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48章 酒囊饭袋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群狗娘养的贱种!”

    梅之焕一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之上,桌上的纸笔一齐震的跳起。“灭绝人性,畜牲!”

    破口大骂数声之后,梅之焕胸膛起伏不定,一股怒火心中难以平定。“你们他娘的都是吃干饭的吗,居然任由一群贼人进进出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抓住他们,如今更是让他们把整整一个村寨都屠了,你们还有脸?”

    梅之焕的面前站着一排彪形大汉,都是保生堡乡团的大小军官。既有正兵营的坐营官、中军官,也有精骑马队的大队长,夜不收队的大队长,以及游兵营的各大队队长。

    十几名乡团的重要将领俱站成一排,每个人都被骂的狗血喷头。平时保生堡的乡团在麻城,甚至是在整个鄂东蕲黄二府,都是叫的响的,到哪不得给他们一些面子。虽不是卫所官兵,可比卫所的那些叫花子兵可吃香叫响的多。

    但是今天,他们却只能被骂的头都不敢抬一下。因为仙居乡光黄大道边上的林家寨子被伙贼人整村屠了,状况惨列无比,男人都被杀了,贼人甚至把所有男人的脑袋都砍了下来,插在木桩上。

    年轻的孩子更是直接被插在削尖的木桩上,女人更惨,赶去察看的夜不收回报,所有的妇人都被凌辱,先奸后杀,惨烈无比。

    而造成这样杀戮的贼人并不是外地流窜来做案的,而是自去年开始就时常的光黄大道上流窜做案,只是之前还只是打劫些过路商旅,小打小闹,乡团出动几次没抓到人,也就算了,却不料这次出了这么大的惨案。

    “废物,一群酒囊饭袋!”梅之焕怒意不止。他致仕归乡之后,积极奔走,四处筹款,一手建立了保生堡这支乡团。这不再只是各家私人的家丁奴仆,而是为了保护整个麻城甚至是整个鄂东蕲黄地区的地方武装。

    人马众多,装备齐全,不但有一支数百人的骑兵队,还有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夜不收队伍,他甚至从南赣广东等地弄来了大量火炮火铳,建起了一支数百人火器部队。几年来,这支乡团规模越来越大,实力越来越强,有招募的精锐组建的正兵营,又有吸收流民组成的游兵营,他派夜不收和马队、正兵营四处扫荡盗贼,抵御流贼入境。

    又派游兵营把守各乡寨堡,为一乡土地的安稳做出了很大贡献,一直以来,这也是梅之焕最为得意的事情。

    可现在,在他这支乡团的护卫下,却有一个村子整村都被人屠灭了,而且还不是在险恶的北面山区,而是在通往府城最重要的大道边上。

    “关于这伙贼人,你们现在知道多少,多仅你们能够将他们剿灭?”梅之焕问。

    “梅公,这伙贼人在光黄之间流窜作案,已有一年多时间,向来狡诈小心,我们出动多次,可每一次都扑空了。这次贼人下手如此之狠,我等皆愤怒不已。不过要想找到他们,并剿灭他们,只怕非一时半会可行。”

    “饭桶,不要给你们的无能找借口。”梅之焕对这番回答十分不满。

    “三天,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要看到你们把那些屠灭林家寨的匪贼人头提来,我要把他们的人头全都挂在县城大门上示众。”

    “三天时间太短...”

    “只给你们三天时间。”

    一众乡团军官们纷纷叫苦,“三天时间太短了,而且之前林家寨那片归由驻扎女王城的九头鸟马队,那片他们更熟悉。”有将领开始推卸责任。

    梅之焕瞪了那人一眼,不过也并没有一味袒护九头鸟马队。

    “事情已经生了这么久,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九头鸟那边上报情况,有谁知道他们现在在干嘛?”

    有人回道,“九头鸟营天天就在女王城的营地里转来转去,不过每天吃好的喝好的,一天有三餐,还每天有肉。日子过的可潇洒了,据说女王城的乡绅百姓给他们送了上千两银子。这会,估计他们躲在营地里都不敢出门吧。”

    梅之焕道,“立即派两个骑手去趟女王城,让公辑与继业来一趟,一起商讨剿灭这伙贼人事宜。”

    兴安寺。

    战斗已经结束。

    漆黑的夜色下,大兴寺里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九头鸟马队的战士们正在打扫着战场。

    刘钧和李春江都提着把长刀在战场上巡视,“死了的贼人,把他们头砍下,没死的,绑起来不要杀了。”

    两个队中大夫这个时候也开始忙碌起来,背着药箱指挥着几个中旗的士兵给九头鸟的战士们检查伤情,他们先按照之前训练时刘钧教授过的,给伤员们评估伤情。

    “嗯,你小子只是擦破点皮,根本没事,衣服上的血是贼人的,福大命大。”大夫给冬狗子检查了一下,他身上大块的血渍,看起来很吓人,可脱了铠甲一看,却只有一点点皮外伤,那支射中他的箭穿过了绵甲后,入肉不过一点点。稍涂点药就没事了。

