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66章回归江瀚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不管对方有什么来意,不管对方有什么意图,这几个动作,却都赢得了郭进最大的好感。

    也让郭进的防线,渐渐撤掉了一些。

    “想不到郭顺郭太傅仙游不过十几年,郭家便凋落至斯。当真是造化弄人,天道不公。”

    江尘轻叹一声。

    郭进听到此言,肩膀不争气地一抖,那黑漆漆的眼珠,已经不可抑制地滚出泪珠来。

    “阁下……”

    “郭进,开门见山吧,我是江瀚侯府的小侯爷江尘。”

    “江尘?你是那个在祭天大典放屁的江尘?”郭进着实一愣,随即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我说错了,应该是说在龙腾侯府大骂各路权贵的江尘?”

    “哈哈。”江尘大笑,“好的坏的,都被你说中了。不错,我就是那个江尘。”

    郭进心里一宽,知道对方的身份,他心里的防线又消了不少。只是,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

    见江尘焚香拜祭自己的祖宗,郭进嗫嚅道:“江小侯,整个王都,都说我父亲是逃兵,是王国的耻辱。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拜祭他?”

    “谣言止于智者。有些事,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脑袋愚钝。你父亲血战而回,带回重要情报,是王国的功臣。我从勾玉公主那里,早已知悉。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

    这种评价,郭进从来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此刻听到江尘这般说,先是一呆,随即嚎啕大哭,扑向父亲的灵位。

    “父亲,您听到了吗?江小侯仗义执言,他说你是王国的功臣,认可了你的功劳。您在天之灵,能听到吗?”

    说到此处,郭进已经是泪珠滚滚,哽咽难语了。

    显然,逃兵,王国耻辱这些评价,让郭进从小到大承担了太多本不应该属于他的负担。

    他勤苦修炼,却处处碰壁。

    走到哪里,别人一听他的出身,便会来一句——就是那个王国耻辱的儿子吗?

    背负着这个骂名,郭进熬过了童年,熬到了少年。

    世人的非议,轻贱,让他越的封闭,越的苦闷。他的人生,除非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外,几乎只剩下手里这柄钢刀。

    然而——

    世人的轻贱,却没有让他自轻自贱,他不服,他要凭借手中的刀,向世人证明,他郭家,绝不是王国的耻辱!

    可是,直到如今,郭进还是找不到出头的机会。

    没有任何一家权贵,愿意给他这个证明的机会!

    江尘对郭进的苦闷,感同身受。被人冤枉,被人轻贱,被人欺压,从小到大,要熬过来,着实不容易。

    轻轻拍了拍郭进的肩膀:“长话短说吧,我江家这次竞争一品诸侯,我在潜龙会试上,抽到了招募亲随的任务。”

    “您……看中我?”郭进剽悍的身躯,微微一抖,抬起头来,射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这么多年来,他处处受人白眼,处处碰壁,投效无门,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只能与钢刀相伴,做一个流浪江湖的江湖客了。

    可是,命运便是如此神奇,在他最低谷的时候,却有人意外地伸出了一条橄榄枝!

    “我看中的不单是你,还有你郭氏一门的忠义。”

    郭进闻言,哽咽难语。就算他知道江尘这也许是收买人心之语,但也顿时感动的一塌糊涂。

    正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

    而江尘这一句“郭氏一门的忠义”,正是郭进内心深处最柔弱的地方,最需要温暖的地方。

    “小侯爷,单凭你这一句话,我郭进此生,愿誓死追随小侯爷,生死不弃!”

    郭进不擅长豪言壮语,但内心深处有一个极其坚定的声音,告诉他应该这么做,必须这么做!

    江尘对待属下人,是从来不吝惜的。

    当下下令,将郭进的母亲接到侯府去,请药师殿的药师亲自诊治。同时让郭进将宅院大门锁起来。并让邻里转告周家。

    “那周家要闹事,让他去我江瀚侯府闹;若是觉得江瀚侯府闹起来不过瘾,可以去王宫大院,找勾玉公主闹!”

    江尘临走,却是留下了这番话。

    既然勾玉公主推荐了这郭进,那么江尘也不介意借勾玉公主一把力。

    本来,这就是王室欠郭家的。

    当初郭进的父亲,本是勾玉公主长兄东方骏的亲随,那东方骏当时是太子之尊。

    在一次与敌国交战中,东方骏想立战功,结果中了敌人埋伏。只有郭进父亲血战杀出,将一条重要情报送回王都,随后便力竭而死。

    由于太子意外战死,才改立了现在的国君东方鹿为储君。

    改立东方鹿为太子后,当时国内甚至有种说法,说前太子东方骏的死,很可能是有人里通外国,出卖了前太子。而东方鹿初立太子,根基不稳比较谨小慎微,甚至为了摆脱瓜田李下的嫌疑,也没去理会冒死送回重要情报的郭家,甚至没将内幕公开。

