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天元神诀 >章节目录第六十二章 装逼还是牛逼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傅立忠严肃地说道:“用刑也是一种手段,对付顽固不化的犯罪分子,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考虑。”

    中年jǐng察接口道:“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叶凌天看着两人,轻描淡写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犯罪,你们说的那些罪行我也不会承认。”[

    傅立忠显然有些恼火了,伸手一拍桌子,怒喝道:“叶凌天,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老骆,把他铐起来,用你们的特殊手段对付,直到他承认为止!”

    骆姓jǐng察忙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就要往叶凌天手腕上拷去。

    叶凌天脸sè一沉,盯着骆姓jǐng察冷冷地说道:“如果你还想继续活下去,最好不要乱动!”

    骆姓jǐng察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怔,在公安部门混了这么多年,虽说还称不上成了jīng的人,但也算得上见过一些世面,自然也有些眼sè。

    燕京是首善之区,各种势力云集于此,随便一个世家子弟或者是高官后代都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打了人后不但不跑,还悠闲自得的坐在那里等着jǐng察去抓,到了局里后还能从容不迫;明知道傅小强是傅立忠的儿子,还能若无其事地坐在审讯室里,看他的样子根本就没把傅立忠放在眼里。

    这样的人,要么就是在装逼,要么就是非常牛逼。

    很显然,叶凌天绝对不是属于前者,而是非常牛逼的那种人。

    还有那个女的,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气质,让人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女。

    天呐,我他妈的真是昏头了,以前都能谨慎小心,怎么今天就只顾着讨好顶头上司,把这些都忘了。

    得罪了这些**,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他们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让自己永无宁rì,捏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想到这里,他肠子都悔青了,脸sè瞬间变得惨白无比,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冷汗。惊恐地看了看叶凌天,还好,自己并没有把对方彻底的得罪,现在也只能只盼他大人大量,不与自己这种小喽罗计较。

    不得不承认,这个骆姓jǐng察醒悟得还不算晚。不过有一点他猜错了,叶凌天确实是非常牛逼的那种人,但却不是他想象中的**。

    叶凌天可没理会这些,转过头盯着傅立忠,眉头一挑,语气冰冷地说道:“姓傅的,为了掩饰你儿子的罪行,你是真的准备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吗?”

    傅立忠眼里闪过一丝yīn险的目光,狞笑道:“叶凌天,这里可是公安局,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进了这里,就得听我的。实话告诉你,今天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

    隔壁的一间审讯室里,柳若涵同样被一男一女两个jǐng察审问着,逼她承认诬蔑傅小强,并且是叶凌天主动出手打伤了傅小强和那几个混混。

    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刹车声在楼下响起,随即楼道上便响起强有力的脚步声。

    “谁是这里的最高领导人,马上出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进审讯室。

    柳若涵一听便知道是燕诚来了,忙喊道:“燕叔叔,快来救我,这些jǐng察要对我用刑!”

    燕诚一听,焦急地跑过去,一脚就踢开了审讯室的门。

    看到里面的情景,燕诚顿时愤怒无比。只见一个jǐng察左手拿着一本寸许厚的,右手拿着jǐng棍,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柳若涵面前,显然是看到大门突然被踢开而吓呆了。

    几个全副武装,端着最新式微型冲锋枪的军人冲进审讯室,迅速散开占据了有利地形,其中一名军人用枪抵着那名拿着jǐng棍的jǐng察大声喝道:“放下武器,抱头,蹲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而坐在桌子后面的那名女jǐng察一见到黑洞洞的枪口抵着自己的脑袋,顿时一下便瘫在了地上,随即地板上流出一滩液体,一股难闻的尿臭扑鼻而来,竟然是被吓得小便失禁了。

    燕诚走到柳若涵身边,仔细察看了下,关切地问道:“小涵,你没事,他们有没有伤到你?”

    柳若涵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撇着嘴道:“还好,不过你也看到了,你们要是再晚来一分钟,我就不知道是死还是活了。”

    傅立忠早已经听到楼道里的动静,此时也来到了审问柳若涵的那间审讯室,见到里面全副武装的军人,脑袋顿时懵了,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稳了稳情绪,傅立忠故作威严地问道:“我是北城公安分局的副局长,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怎么携枪冲击公安部门?”

    军队和地方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双方互不干涉,傅立忠一开口就给对方扣了一个大帽子。

    燕诚可不管那些,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眼傅立忠,从口袋中掏出一本证件,冷冷地说道:“我们是zhōng yāngjǐng卫局的!”

    燕诚的话音刚落,傅立忠身子就颤了一下。zhōng yāngjǐng卫局,那是保卫国家级领导的部门,由他们负责保卫的对象最低级别都是副国级。

    很明显,他们是为了这个女的而来,那么这个女的很可能就是某个副国级,甚至是正国级领导人的亲人。

    自己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公安局副局长,却把国家领导人的亲人抓进了公安局,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都是那个混帐儿子惹得祸!什么女人不去惹,偏偏惹上国家领导人的亲人,妈的,找死也没这么找得准的。

    颤巍巍地接过燕诚的证件,上面写着“姓名:燕诚,工作单位:华夏zhōng yāngjǐng卫局,军衔:上校。”下面盖着华夏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华夏公安部的鲜红大印。

    将证件小心地合好恭敬地还给燕诚,傅立忠战战兢兢地问道:“这个,燕诚上校,不知道大半夜的到我们局里,有什么事吗?”

    燕诚收好证件,并没有因为傅立忠的恭敬而给他好脸sè看,依旧冷冰冰地说道:“我们来这的目的,等会有人跟你解释,我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柳若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