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章节目录【114】爱人?仇人?

“死者家住永福小区三栋二单元,凶杀割掉被害人的嘴唇,后面有过被性.侵迹象。”

那同事又解释说:“张海同志被割掉双唇,不但后面有过被性.侵迹象,而且发现尸体时,后面还插着一朵血染的玫瑰花。”

“最重要的是,被害人生前同样有过性.侵别人的现象。”

“也就是说,他生前性.侵了别人,随后又被别人性.侵。”

我点点头,问道:“那你们觉得对象是男是女?”

黑子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是男的,因为被害人性器上检测出体液和粪便,他当时应该是进入了某个人的后面。”

“种种证据表明,被害人是同性恋。”

gay普遍称玻璃,也就是男同性恋的意思,而女同性恋则是ml,普遍称百合,拉拉。

“最有趣的地方是,被害人之前可能强上了对方。“

说到这里,黑子脸色更加的难看,对于正常人来说是无法理解同性之间的行为的。

想起这种事情,我们唯一能想起的就是恶心,就算有个男人来抚摸一下自己,自己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但我们不能用自己的观点去反驳那些gay或ml,他们有权利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就像我们有权利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样。

只不过,我们追求的是异性,那些人追求的是同性而已。

想了想,我看向黑子说:“不一定是被害人强上了凶手。”

黑子说:“证据很充足,被害人生前的确强上了凶手,当然在为破案前我们也不敢肯定,和被害人发生行为的人就是凶手。”

我说:“你们有没有听过灰姑娘强野兽的故事?”

“野兽要求灰姑娘去强它,随后杀死灰姑娘,这样人们会以为灰姑娘生前强了野兽。”

其他同事也很赞同的点点头,说被害人可能生前曾被凶手要求去强他。

来到案发派出所,我们想要调查一些被害人生前的资料。

让我们意外的一点是,当得知我们的来意后,这些同志对我们很冷淡。

甚至有人想要把我们往外赶。

代理所长出来告诉我们:“张所长这个人和名字一样,有着很宽旷的心胸,为人做事大大方方,说出不夸张的,这所里上下的人谁没欠他一个恩情?”

什么样的家庭养出什么样的人,张海的家庭本身就是个与人为善地方,他出来工作后,受到家庭影响处处与人为善。

一旦提起张海这个名字,当地辖区派出所,居民百姓都是伸出老拇指。

代理所长指着外面一个乞讨的残疾人说:“老所长生前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买四个包子两杯豆浆,自己一半,分给那残疾人一半,从来没有间断过。”

民警甲说:“我看见他扶盲人过路,后来上班迟到,领导根据规定扣他一百块钱,后来领导自掏腰包多发给他两百块钱。”

民警乙说:“有年拆迁时,张海脱掉警服,跟老百姓站在县ZF大楼前谩骂,他喜欢和附近工地的人吹牛,帮他们扛水泥而且不要报酬。”

民警丙说:“张海被谋杀那天,附近工地四十多号人扛着锄头满大街乱转,引起交通大拥堵,他们说要是找出凶手,他们挖出凶手的心来看看是不是黑的,对面那个残疾人不吃不喝,他哭了一天,全县接近一千多人为他送行。”

我问:“你们不想找出凶手么?”

其中一个女民警说:“我男朋友被谋杀,我做梦都想看见凶手被捉住,可是醒过来后我却不想破案。”

“男朋友?”

我疑惑的看着那个女民警。

她说:“我叫南宫恋,张海是我男朋友,我知道他是个双性恋,但我愿意去包容他,他承诺过我会娶我,可惜他背叛了自己的誓言,他死了。”

南宫恋,国内极少的复姓名字,带着浓浓的古风,我猜这个女警察骨子里一定是个懂得浪漫的女人。

“那他生前的同性恋对象是谁?”

“我知道,但我不能说,有本事就拷问我。”

南宫恋脸上很平静,她似乎已经豁出去,身为民警应该知道当出现这桩命案时,凶手就无法逃掉,她在挣扎瞒一天算一天,这样在凶手被找出来后她才有理由来安慰自己,最起码曾经隐瞒过。

我知道他是同性恋,但我愿意去包容他。

从这句话里不难听出这个女人有多爱张海,现在张海被谋杀,她却不愿意配合破案,那么她肯定有什么苦衷,甚至凶手对她很重要。

“谢谢你们能说这么多,我们会再来的。”

说完拉着一脸不解的林彦儿往外面走去,她问我说:“你为什么突然不问了?”

