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的第三帝国 >章节目录第4章 4和平条约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没,没有。”为的年轻人有些结巴,显然他被阿卡多的气势震慑住了。

    阿卡多向前一步,用左手指了指胸口的铁十字勋章,左手手背上满是凝结的疤痕,看上去让人心惊动魄,他看到三个人都略微后退了一小步,再次开口道:“这里的人都是肯为这个国家流血的英雄,你们却想劝说他们为贪图虚伪的和平接受屈辱?”

    “滚出去!”希特勒得到了强援,大喊一声。

    “滚出去!”屋子里的伤兵被鼓动起了斗志,他们更愿意接受自己是个英雄,这个说法至少现在深入人心。

    站在椅子上的青年又退了一步,一脚踩空,摔倒在了地上,惹来一片哄笑声,三个年轻人在大笑声中逃一般跑出了伤兵大厅。

    “阿卡多!”得到了泄的希特勒高举起右手大喊起来。

    伤兵们跟着喊了起来:“阿卡多!阿卡多!”

    哗啦一声脆响,一个钢制的饭盒被摔在了地板上,坐在阿卡多身边的希特勒气急败坏的抱怨:“这些该死的布尔什维克!总有一天,我要把它们都抓起来!统统绞死!”

    “生气是没有用的。”阿卡多微笑着说道:“任何思潮都有它存在的道理,战争打到这个时候,确实已经没有多少人支持了。”

    “不!我宁愿战死在前线!也不愿意接受失败!英国人!法国人!还有该死的美国人!”希特勒挥舞着拳头,激动的说道。

    战争并不会因为某个小人物的义愤填膺而生转变,第三天,也就是1918年11月9日这一天,一名老牧师赶到了波默拉尼亚省内的小城巴斯瓦尔克,向准备重返前线的希特勒等人通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先生们,我是博格尔牧师,很遗憾的来告诉各位,霍亨佐仑市议会不再悬挂德国皇冠,德国已经成为共和制国家了。”这名老牧师很艰涩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上帝啊,您在说什么呢,皇帝陛下他,他……”希特勒有些呆滞的望着老牧师,阿卡多看到他的嘴唇有些抖,声音甚至都有些扭曲,没有经历过帝国制度的人不会理解这种自内心的崇拜和服从,但是确确实实这种心情存在,有时候还刻骨铭心。

    环视四周,不少人已经跪在地上哭泣了起来,有些人则是在大吼大叫,大家对于自己誓效忠的帝国轰然倒塌,显然非常的难过和悲伤,甚至还有更严重的一种情绪——绝望。

    是的,绝望,希特勒就已经绝望了,他寄予厚望的战争失败了,他的精神寄托倒塌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还为什么生存,还为什么呼吸。

    阿卡多想像几天前那样,用一番慷慨陈词的演讲来痛骂走面前的老牧师,可是他现一切在即将生的真实历史面前全都苍白无力,德国皇帝确实走下了他的历史舞台,而属于德国巅峰的舞台,还没有拉开帷幕。

    看着周围骚动的人群,阿卡多轻轻的嘀咕着:“上帝,如果让我跪着才能获得生存,那么请赐予我一柄长剑,我宁愿握着它死在争取自由的战场上。”

    “阿卡多先生,您是一位真正的德国人,一名真正的德*人。”希特勒听见了阿卡多的嘀咕,这时候他已经满脸泪水,他泣不成声的说话,就像一个失去了父亲的孩子。

    拍着希特勒的肩膀,阿卡多用坚定的目光盯着哭泣的下士,力量大的震动了两个人身上的纽扣勋章:“我们要做点什么,不然德国就被那群蠢货毁了!”

    “我们能做什么?”希特勒有些迷茫,他有过从政的念头,可是那些贵族大人物还有老牌政客们强大无比,他根本无法用一个下士军衔还有平民身份来打败如此强大的对手。

    “我们从政!”阿卡多坚定的说道:“借着人们打破传统的风潮,我们可以获取很多支持者!我们和老牌贵族还有政客们不同,我们有先进的思想,更重要的是我们有更加坚定的信念!”

    “什么信念?”希特勒疑惑的看着阿卡多。

    “德国必将征服世界!”阿卡多抿着嘴,轻轻的说出了重如泰山的誓言。

    历史终究会记住今天,这一天的夜里,一个叫阿道夫?希特勒的下士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是步入政坛,还是继续当建筑师,我曾经犹豫过,如今我不再犹豫了,今天夜里,我下定决心,步入政坛。”

    而另一个年轻人,阿卡多则说出了一句被人遗忘的话语:“德国必将征服世界。”

