的。

    “我怎么在这里,你可以问问你的岳父。”李春江一副距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说道,如果来的是本县知县,他或许会给点礼貌,可来的只是个胥吏提上去的县丞,这种浊吏,他是根本不会正眼瞧一眼的。

    “哦,对了,你岳父还欠我五百四十两银子没给呢,你问下他打算什么时候给。”

    矮胖子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这位祖宗怎么在这里,而且他老丈人怎么还欠人家银子?不是说刘家的二楞子不服调教,让他过来管教一下吗,怎么事情却成了这个样子。

    看着人家根本不想理他一眼的样子,矮胖子只好压着心里的惊惧和怒火,转头走到张屠夫那边去。这个时候,张屠夫也早傻眼了,本来他以为,等他县丞女婿一到,那刘家还不得立即跪拜求饶,到时他正好可以干脆把刘家剩下的四十亩地也给弄过到手,再顺便把之前那九十亩也给弄成绝卖,再好好的教训刘二愣子一回,省的这小子没大没小。

    可一向在他眼中那就是高高在上的县丞女婿,怎么却突然对着那个小子这么毕恭毕敬的,还对那个姓李的小子喊什么李解元。等等,李解元,李解元,这个年纪,既姓李又是解地狱,还让女婿如此恭敬的,莫不就是麻城大才子春江公子?四部尚书李长庚最喜欢的侄子?

    张屠夫脑子砰的一声爆炸了。

    坝上李!四部尚书李长庚!解元李春江!

    这几个字不断在的他脑中回旋闪烁,然后他牙齿打战,腿打战,心里感觉特别的冷,最后砰的一声直接从椅子里滑溜到了地上,吓晕了过去。

    晕倒前,他脑子里闪着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没有得罪荆湖鼎族的锁口河刘家,不用担心锦衣都督刘金吾的打压报复。可他却得罪了麻城四大望族之一的坝上李家,而且他还把四部尚书李长庚最喜欢的侄子解元李春江给得罪狠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

    矮胖子县丞见自己的老丈人张屠夫直接晕倒了过去,心里倒恨不得他此时直接死了才好,自己被他牵连进了这么尴尬艰难的境地之中。

    天啊,他居然得罪了春江公子,这以后还要怎么在麻城立足。

    矮胖子也想晕过去,但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晕,必须得控制局面,扭转局面,改善与春江公子的关系。

    来的路上,他基本上从小舅子那里知道了这边的情况。此时他脑子迅的转动着,结合眼前的情景,也差不多弄明白了情况。自己的老丈人欺负邻居老实的刘秀才一家,结果这回踢到铁板上了,人家儿子虽然只是个武生,可居然跟春江公子是好友。

    得,认栽,什么也不用多说了。

    “春江公子,继业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你们大人有大量,就饶过张家一回吧。”

    “这话从何说起,什么饶不饶的,我们刘家不过是跟张家做点交易,买卖点田地而已,你看,卖田的契约都签好字了,现在就等着张老爷付钱呢。”

    “付付付,一定付,现在就付,马上付,多少钱,我马上就让人去取银子过来。”矮胖子忙不迭声的道。

    刘钧冷哼了一声,“一共一千四百六十三两,整!”

    矮胖子转头冲着张老三大喝道,“还愣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去取银子去,拿一千五百两过来,取个整数,记住,要成色足,快去。”

    张老三怔了一回,才啊啊啊的拔腿往家跑,凑银子去了。

    刘钧淡定的看着这一切,一脸云淡风轻,毫无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打算。

    (求大家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