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05章治不好,我陪公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能得到一国之君御赐的雕龙金牌,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江尘往后可以自由出入王宫。

    倘若真叫这小子把公主殿下的病给治好了,这小子以后可就是国君跟前的红人、福将,整个王国上下,谁不得让他三分?

    江尘也是顺水推舟,山呼万岁,顺手将这雕龙金牌接了过来。说真的,他前世贵为天帝之子,对一个世俗君王行跪拜之礼,还真是落不下这面子。

    既然可以面君不跪,他自然不会推辞。

    当然,得了好处,总得表一下态度,当下胸脯一拍:“陛下,臣下不夸海口。只有一句话,若公主因为臣下救治不力而出现什么意外,臣下愿为公主陪葬。”

    表忠心的漂亮话多的很,但是没有什么话能比这种表态更直接。治不好,就陪公主一起死!

    这可是搭上了自家性命的豪举!

    试问天下诸侯,谁有这份气魄,谁有这份忠心?

    一时间,连江尘本人都差点被自己这精彩的表演感动了。

    连自己都感动的表演,自然也征服了一些人。

    跟着东方鹿来的那几个朝中权贵,心头都是暗暗吃惊,不想这江瀚侯的传人,竟然有如此气魄,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即便是天水侯那一党人,也觉得换个位置,他们只怕还真没有这份气魄。

    江尘的表演还没结束,又接着道:“陛下,神灵还有指示,今日生的种种,须得保密,不得泄露半个字出去。一是不能亵渎神明,二来也是为陛下的清誉考虑。”

    今晚这些闹剧,若是传出去,倒真是对东方鹿的口碑有些影响。毕竟看着诸侯自抽耳光,可不是什么体面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能亵渎神明啊。万一有人泄密,触怒神明,迁怒女儿东方芷若,那就坏大事了。

    当下毫不犹豫下旨:“今日之事,出了此间,任谁都不得泄露半个字。否则,便是与我东方王族作对!”

    好在现场来的人并不多,除了江瀚侯这边的几个人,跟随国君来的,也就是六七号人。

    这些人都是老油条,知道国君陛下这话不是说着玩的。这事真传了出去,他们一个个项上人头只怕都难保。

    再说,他们今天的表现,也是不体面的很。传出去,对他们的口碑同样没有半点好处。

    而江尘假借神明的名义,狐假虎威,唬得这帮君臣战战兢兢,自然也是出于低调考虑。

    他可不想这事传出去后,自己被整个国家的人视为怪胎、奇葩!

    东方鹿心头颇为感慨,握住江瀚侯的手,难得说出一句动情的言语:“江侯,你父子二人的忠义,朕很感动啊。”

    江枫也只能苦笑了。儿子大包大揽,漂亮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如果阻拦,那不是自讨没趣?只能在心里碎碎念了。

    “臭小子,你大包大揽倒是痛快,可别搞砸了。罢了罢了,父子一场,这小子若是搞砸了,天大的祸事,我这当老子也给你顶下来便是。”

    经过了这大起大落的变故,江枫的心态也是稳了许多。

    正所谓久病成医,前世的江尘,被太阴之体困扰了百万年。对这症状自然是研究颇多的。

    当然,以目前的条件,像前世他父亲一样炼制一颗日月神丹,那是痴人说梦,根本不可能实现。

    日月神丹,那是夺天地造化,与日月争寿的逆天神丹。就算是天帝,也是耗费了神元,牺牲了阳寿炼制而成的。

    炼制日月神丹的那些材料别说这世界上可能一样都没有,就算有,这个世俗世界,也不可能有人可以复制天帝那功参造化的大手笔。

    日月神丹没有,但是仿制日月神丹的丹药,哪怕只能挥日月神丹万分之一的功效,那也足够延年益寿一百年了。

    要知道,前世的江尘服用日月神丹,那可是活了百万岁月都不死。若非遇到天道浩劫,他甚至都是不死之身。

    以东方芷若的情况,要她活百万年,就算是天帝本人重生,只怕也不可能办到。

    可是要她活个百八十岁,江尘绝对有办法,而且不止一种。

    不过,江尘可没打算一蹴而就。如果三两下就把东方芷若的问题给解决了,保不齐那东方鹿会感激多久。

    帝王心术,是最善变的。短时间的感激,绝对换不来长时间的和睦相处。

    江尘需要时间,假以时日,区区一个世俗王国的君王,他压根不会放在眼里。

    所以,他索性来个慢工出细活。反正只要能够延长公主的阳寿,一切都好办。

    这么一来,他不但可以赢得充足的时间。无形之中也给自己上了一道无形的保护罩。

    给公主殿下看病的专用御医,谁想动他都得事先掂量掂量。是不是承受得起国君陛下的滔天怒火。

    江尘这一番表态,舌灿莲花,最后答应三天后入宫给公主会诊,总算是将这一群人给打走了。

    那宣胖子却是哭丧着脸凑过来:“尘哥,你可真残忍。要装死也给弟弟我一点暗示嘛。我那插画版的《肉蒲团》可是孤本,就这么烧了。你说这以后漫漫长夜,该怎么打啊?”

