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16章进宫会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以他的见识,就算是诸天世界的功法,也没有他看不懂的。而这种凡俗世界的基础功法,于他而言,就好像小孩子启蒙读物《三字经》、《百家姓》那么简单。

    脑子里一遍下来,这功法的特点,长处短处,可谓是纤毫毕现。

    让江尘感觉好气又好笑的是,在记忆里,前任江尘,在两年半时间里,这《紫气东来诀》竟然只练过六次。

    而且其中两次,刚刚开练没十分钟,就被几个死党叫出去鬼混了。

    好气的是,一个修炼者能懒惰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极品了。

    值得一笑的是,前任江尘修炼的越少,对现在的江尘来说,反而越好。

    这样一来,他至少可以少花一点时间去矫正前任的修炼误差。一门功法,修炼过六次,还是断断续续的。

    基本上,这等于就是从零开始。

    修炼这种级别的基础功法,根本不需要江尘去领悟,很多别人想不到的玄奥之处,他不但轻松可以看出来,甚至这功法本身不具备的一些玄奥,他都能加以完善,而且是十倍百倍地完善。

    当然,江尘也没有过分耗费脑筋,这种入门功法,根本不值得他花太多时间。

    半个时辰后,这所谓的镇国功法基础部分,就被江尘完全吃透。

    一旦吃透了,修炼起来就简单了。

    第一遍,稍微有些生涩,第二遍,便是融会贯通了。

    到了第三遍,简直堪称炉火纯青。

    第四遍,第五遍……

    到了江尘第六遍施展的时候,即便是开创这门功法的东方王族的老祖能看到,一定惊掉下巴,甚至还有可能要倒过来拜江尘为师了。

    因为江尘已经在这个基础上,衍生出几十种变化。这还是江尘在有所克制的情况下生的。

    如果不是他不愿意多耗费脑细胞,衍生出几百种变化,那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练了几遍后,江尘便意兴阑珊,没有兴趣继续下去了。消耗太多时间去操练这种基础功法,简直是对自己大好年华的谋杀。

    他决定,再看看第三项考核。

    《武学篇》、《灵药篇》、《权术篇》、《兵道篇》。

    第三项考核,大约就是这些内容,大多是死记硬背的东西。当然,还有一些自由挥的空间。

    自由挥的那部分,就算是不答,也能拿到及格分。

    自由挥部分,无非就是区分天才和庸才的分割线而已。

    江尘随意看了一下,都是一些粗糙简单的东西,以他的见识和知识库,无疑就跟成年人做幼儿题一样,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好吧,潜龙会试这种小事,没必要花费太多时间。现阶段,必须找一门适合这具肉身的功法。不能太好,但必须具有无限可塑性。”

    江尘的记忆库里,诸天世界,各大位面的功法,可谓多如牛毛。不过要找一门合适的,可没有那么容易。

    先,太逆天的功法,以这具肉身的资质和条件,根本修炼不了。就跟吃惯了粗茶淡饭的人,忽然大吃山珍海味,势必会引起肠胃不适。

    当然,这功法也不能太差,太差的话,起步低了,以后可塑性就低了。

    江尘可不希望,自己以后的修炼道路因为起步的问题,而导致一些不必要的崎岖坎坷。

    这却是急不得的事,现阶段而言,江尘还没有完全熟悉自己的身体,自然也无法为自己量身打造一部适合现阶段的功法。

    反正,现有的《紫气东来诀》经过他改良之后,暂时也是够用的。

    现阶段,要问题是先把东方鹿对付过去。

    第三天,江尘并没有出门,而是窝在侯府的藏书馆里。来到这个世界,他对这个世界几乎是一无所知。前世的记忆除了一大堆纨绔荒唐事之外,有价值的并不多。

    江尘可不想懵里懵懂过日子,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虽然这是凡俗位面,虽然他是天帝之子转生,但是前世的记忆只能是在理论上支撑他,实际修炼中,还得依靠这个世界的身体。

    理论可以让他少走很多弯路,可以让他比别人成长的更快,却不可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就成为绝世高手。

    如果因为前世的记忆就沾沾自喜,目空一切,说不定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毕竟,他的武力值,在这个世界上还处于最低端的那一层。一个手指就能捏死他的人,太多太多了。

    一天的阅读,让江尘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加深了许多。也让他觉得很是充实。入夜之后,江尘又进入修炼密室,刻苦修炼。

    经过一夜的修炼,他的四脉真气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四条打通的经脉,经过他的几次打熬,也明显强悍了许多。

    “以这样的节奏和度,再过五六天,我的经脉强度,便足可支撑我去打通第五个要穴了。”

    真气境内修炼,每一步提升,难度都会加大。

    每开拓一条经脉,难度都会比之前难上好几倍。如果前面的基础没打稳,毛毛糙糙就去开拓新的经脉,很有可能导致经脉之间生碰撞,轻则经脉受损,从此不能进步;重则经脉爆裂,当场死亡。

