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62章 纠缠不休的大小姐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朱宠的部下家丁和军户还在寨子里四处追杀、抢劫,赵诚与梅之焕也率着大队人马正往山上寨子里来。刘钧把大部分金银藏好,然后派人把库房和议事厅几座寨中重要的房子封锁守护起来,不让卫军过去。

    那些朱宠的部下也明显看出这些房子很重要,可看到九头鸟的队员持枪佩刀紧守门前,也只得不甘的转身离去,之前九头鸟队那凶悍的打击能力,让他们对这支乡兵心怀畏惧。

    他们不敢冲击九头鸟兵把守的大厅和仓库,便开始去洗劫其它没九头鸟把守的房子。

    一群军户冲入附近的一栋院子,里面响起一群女人惊惧的尖叫之声。

    那屋子刘钧等人先前并没有搜查过,“那是寨中女眷?”

    一个向九头鸟投降的老匪连忙道,“那不是寨中女眷,是肉票。”

    刘钧有意意外的追问,“里面有多少人,全是肉票吗?”

    “有五个,是二当家昨日从山下劫回来的,一个小姐两个丫环还有两个婆子,据说那小姐好像是武昌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走光黄大道从洛阳要回武昌,被我们二当家劫了,杀了护送的家丁,把小姐劫了回来,打算好好勒索一票。”

    李春江在一边听到这样的事情,立即就不肯坐视了。

    连忙跑向那边,向那几个一脸高兴大笑的黄州卫兵大喝道,“那里面是被贼匪绑来的,你们不要乱来。”

    几个卫所军户刚才打仗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怂,这个时代却精虫上脑,居然不肯让开。刘钧带着人上来,二话不说直接拿着刀背就砸过去,几个家伙挨了几下狠的,脸上立时就青紫起来,他们还想还手,可一看九头鸟的鸟铳兵已经把鸟铳都举起来对准了他们,终于醒悟过来他们面前的是谁。

    “滚!”刘钧毫不客气的喝斥。

    几个家伙抱头鼠窜。

    李春江率先进入屋内,屋里面,一群女人缩在一起,颤颤抖。

    刘钧扫了一眼,就现不止屋里不止五人,不过倒也看到了一个年青的女子,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身边两个小丫头还有两个年纪稍大的婆子,想必这五个就是刚才贼人所说的肉票了。在这几个女子的旁边,还多了好几个妇。

    一群女人见一群男人闯了进来,出一阵阵惊慌的尖叫。

    “不要怕,不要怕,我们是官兵,是来剿匪救大家的,贼人已经被击败,我们马上就救你们出去。”李春江一面上前一面开口安慰众人道。

    那年轻的姑娘一听,不由的破涕为笑,“真的吗?”

    李春江看着那笑的如花般的姑娘,也不由的笑道,“当然,顺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劫你们上山来的那个贼人二当家,刚刚已经被我的弟兄射杀了。”

    李春江一面说,一面上前去为几个女人解除手上的绳索。

    可就在这时,另一边的几个女人之中,有一个大约三十左右的女人却突然扑向了李春江,手上还握着一把闪闪的尖刀。

    刘钧心中大叫不好,刚才他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对,现在终于想起哪不对了,这些女人既然不属于肉票,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就是贼人的女眷,不知道怎么的躲到了这里。先前刘钧一时想不起来这些,还以为这几个女人也是被贼人绑上山来的,还以为他们只是另一伙受害者。

    “保护公辑!”刘钧大喝一声,整个人提刀向着女贼猛扑过去。

    可惜李春江本来功夫就算不得很好,刚才又一心在那小姐身上,导致警戒不足,结果女贼暴起难,居然一击得手。

    女贼扑进了李春江的怀中,手中的刀子捅入李春江的大腿。

    不幸中的万幸,关键之时,李春江做出了一个格挡动作,虽然最终还是被捅中了,但刀却从原来捅向胸口变成了插中大腿。

    女贼还想拔刀再捅李春江胸口,刘钧这时已经腾空跃至,一手将女贼从李春江怀里扯出来,然后一刀捅进了女贼的怀中,将她杀死。

    这时剩下的几个女贼也一起扑了过来,刘钧左劈右砍,将几个女贼全都砍倒在地。

    “公辑,你怎么样?”刘钧提着滴血的刀走到李春江面前,看着坐在地上痛的直呼气的李春江。“还死不了,大意了。”李春江苦笑着。

    刘钧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现果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刀插在大腿上,刀口很深,但幸运的是没捅到动脉,血流了不少,但不致命。这一刀若是再往上点,李春江估计下辈子也无法再沾女人了。