    “还有,那一万两银票,那可是货真价实……”

    “死胖子,你敢说那一万两银票是真的?”江尘似笑非笑看了一眼这个无良的胖子。

    胖子嘿嘿一笑,抓了抓头:“我还没说完呐,那可是货真价实九冥堂出品,足足花了弟弟我五两银子买的啊。”

    九冥堂,那是王都老字号,专门印制冥币的店铺。

    胖子说到五两银子的时候,脸上很是肉疼地抖了两下。

    胖子都是很小气的,让胖子往口袋外面掏钱,简直跟放他们的血一样难受。

    “尘哥,一万两银票的事我就不说了。那个《肉蒲团》真的是孤本……”

    “别不说啊!死胖子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上次借了我一万两什么时候还啊?”江尘呵呵笑道。

    “啊?尘哥你刚才说什么?刚才你装死装的太逼真了。害我伤心过度,哭得有点重,耳膜哭裂了,现在耳朵不好使了。不行不行,我得去找个大夫看看。尘哥,你好好养身体啊,回头我再来看你……”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胖子一溜烟已经飚射到大门外了。

    之前来的三个死党,除了宣胖子外,还有壶丘岳和杨宗,都是与江尘世代交好的诸侯子弟。

    壶丘岳见宣胖子溜了,当下安慰了江尘几句,也告辞去了。

    杨宗本来想解释点什么,却被江尘拍了拍肩膀,最终没讲什么,也跟着走了。

    人都走完了,在场就剩他们江家父子二人。

    江枫二话不说,抽出佩剑,手腕一抖,只见寒芒一闪,那厅堂上偌大一副檀木棺材,当场化为木屑。

    “人来,打扫一下,搬出去烧了,去去晦气!”爱子失而复得,江瀚侯的心情可不是一般的好。

    倒是江尘,微笑地看着老爹:“父亲,你就没什么想问问我?”

    “哈哈哈。”江枫爽朗一笑,拍了拍江尘的肩膀,“你是我儿子,不管你做什么,老子都帮你扛着!”

    江尘一时无语,这老爹,可真够没原则的啊。

    要说这前任江尘,虽然算不得极品纨绔,但实际上也离那不远了。如果他这次真的死了,墓志铭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此君生平什么事都干,就缺正事不干。

    三天闯小祸,五天闯大祸。

    为此,江瀚侯几乎已经记不清给他擦过多少次屁股了。

    当然,要说这小子,优点也不是半点没有,至少他讲义气,有那么点担当。不然身边也不可能聚集着那么一批纨绔子弟,以他为头。

    总而言之,这前任江尘,要找优点,就好似大海捞针。要找他的缺点,却是一找一箩筐。

    本来,权贵子弟,一些小毛病,小缺点也无伤大雅。可是这小子最大的毛病,就是修炼特别懒!

    “唉,真是个不懂得珍惜的家伙啊。”江尘融合了前任的记忆后,不得不承认,这个江尘确实有点烂泥扶不上墙。

    有这么好的一个老爹,还有着不错的天赋,在东方王国,也算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可是在同辈人的比拼中,这家伙已经混到垫底那一级了。

    本来,他们作为诸侯,是不能常驻王都里的。都应该在各自领地里居住。

    之所以各路诸侯汇集王都,是因为参加二十年一度的潜龙会试。

    东方王国有一百零八路诸侯,但这些诸侯不是一层不变的。二十年一度的潜龙会试,便是对诸侯传人的一项考核。

    只有在潜龙会试中通过考核,这诸侯传人才能继承诸侯令,继续掌控自己的诸侯领地。

    若是考核失败,便要交出诸侯令,剥夺封地,削掉爵位,成为闲居世家。

    一旦成为闲居世家,很大可能便是树倒猢狲散的结果。势力被瓜分,人才流失,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毕竟,失去了诸侯令,等于没了封赏,没了各种收入渠道。光靠吃老本,任何闲居世家都不可能养得起大批强者的。

    而且,王国也不允许闲居世家坐大,过诸侯的势力。

    潜龙会试持续时间很长,足足有三年。

    三年期满,若是考核成功通过,就会在王都举行传承仪式。这样就意味着未来二十年,可以继续保留诸侯令,掌控领地。

    二十年后,又必须派出年轻一辈的才俊参加新一届潜龙会试。

    潜龙会试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各路诸侯能保持江山代有人才出的盛况,不要固步自封。

    如果你不行,就要让出诸侯令。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简单,直接,野蛮,粗暴!
,10198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