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的第三帝国 >章节目录第30章 30谁死谁又新生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半夜,总统埃伯特的家中,一声沉闷的碎裂声打破了宁静,两名穿着皮靴的国防军士兵撞开了埃伯特家大门。

    随后,十几名国防军士兵端着枪冲进了埃伯特的家中,把一脸震惊的埃伯特还有他的家人围在了正中央。

    阿卡多一边用手套拍打自己左腿的裤线,一边一脸微笑的走进了埃伯特的客厅,看了一眼埃伯特,笑着说道:“你好,前总统埃伯特先生,你被捕了!”

    “混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是政变!你这是袭击德国总统!你这么做是叛国罪!”埃伯特脸色有些煞白,死死地盯着阿卡多,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么巧?”阿卡多哈哈大笑起来:“埃伯特,你自己犯的就是叛国罪!还有心情用这个罪名给我栽赃?”

    “我叛国?我怎么可能叛国?”埃伯特冷笑一声否定道:“你这是诬陷!可耻的为政变找的借口!”

    “那你和西曼秘书两个人半夜三更给联军军控委员会打电话通风报信是怎么一回事?能给我解释解释么?埃伯特先生。”阿卡多选了一个沙,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问道。

    “报信?哦,对了,是我报的信!可是我没有背叛德国!背叛德国的是你们!是你们这些可恶的国防军!”埃伯特恶狠狠的说道:“是你们让整个德国变得如此贫瘠!你们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吸血鬼!”

    他气愤的向前一步,甩开了他妻子拉他的手,愤怒的吼叫道:“德国马克已经贬值成这样了!你们仍然不断增加你们的军费,你们挥霍无度,购买浪费汽油的车辆,还暗中资助新式武器的开!我已经收购了你们!所以我为了德国的未来,才举报了国防军!”

    他昂挺胸,毫不畏惧的看着阿卡多:“尤其是你!你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违背《凡尔赛和约》扩建国防军,是在给德国的经济判死刑!你那个该死的《冥王计划》让我恶心!我恨不得把你挂在电线杆上绞死!”

    他滔滔不绝的演讲:“只要联军军控委员会抓到了国防军的把柄,就可以更严厉的执行监督,国防军就会被迫放弃那些夸张的扩军备战计划!这样政府就会有更多的钱来建设我们的国家!”

    阿卡多冷笑一声:“呵呵,可是联军军控委员会没有成功,并且导致了你意想不到的鲁尔工业区惨案,让整个德国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损失!你也就成了国家的罪人!”

    “我不认罪!这些罪行都是你!是你阿卡多犯下的!你如果不暗中扩建国防军,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埃伯特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你错了!这一切都会生,因为德国脆弱的军事力量不足以保卫自己的国家,所以我们才遭受今天的耻辱!不过我正在计划报复!这一点就请你放心吧。”阿卡多站起身说道。

    “你!你这个混蛋!我要见西克特!他不会放任你胡来的!”埃伯特大声的说道。

    阿卡多走到埃伯特身边,凑到埃伯特耳边,悄声说道:“我挪用了部分公款购买了十几家公司,每个月盈利近百万用来支撑更加秘密的国防军扩军计划,就连西克特都不知道,总有一天德国会强大起来,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埃伯特一愣,然后看向阿卡多,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告诉我,你真的是为了德国做这一切的么?”

    阿卡多点头:“你就要死了,我没有必要骗一个死人。一切,都为了一个级强国的诞生。”

    说完,阿卡多退了几步,摆了摆手的同时下达了命令:“开火。”

    “阿卡多!你这个魔鬼!你这个毁灭德国的魔鬼!终有一天你会被德国人民绞死!”埃伯特惊恐的看着周围的士兵端起步枪,拉开枪栓,对他瞄准。

    没有人说话,这一秒安静的可怕。“呯!”第一声枪响,紧接着第二声枪响,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到最后是密密麻麻的枪响,分不清响多少声。

    1923年11月7日深夜,德国总统弗里德里希?埃伯特在家中被国防军秘密处死,他和他的妻子共身中25枪死在客厅的沙上。

    阿卡多走到埃伯特的尸体旁边,伸手帮他合上了眼睛:“对不起,谁也不能阻止德国的复兴。安息吧,下辈子,不要和我做敌人。”

    从埃伯特的家中走出来,阿卡多坐上了格尔的汽车:“去兴登堡元帅那里,开车!”

