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72章 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一步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谢谢a$卐沙之舟..、在线看书1两位的打赏,谢谢!)

    保生堡内一众乡绅正在争议不决,不少人都认为赵巡检肯定是救不了了。现在要考虑的是确认来犯的只是小股贼匪,还是回左五营真的要大举犯境。

    如果只是小股盗匪还好,可如果是回左五营要过境,那形势就将很不妙了。回左五营虽然这两年势力没那么嚣张,有些减弱,可依然是流寇中的佼佼者,兵多贼众。若他们攻过来,大家就得依靠着自己来保护自己的家族和财产。

    “应当立即派出夜不收队前往山里,查明确切情报。”胡公国建议。

    梅之焕看着面前的蕲黄地形图,哪又看不明白眼下的危险,一旦本来盘踞在大别山东英霍山区里的那成千上万的回左五营杀过来,这将是一场灾难。梅之焕考虑的和胡公国想的差不多,觉得老回回等老贼是要过境往西去均州与张献忠、罗汝才这两股悍贼汇合。

    “立即调夜不收前往山里打探,我要知道具体的情况。”梅之焕道,“另外召集各队乡勇,并联络各大家族和商行,让他们把人马召集起来,这次咱们很可能得打场硬仗,此外,县里也要动作起来,准备钱粮,另还要召集部份青壮。”

    6晋锡连连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兵?”

    梅之焕沉吟,“贼人势大,不明清况之下不可冒然出战,不然赵巡检就是前车之鉴。等各路队伍集结之后再说吧。”

    就在这时,外面家丁报告,“春江公子在外求见。”

    梅之焕有些意外,李春江这时不是在家养伤吗,怎么过来了。

    “请!”

    李春江伤的不算太重,用药过后,才几天已经不影响走路了。他大步走入厅中,神急焦急的向梅之焕道,“梅公,我刚得到消息,继业带着十来个九头鸟的兄弟还有一百二十个新招募的乡勇赶去救援赵巡检了。听说围困赵巡检的贼人有三四百人,梅公,请你兵增援继业。”

    “什么?”

    梅之焕也不由大吃一惊,之前6知县跟他说赵巡检派人先向在太平乡的刘钧求援的时候,他还认定身边没兵的刘钧肯定不会冒险前去救援。谁知道,刘钧居然还真去了。就带着十来个九头鸟队员还有一百二新招募的新丁就这样去了。

    他真不知道该说刘钧是勇敢还是莽撞了。

    可是这个时候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刘钧是个他非常欣赏的年轻人,如果就这样王殒落,他肯定会难以接受的。

    “立即召集马队,让他们即刻出,前往增援刘钧。”梅之焕大声喝令。

    “梅公,切莫轻率啊。”几名乡绅劝道。可梅之焕却已经听不进去了,李春江高兴的道,“我这就跟他们一起赶过去。”

    集结大队人马还需要时间,不过保生堡的那支二百骑的马队,却是随时待命的。接到梅之焕的命令之后,马队迅集结起来,李春江带着自己的十余个家丁也早备好了鞍马在一边等待。

    “出,驾!”

    大队人马奔驰出堡,直往北而去。

    堡内外的百姓见这势头都不由的惊讶,“马队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出去,这又是哪里出事了?”

    有个消息灵通的商贩连忙对大家道,“你们还不知道吧,东边的流寇杀过来了,虎头关巡检司的赵巡检和手下弓手都被贼人围住了,那位之前刚剿灭了子一伙悍匪的九头鸟刘继业只带着十几个乡勇就赶过去了,可听说贼匪有好几百呢,这不,春江公子过来向梅公请了马队做援兵,赶去增援了呢。”

    “哎呀,这位刘继业可真是胆大啊。”

    “人家那叫勇武,是条好汉。”

    “春江公子也不错,够义气。”

    “那是,听说春江公子和刘继业早烧过黄纸斩过鸡头跪地上结拜过的。”

    李春江策马狂奔,并不知道身后百姓们的议论,他现在满心担心刘钧,生怕这个家伙被贼人给杀了。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合脾性的朋友兄弟,他可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

    “快点。”

    “再快点。”

    李春江不停的催促马队加。

    一路奔驰,从保生堡到虎头关巡检司,八十里路,李春江催着马队竟然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到了。

    虎头关巡检司衙门里,刘钧正打量着这个处于山岭间的官衙。巡检司衙门并不设在县城,也不设在城镇之中,而是设在一些关津要道之上,类似一个关卡哨台。虎头关的衙门有官厅三间,左右厢房、仪门一座,另有左右角门大门各有,整个衙门外面还有一座围墙,总共周长八十丈,说来也并不算小。

    围墙有两丈高,布置的也很严密。

    平时巡检司的巡检就在这里办公和住宿,弓手们也在这里住宿生活。院里甚至还有一座牢房,是巡检们揖盗捕贼,抓捕逃兵、走私贩们的关押之处。

    “刘队,有大股马队自南边驰来,不下二百骑,马上就到了。”在外面负责警戒的王谦跑进衙门的官厅向刘钧禀报。

    “大股骑兵?”刘钧一下子紧张起来。有马的可都是精锐,不管是在官军还是贼寇那边,而两百骑的大股马队,那可就是一股很强的势力,绝不是他们先前打退的那三百多乌合之众。不过从南边来的,难道是麻城过来的,可来的也太快了一些吧。

    “过去看看,让弟兄们警戒,随时准备战斗。”

    幸好巡检司衙门相当于一座小城堡,关起门来,有这一百多号人守着,对方也不是那么好攻进来的。不过刘钧期望来的不是贼匪,但愿是自己人。

    刘钧踩着梯子登上围墙,举着千里镜打量着越来越近的马队,结果意外的现熟悉的身影。

    “公辑!”

