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全能照妖镜 >章节目录第518章 画中有仙,绝世倾城(第三更、万)
    整整十个小时。

    赵楚手持枯剑,一直在执着的拆房子。

    地板,床榻,座椅板凳,全部都是天元瑰宝锻造,此刻却全部被枯剑炼化一空。

    此时的枯剑,其重量达到了恐怖的33万斤,堪比金丹巅峰的自爆一击。

    距离袁琅天的100万斤目标,可秒杀元婴,又前进了一大步。

    当然,只要有50万斤,这枯剑,便有了诛杀元婴的能力,可直接粉碎元器,只是还达不到瞬杀的恐怖状态。

    “类似这样的机缘,再有几场,老子手提枯剑,在北界域也就可以横着走了!”

    赵楚望着空空如也的第二层,内心汹涌澎湃。

    当然!

    这也只是幻想而已。

    北界域最庞大的神威皇庭,核心中的核心,才掩藏着这样的秘密。

    想要再次找到如此机缘,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这时候,赵楚的手里,还捏着三块元婴级十方禁锢玉。

    他也没有浪费时间,用这里无法带出去的天元瑰宝,抓紧时间炼制了三块十方禁锢玉,用来完成铁沉匠的任务。

    当然,这里并没有元斗玉。

    可能这种级别的玩意,太仓北根本看不在眼里吧。

    说起来!

    那大神虞白婉,和初代人皇太仓北,到底什么关系呢?

    处对象?

    思索了半响,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唉,看来又是一场痴男怨女的恩怨情仇,问世间情为何物!”

    触景深情,赵楚也是一阵心酸。

    泽妍花和黄灵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

    “时间飞快啊,24个小时,已经过去18个小时,时间不多了!”

    随后,赵楚如法炮制。

    继续用灵臂在第二层探查。

    果然!

    赵楚眉角一跳。

    又有新发现。

    同样的流沙状墙壁,赵楚有了心理准备,直接融进去。

    这一次,他也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

    哪怕自己施展出五品的神念之力,依旧被压迫的透不过起来。

    顿时间,赵楚一阵庆幸。

    幸亏修炼不悔威神诀,自己将神念之力突破到了五品,否则以六品的神念力,他还根本无法突破这壁垒屏障。

    这是一间小屋。

    类似一个书生的书房。

    只有一桌一椅。

    书桌很平凡,并不是什么天才地宝。

    座椅有些岁月的痕迹,但同样是平常的木头,并没有什么稀奇,因为这里特殊的灵力,桌椅并没有被岁月腐蚀。

    在桌面中央,有一副画卷,虽然赵楚知道岁月已过了不知道几个百年。

    但这幅画,依旧是墨迹未干,宛如刚刚结束。

    画中有仙,绝世倾城。

    赵楚猜的没错,画中人,乃是一个白发少女。

    背景很简单,一条清澈的小溪。

    少女坐在岸边,光着两只小脚丫,正在冰冷的河水里嬉戏,在少女脚边,还有一只手指大小的鱼儿在盘旋。

    画是死的。

    但赵楚走过去的时候,依旧能感觉到盛夏的气息。

    他看到了虞白婉,看到了一个倾城绝艳的大神,宛如一个淘气的少女,在朝着画外的人撒娇。

    画外那个人,就是太仓北。

    就是这幅画的执笔者。

    “太仓北前辈,可能您有什么苦衷,搁下笔就已经离去,这幅画我且拿走,如果有机会,一定会亲手送给虞白婉大神!”

    赵楚深吸一口气,虔诚的一拜。

    深情之人,也为情所伤。

    这幅画很平凡,但赵楚觉得它不该在这里落灰。

    无论灭世浩劫来临,虞白婉是什么态度,这幅画,赵楚都要转交给虞白婉。

    拿走了太仓北那么多元器,炼化了人家的屋子,就当替原主人做件事,算是还愿吧。

    小心翼翼,赵楚卷起画卷。

    他就像卷起了一段时光,一段过往。

    赵楚将这一段恩怨,暂时存放在乾坤戒内,小心翼翼。

    随后,他又拿起一封信。

    【白婉亲启】

    苍劲有力的四个字,却充斥着一股豪情里如水的温柔。

    这是太仓北给虞白婉的信,似乎没来得及送出去。

    信的封口已经被封印,这封印似乎是随手为之,哪怕是赵楚,都有把握瞬间震碎。

    但他没有这么做。

    在前世,私拆别人信件,那是极度的恶心和不礼貌。

    所以,赵楚将信件也放在乾坤戒内,和画卷放在一起。

    这个信使邮差,就落到了赵楚肩上。

    在信件的旁边,是一把梳子。

    同样很普通,没有任何灵气波动,也不是什么法宝。

    “这一定是送给虞白婉的梳子,我也收起来,一起邮过去吧!”

    摇摇头,赵楚将梳子也收起来。

    这时候,书桌之上,只摆放着两件东西。

    一尊青白色的玉台,玉台之上,有13匹神俊的战马在奔袭,它们活灵活现,乍一眼看去,似乎每一根鬃毛都在飞扬。

    寒云战马!

