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章节目录第【47】章:大枭破网
欧夜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枪,看了一眼枪柄:“竟然是***,怪不得不开枪,在这种环境下开枪,你们两个都被流弹打死的可能性更大。”
“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要不然先下手为强,直接打死他?”
听到这句话,欧夜摇摇头:“不行,不能直接打死他,想要打死他,咱们两个肯定得坐牢,你能承担吗?”
我如果能承担,早就走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我先把这里的东西拿走,你打电话报警,先把他送进去。”
我报警,欧夜收拾东西,马长发则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一动不动,只不过呼吸有些微弱。
过了不多时,警察来了,还是早晨的那个小警察李民浩,看到了我,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是你!”
我歉疚一笑:“实在是不好意思,警官,咱们又见面了。”
“你报警说他要杀你?你感觉现在这事儿对劲吗?我怎么看你的精神状态比我还好?”
李民浩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马长发,又看了一眼现在这里的我,开口问道。
“警官,你看看我的脖子,都是被他掐的,我真没有必要骗你,我能报假警吗,况且如果我有机会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杀了他,总不能把他打晕了,再来一个恶人先告状吧?”
“嗯,我把他带走,你和我们去录个笔录吧?”
“行,我和你们走一趟。”
就这样,两个小警察带着马长发送去医院,然后李民浩则是带着我去了警察局。
在路上的时候,李民浩对我开口问道:“我问你,他为什么突然要杀你,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今天下午死的那个人,你知道吗,就是杨树林里死的那个!”
李民浩点点头:“我知道,那不就是我受理,我调查的吗?”
“对,要杀我的这个人叫做马长发,今天被杀的那个叫做九叔,是市里的一个阴阳先生,就是他杀了九叔,然后把九叔吊在林子里的,我看穿了他的阴谋,他就要杀了我。”
“这个回去以后我会和队长说,不过现在你还是要和我去录笔录还有口供,以后如果进一步调查的话,都需要这些东西作为协助。”
就这样,两人开车去了月城市公安局,故地重游,我已经没有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么紧张。
不过今天刘警官没在这里,包瑾倒是在。
“走吧,和我录口供,最近你们的事不少啊。”
包瑾说完,走在前面,带着我去了审讯室,听了我的话,我无奈的笑了笑:“我也没有办法,今天差点把命都给交代了。”
“走吧,录笔录,今天刘队不在,你就是我负责了。”
两人来到审讯室,还是之前的流程,靠手铐,审讯灯,记录本,全都摆在这里。
“今天怎么回事,和我说说吧,我说你下手挺黑啊,把马长发打成什么样了,满脸是血。”
“你怎么知道?”
“我是李民浩的师姐,有什么我不知道?你说他要杀你,还是因为你撞破了他的杀人动机,我问你,这都是真的?”
“对,都是真的,他差点把我掐死,我用烟灰缸把他砸晕了,报的警。”
就在这时候,包瑾的电话突然响起,包瑾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咧通电话:“喂?刘队,有什么事吗?对对对,白小天在我这里,嗯,什么……嗯嗯,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包瑾的脸色从原本的微笑变得严肃,从严肃变得冰冷,挂断电话,她重新坐在我对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马长发,杀了我们两个警员,抢了车跑掉了,刘队说了,你是重要证人,以后想要控诉马长发,必须要你出面,所以必须要保护你的安全。”
“什么?他跑了?”