    刘钧笑了,这时他已经看到不少的熟面孔,好些上次剿匪时都一起喝过酒聊过天的,他已经认出对方是保生堡的那支马队了。

    “赵大人,不用担忧,来的是我们自己人,公辑带着保生堡马队来了,援兵到了,我们不用再担忧心贼匪了。”刘钧长松一口气笑着对赵大谷道。

    赵大谷一听来的是自己人,也长叹一声,整个人都大笑起来。其余的弓手们也都欢呼起来,虽然之前打退了贼人,可是他们还是很担心贼人会马上再杀过来。现在这么多精锐援兵到了,再不用担心贼人了。

    “打开大门!”赵大谷喊道,一群弓手奔跑着过来将顶死的大门打开。

    刘钧带着大家出门迎接。

    “公辑!”刘钧笑着喊道,李春江一身灰尘,看到迎接出来的是刘钧,也不由的有些意外。他翻身跳下马,跑了过来,“继业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

    李春江有些意外的上下打了他好几遍,“不是说你带着十几个老兄弟和一百多新兵去救赵巡检了吗?”

    “是啊,不过我们已经把人救回来了,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赵巡检。”刘钧向李春江介绍赵大谷。

    李春江身后的几名队头都难以置信的打量着刘钧和赵大谷他们,“不是说贼人有好几百吗?”

    “确实是有好几百贼人。”赵大谷这个时候主动接话道,“当时我们追捕几个贼匪,结果却反被伏击围困,最后困守北面一座小山上,山下数百贼人团团围住,几乎山穷水尽了。当时我都以为我肯定要死在那里呢,结果刘兄弟却带着一百多兄弟赶了过来,然后与数倍于已的贼匪在山下对战。”

    “那一战,真的难以相信。刘兄弟真是了得,仅带着一百多新招募不过数天的乡勇队员,队员们人手一根丈八竹枪,再加上诸位九头鸟老队员的鸟铳齐射,立即就把那几百贼寇杀的落荒而逃,丢下了五十具尸体,其中甚至有十七个骑马的悍贼。”

    几个马队队长感觉听天书一样。

    李春江倒是有些信了,之前刘钧也只用了一个来月就把一群新兵训练的一举灭了子五十余悍匪,现在他又带着新招募不过几天的新兵,击败了数百流贼,李春江觉得并不算太过奇怪。

    “贼人虽众,其实只有十几个精干贼人,余者不过都是些裹挟的老弱乌合,我们一排鸟铳过去,惊天动地的这些人就已经吓的快晕了,然后又是弓箭,又是长枪阵,贼人哪抗的住,几个领头的一死,他们立即就溃散了。”刘钧笑着道,不过却等于承认了赵大谷所说的。

    “走,进里面喝水。”刘钧拉着众人进衙门内。

    马队诸队长们跟着进入衙门,一进去,就见大院里面的操场当中,摆着一堆的东西。旁边有几个年轻人正在拿着石灰往上抹,一个队长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眼,却现居然都是一颗接一颗的人头。

    原来那一堆都是人头,足有好几十个,而那些年轻人则是拿石灰在腌制这些人头,防止腐烂。

    再看旁边,还有一堆缴获的贼匪的旗帜、衣甲、刀枪等等,一旁树下还栓着好几匹马,甚至一边还用钩子挂着一排的肉,细看就现那都是马肉。

    这下他是真相信刘钧确实救援了赵大谷,且击败了贼匪了,眼前这些都是实打实的证据。战马是缴获来的,马肉肯定是战场上受伤或者倒毙的战马拉回来的,另外还有那些刀枪衣甲,甚至这些人头。

    “斩杀了多少?”他问。

    赵大谷在一边回道,“刘兄弟带队击溃贼匪三百余,斩杀五十,其中有骑马悍贼十七。我巡检司前后杀伤敌人数十,斩级二十七!”

    实实在在的七十七个级,一场大捷啊。

    “不知道弟兄们伤亡了多少?”李春江看着这么多斩获,忙问起伤亡。

    “赵大人手下有五个战死,三个重伤残废,其余都是轻伤。我们九头鸟情况好些,只有几个受了点小伤,并无伤亡。”

    李春江这个时候才回头打量起院里的那些九头鸟新兵,一个个都很强壮高大,特别是目光中有股子坚毅神色,确实都是些好兵。可依然让人震惊,刘钧居然凭十来个兄弟就带着这一百二新兵蛋子,跟几百个贼匪硬碰硬,结果还把贼人干跑了,自己还基本没伤亡。

    天啊,这个刘钧刘继业,天生就是个带兵打仗的。

    “公辑你现在不是应当在家养伤吗,怎么过来了,而且来的这么快?”刘钧问。

    “我听说你带着一百来个新招募的队员,就跑来解救被几百贼匪围困的赵巡检,我哪还坐的住啊。跑去找梅公一说,他就把马队派来了。一路上紧跑慢跑,结果白忙一场,你早就自己全摆平了。”

    刘钧忙道,“我非常感谢你跟马队弟兄们赶来增援,真的。”

    “兄弟之间还说那些见外话干嘛,好了,我也得派个人回去告诉梅公一声,要不然他也还为你担心着呢。不过我在想,等报信的人告诉梅公你仅带着一百余新兵就把几百贼人给击溃后,他会是个怎样的精彩表情呢。”李春江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