    深夜,正在床上休息的德国6军元帅保罗?冯?兴登堡被自己的警卫员叫了起来,以为有一个叫阿卡多?鲁道夫的上校前来拜访,并且声称事态紧急必须面见兴登堡。

    本来警卫员是要打走这个小小的6军上校的,可是当这个警卫员看见阿卡多汽车后面跟着一辆卡车,车上跳下了至少2o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就识趣的打消了驱赶阿卡多的念头。

    “阿卡多,我记得你!你提升上校还是我提名的,看起来最近没有人教给你规矩了!你不知道半夜三更打扰一名老元帅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么?”兴登堡哼哼的说道。

    坦白的说,就阿卡多知道的兴登堡生平来看,他的一生最辉煌的时刻已经过去了,那段和鲁登道夫配合默契左右第一次世界大战胜负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兴登堡更像是一个符号,一个代表着德国新旧交替时代的符号。

    “元帅!因为埃伯特总统背叛了国防军,出卖了自己的祖国!所以我才星夜赶来打扰您!实在抱歉!”阿卡多站在兴登堡面前,一副痛心疾的模样。

    “什么?你大半夜的叫我起来就是为了给我讲个笑话?埃伯特背叛国防军?出卖了自己的祖国?你知道乱说话是要丢脑袋的么?”兴登堡一愣,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小子!想升官财不是你这么个做法!滚出去!”

    “元帅!埃伯特总统出卖国防军,阻挠《冥王计划》实施!证据确凿!西克特将军批准我逮捕埃伯特。就在刚刚,我奉命前去,可是他和家人拒捕!现在他和他的夫人已经被击毙了。”阿卡多低头说道,他的额头渗出了汗滴,他的一生最重要的赌博胜负就看下一秒兴登堡元帅的回答了。

    可能是因为信息量太大,兴登堡坐在那里沉默了几秒钟,才缓缓起身盯着阿卡多,他皱着眉头,目光一动不动,仿佛要看穿阿卡多心里的真实想法,过了一会,他才开口问道:“你下令打死了国家的总统?”

    “不!元帅阁下,我下令打死了德国人民的叛徒!”阿卡多郑重的说道。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兴登堡看着阿卡多又开口问道:“让我给你的这次行动记功?为你打死了总统而升你的职?”

    “元帅阁下,我知道您一直在为参加下一次总统大选做准备,国防军将全力支持您,明天一早您就会控制整个柏林,整个德国都会欢迎他们的新总统兴登堡元帅就职!”阿卡多立正敬礼说道。

    这一次,沉默足足维持了十几分钟,兴登堡坐回到沙上,扶着下巴认真的思考,埃伯特已经死了,现在那空着的总统宝座自己唾手可得,处理了面前的上校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拉拢这个实干的年轻人似乎更加合算一些。

    “我能信任你么?阿卡多上校?”在阿卡多觉得自己会被拉出去枪毙的时候,兴登堡终于开口问道。

    阿卡多没有说话,走到兴登堡一旁的电话机旁边,抓起电话大声说道:“给我接第15师师部……雷奥!我是阿卡多!命令军队控制柏林!兴登堡元帅已经是德国的新总统了!”

    兴登堡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看着阿卡多笑了起来:“埃伯特的死要保密!西克特那边我给你说情,你不会有任何事!今天开始,你直接向我负责吧。”

    阿卡多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赌对了,他这次行动让兴登堡提前两年登上了总统的位置——代价是西克特不再器重他;收获是他获得了更独立的展空间。

    1923年11月8日一早,国防军和几名政府要员向外布了一条消息,德国总统埃伯特于7日夜间遭到德国*袭击,总统埃伯特和夫人双双身亡。

    随后,德国政府宣布紧急预案,任命德高望重的前德国6军元帅保罗?冯?兴登堡为德国总统,即刻生效。

    西克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得到了埃伯特总统死亡的消息,摔了他自己最喜欢的咖啡杯,大骂了阿卡多半个小时。不过当兴登堡的私人秘书赶到,转告了兴登堡支持阿卡多的意思之后,西克特不得不下达了命令,让阿卡多负责柏林附近的国防军新编第22师的组建工作。

    就在阿卡多志得意满的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公寓的时候,一个不之客敲响了阿卡多的房门。

    “谁啊!”阿卡多一边问一边示意格尔过去开门。

    “我来投靠你!阿卡多?鲁道夫上校!”门刚刚被打开,站在门外的男人就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