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33章 买买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装备对于一支军队来说,绝对是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的。军队要的是兵,有兵然后得有装备,然后再加上训练,配以严格的纪律,顽强的斗志,优秀的指挥领导者,如此才能成为一支优秀的军队。

    装备在其中,起码占据到三分之一重要。

    而如何选择装备也重要的,根据不同的兵种,合理的搭配不同的装备,才能最大的挥出武器的性能效果。

    刘钧和李春江要建立的是一支马队,一支乡团马队,以巡逻为主,也捕盗剿匪。要面对的是盗贼劫匪逃犯等,因此刘钧觉得,他们购买装备就得按照这个特点来定。

    “铁甲我觉得暂时没有必要,一来铁甲费用昂贵,一副铁甲制造的成本都得十五两,而我们虽有路子可以花钱买到,但一副铁甲却得花五十两银,这个价钱已经是成本的三倍有余,贵的离谱。”

    刘钧摇了摇手指,对铁甲并不重视。

    “况且,铁甲沉重,我们要建的是轻骑马队,巡逻侦察,需要的是机动度。装备上铁甲,面对着一般的盗贼作用不大,却反而增加负重减慢度,实在是划不来。我以为,如果考虑防御需求的话,我们可以购买一批水牛皮甲,重量轻,而且对付盗贼时也有不错的防护力。”

    “绵甲是不是更好些?”李春江问。

    那位中文幕僚在一边向李春江解释道,“绵甲倒是不重,标准的绵甲用绵花七斤,打湿后反复拍打做成很薄的绵片,然后粗线缝紧。这种绵甲轻便,对火器也有不错的防护力。甚至还可以加厚,做成十六层的,差不多能刀枪不入。不过也有一个缺点,北方寒冷地区还好,南方地区穿绵甲可却不太适合。我觉得刘公子所选的牛皮甲就不错,朝廷早在多年前就已经下令南方各卫所的军队,将原来的铁甲改为水牛皮甲。”

    他还特意的拿了四套铠甲过来给二人观看,一套是牛皮甲,一套是铁札甲,然后一套绵甲,一套布面甲。

    经过他的一番介绍,刘钧才现原来自己以前看影视作品里那种清军的泡钉甲并不是棉甲,也不是清军的明,实际上这种铠甲叫布面甲,据说是自欧洲传到大朝的。

    这是一种真正的重甲,甚至比原来的铁札甲还重。这种铠甲表面是布,里面则是铁甲片,再用铜铁钉泡把布衣和里面的铁甲片固定住。这样的铁甲一副份量不轻,刘钧掂量了一下,估计摸着不下三十斤。而据那幕僚所说,这种布面甲又叫布铁甲,标准重量是二十四斤到三十五斤,但后来越造越重,往往一整套布面甲达到四五十斤。

    这种布铁甲其实也就是绵甲的前身,绵甲则要轻的多,一副绵甲轻的也就十斤。加厚的绵甲也不过过二十斤。

    真正的绵甲只是用压实的薄绵片缝制而成,里面没有铁甲片,外面也没有铜钉泡,因为不需要固定甲片。摸着绵甲,让刘钧感觉这有些类似鞋垫,很硬很厚实,难怪能挡刀枪火器。

    “绵甲加上铜钉泡,是不是能更坚固一些,防御更强?”刘钧问道。

    那幕僚笑着摇摇头,“坚固肯定是比原来坚固,但没这必要。你真要去加钉泡,那你还不如选那二十四斤一副的布铁甲,重量和加了钉泡的绵甲差不多,但肯定更结实。”

    “里面加些丝绸,肯定防护能力会提升不少吧?”

    “那是自然,内有丝绸做衬,外有铜钉泡,比普通的绵甲肯定要好的多。”

    刘钧想了想跟李春江道,“要不我们就订这种绵甲,牛皮甲也不轻便,性能估计还不如这种改进的绵甲。”

    “你说行那就行,先订一百套吧。对了,周先生,这样的绵甲一套多少钱?”

    姓张的幕僚嘿嘿一笑,捋了捋漂亮的胡须,“绵甲本身不便宜,你这还是订制型的,就更不便宜了。一套普通绵甲成本得十五两以上,我估计你们得掏五十两才能拿下来。”

    “五十两一套,一百套就是五千两了。”刘钧不由的咋了下舌。

    “买了。”李春江一挥手。“既然需要,那就买,钱的问题你不用操心。”

    刘钧点了点头,冷兵器时代,铠甲的作用还是很重要的。

    “那我就给你们登记了,订制绵甲一百套,嗯,到时我会帮你们压压价的,说不定还能让那边搭你们一百顶八瓣盔。”

    “赵先生,这绵甲一定得在前胸和后背两处加上两块铜制护心镜。”刘钧仔细交待。

    “嗯,帮你记下来了。其它方面呢?”

