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章节目录第【8】章:欲心不足
“因为那层膜并不是完全封闭的,中间有一个很小的圆洞,如果女方跟男性有过性接触,就算膜没破,体液也有可能通过圆洞进入,这跟大姨妈流出来是一个原理,从学术上来说完全行得通,只是概率很小而已。”
术业有专攻。
欧夜果然不愧是法医学出来的,竟然说得头头是道,还无懈可击。
我点点头说:“我得找个高手黑掉邱莹的QQ号,看看能不能从上面找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来?”
“这事我来办吧。”
欧夜自告奋勇,她是全能人才吗,黑客技术也会?
我一脸怀疑的看着她,只见欧夜在车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十分钟不到,欧夜一敲回车键后拍拍手说:“OK,想要从一个QQ号里发现有用线索,往往私人日记和心情是最直接的。”
还真厉害,邱莹QQ上有很多同学好友,不过这些都被欧夜忽略掉,她第一眼就锁定那个叫做“男神”的备注栏。
从调查中,我们得知邱莹因为自身样貌又黑又丑,身体上还有一股难闻的异味,所以身边基本没有什么异性朋友。
但是这个年纪的学生无论男女,都渴望异性,他们正值青春期尾声,正是最爱幻象异性身体的时候,邱莹也不例外,在奇丑的外表下,她同样有一颗想要谈一场恋爱的心。
她也想知道第一次做那种事情时是什么感觉。
而她QQ上这个好友就是证明,我们可以想象到,这个样貌很丑的女生有一个自己心爱的男人,这种爱可能是日积月累慢慢累积起来的,也可能是不经意间的一个回眸,一个帅气的扣篮。
这些瞬间,都会让人瞬间喜欢上对方。
当那种暗恋的情愫达到一个瓶颈时,每个人都会做出决定,或许有这么一个场面:在人群的围观下,这个很丑的女孩在经过了很长的思想斗争后,鼓足勇气,在这个男神打完球后送去水的同时向他表白。
这里有很多的可能性,但是每种可能性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邱莹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帅哥跟美女表白是浪漫,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丑女跟帅哥表白时是一场笑话,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欧夜打开这个男神的QQ号,用软件恢复了两天的聊天痕迹,我们看到这些聊天痕迹几乎都是邱莹发给这个男神的,但在这几百句聊天中,男神只回复过六个字:不要再来烦我。
恋爱中的女生总是很疯狂,她无视了男神的反感,打算用真情去打动他。
这个社会,大家都这么忙,谁还玩真情?
如果你身材性感窈窕,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用身材去打动他要比用真情来打动他容易的多。
一句我爱你只是冰山一角,如果要补充后面那句话,那就是:我爱你长得帅,我爱你有钱,我爱你身材好,我爱你的宝马。
我和欧夜发现,这个男神叫做林天,是当地学校的一个高富帅。
他的优点有这些:打篮球的动作很帅,脸上总是挂着一抹温和阳光的笑容,他开着一辆保时捷家里又有钱,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很帅。
欧夜跟我打趣:“又是一个名字叫天的人,白小天,你这名字有些晦气啊!”
“我还知道有个网络写手叫付小天呢,差一个字就跟我同名,我觉得我所有的晦气都会被那悲催的网络写手全拿去吧。”
我不以为然的说。
欧夜吐了吐舌头:“啥意思,我不懂。”
“相对定律,我越幸运那写手就会越悲催,当然如果我越命运多舛那写手就会越一帆风顺。”
我跟欧夜胡扯了起来,欧夜哈哈哈笑了起来:“如果让那写手知道你在背地里这么说他,他一定会写一本书把你当猪脚,然后虐到你怀疑人生。”
“完全不可能。”
一通胡扯后,又回到正题。
说起这林天,高伟说今天新发生的那起凶杀案的死者就叫林天,我把这件事情跟欧夜说后,她用最快的速度黑掉林天的QQ号。
我说:“你有没有发现,死去的林天和案发宿舍的女生对于邱莹来说关系非常深,一边是暗恋已久的校草,一边是朝夕相处的舍友。”
欧夜说道:“快了,这件案子很快就会查清。”
登陆上林天的QQ号后,我们发现邱莹在林天心里的位置还不如一只狗。
第一条:在街上看见一条流浪狗,它被车压断了腿,开车那渣渣跑了。
第二条:今天我看见那条流浪狗的尸体了,公路上已经被车子压扁。
关于邱莹的只有一条:丑比,不要再来烦我,求您?