我慢慢的解释:“你认为继续问下去会有结果么?我们那套文字游戏对这些民警根本不起作用,他们干着和我们一样的工作,我们会的他们都会,要是不想说,你还能把这些人抓回去逼供?”

林彦儿说:“我就不懂,那个女人口口声声喜欢张海,他被谋杀,非但不想破案,反而隐藏着什么事实?”

“她喜欢张海,也喜欢凶手,我想这个复姓南宫的女人一定知道凶手是谁?”

我揉了揉额头,脑袋迷糊糊的。

这件案子的凶手反侦察意识绝对不在我们之下。

“你路子广,能不能找一个电脑黑客来?”

说完后,林彦儿脸色有些古怪。

好半天才拍着胸脯子说:“黑客?算你找对了,你以为我能进刑侦大队就因为有点背景和随时违抗命令么?俗话说的话,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

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打量这个女汉子,没想到她还有这些能耐,想要成为合格的黑客,大脑必须拥有计算机的能力。

按照人大脑的计算力,在没有诀窍的情况下,最多能算出双位乘除法,而黑客的大脑却能算出三位甚至四位的乘除。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让她盗一个QQ号,简直像吃饭那样简单。

让我意外的一点是她编写数据时并不需要什么专业电脑,只要一台联网的电脑就成。

接下来就是查看张海生前的好友对话。

他整个号除开同事外,只有五个人。

以下是爱人(南宫恋)和张海的谈话。

爱人:他是个变态,趁早离开他。

张海:他对于我的重要性,就像你对我一样,总是无法取舍。

爱人:我昨晚看见你和他进入宾馆,我知道你们总是喜欢一个四这个数字,所以我在宾馆里提前装了针孔摄像。

张海:你跟踪我?

爱人:我不放心你和他在一起,我早就告诉过你,他在十三岁时就强了一头猪,而且是雄性的。

张海:你这个贱.人,我不准你这样说他。

爱人:我爱你。

张海:滚,你这个跟踪我的贱.人。

张海:快把摄像的备案给我,视频绝对不能传出去。

张海:说话,人呢?

爱人:我已经把视频传给你的亲人好友,现在他们应该在观看那个视频。

看到这里,两人之间的对话消失,南宫恋还真是个疯狂的女人,她冒着张海的怒火,一心把视频发送出去,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找,后面肯定还有对话,只是不知道啥原因丢失了。”

两个恋人之间的谈话,不可能只有短短几句话。

林彦儿小脸微红,她抬头看着我:“男人上男人,好像看看那场面。”

我让她找后面的谈话,她却跟我谈论当时的火爆场面,我往她脸上狠狠搓上几把说:“你他娘发.春啊?快点找。”

这个女人,神经有问题,成天想些啥事?

我明显没有猜到,后面的对话并没有是消失,他们之间的对话的确只有这几句。

我开始警觉起来,一对情侣网络上的对话不可能只有这几句,一定还有别的隐情。

随后我们查了查其他好友的对话,发现除开南宫恋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嫌疑对象。

因爱生恨,这种案子我见过太多,当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南宫恋。

和张海相恋的男人好像不存在似的,不管通过什么方法都无法找出他。

我们还在调查张海的号时,黑子打电话过来说在被害人家里找到线索,这边的事情先缓一缓,所有人集中调查案发现场。

根据现场调查,并没有外来人员进入过这间屋子,也就是说这里保持着凶杀现场。

根据血液喷溅形状可以确定,凶杀在这里杀死被害人一家。

邻居都不知道这家人已经被杀,他们说一直以为这家子出去旅行,也没有发现过什么可疑人物。

屋子里面,血液集中在厨房吃饭的地方,桌子上的饭菜因为半个多月没有人收拾,已经发霉生蛆,戴着口罩都能闻见那股臭味。

眼睛分析说:“根据现场来看,被害人一家当时正在吃饭,而且发生过打抖痕迹,只是一家四口并不是凶手的对手,后来被一一灌入强硫酸。”

“这是一起有预谋作案,凶手作案前就已经购买好硫酸。”

“可问题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杀死四个人,还能让被害人在不挣扎的情况下往他们嘴里面灌入强硫酸?”

黑子开口说:“这个人受过专业训练,看见这个被摔碎的木椅子没?当时凶手用过肩摔将屋子里唯一一个成年男人甩向椅子,只有成年人体重才能将这种椅子压碎。”

“万一是被害人用过肩摔将凶手甩到椅子上呢?”

黑子笑了笑,说:“如果被害人能把凶手摔倒椅子上,那么就不会发生这起灭门惨案了,现场种种证据说明,当时的打斗完全是一面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