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26章江枫爆发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一场诸侯传人之间的比试,却是以这样的结局告终。以勾玉公主的身份,自然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故意给江尘放水。

    毕竟,江尘不论从身份,还是地位上看,都不足以让勾玉公主这么做。

    而且,谁不知道,勾玉公主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若不是这样的话,国君陛下怎么放心将潜龙会试这样的大事,交给勾玉公主负责?

    同样,江尘击败白战云,虽然神奇,但却是真真实实生在他们眼前的。他们纵然想怀疑,也找不到怀疑的借口。

    回到宴席之中,酒菜流水价地上来,但是今天生了这么多,让现场的气氛一时间有点上不来。

    或多或少的,一个个都带着几分心事。

    尤其是和江瀚侯有过节的一些诸侯,他们都有点拿不准。到底这江尘是侥幸赢了白战云?

    还是在扮猪吃老虎,到如今潜龙会试即将进入最后角逐,这父子终于开始露出狰狞的獠牙了?

    如果说一个三脉真气的初步真气境,能够凭借看过一遍对方施展武技后,找出破绽将一个八脉真气打败。

    这种事,站在武道大师的角度上看,谁都不相信。

    看一遍就能找出破绽,而且要在实战中打败对手,这怎么可能?

    如果以弱胜强有这么容易的话,大家还辛苦修炼做什么?

    可是,要说这江尘扮猪吃老虎,却也未免扮得太像了吧?

    最关键的是,祭天大典上放屁这种事,怎么都不像扮猪吃老虎的剧情啊!这可是弥天大罪,肯定会被处以极刑的。

    难道说,国君东方鹿配合他江尘一起扮猪吃老虎?

    这就更荒诞了!国君陛下还没无聊到这种地步吧?而他江家父子,也没有偌大的面子,让国君倾全国之力来陪他们父子演一场戏吧?

    只有天水侯和少数几个王公大臣,心里隐隐有些猜测。因为,他们那天晚上在江瀚侯府,亲眼目击了事情的真相。

    “托付江尘的神明力量,也许还没有离开,所以让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吧?”天水侯在心里头,是这么解释的。

    这种推测,也是最合理的。天水侯通过观察江枫的表情和动作,得出结论,这个事,至少江枫也是事先不知的。

    以江枫的城府,如果是扮猪吃老虎,演技是达不到那种境界的,一定会早早露出破绽。

    酒席开始之后,宣胖子等人也是频频过来走动,跟江尘更是亲密。以前他们跟着江尘混,是因为江尘大方、仗义,肯为朋友出头。

    现在,江尘的实力,更是让他们有一种一荣俱荣的自豪感。

    “行啊!尘哥,我宣胖子跟你混了两三年,都不知道,原来尘哥你才是真正的天才啊!演技一流,天赋一流,实力更是一流……小弟佩服啊,佩服!”

    宣胖子一脸激动,口水横飞,比小孩子过年还兴奋。仿佛江尘牛逼,跟他自己牛逼是一样的。

    而在另外一桌,白战云则脸色白,低头饮着闷酒,一声不吭。

    先前被江尘一招搞定的燕一鸣,此时也缓过劲来了,恨恨地道:“这个江尘,一定用了什么邪术!他区区一个三脉真气,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那洪天童,则是暗呼侥幸。好在自己聪明,在白战云演示《东王指》之后,没有站出来出风头。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上去跟江尘斗一场,说不定今天丢人的就不是这两位,而是他洪天童了。

    见白战云喝着闷酒,洪天童心念一动,想继续挑拨白战云:“白兄,别泄气。江尘这小子侥幸,论真实实力,他一个初步真气境,如何是你的对手?《东王指》不过是入门武技,这小子运气好,修炼的更纯熟而已。如果比拼家学渊源,他江瀚侯,又如何能与你白虎候的家传绝学相比?”

    白战云低头苦笑,一改往日飞扬跋扈的作风。轻轻摇头,却没说什么。他并不是一个蠢人。

    之前他几次打压江尘,纯粹是为了讨好龙居雪。

    只是,刚才被江尘一番点醒之后,他恍然大悟之下,念头却是反而通达了。

    是啊,自己大好年华,为一个注定是看不上自己的女人,用得着这样吗?还有,这个洪天童几次和自己一起打压江尘,他却秋毫无损,每次倒霉的都是他白战云。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洪天童用心险恶,每次都让他白战云当出头鸟。

    “还真把老子当傻逼了?”白战云瞥了那洪天童一眼,对这个阴险之徒,一下子生出了不少提防和厌恶。

    ……

    头席上,作为今日的东主,龙照风对刚才的事虽然有些诧异,但却也没有过多放在心上。

    就算这江尘有点城府,有些天赋,可是跟女儿的先天之体一比,注定有着不可填补的距离。

    所以,他对谋取江瀚侯的半灵脉领地的心思,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决定先下手为强。

    酒过三巡之后,龙照风举杯对江枫道:“江枫老弟,今天我很意外,令郎的表现,让本侯大开眼界。我对江枫老弟本人,也是一早就有结交之意。今日借此机会,还是那句话,本侯的那个提议,老弟你考虑得怎么样?”

