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章节目录第2699章 师兄(一更)
    三人同时出现在一座繁华的巨城内。

    荆晓洁好奇的扭头顾盼四周。

    楚离大圆镜智已经观照到整座城池。

    这是一座不输于南阳城的巨大繁华的城市,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城市的最中央,一片住宅区内的小巷里,四周幽静无声,脚下青砖一尘不染,小巷的墙壁雪白无瑕。

    而隔了一条街外,便是正中央的大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喧闹嘈杂,偏偏这里幽静无声。

    荆晓洁道:“门主,这是哪里呀?”

    “天刀城。”徐锵道。

    他举步徐徐往前,沿着青砖铺就的小径往前走。

    两人紧随其后,经过数座富丽堂皇的府邸,最终来到一家宅院前,两个黄衫青年站在门外的石兽旁,双眼炯炯的瞪着他们。

    他们便停在这座大门口,两黄衫青年身形陡的一绷,随时要出手。

    荆晓洁讶然道:“门主,这是里……?”

    “天刀宗!”徐锵道。

    荆晓洁道:“不会吧?天刀宗就在这里?难道是分院,还是临时的地方?”

    “天刀宗的宗门便是这里。”徐锵道。

    他沉声道:“宋宗主,烦请一见!”

    “咯咯咯咯……”一阵蚀骨的娇笑声骤然响起,响彻在他们耳边。

    楚离心微微一沉。

    大圆镜智观照不到这个宅院,而此女的声音若有若无,却带着惊人的煞气,好像直接侵入精神,这说明此女的精神力量极强,武功是偏重于精神力量。

    这样的对手最是难防。

    而且他的修为也不如此女,更是防不胜防。

    “宋宗主!”徐锵肃然抱拳。

    众人眼前骤然出现一个黄衫宫装妇人,身形娇小,婀娜多姿,柔美中透着几分威严,令人不敢亵渎,只能远观不宜靠近。

    楚离心不停的沉下去,眼前这美貌妇人比徐锵更可怕,明明站在眼前,大圆镜智却观照不到,好像只是一个虚幻之影,并非真人。

    更重要的是,他没看到她身上的刀。

    “徐门主怎又大驾光临?”美貌妇人轻笑一声,螓首轻摇:“本座既然答应你不杀范毅,便不会杀他,徐门主把心放到肚子里就是。”

    徐锵抱拳沉声道:“这一次却是来专程致谢的!”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徐门主太过严肃古板喽。”宋曼茵轻笑一声道:“这范毅说起来也与咱们天刀宗有很深的渊源,可惜进了你们南天门,让咱们错失了一个人才。”

    范毅乃鼎鼎大名的后起之秀,在年轻一辈中风头极健,确实是一个练武的奇才,是宗门未来的顶梁柱,一宗之内若没有这般顶梁柱,便有损名气与威严。

    徐锵道:“这便是因缘巧合吧,没想到平白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不过当年的事到底有何秘密,怎能对宗门弟子的生死不闻不问?”

    他神情冷肃,声音低沉。

    宋曼茵轻轻摇头。

    范毅是顶尖的人才,可他的父母资质却寻常,在宗内默默无闻,她身为同门竟然也没太有印象,没有太过在意,现在做了宗主,再去查却很难查得清。

    徐锵叹一口气,摇头道:“咱们是信得过宋宗主的,既然宋宗主说没杀他们,那便不是宋宗主,但那把刀是做不了假的。”

    “是啊……”宋曼茵叹息道:“看来是本座的仇人所为,有可能是本座连累了他们,当真是……,可惜范毅不是本宗弟子。”

    她的飞刀只落在仇人手上,持此刀杀天刀宗弟子,一定是蓄意报复,故意留下飞刀是示威,是故意气她。

    “只要宋宗主帮忙查探凶手,那便是对他莫大的补偿!”徐锵道。

    “本座自然会追查此事!”宋曼茵沉声道。

    徐锵抱拳道:“那便不打扰宋宗主了!”

    楚离轻咳一声:“门主。”

    徐锵看向他,目光露出询问之意。

    宋曼茵轻笑一声,笑声再次蚀骨勾销,笑盈盈看着楚离:“徐门主,这位小家伙是……?”

    徐锵沉声道:“是咱们南天门的供奉。”

    “哦,供奉。”宋曼茵轻笑道:“年纪轻轻便成供奉,想必是有独特的本事,威力不俗,不知有何话,何不当面说?”

    “在下李奇见过宋宗主。”楚离抱拳,缓缓说道:“持此刀灭范府的我已然推算出来了,不如给宋宗主看看,识不识得。”

    徐锵脸色变得不好看,却也知道楚离的选择没错,这个时候不能再掩饰身份,坦荡一点儿更好,他沉声问道:“找到凶手了?”

    楚离缓缓点头。

    徐锵看向宋曼茵。

    宋曼茵侧身一伸手:“来吧,请进!”

    她盈盈进入大门,身后三人跟着进去,穿过鲜花绕匝的小径,来到了温馨宜人的大殿内。

    大殿内布置得温馨雅致,一看便知是女子所为。

    他们坐到绣墩上,一个少女已然在窗前轩案前研墨,铺好了素纸。

    “小家伙姓李名奇,推衍出了凶手,难道是揽星宗高徒?”宋曼茵清亮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楚离,宛如看一件珍宝,笑盈盈的问道。

    她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与殿内的幽香相混,香味独特,令人心宁神静。

    楚离摇头:“在下推衍之术乃家传,才疏学浅可不敢与揽星宗的相提并论。”

    “唔,不是揽星宗的……”宋曼茵轻颌首:“世间的推衍之术繁多,能发扬家传绝学,也是幸事,徐门主还真是运气不俗。”

    能被南天门看中的推衍之术一定不凡,这种独特本事可遇而不可求。

    天刀宗也招揽了这种异士,可惜推衍之术不精,十算九错,偶尔准一回,还要看运气好不好,但也只能这般供养着,能准一回已经是赚到。

    正研墨的少女已然退后一步,轻轻退出大殿。

    楚离起身来到案前,提笔寥寥数下,一个中年男子已然跃然纸上。

    宋曼茵黛眉轻蹙。

    楚离放下笔,扭头对宋曼茵道:“这位是持刀灭范府之人,宋宗主可识得?”

    徐锵紧盯着宋曼茵:“宋宗主,这应该是你仇人吧?”

    宋曼茵沉吟不语,紧盯着那幅画。

    荆晓洁一直乖乖不说话,免得说错了,此时看宋曼茵只是盯着看,良久不说话,顿时大急:“别不是仇人,是亲人吧?”

    宋曼茵扭头看她一眼。

    荆晓洁讶然道:“不会吧,难道真被我说中了,真不是仇人?”

    “是本座的师兄。”宋曼茵叹一口气。

    徐锵脸色一下变得难看,深深看向宋曼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