    这些战马,就是威家的皇道神通,寒云十三骑。只是被缩小了几百倍,成了一件雕塑摆件。

    哪怕是赵楚,如今都没有修炼出寒云十三骑。

    当初神苍武院开启,威天海说过,半年之后,众多弟子才可以去悟道碑,无领悟寒云十三骑。

    “这是个模型?好精巧。”

    赵楚拿起寒云战马。

    真的很精致,赵楚越看越心惊,简直是最完美的艺术品。

    虽然是玉石锻造,但十三匹战马,每一匹似乎都有着各自的神态与愤怒。端详的时间长了,甚至有战马活过来的错觉。

    “可惜,有些瑕疵!”

    端详了一会,赵楚眉头一皱。

    在这些战马的身躯上,有些小斑驳,宛如岁月太悠久,再完美的玉石,也会有些边角被风化,从而剥离而去。

    这是来自岁月的剥夺,无论是人,还是物,你都不得不遵从。

    “可惜了这么完美的瑰宝!”

    拿着战马,赵楚简直是爱不释手。

    “你在城中之城看到的战马,其实就是你手里的雕塑。”

    “城外那十三匹战马,这个神威皇庭,根本无人能催动。他们没有中枢神钥,故而那种大杀器,他们也只能摆放着看。”

    这时候,洪断崖再次出现。

    “中枢神钥?”

    赵楚一愣。

    “没想到,这小小下九天世界,还算有个人才。”

    “这寒云战马,应该是一件离魂元器。”

    洪断崖看了看战马雕塑,点点头。

    “啊?离魂元器又是什么?”

    赵楚再次愣神。

    “离魂元器,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元器之魂的元器。这些元器并不能帮助修士突破元婴,所以称之为离魂元器,但却还拥有着元器的无上力量,所以经常被元婴境炼制成专属法宝。”

    洪断崖解释道。

    “既然没有神魂,那这离魂元器,应该有很多吧?为什么我一件都没见过?”

    赵楚皱着眉头。

    一路走来,赵楚也弄到过不少元器,这些元器,清一色都有属于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是不悔碑和心灯,有很多元器,他根本就无法染指,光是反震之力,就足够要自己的命了。

    “恰恰相反。”

    “元器的诞生,就如人族产子。你说是头脑正常的婴儿多?还是天生白痴,没有神智的婴儿多?”

    洪断崖反问。

    “这个,当然是正常的婴儿多。”

    这时候,赵楚也恍然大悟,彻底明白了。

    元器就宛如天地的婴儿。

    而元器之魂,就是婴儿的神智。

    论比例,当然是正常的元器占大多数,就如人族天生白痴,放在十里八村,都是个例。

    “原来离魂元器,是这种情况,好神奇的东西。这也难怪,元婴圣境,只能炼化一件元器,想使用第二件,会有元器之魂的抵触,根本不可能当武器。”

    “而这离魂元器,便没有元器之魂的抵触。”

    “这样一来,虽然元器的威力弱了很多,但依旧还是一件元器。拥有两件元器的元婴境,战力直线飙升,简直可怕!”

    随后,赵楚也是一阵咋舌。

    他不敢想象,一个元婴圣境,手持两件元器,该是如何恐怖。

    “其实在你手中,已经有一件离魂元器。”

    洪断崖道。

    “枯剑?”

    闻言,赵楚一愣。

    袁琅天曾经说过,这枯剑,重量达到100万斤的时候,可直接瞬杀元婴,似乎也只有元器能做得到。

    “没错!”

    “当你这枯剑,达到50万斤以上,便勉强能算一件离魂元器,有斩杀元婴的资格!”

    “不过你也不用太开心,50万斤的所谓资格,是元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让你砍的情况下,你有可能杀了元婴。当然,你哪怕杀了元婴,自己也会累死!”

    洪断崖大概解释了一下。

    “那这中枢神钥,又是什么东西?”

    赵楚问道。

    “中枢神钥,你可以理解成一件特殊的乾坤戒。”

    “你也能看到,外界那十三匹寒云战马,普通的乾坤戒,能放得下吗?”

    洪断崖道。

    闻言,赵楚一愣。

    自己的想象力,又一次被这个世界的光怪陆离所践踏。

    那么大的寒云战马,你装到乾坤戒里?

    你开什么玩笑?

    别说装进去十三匹,那战马雕塑,每一匹都庞大无比,宛如三层的小型宫殿。

    整整十三匹,那就是十三座巍峨的宫殿。

    哪有那么大乾坤戒?

    或许能装寒云战马一个脑袋差不多。

    “平日里出门,谁都不可能带着那么大的战马行走,必须要收起来,你说怎么办?”

    洪断崖欣赏着赵楚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闻言,赵楚举起手中的精雕细琢的玉石。

    中枢神钥。

    一定是装在这里面!

    然后将这战马雕塑,再装在乾坤戒里,方便携带,这样就简单多了。

    如果再猜不到,他就真成蠢货了。

    本来在照妖镜这些怪物眼里,自己脑子就不灵光,可千万别暴露智商了。

    “可惜,这件中枢神钥,有些损坏,你目前只能滴血祭炼了拿走,却一时间无法催动和收走寒云战马!”

    随后,洪断崖看着寒云战马上的那些斑驳,微微摇摇头。

    “损坏?”

    赵楚一愣。

    他目前倒也没计划拿走寒云战马,那样会拆了半个城中之城,太惊人,威天海一定会杀了自己。

    可赵楚也有自己的计划。

    等自己突破金丹,恢复身份,且有了自保能力的时候,必然要摧毁这神威皇都,如果有这些战马,将势如破竹。

    可如今损坏了?

    他只能拿走这艺术品,却无法收走战马?

    对贪婪的自己来说,这多痛心。

    ……

    PS: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