    随队的大夫马上跑了过来,帮他止血上药。

    李贞怔怔的站在那里,惊怔的反映不过来。刚才那一串突然而起的变故,将她吓的不轻。可是很奇怪的,在惊吓之余,那个后来冲出来的年轻军官却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

    那纵然一跃的勇武模样,那左挥右砍的潇洒,那浓眉大眼,高大威武,让李贞这个年方二八的大家闺秀一下子被深深的吸引了。

    “小女子李氏,多谢公子刚才的相救,还不知公子大名。”李贞突然做了个让身边丫环和婆子们很惊讶的举动。她不顾地上的那斑斑血迹,也不顾那些女匪的尸,居然大胆的跨了过去,主动的走到了那个提刀的年轻军官面前,主动问话。

    刘钧此时一心放在李春江的身上,并没有怎么在意几个肉票。他现在想的是,幸好李春江没大事,否则九头鸟说不定刚成立就得解散了。可就算李春江现在情况不错,可受此伤,说不定接下来也会对九头鸟有很大的影响。

    若是李家就此让李春江退出九头鸟,哪怕九头鸟能保留下来,可没有了李家和李春江,就他一个人很难撑的起来。

    脑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就听到那个小姐大胆的问话。

    刘钧没什么心情理会她,表情有些冷,冷冷的回了句,“刘钧。”说完就不理她了。

    李贞没想到她主动大胆的上前搭话,结果他却如此冷漠,心里不觉得十分的委屈,又想到这次回家半路被劫上山来,一下子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停的流,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刘钧很怕女人哭哭啼啼的,不过他没去安慰李贞,而是干脆当没看见,走开了一些。

    正哭着的李贞一见,心里更委屈了,反而激起一股子逆反心理。一边继续哭,她一边就移步跟着刘钧。

    刘钧走开一些,她跟进一些。再走开一些,她再跟进一些。刘钧现,这个姓李的姑娘有些意思,还蛮有性格的。不过他坚持自己的态度,爱跟不跟,反正就是不搭理你,我不是老母鸡,你也不是小鸡仔,跟着我算是个什么事。

    赵诚和梅之焕、6晋锡、朱宠等一众官员一进山寨,立即就看到了这极为有意思的一幕,那个在剿匪战斗之时,表现抢眼的九头鸟队长躺在担架上面,而那位同样极为优秀的九头鸟队副却在围着李春江的担架转,而他后面一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则抹着眼睛呜呜的哭着,一边哭一跟跟在刘钧后面转。

    赵诚一见如此,心里立即有了不好的想法,这刘钧莫不是刚把人家姑娘给非礼了。不但他如此想,此时梅之焕等一众人也一样这般想。

    实在是眼前这副场景,不让人这样想也不行了。

    “生了什么事情?”刘钧是他的属下,因此梅之焕第一个开口问。“刘钧你把这姑娘怎么了,还有公辑又是怎么回事?”

    刘钧走上前,把李春江受伤之事简单介绍了下,然后转头看了眼气呼呼又跟到他身边来的李小姐,不由的有些无辜的道,“跟我没关系。”

    “狗日的怎么可能跟你没关系,要是跟你没关系,那这姑娘怎么一直跟着你,他怎么不跟着老夫,莫不是你狗日的看人家姑娘漂亮,就趁机非礼人家了?”梅之焕张口骂道,虽说他是个正经的进士出身,还曾是庶吉士,但半生仕途多在边地为官,为官期间还经常带兵剿匪灭贼,常跟些武夫打交道,他的脾气也变的更烈,说起话来也很直接,经常爆些粗口。

    刘钧一摊手,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这时李贞却反而自己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维护刘钧。

    “刘公子没有欺负我。”

    梅之焕一听倒来了兴趣,“他既然没欺负你,那你一直跟着她做啥?”

    “我就是想感谢刘公子的救命之恩。”

    刘钧无奈道,“我现在接受你的感激,好了,这下你不用跟着我了吧。”

    谁知,李贞却不依不饶,“不行,你既然救了我,就要好事做到底,在我家里人来接我之前,你得继续保护我。”

    “你意思是你家人接你走之前,你要就这样一直跟着我?”