    长久以往,郭进父亲的逃兵的名头,便被传了出来。

    而勾玉公主念在武道恩师郭顺郭太傅的恩情,几次进言,让东方鹿为郭进的父亲洗冤平反。

    东方鹿都不为所动。

    在他这个层面上,一动不如一静。像郭家这种凋落的家族,东方鹿也不愿意为他们大动干戈,去翻那些陈年旧账。

    只可惜,这么一来,苦倒苦了郭进。

    勾玉公主心怀歉疚,碍于东方鹿,却不能公开帮助郭家,只能暗中关注郭进。而最近几年,她经常外出历练,时间一久,更是疏于关注。

    如此一来,郭进的生存空间,便越来越窄,落到了今日这种地步。

    勾玉公主自知愧疚,不方便出面,只能委托江尘,向江尘推荐郭进,也算是将功补过。

    只是这里头的曲曲折折,郭进却是无从得知。

    不得不说,郭进在修炼方面,的的确确是一个异类。虽说有祖传的武技功法,但是郭进的天赋,却是惊人。

    以郭家现在的经济水平,郭进的修炼,根本没有任何灵药辅佐,也不可能有任何灵丹吞服。

    可是,他却凭借自身的大毅力,硬生生修炼到六脉真气。

    要知道,即便是那些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诸侯子弟,很多都没有修炼到六脉真气!

    “虽然很残酷,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出身真的能决定命运……”江尘在郭进身上,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这残酷的现实。

    天赋好,有大毅力,但若没有显赫的出身,没有出人头地的门路,终将成为镜花水月。

    八个亲随的名额,第一个便收了郭进,加上乔白石推荐的两个侄子,如今已经有了三个名额。

    剩下五个,恐怕是不得不回一趟江瀚领地了。

    任务时间紧迫,江尘不是拖拖拉拉的性格。收了郭进之后,对他说明了情况,当天下午,便带着一票手下,朝南疆出。

    有了上次被龙腾侯府偷袭的经验,这次不管是王室,还是江瀚侯府,都异常重视,沿途派出各种暗哨,先行探路。

    而在这般安排下,龙腾侯府有意做一些小动作,也是无处插针。除非此时此刻就跟东方一族翻脸,否则只能作罢。

    快马加鞭,江尘一行,在三天后,顺利进入南疆。

    南疆地域,与王都又截然不同,透着一股浓浓的南疆风情,不管是从风俗人情,还是地域风貌,都有一种独特的意味。

    江尘从前任的记忆里,也保存了许多关于南疆的记忆。

    至少,关于江氏一族的关系,他是理得清的。

    波江城外,前来迎接江尘的家族队伍稀稀拉拉,并没有多少人。

    “果然,小侯爷回归,跟真正的侯爷回归,待遇果然是大不相同啊。”江尘嘴角溢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江尘也知道,这怪不得别人。前任江尘造的孽,他在江瀚领的时候,就荒唐无度,到了王都后那些荒唐事,也没少往家乡传。

    倒是他最近大出风头的消息,反而没来得及传回来。

    如此一来,他江尘的回归,遭受冷遇是很正常的。

    “三叔,小雨。”江尘跳下马来,热情地向最前面的两个人招呼着。

    这大概也是整个江氏一族,极少数能够容忍前任江尘那荒唐无度的存在。

    中年汉子江桐,是江尘的三叔,性格敦厚内敛,恪守本分,是江瀚侯江枫最倚重的一个弟弟。

    而他身旁一个纤弱少年,则是江桐的儿子江雨。

    “尘儿,你这一去王都两三年,长高了不少啊。”江桐拍了拍江尘的肩膀,眉目中透着一股欢喜之意。

    “哥,你回来了!”江雨比江尘小一两岁,从小走的近,虽然是堂兄弟,却是一直叫江尘“哥哥”的。

    江尘笑了笑:“这次回来有一个任务,我们先回去再说。”

    虽然来的人很少,看得出来家族那些人肯定是故意不来,是给自己下马威,不过江尘并没有因此动怒。

    江桐听江尘这么说,反而微微有些诧异,心想尘儿在王都历练了几年,倒真是成熟了不少。

    换做以前的江尘,家族这些人敢不给他面子,只怕此刻已经破口大骂了。

    倒是江尘的随从管家江正,见此情形,脸色阴沉,数度有作的倾向,却终究克制住了。

    波江城作为江瀚领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也是江瀚侯府核心所在地。整个江家,便是以波江城为核心,辐射整个江瀚领,掌控整个江瀚领。

    与王都比,波江城繁华程度略逊一些,但作为南疆第一大城市,却自有一股独特的地域风情。

    江尘骑在马上,徐徐而行,一路走马观花,与江桐父子有说有笑,却只字不提任务的事。

    不多时,便回到了江瀚侯府。

    却不成想,江瀚侯府门口,却正是热闹。
,10199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