听到这句话,我再也忍不住了,忽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口道。
“是啊,跑了,这个马长发,当初还以为他真的改邪归正了,没想到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包瑾骂了一句,我也是感觉有些头疼。
倒不是自己害怕马长发,只不过日日夜夜被一个杀人犯惦记着,怎么能不紧张。
“你也不用害怕,我们一定会帮你的,放心吧,既然确定了首要嫌疑人就是他,那就不能放过他,刘队已经给交通局打电话了,会密切注意这辆车的走向。”
“他会不会返回汽车旅馆?他在汽车旅馆还有枪,如果回去的话,可能很难对付。”
“你怎么知道他有枪?”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脸:“我是夜里偷听他们说话听到的,目前知道的就是他有一把***,还有手枪,他是毒.贩,九叔,也就是今天在汽车旅馆对面被杀死者,是他的同谋。”
我把所有的话说了一遍,这一次,就连包瑾看我的眼神都有一些不对劲。
我无奈的笑了笑:“我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些,他才想要杀我,我绝对没有骗你。”
包瑾点点头:“你提供的线索很重要,我会和上面说明的,你放心吧。”
就这样,我被留在了公安局,不是作为犯人,而是作为证人,重要证人。
晚上的时候,我睡在休息室,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我担心谷霖,谷霖虽然身手不错,可毕竟是一个女人,如果马长发知道她在哪里的话,恐怕不会放过她。
还有欧夜,不知欧夜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调查出什么东西了。
可是等我想要给谷霖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谷霖的电话,根本联系不上谷霖。
不过所幸,休息室里有电视,既然睡不着,我也就打算看电视,抓起身边的遥控器,打开电视,第一个节目就是新闻,还就是月城市的新闻。
“今天晚上八时许,林安市外环发生一场事故,两名公安干警被害,犯罪嫌疑人驾车逃离,根据现有消息称,逃跑得犯人名叫马长发,男,42岁,月城市人,现警方发起通缉,有能提供线索者,奖励人民币五万元。”
竟然悬赏五万,还只是提供线索,看样子马长发应该十之八九还在月城市里,我无奈的开口道:“如果真能抓得到,也就不用悬赏了,哎。”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同志,白小天就在这里,你想要见他就进去吧。”
“谢谢啊!”
有熟悉的女声响起。
“没事,军警一家,互帮互助也是应该的,那你就进去吧,我还需要值夜,就不在这里陪你了。”
“好的,谢谢。”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进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穿着一身笔挺的墨绿色军装的谷霖。
谷霖此时穿着墨绿色衬衣,裤子,还有鞋,全都是一套,黑色腰带扎在外面,穿着一件黄色军大衣,大衣衣摆一直拖到小腿的位置,看起来英姿飒爽。
“你怎么来了!”
看到谷霖,我顿时感觉有些惊讶,不过随即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谷霖这身衣服有些不同寻常,类似于军官,不像是普通军装。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过来看看你,还特地托人进来的,你怎么样,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谷霖和我一起坐下来,开口问道。
“没有,我之前来过,这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不过马长发逃跑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这个王八蛋果然不简单,如果不是因为军人的诺言,我早就杀了他了,不过今天你也很勇敢,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我那时候是真的视死如归了,如果你再不来,我就要被掐死了。”
谷霖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吧,我不是说了吗,肯定让你没事,我那个时候有点不方便,没听到你们的动静,要不然我肯定早就来了。”
我摇摇头:“我没事,不过他跑了,还能抓得到吗?如果抓不到的话,我恐怕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
“没事,这个家伙绝对跑不掉,现在警察局,包括军队,都在找他,贩.毒不是小事,而且警局很多的刑警都找到了自己的线人,他们有些人也在夜总会之类的地方工作,这么一环扣一环的摸下来,发现了一个庞大的毒.品网络,而这个毒.品网络的第二级代理,就是马长发。”
我点点头,合着这个马长发还不是我自己见到的那么简单,刚开始以为他就是小打小闹,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二级代理商,也就是毒.品网络中的二把手。
“我说,你们能保证把他们一网打尽吧,如果不能保证,你们不是把我给卖了吗?”
谷霖拿出电话按了两下,调出一条消息给我来看,消息只有几个字:“猎鹰行动开始收网,兔子已经出洞。”
我摇摇头:“我看不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什么猎鹰,什么兔子。”
“这个贩.毒集团是直接联通金三角地区的,我们已经盯着他们很久了,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这一次制定的计划叫做猎鹰行动,抓的就是他们,已经撒网三年了,我就是这个地区的总负责人,我姐姐去世以后,我选择复员,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再管这件事。”
听了她的话,我已经懂了七八分。
他们军方,早于警方盯上了这个组织,只不过一直没有打草惊蛇,虽然马长发曾经蹲了十三年大牢,可是出来以后仍旧是二把手,在这之间,恐怕九叔功不可没。
可是他最后竟然选择杀人灭口,杀了为自己服务了十几年的老搭档九叔,然后还要杀我自己,由此可见,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我点点头:“我懂了,也就是说你为了你姐姐,放弃了你的所有荣耀,想要自己查清这件事,也是为了这个案子,你重新担负重任,想要抓住这场贩.毒案的所有头目。”
谷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月城市每年消耗毒.品数十吨,这是千百亿的市值,不仅仅是因为金钱流逝,更加是因为他们荼毒了很多的青年,蚕食他们的生命,他们都是刽子手,不过没想到我姐姐成了刽子手手中最后一个无辜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