    李贞睁着那明亮的大眼睛,努力的冲他点头。

    刘钧一拍额头,这丫头不会是被贼人抢劫绑架,然后吓傻了吧?这救人倒救出麻烦来了,况且,你要感谢,你应当感谢李春江去啊,他才是最先赶来救你的人好不。

    可惜,这丫头只认准了刘钧,跟头倔强的毛驴似的,谁劝也不听。

    刘钧本来还想让梅之焕和赵诚帮他做主,结果谁知,这两老家伙一打听清楚了状况,知道那姑娘不是贼匪也不是贼匪家眷,而是个刚被绑上山的大家闺秀后,居然拍拍手走了。走前还留了个命令,“既然你救了人家姑娘,现在人家又这么相信你,那你就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暂时这姑娘就交由你保护了,记住,要是让姑娘受了半点委屈,我们到时找你算帐。”

    赵诚和梅之焕他们去清点战利品去了,贼人基本上被拿下,全都被拉到一边一刀砍下了级,无头尸体扔做了一堆。

    山寨被抄了个底朝天,搜刮到了不少的钱粮,其中粮食都有几百石,另外金子一百多两,银子也有三千多两,另外各种金银饰、绸缎布匹也有许多。还夺获了一百多匹马,几十头牛,百多头猪,另外一批茶叶和盐等。

    这些收获大出众人的意料,大家都非常高兴。赵诚直接下令就在山寨里杀猪宰羊,大锅炖煮。

    “每位参加的弟兄赏赐肉两斤酒一斤,另各赏银一两,米一斗。”

    “另每斩杀一贼,凭级可换五两赏银!”

    赵诚又是接连的几道命令下来,整个寨中立即到处都是欢呼之声。

    山寨里的缴获不少,赵诚拿出来一部份赏赐给下面作战的人,剩下的,就是赵诚、梅之焕、6晋锡、朱宠为的这几人瓜分了。

    “这次剿灭贼匪,九头鸟队当居功第一。”赵诚出人意料的把九头鸟提了出来,意思似乎让本属于梅之焕部下的九头鸟队也获得直接参与瓜分的资格。

    “确实。”梅之焕笑着点头。

    朱宠见赵、梅两个大佬都站出来替九头鸟说话,他当然不会这个时候出来反对,做个恶人,何况今天他也是靠出钱请九头鸟队帮忙才攻下的山寨,虽然那也是出过钱了,可人家事办的确实漂亮。当下他也点头出声附和同意。

    其实刘钧倒不怎么在意这点分脏了,大头其实他已经藏起来了,官兵的搜查并没有现。那可是价值近三万两银子的金银,还有不少的古董字画呢,这回他起码入帐三万两。不过既然他们愿意让他也分一点,他也乐的接受。

    其实也没多少可分,粮食和银子大部份要拿来赏赐给参战的将士。最后还剩下能分的也就只有差不多三千两银子左右,这还不是刘钧留下来的那点银子,那三千多两银子基本上都要赏赐给下面的兵马。

    这拿来分的三千来两银子,其实还是从那些匪徒身上和屋中抄出来的私财,不是山寨的公产。抄出来的这些除了三千多两银子,大约还有几百两金子,另外有不少金银饰。

    当然,最让刘钧看重的还是马匹,寨子里下缴获了一百多匹马,还有一些牛骡,马多是些好马。

    刘钧也盯上了这些马,最后他主动提出,不要金银也不要粮食和布匹,更不要盐茶,他只希望能补充三十匹马。

    三十匹马起码也能值个两千两银子左右,而且在鄂东这块,好马价格还只会越来越高。刘钧提的要求不低,不过赵诚还是主动拍板同意了。

    毕竟刘钧放弃了其它战利品的分享,那些部份的战利品价值并不少。

    梅之焕也同意了,不过望着刘钧的眼神却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九头鸟马队之前一战已经得了五十三匹好马,这转头又要三十匹,他们一个百人的乡勇队伍,已经有了两百匹马了。他不要钱不要粮,非要这些好马,看来这小子志趣不小啊。

    (新书期最后两天了,转眼新书上传马上就一个月了,平均每天更新六千多字,更了差不多二十万字。嗯,已经很肥了,大家可以开始宰了,记得投推荐票哦,若是觉得还可以,顺便打赏一两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