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14章二度打脸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王都某个隐秘酒楼,白虎候传人白战云,以及朱雀侯传人洪天童,两人正鬼鬼祟祟商议着什么。

    “白兄,那小子很猖狂啊。丝毫不将你我放在眼里。尤其是你白兄,你跟他几乎是同时到的,他竟然从你手里抢走龙骨至阳草,是可忍孰不可忍?”

    洪天童明显更滑头,话里话外带着很明显的挑拨之意。

    “哼!江尘,得罪我白战云,你是找死!”

    白战云正说着,一名负责跟踪的手下人匆匆来报。

    “小侯爷,那小子没有回江瀚侯府,似乎是去了松石馆。”

    “松石馆?这小子去那里干什么?难道他还要购买灵石不成?”洪天童有些狐疑。

    白战云听得此言,却是露出一道奇诡的笑容:“松石馆吗?你确定没看错?”

    “属下一直跟踪他,不会看错。”

    白战云愉快地笑了:“江尘小子,你这是自取其辱啊。松石馆的老板,是我表舅!”

    说到这里,白战云更得意了:“洪兄,走,咱们一起去看看热闹。狠狠羞辱一下这小子。顺便把那龙骨至阳草给夺过来!”

    此地离松石馆也不远,两人快来到松石馆,从后门进去了。

    ……

    松石馆是一个专门经营灵石,异石的商铺,规模甚大,是王都第一字号。

    江尘到此,自然不是为了观石赏石,而是来定制石料的。

    在松石馆转悠了半天,结合前世的各种赏石经验,锁定了一款石料。已然谈好了价格。

    正等着付钱,忽然松石馆的老板匆匆走出,笑道:“这位小哥,着实不巧。我也是刚才得知,你定的这款卧阳石,昨天就已经被人定了。”

    “谁定了?这么巧?”江尘一愣,还有这么巧的事?

    “当然是本少爷我了!”后方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出,白战云大摇大摆地从后面走了出来。

    “江尘,不巧的很啊。这卧阳石,我我定了。你想要吗?把龙骨至阳草交出来。本少爷心情一好,或许会考虑转让给你。”

    江尘是个明白人,见到白战云,再看看白战云身后那似笑非笑的洪天童,再看看这松石馆的老板。瞬间便明白了。

    看来,这白战云还真是闲的蛋疼,从药师殿,一直干到松石馆,还真跟自己干上了。

    只是,这松石馆的老板,竟然被一个诸侯之子要挟,倒真是大跌身价,让江尘一下子看轻了他。

    “有趣,有趣。宋老板,这石头,你确定是不卖给我了是吧?”江尘不动声色,问了一句。

    白战云大喝道:“江尘,都说了,交出龙骨至阳草,这石头少爷就不跟你争了。否则,这卧阳石,你想都不要想。”

    “哦?我若是非要不可呢?”江尘淡淡笑道。

    “哈哈哈,你以为本少爷会让给你吗?这卧阳石,本少爷就算买回去垫茅坑,也是绝不会让给你的。”

    “你们家茅坑还真有面子。这么说,没得谈了?”

    “谈个屁!要么交出龙骨至阳草,要么赶紧滚!”白战云大概也知道,要江尘交出龙骨至阳草,怕是不现实了。

    江尘哈哈一笑,丝毫不以为意。他才懒得跟白战云这种白痴浪费口舌。又不是他自己买东西。

    这是为王室公主购买装备,他江尘才不会去多费唇舌。既然白战云这个傻子要跟王室扳扳手腕,那就让他试试好了。

    “宋老板,看起来,你是聪明人,办的却是蠢事啊。”江尘轻轻一笑,摇头轻叹,“你现在不卖给我,只怕到时候哭着卖给我,却也迟了。”

    说完,江尘看都不看白战云和洪天童,施施然便往外走。

    刚走到大厅,忽然一个伙计急匆匆走过来,神情惶恐,对着宋老板耳边低语了几句,脸色充满了忌惮。目光甚至不敢和江尘接触。

    宋老板听完,脸色当即刷的一下白了。就跟全身血液被忽然抽干了似的,满脸白,满嘴苦涩。

    几乎带着哭腔叫道:“江小侯爷,留步,请留步!这卧阳石,是你的了。我们松石馆不要你的钱,立刻就给您送到府上去。”

    宋老板的态度瞬间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却是让白战云和洪天童大感吃惊。

    尤其是白战云,脚板都跳了起来。

    “表舅,你有没有搞错?我们不都说好了吗?”

    宋老板哭丧着脸:“我说小祖宗,你就别为难表舅了。你们神仙打架,别让我们凡人夹在中间啊。”

    白战云怒了:“神仙?呸,他江尘算个屁神仙?东方王国一百零八路诸侯,他江瀚侯还排不上号呢!表舅,你会怕他?”

    如果不是忌惮白战云的诸侯老爹,宋老板一定会冲上去一顿胖揍,先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然后再狠狠唾上几口。

    这小子,完全就是坑爹的货,把他宋某人往死里坑啊!