对比两个QQ号,一个曾经自言自语上百句,另外一个则是只有寥寥一句。
随后我和欧夜赶到凶杀案第一现场,高伟他们正在对死者尸体进行现场尸检。
现场法医说:“案发现场是在死者的宿舍里面,因为这几天学校放假,尽管学校要求校内人员不得离开,但很多男同学都翻墙出去打游戏,到点名时再返回,这也造成死者宿舍只有一个人的现象。”
“死者死于钝器重击,全身上下一共有上百处淤青痕迹,最致命的是太阳穴侧后位置,根据现场的血液喷溅形状,伤口形成以及钝器形状对比,凶手用的是一把小钉锤,很小那种,但足以致命,凶手死亡后,死者仍然用钉锤在尸体上反复敲打。”
说完,法医蹲下来,指着死者的下面说:“死者被凶手用锐器割走关键器官,这才是重点,割掉器官的过程中,被害人还处于清醒状态。”
听见这句话时,欧夜有意无意的往我小腹下面看来,我则是贴贴夹紧了腿,这娘们儿想干嘛?
杀死被害人,并且在尸体上泄愤,除非死者和凶手之间有很深的仇怨。
但林天在学校里面口碑颇好,他并没有富二代那种盛气凌人的性格,相反平易近人,性格温和,极讲义气。
高伟说:“从案发现场来看,凶手杀死林天并且在他死后连续捶打一百多下,说明这是一起报复性案件,本质上来说和案发宿舍的案子很像,但是作案手法不同。”
侯杰也道:“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调查清楚这两起案子的凶手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林天的死让这件案子更加扑朔迷离起来,所有办案人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是一起半公开的案件,全校师生一共三万多人,不出意外的话一旦林天被杀死的消息公布出去,全校将会引起一场大恐慌,到时候学校不能再强制留人,凶手很有可能趁乱的时候离开。
最要命的是我们无法推理出凶手还会不会继续作案?下一个目标是谁?这么庞大的基数,让两个组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肖智带领的尸坑组查看过学校的摄像头,发现很多摄像头都被学生打烂,但学校并未更换,就由它一直摆设在那里。
这也让案子寸步难行,学校领导直言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更换掉摄像头。
临时办公室里面,高伟拿着林天的尸检报告说:“死者名叫林天,年纪二十二岁,身高一百七十九厘米,家庭背景深厚,死因是钉锤敲打在太阳穴侧后位置,在此之前,林天被凶手用一把锋利的刀子割掉下面器官,失血过多也是致命的另外一个原因,但不大。”
“尸体指甲缝里面发现了几根纤维,经过技术部化验得出,这是校服,可能在厮打中被死者抓下,而且死者嘴唇上有一种香水味道,这是一种廉价的香水,香味可保留在二十四小时左右,香水牌子不明,凶手是一名女生,她在杀死林天后亲吻了他,随后清理过尸体上的痕迹,没有检查出来唇纹,指纹,足迹等。”
“案发现场打抖痕迹很乱,但种种证据证明当时宿舍里面只有两个人,我推理是一男一女,男的林天,女的是凶手,你们猜一下什么情况下一个男生才会被女生杀死?”
我想了想说道:“凶手提前准备了钉锤,说明她是有准备作案,一个女人虽然借助凶器,但想要杀死一个经常运动身材高大的男生非常困难,除非那个女生拥有惊人的爆发力,身材强壮,并且在死者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先把他打成重伤。”
说到这里,我点了支烟,沉默几秒钟后继续说:“我看了下案发现场,发现一串圆形血液,从血液喷溅形状分析中可以得出,这是钝器击打脑袋后喷溅出来的血液,过程中死者继续移动,所以形成连串形状,而且我注意到,这些血液的形成是在打斗之前。”
“所以我猜想,凶手是被害人信任的人,他们之间可能发生过争吵,随后凶手趁被害人不注意,用钉锤敲打在被害者头上,可能就是太阳穴侧后那个致命伤口。”
侯杰用一种疑惑的口气问:“你用什么方法证明那串血液是在打斗之前留下的?”
我说:“很简单,我在宿舍一台摔烂的笔记本上发现了打斗中流下的血液,在对比之前流下的血液,用肉眼可以看出二者血液的凝固程度并不一样,其中相隔时间最少五分钟以上。”
但是这起案子和案发宿舍案子有没有关联?凶手是不是同一个人?这些我们还不知道。
目前只能将两起案子分开调查。
顺着线索寻找下去,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随后,欧夜问:“对了,那个埋婴坑的调查怎么样?”
另外一个组组长肖智说道:“正在调查中,一共从埋婴坑里挖出十七具婴儿尸体,这些尸体腐化程度不一样,相隔时间应该有好几年,而且从周围土壤中提取出纸钱的成分,有人在埋婴坑边上烧过纸钱,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到底是什么人会来祭拜那些婴儿,难道是那些丢弃婴儿的学生吗?”
侯杰歪头看着肖智,问出了自己的疑惑,肖智说:“时间间隔太久,难以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