    我们先把年轻人的狂语放在一边,世界的另一个角落里,联军的政治家们正在挖空心思给德国一个惊喜。

    11月11日,德国在康比恩森林投降。

    第二年,1919年的5月7日,协约国在柏林表了没有经过与德国协商而片面制定的凡尔赛和约。对于一个在最后一秒钟还沉溺在幻想中的国家的人民而言,这是一个惊人的打击。

    《凡尔赛合约》规定,德国必须归还普法战争时期获得的阿尔萨斯以及洛林地区。

    合约规定,德国划分出东部相当大的一片领土,割让给波兰,从而使波兰获得出海口。而东普鲁士成为了和德国再没有接壤的飞地。

    合约规定,德国割让石勒苏益格州的一部分给丹麦。一些先前由德国控制的地区或者由联军占领,或者由新成立的国际联盟委托管理。

    合约规定,协约国撤出莱茵河地区后,这里将变成非军事区,德国不能驻军以及修筑军事工事。

    当然,合约还规定,德国失去全部的海外殖民地,另外德国政府要向协约国赔偿巨额的战争赔款。

    然而这份长达75ooo多字,款项多达44o条的合约里,最重要的部分还是关于解除德国武装的。

    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凡尔赛合约的制定者们企图永远削弱德国可怕的军事力量。他们摧毁或拆除德国的大部分武器和武器生产设施,尤其禁止德国拥有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的四种新式武器:飞机,坦克,潜艇,毒气。

    合约还有步骤的削弱德国的武装部队,根据条款规定,德国现有的14ooo架飞机必须全部上交给协约国部队或就地拆毁,海军将只象征性的保留15ooo人,起装备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生产的老式战列舰、轻巡洋舰、驱逐舰、鱼雷艇。除此之外,就连大部分的商船都被作为战争赔款没收。

    最最严厉的打击落在了德国6军身上,这些拥有普鲁士军事传统的骄傲军人被狠狠压榨。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德国6军拥有兵力2oo万,而合约将使如此规模的德国6军在192o年初压缩到仅仅1o万人。入伍必须自愿,而且必须取消普遍义务兵制度。

    诞生过德国无数名将的总参谋部被彻底取消,军校被取消,禁止使用坦克重炮以及毒气,合约甚至对机关枪和步枪等轻武器以及弹药的数量都有细致入微的规定。

    这个合约简直就是羞辱,一名美国议员富有远见的指出:“这不是一个和平条约,这里面至少孕育了11场战争。”因此《凡尔赛和约》在美国参议院没有通过。

    1919年5月7日,《凡尔赛和约》的内容被公布了出来,德国人民被凡尔赛合约苛刻的内容震惊了。所有人都义愤填膺,有一种被出卖了的感觉。

    大家寄希望于战争后期剧烈的政治变革,也就是废除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独裁统治,实行议会民主制度会缓和战败的制裁程度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德国市民冲上街头,抗议这个合约,毕竟德国是在具有战争潜力的时候稀里糊涂的战败的,被人当做战败者羞辱到了这种程度,是所有人都不能容忍的。

    6月16日,协约国向德国提出了最后通牒,要求德国必须在24日以前接受和约,否则停战即告失效,协约国将“采取它们认为为实现他们的条件所必须的步骤。”

    如果拒绝和约,德军能够抵抗协约国不可避免要从西方动的进攻吗?总统向德军最高统帅部提出了这个问题。埃伯特说,“如果最高统帅部认为军事上抵抗有些成功的可能,我就设法使议会拒绝接受和约。”

    兴登堡元帅对埃伯特作了这样的答复:“一时战端重起,我们能够重克波兹南省,守住东部边境,但是在西部,很难指望我们能抵抗敌军的强大攻势,因为协约国在人力上占优势,而且他们有能力在两翼包抄我们。因此,总的来说,军事行动是否能成功,是颇可怀疑的,但是作为一个军人,我不能不感到,与其接受耻辱的和平,不如光荣地战死沙场。”

    军队表示武装抵抗不会有结果,而且会造成6军珍贵的军官团的消灭,甚至造成德国本身灭亡的可能。

    既然军队领导人承担了责任,国民议会终于以绝大多数通过签订和约。这个决定通知协约国驻柏林代表克里孟梭时,距协约国最后通牒期限只差19分钟。四天以后,6月28日,获胜的盟国签署了凡尔赛条约,德国政府没怎么拖延便批准了条约的条款。条件很苛刻。德国被迫独的承担引起战争的责任,并赔偿战争造成的所有损失。在协约国规定的最后期限前19分钟,德国政府终于屈服了,尽管德国社会党总统弗雷德里希?埃伯特认为这个合约是“不能实现和不能负担的。”

    战争的开始和结束与小人物们似乎永远没有关系,第一次世界大战从一个王储被枪击开始,稀里糊涂的被一群高官们签了字结束。

    是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跟历史上一样,在一群政客的妥协中草草的结束了,德国士兵们还在期待着反击的早上,接到的却是后撤的命令。

    希特勒崩溃了,他所在的奥地利步兵团,被解散了,他正憧憬着为德国流干最后一滴鲜血的时候,德国的大人物们却恬不知耻的投降了。

    在希特勒的痛哭声中,在阿卡多的安慰中,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德国的战争机器被肢解,屈辱悲愤充斥着整个德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