    武道之路,步步艰险,并不是一句空话。

    当然,江尘也有自己的优势,他的记忆库里,有很多打熬经脉的手段,也有很多打磨经脉的技巧。技巧加上一定的灵药辅佐,让他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通常,天赋高的人,四脉到五脉之间,用时三个月算顶尖,用时六个月算优秀,九个月算合格。如果过一年,那便算平庸了。

    当然,也有人是一辈子都突破不了的,那就是属于不入流。

    可是,在江尘这里,通过技巧和灵药辅佐,他却有把握在七天之内,就从四脉突破到五脉真气。

    这其中,有一道程序他是不用花时间的,那就是定位真气要穴。

    这个世界,每打开一道真气要穴,都是要开摸索,领悟的。

    而江尘,却有《真穴共振》这门定位法门。

    一夜的持续修炼,让江尘对这样的生活非常满意。

    翌日清晨,第一道晨光从东边露出的时候,江尘便早早起身,来到侯府的练武场上,将《紫气东来诀》的功法运转的一遍,又将里边两门武技各自操练了一遍。

    《紫云掌》潇洒飘逸,施展开来,忽而如落英纷飞,忽而如彩云追月,虚虚实实,讲究的是一个飘逸。

    《东王指》却是讲究一个奇诡,忽如惊雷,又似飞星,惊鸿一瞥,神龙乍现,让人猝不及防。

    江尘打了一通,全身筋骨都调动起来,一套心法,两门配套武技,在他手中,却是演绎出许许多多原著中都没有的精彩来。

    只可惜,此间并无一个观众,否则必然会赢得满堂喝彩。

    一个时辰后,江尘用过了早点,派江正去宋老板那里一趟,让他亲自押送那批卧阳石进那王宫。

    前任江尘,也跟随江瀚侯进过几次王宫,所以记忆里对王宫的道路倒不陌生,对一些规矩,也是熟门熟路。

    再加上有雕龙金牌开路,一路上畅通无阻。

    虽然这王宫比江瀚侯在王都的临时侯府那是气派了百倍不止,不过这丝毫不能提起江尘的兴趣。

    相比江尘前世见识过的各种大场面,这王宫的各种豪华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江尘拜见陛下。”说好了面君不跪,见到东方鹿的时候,江尘只是微微躬身。

    这些礼仪小事,东方鹿现在自然也没有计较的心情,再说这是他亲口许给人家的荣耀,自然没有计较的道理。

    “江尘,你今天能来,朕很欣慰。之前的事,我们君臣都把它忘了。朝前看,如何?”

    “之前生了什么事?陛下,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记性差。呵呵呵。”江尘不想说客套话,索性装傻。

    “好,朕就喜欢聪明人。夏庭,你带江尘去内院。给芷若公主会诊。”

    “是,奴才领旨。”夏庭是个太监,能够在国君身边听宣的太监,地位自然不会低。

    这夏庭倒是伶俐人,并没有因为江尘的不良历史就有轻慢的意思。相反,他是客客气气,也很随和地笑道:“小侯爷,请随我来吧。”

    江尘点点头:“等下我的仆从管家江正会押送一批石料来,请一送到公主的寝宫里去。”

    王宫很大,走了好一阵,才来到后院。

    走在这清幽的后院花径上,江尘轻轻摇头。

    要说环境,此地在王都真是没得挑了,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地势清幽,亭台走廊,各种布置都是匠心独具的园林风格。

    走过一条走廊,穿过一个拱门后,却是一片开阔之地。那夏庭带着江尘,停在了一簇花架下。

    “小侯爷,咱们就到这里了。”

    那场地里,有两个人。准确地说,是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少女,脸上稚气未脱,身材处于成型和未成型之间,正是东方芷若。

    她此刻,正拿着一柄木剑,与另外一个女子见招拆招,招架的颇为吃力。

    那女子大约二十岁出头,身材极好,穿着一身紧身的武斗皮甲,将她那一身玲珑曲线勾勒的更加曼妙。

    此女一脸英气,呼喝之间,颇为严厉,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

    “着!”

    一声轻叱之声响起,东方芷若手里的木剑哐啷落地,而那性感女子的木剑,则是架在了东方芷若粉嫩的脖颈上。

    江尘无语摇头,这女人谁啊?胆子倒是不小,木剑竟然架到公主的脖子上,比武切磋就不懂放放水吗?

    再说,上次不是叮嘱过,让东方芷若停止武道修炼吗?

    “白痴女人。”江尘嘴角轻轻撇动,心里十分的不以为然,“果然是胸大无脑,古人诚不我欺。”

    岂知,他这摇头撇嘴的动作,正好落到了那性感女子的眼里,却是惹来了祸事。
,10198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