    “先拿这纱布按着止血,等止血后拿清水和烧酒清洗一下伤口,就没事了。”说着大夫给冬狗子的胳膊上系了一条绿布条,这表示基本没事,不需要后续的诊断用药。

    旁边的那名中旗的队员一脸羡慕的看着冬狗子,在冬狗子的脚边,摆着三个人头。这都是冬狗子个人的战果。战斗一结束,冬狗子就第一时间拿刀把自己击杀的三个贼子的头颅砍了下来。

    幸好平时训练就早有规定,战斗未结束之时,不允许战兵们去砍人头。而且今晚的战斗也并不算太混乱,他一共杀了三个人,开始时鸟铳射杀一个,后来攻进殿中,又用鸟铳射杀了一个要逃跑的头目,最后还在狗剩的帮助下,拿长刀砍死一个受伤的。

    其余的,他们这一战兵队还合力杀了几个人头,现在人头在火兵脚放着,算是战队的集体军功。

    “狗哥威武,一个人头二十两,这下你赚大了,三个人头就是六十两,还没算其它的军功呢。”那中旗的乡勇是个鼓手,打仗的时候他在后面敲鼓,打完了跟着大夫医治伤员,虽然说安全了许多,可比起战兵队来,却也少了许多机会。平时的饷银要少,打起仗来赏赐也少了。

    冬狗子一脸的自豪,“你平时练好鼓外,也好好练练鸟铳,只要本事够了,一样也可以进战兵队的。”他看着脚下的那三个血淋淋的脑袋,出奇的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害怕,有的只是那种无法遏止的兴奋。

    三个人头,一个二十两,三个就是六十两,不对,还有一个是头目,一个能顶两个,那这三个就值八十两。天啊,八十两银子,那得是多少。平时他一月二两饷银,八十两得是他四十个月的饷钱,相当于三年零四个月。

    他甚至在想,等拿到这笔钱之后,他要怎么花。先拿钱去找个不错的姑娘订亲,然后在家里雇人盖所三进的大宅子,嗯,还要再买几亩地。

    另一个大夫路过时也看了眼他脚下的贼子脑袋,笑道,“赏钱算什么,冬狗这回立这么大功,回头肯定要升,到时别忘记给我们请客买酒喝。”

    “一定,一定。”冬狗子笑的无比的灿烂。

    这时,巡视战场的刘钧和李春江带着几个家丁走了过来。刘钧也一眼看到了他脚下的几个人头。

    “都是你的战果?”

    “回长官话,是的。”

    刘钧笑了笑,“狗哥你越来越出息了啊,一人就杀了三个,了得。”

    这时,刘钧身后的夜不收上前打量了几眼人头,指着其中一个对刘钧两人道,“这个就是匪**子,大号麻贵。你看他的脸,一脸的麻子,十分好认。”

    人头被提起,几个人就着火光仔细打量,确实满脸麻子。刘钧又叫人押来几个还活着的俘虏,让他们分别指认,结果证明,冬狗子确实走了狗屎运,居然一枪崩掉了个匪。

    “书吏给张冬狗记功,斩杀匪**子麻贵,并贼匪两人。”

    跟在刘钧身后的马队书吏连忙提笔如实记录下来,一边记一边还有些艳羡的望着惊喜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的冬狗子。

    东山里的一个穷猎户,转眼就真正翻了身了。平时鸟铳打的好,得刘旗总赏识,经常指点。如今自己也挣面子,一战就杀了三个,还干掉了匪。

    “冬狗子,现在有啥想跟弟兄们说的?”刘钧笑着问他。

    冬狗子咽了咽口水,还有些没从这巨大的幸福中回过神来。现在他脑子里全是战前颁下的赏格,击杀或生擒匪者赏银一百两!

    “旗总,我真能拿一百两赏银吗?”心里想什么,嘴上也就不自觉的说了出来。话出口,冬狗子才有些后悔起来,怎么能当众问这样的话呢。其实,就算给一半赏,五十两他也满足的。

    李春江笑着拍了拍冬狗子的肩膀,“我跟继业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嘛?当然给,而且是如实给,一百两,不,三个人是一百四十两,一分银子都不会少赏你。你小子,不但要如数赏你银子,我还要提拔你。继业,你看下,给冬狗子提拔个什么职务合适?”

    刘钧扫了眼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的冬狗子,“有功必赏,奖罚分明这是必须的。冬狗子这次表现出众,战绩惊人,我看,可提拔他为伍长。”

    冬狗子高兴的都有些找不着北了,傻傻的问了一句,“提伍长后我是不是就要改成钩枪手了?”他们伍的蔡伍长现在就是钩枪手,另配火箭。而张队总更是配的旗枪和长刀与梢弓,伍长队总并没有配鸟铳的。冬狗子已经习惯和喜欢上鸟铳了,有些舍不得要换兵器。

    刘钧一阵哈哈大笑,“放心吧,当了伍长你一样可以继续用鸟铳。”

    ps:今天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大阅兵,大家记得去看哦,铭记历史,勿忘国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