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63章 以身相许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今天是教师节,祝愿天下所有老师们节日快乐,感谢你们!)

    刘钧又得到了三十匹马,心里很是高兴。他心里最想把九头鸟队建立成一支全骑兵的高机动火器部队。不一定要成为骑兵,但必须得是有马的火枪兵。

    一人一匹马只能短程机动,如果是长距离作战,最理想的是一人双马,甚至是三马。湖广这地方到了明末,早已经取代了吴松,成为了大明的粮仓,原来是苏松熟天下足,后来苏松一带的平原大量种植棉桑等经济作物,粮食反而不能自给,需要从外地运入。

    湖广正是在这个时候不断开,取代苏松成为了大明新的粮仓,如今是湖广熟,天下足。湖广的江汉平原天下粮仓,可惜却不是产马之地。好的河套马或者口外马,那都得从关外运进来。而辽东女真兴起以后,辽东马也几乎就断了,导致马价越来越高。甘陕的流贼糜烂,也使得河套马的输入受到阻碍。

    如今在鄂东这地方,很多时候你有钱也买不到好马。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机会,刘钧当然不愿意错过。

    九头鸟队只要了三十匹马,剩下的百多匹马由赵诚、梅之焕、朱宠等一伙人商量着瓜分了,并把其余的银两物资也差不多都分掉了。

    总的来说这次剿匪战况不错,来参战的军户和乡勇及民兵们,来前已经都得了开拔银和行李,这轻松的战斗过后,基本没什么伤亡,战后又拿了一笔赏钱和粮食。带队的各官员更收获丰富,给官兵乡勇民兵们的只是一小部份,还有小部份留着登记入库充分,剩下大头则各家平分。

    对赵诚这样的上官来说,缴获银钱事小,关键是一举剿灭了刚做下灭寨惨案的这伙贼人,这是个大功绩。

    朱宠官居千户,虽是不受人待见的卫所千户,此次剿匪表现又是最差的,可毕竟是个千户,也是此次剿匪中唯一真正的官军,因此最后他还是分到了不少干货。

    分脏会议一解散,这家伙立即就找到了刘钧。

    “世侄好像比较喜欢马?”朱宠一脸微笑,跟个奸商似的。

    刘钧打量了朱宠几眼,心里一动,“莫非千户大人想卖我几匹?”

    “不是几匹,是三十匹。”朱宠举着三个指着笑呵呵的道。

    “你真要卖?这可都是不错的好马啊。”

    朱宠却毫不在意,“我知道是好马,也知道世侄想要,所以才来找你啊。一口价,三千两银子如何?”

    “两千!”刘钧还了一个价。

    “这价钱可有些低。”朱宠嘿嘿笑道。马虽然是好马,可朱宠却并不愿意自己留下那三十匹马,最重要的就是他不需要。他虽执掌一个千户所,可实际上卫所武备驰废,一千多号军额他也就养了五十个家丁,剩下的半年都难得操练一回。马虽好,可消耗也不少,一匹战马要养好了,相当于养五个步兵,一年少说得三十两银子草料钱。

    朱宠养一个家丁,一年开的饷都不到三十两,你让他花三十两银子养匹马,他哪乐意。因此分到他手里的三十匹马,他早就盘算好了要卖出去,直接换比银子,以后还省了养马钱。

    “世叔就当给我个人情价。”刘钧此时也差不多猜到了朱宠卖马的意思。两千两银,差不多等于每匹马是七十两银不到,这个价格肯定比市场价便宜一些。

    朱宠望了望刘钧,最后道:“两千五。”

    “成交。”

    贼匪虽然已经除掉,但一千多号人并不急着离开。

    按赵诚的意思,还得搜一两天山,追查看有没有漏网之鱼。同时也还要对山寨仔细搜查一遍,另外大军也辛苦了,今晚要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好好酒肉犒赏下。

    刘钧的九头鸟队因为白天的出色作战表现,不得分战利品的时候破例也分得额外一份,甚至犒赏的时候,他们也比别的队伍分的多。

    上面给九头鸟分了两头肥猪,十只羊,还有一头牛,另外还有三十坛酒。

    此外给各队的银粮赏赐也如数了下来,刘钧照样给大家先了下去,然后又替大家保管起来。

    然后宣布杀猪宰羊,烧火炖肉。

    九头鸟里有不少猎户,他们杀猪宰牛也是把好手。

    刘钧这时也放下队副的架子,到各队转了一圈,然后弄回来十条牛尾巴。李贞一直跟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刘钧后面,简直就是如影随行,由于有赵诚和梅之焕两人的话,李贞越的有恃无恐,简直就是粘上他了。

    她提着裙子,裙下一双脚踩着绣花鞋一路小跑着才勉强跟上刘钧的脚步,虽然累的不轻,可却完全没放弃的意思。

    “你弄这么多牛尾做什么?”她忍不住好奇的问。

    “这是我们的晚餐!”刘钧故意把牛尾巴向她晃了晃。

    “晚餐?”李贞极为意外,怔怔的望着那一条条牛尾巴,“这也能吃?”