    宋老板几乎是扑上去,一把抱住江尘的大腿:“小侯爷,我宋某人有眼无珠,求你了,求你收下吧!这卧阳石,算老宋孝敬您的。”

    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江尘本也没打算跟一个小老板计较太多。

    笑了笑:“宋老板,你这么一说,倒显得我是****之辈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这石头我就勉勉强强要了吧!价钱嘛,自然会有人支付的。你在后天一大早,给我按地址送过去便是了。到时候我会通知你。”

    “是是,小侯爷胸怀大度,老宋惭愧,惭愧啊。”

    江尘哈哈一笑,他如何会不知道。这老宋态度突然转变,必然是外面有人使了力。

    至于谁使力,那就更明白不过了。

    在这王都中,能让大诸侯都不敢造次的势力,能有几家?而目前会为他江尘保驾护航的,除了王室的人,还会有谁?

    “看来,东方鹿那老儿,果然也是准备了一手的。怕我反悔?”江尘心里摇了摇头,笑笑出门。

    初步该准备的东西,他都已经准备好了。

    白战云屡屡被江尘无视,大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挫败感。恶狠狠对宋老板道:“表舅,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宋老板白目一翻:“白战云,你好自为之!这是王都,不是你们白虎领地!你要撒野,也得先想想,有些人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我这个做表舅的,好心提醒你一句,小心走错一步,可别把你白家几代人的心血,毁于一旦!”

    宋老板完全不是危言耸听,刚才伙计进来,只说了两句话。

    一句是“天都军统领在外面”,第二句是“必须把卧阳石卖给江尘,否则后果自负”。

    这两句话足够让宋老板改变态度了。

    谁不知道,天都军,是当今国君的亲卫,是王国最有战斗力的一支队伍,掌控着东方王国的生杀大权。

    不夸张地说,惹毛了天都军,别说他宋老板,就算是白虎候,恐怕也要粉身碎骨!

    而天都军统领,更是王都最有权势的几个巨头之一。这样的大人物,竟然暗中为江尘保驾护航,这说明什么?

    宋老板不是傻子,还会不明白这里头的轻重?

    面对白战云的牢骚,宋老板苦不能把话说明,但这番警告,也算是尽到了一个亲戚的应尽之义了。

    如果白战云非得飞蛾投火,那他宋老板也只能尽早跟白家撇清关系。

    白战云还在骂骂咧咧,大骂宋老板不讲情面。倒是那洪天童,若有所思。他觉得这事太奇怪了。一次这样,两次这样!

    “难道说,这江尘,真的傍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

    却说江尘,办完事后,也不在外面厮混,径直回了江瀚侯府。

    刚进大门没走几步,却是见到内堂走出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他便宜老爹江瀚侯江枫。

    另外一个,却是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只见此人表情冷漠,径直朝外面走,而江瀚侯陪在一边,带着几分赔笑,低声说着什么。

    那样子,甚至有些低声下气。

    可是不管江枫多么热情,都像热脸倒贴冷屁股。那中年人面目依旧漠然,没有半点反应。

    走到门口,却是刚好碰到走进来的江尘。

    江尘终于从前任留下的记忆里,想起了这个人是谁。杜副总管?

    这人,赫然是负责潜龙会试的总负责人之一。

    “尘儿,你回来了?快来拜见你们杜大总管,为父好不容易请到杜大人,没想到这么不巧,杜大人竟然有事就要走了。”

    那杜副总管瞥了江尘一眼,似笑非笑地问:“你就是江尘?”

    作为潜龙会试的总负责人之一,他自然是认识江尘的,这么问,显然是装逼。

    江尘是聪明人,察言观色,就知道只怕父亲在这人身上碰了一鼻子的灰,当下也不咸不淡:“是我,你就是杜副总管吧?”

    杜如海,潜龙会试的副总管,排名第二的实权人物。不夸张地说,他甚至是掌控着潜龙会试各家诸侯的命运!

    不管是哪一路诸侯,见到他杜如海,谁不要恭恭敬敬?谁不要低声下气?

    得罪他杜尘,关键时候卡你一下,怎么死都不知道。

    所以,见江尘不但没有毕恭毕敬,竟然用这样的口气反问他。这杜总管心头顿时大怒。

    他杜如海不是没有城府的人,但是他压根没必要在江家表现什么大度胸襟。

    表情当场一凝:“江瀚侯?你这儿子,果然是人才啊。祭天大典都敢撒野的主,眼里没有我这个总管,倒也不难理解哈?”

    江枫一听,暗呼不妙,正要赔礼。

    杜如海一摆手,冷笑道:“江瀚侯,你不必说了。你儿子在潜龙会试上,本来我是打算帮你一把的。不过嘛,今天下午我得到很多路诸侯的提醒。说你这个儿子无法无天,帮他是等于惹祸上身。所以,潜龙会试的事,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杜总管,这……”江枫急了。

    “江瀚侯,别怪本总管说话直。就算没有那些路诸侯提醒,就冲你家这纨绔儿子的态度,我不给他穿小鞋,你们江家就得烧高香了!”

    杜如海索性撕破面皮。
,10198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