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34章《九笑沧海诀》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对这两个前任留下来的死党,江尘还是有些香火之情的。而且,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心眼踏实,都是实在人。

    这一点,很对江尘的胃口。也是宣胖子、壶丘岳这两人,与那杨宗有着根本区别的地方。

    江尘看得出来,宣胖子的武道资质,只能说是一般。而且此子身上,并没有修炼者的那股韧劲和狠劲。

    短时间也许可以,但要他在武道之路上抱着不死不休的心态,宣胖子是绝对做不到的。

    壶丘岳则不然,在他憨厚的外表背后,隐藏着一颗坚忍不拔的武道之心。

    有了这番判断,江尘心里大概便有了个底。

    举了举杯:“你们两个一直把我江尘当大哥,那我这个大哥今天一句话,如果你们相信我。那么,不管你们的人生目标是追求富贵,还是追求武道,我都能帮你们实现。”

    “但前提是,你们是我的兄弟,一辈子不会变的兄弟。”

    江尘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眼下这两个人当然是兄弟,但是,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他需要的是永远不变的忠诚。

    “尘哥,我宣胖子就一句话,我这身肥肉都是你的。你什么时候吃腻了山珍海味,想吃人肉,就到我身上来剐。这如果信不过你,我宣胖子就没人信得过!”宣胖子眉头都不皱一下。

    “尘哥,我嘴笨。但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好大哥,值得我壶丘岳跟随的大哥。”壶丘岳也表态。

    “好,是兄弟,一辈子。”江尘点点头,“今日就到这里。记住,潜龙会试之后,你们再来我这里一次。我会给你们一点点惊喜。”

    针对这两个人,江尘也需要考虑一下,该怎么给他们一些帮助。既不会过火,又要对他们确有奇效。

    太过火了,难免会招人耳目,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太小气了,效果不好,给了等于没给。

    这却需要量身定做,须得花点时间琢磨一下。

    所谓孤掌难鸣,任何一个世界,单靠一己之力,有些事总会力不从心的。培养一些人,早晚都势在必行。

    送走了两个死党之后,江尘并没有就此闲着,而是直接闭关,进入修炼密室。

    白天里,在剑气室那三个时辰,让他领悟良多,收获满满。体内的五道真气,五条经脉,在与剑气室的三十二倍剑气对抗的时候,被不断打磨,冲击,沐浴,攻伐,直到蜕变……

    那一战,让江尘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晋升到了六脉剑气。

    这也是那一战,江尘最大的收获。

    “进入六脉真气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战斗力,至少提升了两三倍。”江尘感应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体征,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已经与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今日跟那燕一鸣一战,也从侧面上体现出我目前的一些问题。虽然赢了,但却赢得十分取巧。”江尘分析那一战,对那一战的得失也有着一些领悟。

    先,江尘在武技上吃了亏。前任的江尘,家传的功法,练得极为粗疏。唯一还算用心练过的,竟然是一本万金油《紫气东来诀》。这还是因为潜龙会试要考。如若不然的话,恐怕也不会练。

    来到这个世界,竟然还在用《紫气东来诀》的配套武技对敌,不得不说,在武技这块,江尘需要更新换代了。

    江尘了解了一下江家的家传功法,名为《沧浪诀》,是一门练气加武技综合的功法。

    《沧浪诀》,凡阶中品功法,最高上限,修炼到九脉真气。

    配套武技《破浪刀》,《海神拳》。

    这《沧浪诀》,算是江家一门的镇门功法了。

    “果然是一个比较穷的家族。”江尘苦笑,“这个世界的功法划分,似乎是分凡级,灵级,圣级,地级,天级这五大等级。五大等级里,又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小品次。算起来,凡阶中品,算是倒数第二个级别的功法了。就这还是镇族之宝。”

    江尘不得不感慨自己转生的起步确实有点低。

    当然,天下武技功法,能够入品,哪怕是最低级的凡级下品,那也是入品的武学。

    大多数武者,修炼的却是连品都入不了的普通武学。

    所谓的凡品武学,在东方王国这种国度,实际上却是十分珍贵的武学典籍了。

    让江尘哭笑不得的是,对这《沧浪诀》,前任的江尘从小到大修炼,竟然才刚刚修炼到了小成的境界。

    “这个家伙,到底得多么懒惰,才能把镇族武技修炼到这种层次啊。难道他的心思,就真的没放在这修炼上?”

