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逍遥修真少年 >章节目录第1466章 一位故人
    张小强不理会大家的目光,他只顾享受着千树樱子的捏肩和小泽莉香泡的香茶。

    美女相伴,喝着名茶,看着海景,沐浴着潮湿的海风,斜躺在椅子上,这短暂的放松给张小强带来了无尽的惬意。

    张小强在惬意享受,在航船的另一边位置,两个美女,也斜躺在椅子上,沐浴着阳光和海风,看着蓝天发呆、聊天。

    这两个美女都是极品,穿着性gan的比基尼,一个有一米七多一点的身高,凹tu有致有前有后的完美身材,不亚于36D的本钱,雪白的长腿,鲜yan性gan的嘴唇,火la迷ren的身材,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再搭上一个大框墨镜,让她的气质显得特别的性gan撩人。

    最最迷人的,还是她胸口那一颤一颤的36D雄伟之处。

    另外一个美女,身材毫不输这个齐耳短发美女,她眼睛天蓝色,轮廓偏向于欧美女子,却留着一头黑色披肩长发,她是个华夏和欧罗巴的混血儿。

    “墨浓,我们为什么不坐飞机去东京啊,非要坐船,耽误时间啊……”长发披肩的混血美女开口,用一口软糯的江南软语说道。

    短发女子道:“月溪,我们时间充裕,坐船能够放松疲惫,能够沿途看看海景,也挺不错的呀……”

    如果张小强在这里,定能够认出这个短发女子。

    玉墨浓,燕海的珠宝爱好者,女商人,曾经带张小强去参加过燕海的玉石交流大会,张小强还在玉石交流大会上赌到了几块极品翡翠。

    长发女子是玉墨浓的好姐妹,叫江月溪。

    这次,玉墨浓和江月溪要去岛国采买一些东西,顺便去岛国旅游一趟,她们本可以选择更便捷的飞机,因为玉墨浓想要体验航船出海,才改成了在南部港湾乘坐这辆航船。

    玉墨浓和江月溪聊着天,喝着茶,嗑着瓜子,看着蓝天和海面,闺蜜两个倒也开心、放松。

    “墨浓,我饿了,走,去吃点东西……”江月溪道,她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露出她性感撩人的小腹。

    “好啊。”玉墨浓也站了起来。

    两女拿着长披巾裹着身躯,免得惹来一些银荡的目光。

    航船上供应充足,甲板的中间便有一处高级餐厅,卖着华夏美食、岛国美食和西餐。

    玉墨浓和江月溪来到高级餐厅,一人点了份红酒西餐,就坐在一把遮阳伞下慢慢品尝了起来。

    这时候,张小强的目光,正好顺着餐厅的方向,看到了玉墨浓和江月溪。

    “是她……”

    张小强嘀咕。

    他不认识江月溪,但他认识玉墨浓啊。

    玉墨浓是方美玲的好朋友,还在燕海生活的时候,因为方美玲的缘故,张小强倒是偶尔跟着方美玲和玉墨浓聚一聚。

    自从去了京城长住之后,张小强和玉墨浓之间的联系基本上都断了。

    张小强也没想到在这艘海船上,还能够偶遇到玉墨浓。

    在张小强的记忆中,玉墨浓是个性格大胆火辣的大姐姐,她开玩笑的尺度也是比较大的,张小强倒是挺喜欢玉墨浓这种直率的性格。

    “主人,谁呀?”小泽莉香问道。

    张小强道:“一个故人。”

    “故人?要我去把她叫过来跟主人喝一杯茶吗?”

    小泽莉香问道。

    张小强摇摇头,摆摆手,说道:“不用。”

    如果和玉墨浓不是在这条船上,张小强会跟玉墨浓打个招呼,一起喝个茶叙个旧也是不错的。

    这次情况特殊,张小强去岛国,是去会会岛国的阴阳道,他和岛国的阴阳道之间在所难免一场大战,他不希望因此而连累了玉墨浓。

    玉墨浓不是修炼之人,就没有必要把玉墨浓卷入修炼界的事情里面来。

    “嗯!”小泽莉香点点头,她继续给张小强泡茶。

    张小强说玉墨浓是他的一个故人,小泽莉香自然理解为玉墨浓是张小强的女人,反正主人的女人特别多,也许主人自己都数不过来呢?

    要是张小强知道了小泽莉香的想法,他一定会郁闷不已的,这都特么的冤枉啊,他跟玉墨浓之间,还真的没有擦出什么爱的火花啊。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留着小平头的中等个头男中年,朝着玉墨浓和江月溪的方向走了过去。

    “玉小姐,江小姐,别来无恙啊……”

    这个小平头开口,声音沙哑。

    玉墨浓和江月溪同时表情一愣,面色煞白。

    “林浩,你怎么会在这里?”玉墨浓惊道,她的语气,明显是不想见到这个林浩。

    林浩道:“玉小姐,你能在这里,林某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玉墨浓面色一顿,她还没话反驳林浩。

    “玉小姐,我们能够在这艘船上相遇,也是缘分啊……”

    缘分?去泥煤的缘分!

    玉墨浓恨不得用口水把林浩淹死。

    林浩接着道:“玉小姐,既然我们这么有缘,林某上次谈的那个生意项目,请玉小姐好好思考一下……”

    玉墨浓道:“林浩,你闭嘴,这没得谈,我玉墨浓,没打算跟你林浩做生意!”

    “玉小姐,你这样就不好了,我林某专程来这艘船上,就是为的这个生意项目,我的诚意是拿出来了,玉小姐你也要拿出诚意啊,你不拿出诚意,这没法玩了啊!”林浩厚着脸皮说道。

    玉墨浓不再理会林浩,她端起红酒杯抿了两口。

    林浩道:“玉小姐,你这个态度,我很伤心,我这人一伤心就容易冲动,一犯冲动,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比如把玉小姐和你的朋友绑了玩弄一番,再丢海里喂鱼,神不知鬼不觉,希望玉小姐别逼我做出这一步!”

    “林浩,你……你威胁我?”玉墨浓愤怒。

    林浩这话,是赤果果的威胁。

    林浩贱笑道:“玉小姐,我就是威胁你,那又如何呢?在华夏,我还要谨慎一点,得防备很多情况,碍手碍脚的感觉很不爽啊,现在都出了海,我想怎样就怎样,你玉墨浓只有乖乖服从,不从,你只有死路一条,还要连累你的朋友一起死,啧啧,你们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讲真,我还不忍心下狠手呢,你真的不要逼我!”

    “林浩,你……你敢……”玉墨浓气得胸口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