    刘钧道,“这当然能吃,一会你吃了就知道了。今晚咱们就吃牛尾,另外还有一个炖牛脖,再有一个炖牛蹄!”

    李贞有些凌乱,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牛尾牛脖牛蹄,这都是能吃的吗?虽说一般人很少机会吃到牛肉,可李贞却没少吃过牛肉,但却还从没吃过这些零碎。

    “我可不吃这些。”李贞扭头哼道。

    “这是我们今晚的晚餐,不吃那你就饿着,当然,如果你不跟着我了,那自然不用吃这个。”

    李贞不说话,但依然跟着刘钧。

    刘钧走到一边,让人把从山寨里弄来的几口窝架起来,生火烧水,然后他就开始拿着把小刀在清理拿回来的牛尾牛蹄牛脖。李贞原以为他是吓她的,没想到他真要做这些吃。

    “牛肉不够吗?”

    “一头牛两头猪十头羊,一百来号人当然够了。不过牛肉猪肉可没有我做的这个牛尾牛脖和牛蹄好吃。”刘钧头也没抬的说道。以前,刘钧也是个吃货,什么牛尾饭、香辣牛蹄,牛脖汤,他都常吃,确实是几道美味。

    刚才他看大家杀猪宰羊然后就那么把两三斤一块的肉扔进锅里炖,他顿时没什么胃口了。恰好看到他们只取牛肉,牛尾牛头牛蹄都扔一边,倒勾出他的记忆来了。干脆自己弄了几样,准备单独弄了安慰下自己的胃。

    “你家具体在武昌哪里,家里父兄叫什么名字?”刘钧一边处理着食材,一面问李贞。虽然一个大姑娘这样粘着他让他有些不太习惯,不过他以前也看过一些心理方面的书,其中讲道有时候一些人受惊后会有不少反常行为,比如有些人质被绑匪劫持,相处久了,甚至会主动帮助劫匪等等。

    刘钧觉得这个李小姐大概也是受惊过度,因为自己之前在她面前杀了劫匪,结果她暂时依赖上自己了,觉得自己是安全的,能保护她的。

    “你要赶我走?”李贞一下子不高兴了。“你就这么嫌弃我吗?告诉你,我是刚被贼人劫上山的,没有被他们欺负过,我是清白的。”

    刘钧翻了翻白眼,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啊,我又不是你的未婚夫。

    “我相信你。”

    “可别人不会相信。”李贞低下了头,“我不想回家,我...我想跟你在一起。”

    “姐姐,你要跟我在一起?这算哪跟哪啊,咱们无亲无故的,你也不怕别人闲话。”

    “告诉你,我有未婚妻了。”

    李贞一下子又流泪了,哭着跑回她的丫环婆子那边去了。

    “继业,这姑娘还真喜欢上你了,莫非这就叫一见钟情?”李春江一条腿包着厚厚的纱布,还拄了一支拐,可却还有闲心取笑刘钧。

    “去你的,我可是有媳妇的人。”刘钧笑骂道。

    “凭什么啊,她怎么就非赖上你了呢,哎,哥哥我为了救她可还是挨了一刀的,结果她却非要一心粘着你,想想就伤心落泪啊。”李春江叹道。“你这家伙肯定是交了桃花运了。”

    “我倒觉得是她犯花痴了。”刘钧一面拿着把斧头剁着牛脖,一面挑着眉道。

    “你刚才可是伤了人家姑娘的心,人家还刚说了要跟你在一起呢,你结果这边就说自己有未婚妻了。”李春江倒是个怜香惜玉的家伙。

    “我那说的是实话,那姑娘我估摸着是吓的不轻,现在神智有些混乱,因我救了她,便把我当成一个暂时的依靠。咱是正人君子,也不能就此趁人之危啊。”

    “这么说,你倒把自己当成圣人了。”

    “圣人我肯定不是,不过有所为有所不为而已。”

    刘钧觉得跟姑娘说清楚自己有未婚妻了,肯定能让她清醒一些,说不定就愿意回家去了。结果他小看了李贞的执着,三口锅里炖着的牛脖汤、牛蹄汤、还有牛尾汤出浓浓的香味时,李贞又回来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刘钧问。

    李贞仰着头看着刘钧,说,“你刚才不是说我们今晚吃牛脖牛蹄牛尾吗,还说这些比牛肉还好吃。”

    “嗯,没错。”

    “给我先盛一碗牛尾汤。”李贞拿起一个大陶碗递给刘钧。那模样,似乎刚才哭着跑开的那人根本不是她一样,好像那事根本没有生过。

    “姑娘,你是不是有健忘症啊?”刘钧忍不住问。

    “不,我的记性向来很好,我永远不会忘记是刘公子把我从贼手中救出来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因此只能以身相许为报...”

    “停停停!”刘钧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姑娘,你现在脑子有些不清醒,我们还是暂时不要谈这些了好吗?这样吧,在联系上你家里之前,你可以暂时在九头鸟队呆着,但不许再说什么以身相许,什么以后就跟着我了这些,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