    武技修炼,小成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纯熟、大成、无漏、圆满。甚至还有传说层次。

    小成,只是刚刚上路罢了。

    “这《沧浪诀》最高上限只能修炼到九脉真气,难怪父亲的修为,停留在了九脉真气。看来,功法的限制,在这个世界上,果然是可以让天才变成庸才的。”

    一个诸侯的镇族功法,最高才只能修到九脉真气,再往上,就到极限了。不得不说,这是武者的悲哀。

    “天高不可问,我自乘沧浪?等等……”江尘念到《沧浪诀》的第一句话,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沧浪诀》,难道我曾经看过?”

    想想也不对,《沧浪诀》这么低级的功法,按说是进不了天琅书苑的。那可是天帝的图书馆,怎么可能收录这么低级的功法?

    可是,那两句话,江尘的确有印象。

    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陡然,江尘脑子里浮出一门功法《九笑沧海诀》。

    九世做一梦,一笑沧海枯。天高不可问,我自乘沧浪。

    陡然间,江尘的记忆里,一下子涌出许许多多关于《九笑沧海诀》的功法记忆来。

    这《九笑沧海诀》虽然也入不得诸天法眼,江尘之所以还记得这门功法,是因为看到这门功法的时候,被创造这门功法的修士那段故事感动。

    此人轮回九世,只为见那梦中女子一面。只是等到海枯石烂,终不可得,最后幡然悟道,却现已经错过了天道。所以出天高不可问,我自乘沧浪的感慨。

    虽然《九笑沧海诀》也称不上天道法门,但是比《沧浪诀》那是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其蕴藏的玄奥,至少是《沧浪诀》的百倍以上。

    而且,这《沧浪诀》明显就是从《九笑沧海诀》里生出来的旁支。只是展到江家这一代,已经沦为极为平庸的功法了。

    一脉相承!

    “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看来,这《九笑沧海诀》,与我江尘有缘。我便修炼它了。”

    江尘之前苦苦找寻一门功法,却一直没找到合适这个身体的功法。

    如今,却因为江家的镇族功法,却引出了这《九笑沧海诀》,这却不是夙缘,又是什么?

    选定了功法之后,江尘的心里,也跟着安定了不少。

    《九笑沧海诀》里,配套的武技有许多门。不过暂时江尘还是决定,选择两门和《破浪刀》以及《海神拳》一脉相承的武技。

    自然,这两门武技的名字另有不同,分别为《沧海逆流刀》,《枯荣神拳》。

    功法,武技,统统选定。

    江尘心情大好。《紫气东来诀》毕竟是别人的功法,修炼起来,总是没有归宿感的。

    而《九笑沧海诀》,却是《沧浪诀》的加强版。与江家是一脉相承的关系。与江尘这具肉身,有着高度的契合感。修炼起来,自然更加得心应手。

    这功法一上手,江尘便知道,自己做对了选择。当这功法在体内运转的那一瞬间,身体里的要穴,经脉,几乎都跟着共鸣起来。

    每一处要穴,都出轻微而富有节奏的跳动,经脉也在一张一合之间,微微鼓荡着。

    “经脉共鸣?真穴共鸣?这是身体对功法最高级别的认同啊!”江尘喜出望外。

    “果然,功法还是自家的好?”江尘仔细一想,也便理解了。武道修炼,很多世家很注重血脉传承,很多宗族讲究功法不外传,实际上,这是一种传统,也是血脉与功法的一种契合。

    唯有适合,才是最好的。

    江尘想明白了这一节,也便明白了这个道理。

    “也许我脑子里装满了诸天功法,但是那些都不适合现阶段的我。归根结底,我现在只是一个六脉真气的凡俗武修,我的心态,应该注重这一世的修炼,而非上一世的经验。”

    上一世的经验,可以带来各种机缘,给他铺垫道路,让他不走捷径。

    但修炼,还是要靠今生这个身体,去一步步跨越障碍,一步步挑战巅峰。这是任何经验都取代不了的。

    真气运起,在体内运行着沧浪真气,江尘的经脉,便好像在沧海之中弄潮戏浪的蛟龙,酣畅淋漓。

    “沧浪真气,还缺乏一点点杀伐之气。看来,我体内的真气,还需要进一步打磨,才能将这沧浪真气,真正修炼出一点模样来。”

    经过一整晚的饥渴修炼,江尘对沧浪真气的掌握,明显已经十分娴熟。比之修炼《紫气东来诀》却不知道要强几倍。

    但是,由于修炼时间短的缘故,这沧浪真气,杀伐之气明显不够,霸气不足的话,这门功法就要减色三分。

    “杀伐之气,却不是闭关可得。”江尘细思着,喟然一叹,“看来,等机会成熟,却是要外出历练历练了。”
,10198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