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50章 杀良冒功?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刘钧跟李春江这种书生不同,两世为人,特别是前世退伍之后那些年的打拼,让他真正明白了世间的种种。其中有一项很深刻的领会就是不能吃独食,尤其是当你实力不强的时候。

    这次的剿匪,能一战击杀三十多个贼人,生擒十余个,并把匪**子击毙,已经非常了得了。仅凭这个,他们九头鸟就完全能一炮打响。可他们也必须点到为止,不说继续进攻贼窝可能会有很大的损伤,就算没损失,刘钧也不能让李春江再带人打过去了。

    林家寨被屠寨,这使得事情性质迅上升,这不再是几个盗贼的小打小闹,而是一起性质相当恶劣的事情,甚至最后会捅到湖广三司,甚至是巡抚那里去。这对于麻城知县、对于黄州卫所官兵,甚至是黄州府乃至于分守、分巡、兵备几个道台衙门来说,都是一件极坏的事情。

    出了问题,就得解决。

    最好的补救方法自然是立马将贼人剿灭,以功赎罪。因此,歧亭的贼窝无论如何九头鸟马队也打不得了,打了,不是有功,而是坏事。这个剿灭贼人的功劳,必须得由麻城县,甚至是黄州府黄州卫亲自剿灭,起码也是他们指挥和带着剿灭。

    “公辑,我意思是我们两个立即骑马去沈庄,把今晚的战果,还有审讯得知的贼窝情报禀报梅公。”

    “不同时向县里禀报吗?”

    “不,我们禀报梅公,然后由梅公通知6知县。”刘钧特意强调到。直接越过梅之焕报告知县,那么就会让梅之焕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之中。而如果先报告梅之焕,再加梅之焕通知县衙,那情况就完全不同。

    这样一来,他们的这次战斗可以算是梅之焕指挥下取得的胜利。虽然乡团没能预防惨案生,但他们却第一时间剿灭了那伙贼人,并第一时间查出了贼窝。如此一来,梅之焕和保生堡乡团就能处于一个比较有利的地位。

    等梅之焕通知了县衙,县衙再报告知府,那么知县也可以算是反击迅。总之,简简单单一个通知顺序,结果却会是大不一样。

    “要不我们先走,队伍随后起程返回女王城?”

    “不回女王城了,让大家就这样直接去县城。”

    简单交待一番后,刘钧和李春江下山上马,带了小队家丁便开始连夜向沈庄赶去。

    沈庄,保生堡乡团驻地。

    虽然是大半夜,可堡中却一片灯火明亮,亮如白昼。生了这样大的事情,整个乡团都已经动员起来,夜不收和马队分支数支全都派了出去,四处寻找贼人的踪迹。

    而正兵营、游兵营、炮队也都收到命令,全都向保生堡集结,整装待。保生堡内外,到处都是一队队的乡勇,这一次,梅之焕是彻底的怒了。

    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报告,太平乡大队已经奉命赶到。”

    “报告,龟山乡勇队奉命赶到!”

    .....

    一支支的乡勇赶来,保生堡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人嘶马叫。

    “可有贼人踪迹?”梅之焕今天也破例穿上了朱漆山文甲,头上戴着凤翅兜鍪,腰悬宝剑,在地图前走来走去,身上的铁甲锵锵作响。

    “夜不收和马队还未有回报,暂时没有现。”

    “所有乡勇都到齐了没?”

    “目前只有女王城九头鸟马队还未奉命前来集结。”身披铁甲的家丁回报。

    梅之焕眉头皱了皱,“他们未何还未到达?”

    家丁低头回道,“赶去传令的家丁刚回来,说是,说是天黑之前,九头鸟马队已经全队出,向南去了,据说,他们现了贼人踪迹,要去剿灭贼人。”家丁回报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这个消息。不过前去传令的家丁是这样回报的,现在梅公问起来,他也只好如实回报。

    “哼,他们现了贼人踪迹,还主动前去剿贼?哈,真是太好笑了。”正兵营的一个军官冷笑着道,“我们这么多人都找不到贼人踪迹,他九头鸟就偏找到了?还说什么出兵剿贼,我估计是害怕的躲起来了吧?”

    一边有人接道,“他们真要是有这本事能这么快的找到贼人踪迹,那他们之前怎么就没察觉贼人呢,怎么就让林家寨被屠了呢,那个时候,他们在哪?”