    “弓一百把,配大箭一万支。鸟铳一百把,各配五百份的铅弹、火药以及火绳等。”刘钧觉得还是应当弓箭和火铳一起配备。

    “小梢角弓一张五两银,一支大箭五分银,鸟铳一把二十两银,每份铅弹火药一钱银,各要一百份是吗?”

    “你说多少?”刘钧感觉自己听错了,这价格也贵的有些太离谱了吧,一把弓五两银,一支箭五分银,一把鸟铳更是要价二十两银!

    “和各家往来都是老交情了,一直都是这价,这还是我看你们也是自家人,才按梅公与那边的价格走的,要不然,只会更高。”赵先生一脸本该就是如此的表情。

    “可这也太贵了吧?”

    赵先生笑笑,“成本肯定不会这么高的,甚至我差不多都能知道各家卖的这些装备的制造成本。比如说这小梢角弓,虽然制造很麻烦,可一张弓成本也就二两银左右,一支箭成本大约三钱银子。鸟铳制造起来麻烦一些,每把的成本大约五两银。如果要质量有保证的精品,那一把也不过八两银。”

    “八两成本卖二十两,这翻了二倍半了。”刘钧叹道。

    “这可不是买豆腐白菜,哪都有的买。这可是军械,而且还是鸟铳这么先进的火器,哪怕上面睁只眼闭只眼的,可这毕竟不是公开的正经买卖,还是担着些风险的,这个价自然也就卖的贵了。”

    话确实是这么个理,军火买卖又不是买白菜萝卜,利润要不高,谁愿意承担这风险。可这样一来,刘钧不得不考虑开支问题了。

    之前一百套绵价就已经是五千两,如果再买一百张弓和一百把鸟铳,加起来又得五千两。他们昨天虽然得一众土豪支持,可也只拿到五千来两银子而已。全投进来,还都只够买绵甲而已。哪怕有李春江说不差钱,可刘钧还是觉得不能如此大手大脚的一步搞定,还是得一步步来。

    “公辑,你看,我有一个想法,咱们的马队现在有七十二个人,我们把他按十二个人一小队编制,三个小队编为一个中队,然后刚好编成两个中队合六个小队。我们每个小队分配不同的武器,一队十二人,一个队长,一个伙兵,然后配四个鸟铳手,四个弓刀手和两个钩枪手。”

    “队长配一把旗枪一把腰刀再加一把角弓,伙兵配双尖铁扁担。四个鸟铳手各配一把鸟铳,再配一把腰刀。四个弓刀手各配一把长刀和一把角弓,两个钩枪手则各配一把钩镰枪和一把角弓。”

    这样一来减少了火器的配比,用弓手弥补远程火力。

    一队十二人,需要配备腰刀九把、角弓七张,鸟铳四把、钩镰枪两把、旗枪一把、双尖铁扁担一把,近战远程皆有,冷兵器热火器也都包含。

    李春江一听刘钧的打算,却是立马眼前一亮,“继业兄这是按照戚少保的练兵之法编制?”

    刘钧点了点头,他原本也是想要建立一支火铳骑兵的,甚至人手配鸟铳一把兼角弓一张,甚至想着有条件还要一人配把弩,然后人手一把骑兵刀再加一面骑兵盾,要多威风有多威风。不过一看装备价格如此之高,刘钧也只得缩减装备开支了。

    最后他提出的这套装备方案,其实基本上就是根本大明名将戚继光的戚家军编制来的。不过又根据实际情况有所修改就是,但总体来说是根据戚家军来配置的。

    “既然是照戚少保的兵书,那自然是好的,我同意你的这个提议,就照你刚才提的两个中队六个小队的编制订购各种装备吧。”李春江最后拍板。他也知道刘钧是要为他省钱,心里也十分领情。

    “赵先生,这订单下了,多久能拿到货?”刘钧问。

    “只要你们货款付清后,七天之后就能拿到货了。”

    “这么快?”刘钧又是一个大意外。“包括我们订制的绵甲?”

    赵先生微微一笑,“其实你那个根本算不得订制,早有许多人根你要求一样了,再说了我们可并不只根一家有来往,那些人其实都是一伙的,接了订单之后会尽快从别家调货,保证最快度交货。”

    “七天,其实只是最晚到货时间。”

    卧槽!刘钧心里忍不种大叫了一句,原来他娘的这军火生意最就做的这么大了,那些军火贩子居然早就互通有无了,说不定暗中还有了一个行业协会呢。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事情就简单的多了,只要钱到位,货就到位。

    李春江似乎知道刘钧在担心什么,笑着一拍胸膛,“赵叔,我一会让人先送一万两银子过来,你帮我下单给钱,若有多,就先存在你这,说不得后面还要麻烦你帮忙采购些装备呢。”

    赵先生轻轻一挥手,“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了。”

    刘钧见赵先生如此爽快,连忙掏了一个五两的银锭送上,“请赵先生喝茶的,一点小意思,多谢帮忙。”

    赵先生却也不推辞,微笑着将银子直接收下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老赵就行。”

    “一定一定。”刘钧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