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第【48】章:愿你出山
她说到这里,神情有些暗淡,看得出来,的确是因为自己姐姐的事情伤心。
我低下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件事的。”
谷霖摇摇头,脸上勉强浮现出一丝笑意:“没关系,对于我姐姐的死,我已经看开了,最起码这个马长发已经暴露了,认罪伏法不过是时间问题,你的安全问题我们也会想办法保证,这个你放心吧。”
我点点头:“好,我知道了,这个没关系。而且我也已经这样了,就算是担心也没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抓住马长发吧,还有,咱们两个之间的约定。”
谷霖抿抿嘴:“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忘记的。”
她说完,收拾东西,起身离开了这里,想要来这里探视,是有时间限制的,就算是谷霖是军方的人,来这里也需要遵守规章制度。
甚至不仅仅是遵守规章制度,还需要身体力行,不能开特权。
看完了电视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没有玩手机的习惯,看完了电视躺在床上就睡了,平日真都是这个时候。
今天折腾的累了,躺在床上不多时就睡着了,睡着以后也是一个劲儿.的做梦,不是梦到有人想要杀死自己,就是有人再追杀我。
反正无论如何,这一觉睡得都不够踏实,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腰酸背痛,比起没睡之前还要累。
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人托着托盘走了进来。
进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包瑾。
包瑾开口道:“吃饭吧,警察局的伙食还是不错的,你要在这里住几天,先习惯习惯。”
她说着,把托盘放在桌上,开口道。
里面鸡蛋,包子,牛奶,一应俱全,看起来真的不错。
可是我现在哪里有吃饭的想法,他抬起头开口道:“我说包警官,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啥时候才能抓到马长发。”
包瑾把托盘放在桌子上:“这个贩.毒集团覆盖范围比较广泛,想要抓到他比较困难,还是等一等吧,而且现在我们也是和军方合作,想必会很快。”
听到这句话,我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包警官,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我不能一直逗留在这里,这样吧,让我先离开,如果到时候抓到了马长发,需要我出庭指证,我会回来。”
包瑾摇摇头,非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我:“不行,无论如何,你不能离开这里,否则到时候你有什么危险,谁能出庭指证马长发?”
我没想到自己就是简简单单报个警,现在就被留在这里了,这算是怎么日事。
贴起身来开口道:“这样吧,不让我离开也可以,让谷霖来见我,我知道谷震肯定在,只要她来见我,什么都可以商量,否则一切免谈。”
别看这里是公安局,可是我不怕他们,我没有罪责在身,不是犯人,就算是公安局也没有资格把我扣押在这里。
只要谷霖来了,她肯定有办法带自己离开。
这就是我必须要见谷霖的原因。
谷霖本来就是军方指派督办月城市猎魔行动的指挥员,和他们局长平起平坐,而且包瑾早晨来的时候,也知道了谷霖昨晚特地来看过我。
她也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不一般,所以我这个要求她不能不答应:“等着吧,一会我通知,看看她有没有时间。”
包瑾说完,拿着托盘离开了休息室。
虽说是休息室,可是这里真的就像是拘留所一样,不过在这里相对应更自由一点,可是这里也有守卫,不让我随意离开。
就这样,抓心挠肝的待了一天,等到晚上的时候,谷霖姗姗来迟,陪着来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包瑾。
“谷队长,就是这里,你进去吧,不过为了安全考虑,我得留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谷霖嗯了一声,然后开口道:“你先去忙吧,我和他有话要说。”
然后就是一阵开门的声音,门被推开,我就看到一身军装果断干练的谷霖。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一会了。”
谷霖笑道:“你等我干嘛,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急切,怎么了,还非要指名道姓的见我。”
“我要离开这里,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就只能拜托你把我带出去了,要不然他们不让我走。”
“他们不让你走的道理我也知道了,为的就是保护你的安全,警方的作为也没错,你还是多理解理解吧,别想着离开了,他们毕竟是一个大组织,如果真的找你报复的话,我怕我到时候应付不来。”
“我是在市区,就算是他们想要报复我,又能怎么样,他们难道还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动手吗,你就放心吧,把我带出去肯定没问题。”
“不行,你说什么我都不能带你走,如果到时候你出事了,我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自己的命,我自己能负责,不用你们替我负责,我现在就是想要离开这里,你的仇查清楚了,可是我还没有,我还需要调查我身上的秘密,不论如何,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谷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感觉有些无奈:“你冷静点行吗,你现在这个态度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白小天,你不是小孩子了。”
“我不管,不论怎么样,我都得离开这里,要不然我会憋死,就算是到时候需要庭审,我也不会出面的。”
“我想想办法吧。”
两个人争吵了一阵子,最后谷霖还是没有争得过我,无奈的说了一句,出去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几分钟才回来。
“和我一起走吧,不过我事先和你说明白,带你走可以,不过你不能脱离我的视线,要一直和我在一起,要不然我不会带你离开。”
“你让我和你在一块没问题,晚上睡觉怎么办?”