    “好了,别说了。”梅之焕挥手喝止了一众手下的冷嘲热讽。

    梅之焕虽然对刘钧和李春江两个年轻人很看好,可这个时候也不太相信他们能这么快现贼人踪迹,还这么大胆的主动去进攻。他们那个九头鸟马队,名字是很响亮,而且李春江拿出了许多银钱,因此装备普遍比其它的乡勇要强,实力与他的精锐马队相当了。可毕竟也只成立了不过月余时间,两个毛头小伙子,带着一伙新丁,冒然出击。若是没有现贼人还好,若他们真的找到了贼人的踪迹然后一头撞了上去,梅之焕很是担忧。

    “立即派一个马队,去女王城寻找九头鸟马队,找到他们,然后把他们带到这来。”

    人马派出去了,可梅之焕心里却很是担忧,那两个年轻人他都很欣赏,难得碰到这么对胃口的年轻人了。万一两个小家伙出了点意外,他如何面对,尤其李春江还是李家这代最天才的解元,即将要参加会试考进士中状元的。

    心里不安,他也没有半点睡意,一整晚都坐在厅堂里盯着地图,等着消息。

    天微微亮,家丁走进来。

    “有九头鸟的消息吗?”

    “还没有。”

    “那有贼人的消息吗?”

    “也还没有。”

    梅之焕长叹一声,面色憔悴。

    “梅公,您一夜都没睡,天都已经亮了,回房睡会吧,有了消息我会立即通知您的。”家丁劝道。梅之焕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缓步往后院走去。进了卧房,洗漱了一下,刚躺下,倦意袭来,眼皮已经耷下,他沉沉睡去。

    “老爷,老爷。”

    睡眠中梅之焕听到呼喊声,一下子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到老仆正在床前唤他。

    “什么时候了?”

    “现在还是早上,你刚睡了一刻钟左右。”老仆回道,“老爷,梅队头要见您。”

    梅之焕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叫他进来。”

    家丁队头大步踏入卧室,“梅公,有九头鸟马队的消息了。”

    “哦,他们在哪?”

    梅队头回道,“九头鸟马队正向沈庄赶来。”

    梅之焕点了点头,“他们没事就好。”

    梅队头神色有些复杂,他咂了咂嘴,“梅公,回来报信的马队说,他说九头鸟马队刚打了一场仗,跟贼人打的。”

    梅之焕腾的坐起,“你说什么?”声音都不由的提高了八度。在他想来,如果九头鸟遇上那伙凶悍的贼人,十有八-九是要吃亏的。

    梅队头继续用那复杂的神情禀报,“据快马回报,李春江和刘钧在林家寨被屠后,第一时间就派人追查贼踪,然后找到贼人落脚在林家寨不远的一座破庙兴安寺中。然后,刘钧与李春江立即率领九头鸟全队驰往兴安寺。天黑之后,他们起突袭,然后,一举得胜!”

    梅之焕满眼都是难以相信的神色,“贼人有多少?”

    “一共五十三名悍贼!”

    “那贼人遇袭逃走了?”在梅之焕看来,也许当九头鸟杀过去的时候,贼人逃窜了,因此九头鸟得胜。

    “不,梅公,马队回报说,他们遇到九头鸟马队时,正碰到他们从南边过来,个个戎衣染血,而且他们的战马上,还都系着许多人头,三十九个贼人脑袋。战马的后面,还吊着十四个俘虏。另外还有好些个从贼人手里解救出来的妇人!”

    “这!”梅之焕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却忘记了收回。

    “这不可能!”梅之焕虽是进士出身,可自小骑射俱精,在广东做官的时候,剿过海盗,在甘肃做官时,又灭过套贼,在乡这些年又办乡团,剿灭了许多流贼盗匪,经验丰富。那伙屠了林家寨的盗贼那般狠辣,绝非一般小贼。

    五十三个凶悍的贼匪,对上百余新练不过月余的九头鸟乡兵,梅之焕不觉得九头鸟能取胜。还是斩三十九,俘虏十四个这样好的战绩。

    他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急忙问道,“九头鸟伤亡多少?”

    梅队头支唔了好一会才道,“有三个重伤,但无生命之忧,也不会残废,其余都是小伤。”

    “战死多少?”

    “没有。”

    “多少?”

    “没有战死。”梅队长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信,他总觉得是马队的人搞错了。百余新丁对付五十多个悍匪,杀三十九擒十四,无一漏网,而自己居然只有三个重伤,一个没死,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定是搞错了。

    或者,九头鸟剿的根本不是悍贼。

    梅之焕也在震惊这个伤亡比,他一眼扫过去,正好看到梅队头那怀疑的神色,不由的心中一震,莫非?

    “你心里在想什么?”

    “没什么。”

    “让你说你就说。”

    “属下难以相信这样的伤亡对比,我觉得,要么是回报的马队搞错了伤亡数字。要么,要么。”

    “要么什么?”

    “要么就是那些被杀的根本不是屠寨子的那伙贼人,要么只是些普通小贼,或者只是群流民!”

    梅之焕脸色一变,手掌在床边案上重重一拍,“你怀疑九头鸟马队杀良冒功?”

    “属下只是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