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天元神诀 >章节目录第二章 三井村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西历99年,江南省临州市桂兴县。

    一座大山方圆数百里,奇峰耸立,陡峭险峻,飞鸟成群,一派生机盎然。

    此山名阳明山,主峰月秀峰,峰顶有一道观,传闻道观里一老道问卜算卦颇为灵验,引得周边县市常有人远道而来问卦许愿。[

    山下一条七八米宽的小河蜿蜒而过,小河不深,河水清澈见底,偶尔能看到河底的小鱼小虾欢快的嬉戏玩耍。

    岸边一村庄傍山而居,几百户人家散落在山脚下和半山腰。

    传闻明朝末年一朝中叶姓大臣因得罪当朝权贵举家南逃,见这山清水秀,风水极佳,便在此隐居下来,经数百年繁衍,期间又有一些外姓移居进来,形成了现在几百户人家的村庄。

    村头有三个井眼,井水终年不停汨汨流出,后人便用青石条将井眼围拢,村庄也得名三井村。

    东方已经浮上鱼肚sè的白云,只有几颗疏散的星儿,还在天空中挤眉弄眼地闪动。

    此时村东头一户人家却依旧灯火通明,一个三十岁不到,留着板寸平头,神态中依稀还能看出几分军人气质的青年男子正不停的吸着烟,满脸焦急的在小院中团团乱转,里屋不时传出一女子痛苦的呼叫。

    青年男子名叫叶连成,妻子杨素兰怀胎已近十月,本还未到预产期,不曾想午夜时突然肚疼,查看之下羊水破裂有了分娩之兆。

    事关紧急,已经来不及去县医院生产,匆忙之下只好找来村里老辈的接生婆接生。没想到接生婆进去好几个小时了,那小祖宗依然不肯出来。

    就在叶连成心急如焚、不知所措之时,忽见远方天外一颗流星拖着长尾巴似的蓝sè磷光,在夜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

    “流星!”叶连成高中毕业后曾经在部队服过役,也接触过一些西方的文化,自然知道能看见流星是非常幸运的,忙闭上眼睛许愿,保佑其妻儿平安。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闭上眼睛之时,那道流星已经如闪电般划过夜空飞入里屋,瞬间一切如常。

    “哇!”一道清亮的婴啼响彻整个山村。

    “生了,生了!连成,母子平安,是个胖小子!”

    婴儿只哭了几声就停了下来,一双小眼睛四处张望着,说不出的可爱。

    叶连成满脸欣喜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说不出的激动:“儿子,我也有儿子了,我做父亲了……”

    一月之后,叶家按当地风俗大宴亲朋好友。叶连成之父亲自为孙子取名:“生于凌晨天sè将明之时,就叫凌天!”

    叶凌天出生之时,月秀峰道观内,一白发长须老道看着划过长空的流星,默默念着口诀,手中yīn阳卦掷出,“啪!”四块yīn阳卦落地,竟然齐齐断成八块……

    老道见状脸sè一紧,良久,才自言自语道:“天机,不可窥也!”

    ……

    花开了又谢,chūn去秋又来。转眼间十八年过去。

    南方的八月间,骄阳似火。中午时分,太阳把树叶都晒得卷缩起来,知了扯着长声聒个不停,给闷热的天气更添上一层烦燥。

    三井村后山,叶凌天静静地坐在一颗高大的香椿树下,背靠着树干,低头锁眉,神情复杂。

    “去?还是不去?”自从接到燕京大学录取通知后,两个不同的声音就一直在叶凌天耳里此起彼伏的响起。

    “去,一定要去!燕京大学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么多年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只有上了大学,才能有一个更高的起点,才能展示自己的才华,施展自己的抱负……”

    “不,绝对不能去!家里还欠着那么多钱,这几年来,母亲为了撑起这个家,为了供自己上学,可以说是做牛做马,只要是能挣钱,什么累活脏活没干过?你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应该想办法去挣钱,不能再让母亲继续劳累下去……”

    山风悠悠拂面而过,带来一丝清凉气息,让炎热的夏rì有了些许凉爽,却未能打断叶凌天的思绪。

    良久,叶凌天的脸sè终于恢复平静,似乎已经作出了最后的决定。

    站起身子仰望远处那苍茫的天空,眼中透露出坚定的目光,缓缓的折好手中那张梦中一直期盼的燕京大学录取通知,小心的放入裤兜装好。

    村东头一个很普通的院子,里面是几间瓦房,因年久失修显得有些破落,房屋中因为没什么家具而显得略略有些空荡。

    叶凌天推开门而入,一个身材有些单瘦,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妇女正背对着大门忙碌着。

    “妈,高考成绩出来了,对不起,我……我让您失望了,我没能考上大学!”看着母亲那憔悴的背影,叶凌天心中忍不住一酸,眼中噙满了泪水,一半是因为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更多的却是因为这几年来以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这个家的母亲。

    中年妇女愣了一愣,放下手头的活缓缓转过身,眉头皱了皱,眼中流露出不相信的眼神:“凌天,是真的吗?你一向学习成绩那么优秀,怎么会没考上呢?”

    此时的叶凌天被杨素兰问得脸sè微微发红,十八年来第一次对母亲撒谎,让叶凌天神情有些不自然。

    不敢直视母亲那疑惑的目光,叶凌天低着头看着地面,诺诺地说道:“妈,是真的,考试的时候没发挥好。”

    片刻,杨素兰显然相信了叶凌天的话,眼神之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失落之sè。

    不过这丝失落之sè非常短暂,几乎是一闪即逝,片刻之后杨素兰脸sè便已经恢复如常。

    抬手帮叶凌天擦掉脸上的泪水,杨素兰关切地安慰道:“凌天,别哭啊,没考上不要紧,现在不是可以复读吗?今年再复读一年,以你的能力明年一定能考上大学的!别灰心,嗯?”

    看着母亲那关切的目光,叶凌天心底涌起一股暖流。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渴望,忐忑不安地说道:“妈,我已经决定好了不去复读,我要出去打工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