我倒也不是存心要流氓,就是口不择言说了一句,听了我的话,谷霖脸一红:“和我住一起,分房睡,你别想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我想什么了,是你自己心脏,行了行了,快点带我走吧。”
看到我如此猴急,谷霖无奈,自己去做了一系列手续,才带我离开。
我们刚刚走出公安局大门,一个熟悉的身影投入了眼帘。
他走了过来,拦住我的去路:“总算找到你了,几天不见,你到底去了哪里?”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乔威。
看到乔威突然出现,我有些惊讶:“月城大酒店的火灾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酒店的大火几天之前就已经被扑灭了,现场被当地警方围了起来,严禁出入。
很显然当地警方为了方便调查起火原因,才会把现场如此圈管起来,乔威是主导调查的,他可能更知道后面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看到我旁边有个女军人,乔威一脸疑惑:“我该怎么跟你说呢?”
他之所以疑惑,想必这个起火案子涉及机密,不方便外人知道。
谷霖见乔威是火灾调查部门的,也属于武警消防,于是向乔威敬了一个军礼:“你好,我是负责保护白小天安全的,隶属于西南军区某部。”
一个女军人,来保护我的安全,听到这个消息,乔威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不过他还是跟谷霖打了招呼:“月城火灾调查局乔威,因为这位白先生身上有重要线索,我们需要他配合调查。”
谷霖眉头一皱,看了看我。
她问我:“你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月城大酒店的火灾案跟你有关?”
“人家调查人员都找上我了,你觉得呢?”
我就坡下驴,反问了一句。
谷霖有些无奈:“好吧,你先跟他去配合调查,完事联系我。”
她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我,目送我坐上乔威的消防调查车后,才犹豫着离开。
火锅店里,乔威倒满一杯啤酒,推了过来:“那女军官不带着一起来,你不后悔?”
调查毛线的火灾,他直接把我带进了一家火锅店,说老同学相聚,先喝两杯再说。
我一边点菜一边摇头:“女军官跟你我不是一路人,还是不沾惹为妙,说吧,火灾原因是什么?”
乔威闷了一口啤酒,眉头紧皱:“你以为老子干嘛请你吃火锅,火灾问题卡住我了,花顿火锅钱,请你出马。”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气得我指着好菜直点,乔威心疼的哇哇大叫,嘴里说你点这么多,两个人吃得完吗,我笑了笑,谁告诉你只有两个人的?
果然,菜刚点好,另外的人就准时到达战场。
欧夜带着一个小男孩出现在了火锅店里,看了看那小男孩,这不是当时在高速公路服务器卖牛粪烤土豆的小孩子吗?
他,竟然是身亡女领导的孩子?
欧夜带着小男孩,毫不客气坐了下来,把一份检测报告放在我面前:“师父,检测报告出来了,小虎的确是女领导的孩子,酒店那张人皮上提取的物质,跟女领导基因无法吻合。”
这两天欧夜没有闲着。
我在汽车旅馆勇斗马长发的时候,她跑遍了大半个月城,不但找到女领导孩子,还去做了提取物检测。
现在检测报告已经出来,那张灯笼人皮,竟然不是女领导的。
如此说,还有另外的凶杀案。
乔威眼神有异的看着我:“你小子深藏不露,原来不是来蜜月旅行,你们这是来低调办案吗?”
我和欧夜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对乔威说:“月城警方不知什么原因,酒店凶杀案过去这么久,竟然没有任何进展,所以我们才不得不这么做。”
跨区办案,总会遇到很多阻力,为了避免这些阻力,便衣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乔威叹了一口气,表示理解:“那月城大酒店的火灾,跟你们的案子,能否牵扯得到一块去?”
我和欧夜正要回答,旁边的小男孩打断了我们的话:“我肚子饿了,能不能吃饱了再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