    “何不趁今日这种机会,就这么愉快地敲定?本侯的诚意你也看到了,只要老弟你点点头,今后什么都不用干,每年可以从本侯这里得到三十万两银子。你我两家诸侯,更可永结为兄弟之好,如何?”

    龙照风语气豪迈,仿佛他强行以低廉价格租用江家的半灵地,还是给江瀚侯天大的面子一般。

    江枫被龙照风强拉到这一桌来,便知道这一席不好坐。见龙照风图穷匕见,开门见山了。

    也只能硬着头皮道:“龙侯,我江瀚领地处南疆,穷乡僻壤,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整个侯府的花费用度,大部分靠的就是那一片半灵地的收入。龙侯的这个提议,等若是断我江瀚领一条主要赚钱渠道。小弟实难从命啊。”

    不得不说,以江枫的脾气,话能说到这么低的姿态,已经很不容易了。换作另外一个场合,江枫恐怕早就拍桌子,拂袖离席了。

    “江老弟,你这是让本侯难做啊。”龙腾侯语气一凝。

    “呵呵,江侯,什么都不用做,每年能领三十万两,这简直是无本生意,江侯为何拒绝?”另一名诸侯假装相劝。

    “是啊!这坐地收钱的生意,换做是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啊。”

    “江侯,龙侯贵为第一诸侯,与你结为兄弟之好,这是多少人削尖脑袋都求不来的大好事?江侯你竟然不懂珍惜?”

    “可不是嘛?你看龙侯本身是第一诸侯,居雪小姐更是被隐世宗门看中。龙侯一脉,注定是富贵无限的。你逆了龙侯的心意,拂了龙侯的面子。以后的路,岂不是越走越窄了?”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依附龙腾侯的存在。听起来是劝说,实际上是威胁,是逼迫,是助纣为虐。

    很多话龙腾侯不便说得太直白,他们却是来帮忙做这个恶人了。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江枫天生硬骨头,换做其他一个诸侯,在这种场面下,恐怕当场就要招架不住。

    江枫却是毅然摇头:“你们也都不要说了。好听的话谁都会讲,真叫你们剜肉挖心,你们只怕也没这么大方。”

    席上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丹王苑代表,也便是丹王苑的大苑主,却是呵呵一笑:“江侯,我丹王苑通过与你们江瀚领的几次合作,现你们江瀚领的灵药培育实力,还达不到我们丹王苑的要求。所以,经过我们丹王苑内部的一致决定,今后来自江瀚领的灵药,我们是一概不收了。之前我们两家的合作关系,也就此终止吧。”

    此话一出,江枫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

    他之所以硬气,不愿意将这块半灵脉领地租借给龙腾侯,就是因为和丹王苑有合作关系。

    从这层关系中,江瀚领每年可以得到五百万两银子的收益。

    可是,如今丹王苑的老大亲自话,将终止合作关系,从此封杀来自江瀚领的灵药!

    这可就是釜底抽薪了。

    江枫嘶声问道:“大苑主,真要做的这么绝吗?”

    大苑主淡淡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江侯你这个人,错就错在总是不识时务,看不清形势。”

    这哪里还是劝说?分明就是敲打江枫了。

    江枫肚子里一股邪火其实忍很久了,大苑主这些话,终于点燃了他压制已久的怒火。

    压制许久的怒火瞬间爆,江枫霍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笑道:“好,好!一个个装模作样,打的却是野蛮强盗的算盘!”

    “我告诉你们,我江枫不是泥捏的菩萨!钱我可以少赚,甚至可以不赚,但是,做人讲究的骨气,这骨气我江枫是半两也不会出卖!”

    “丹王苑是吗?封杀我江瀚领是吗?无所谓!老子就算把那半灵脉的土地拿来养猪,也不便宜你们这些土匪强盗!”

    江枫爆了,爆的很突然,也很彻底!

    原来,爆的感觉是这么爽的。江枫觉得,肚子里一口恶气,在这一刻,当真是统统泄出来了。

    而整个宴席,却随着他这一通爆,猛然再度变得安静无比。

    所有目光,带着各种奇怪的意味,集中在江枫身上。一个个心里都在想,这江家父子先后爆,成为焦点人物,这是要闹哪样?是诚心跟龙腾侯府过不去,唱反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