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暴强全能系统 >章节目录第296章 宝物出世
    只见比自己的小身板还宽的重剑,呼啸着朝自己挥舞过来,李孜一时之间只能是避其锋芒。

    “真尼玛身大力不亏,这血鬼妖兽简直就是游戏里的兽人狂战士,唯一不同的就是等级太低了。”李孜自然不会傻到和血鬼去拼力量,更可能拿身体去硬接这沉重一击。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哥就成全你!”

    只见李孜身形急转,足踏怪异的步伐,手中掐诀不断,突的向硬如铁上一指,硬如铁周身发出一道极强的碧绿光芒,直击血鬼迎面挥来的巨剑,刹那之间,一声巨响,血鬼一声惨叫,倒地身亡。

    确是硬如铁击碎巨剑,声势不坠减,猛然上升,在血鬼脑袋穿过,刺穿了血鬼的头颅。而李孜也因刚才突然发力,气脉不畅,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好在伤的不重。

    而此时,吴天和另一只血鬼争斗却正在危机关头。原来,吴天和实力稍弱一筹的血鬼原本也是斗的旗鼓相当,血鬼力大,刀法娴熟,刀气纵横,且也是钢筋铁骨,双眼能惑人,吴天却是棍法诡异,角度刁钻,紫芒频发,且是本身的神通毕竟胜于血鬼,只是了解血鬼眼睛有些邪术,且身体秉异,一时不得取胜。刚才在那只血鬼扑向李孜时,吴天看到一时着急分心,御棍空中一顿,被对手抓住时机,举刀越过棍影,直向吴天砍去。

    吴天听至风声,知道不妙忙御棍抵御,却是匆忙之间,被血鬼的巨力砍得一震,竟是落了下风,李孜此时已是灭了自己的对手,看到吴天不妙,不顾伤势,急忙祭出硬如铁,再次使出向血鬼的脑袋捣去,血鬼听闻脑后异动,知道不妙忙不顾吴天,转身举刀应敌,待看碧绿色光芒以至,且见它倒地,眼睛瞪圆,口中大叫,疯狂的迎向碧绿色的光芒,只听一声巨响,这只血鬼的大刀化成粉尘,连人带刀被硬如铁穿心而过,这确是李孜发挥超常了。

    硬如铁飞回李孜的手中,李孜收起后,已是疲倦不堪,坐到地上。看到吴天也是疲倦,便道:“吴兄,你怎麽样,受伤没有?”

    吴天答道:“没有,只是有些力疲,倒是李兄你,刚才吐血了,伤的重吗?”

    李孜笑道:“没关系,只是血脉有些不畅,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对了吴兄,咱们赶快将幻魔宝石取到,离开这里吧,若再出现什麽怪物,咱们可就真的抵他不住了。”

    说着,就站起身来,想相幻魔宝石走去。只听吴天突然惊声大叫道:“李兄,且慢!”

    不过吴天的阻止已然是慢了半拍,李孜的手已经伸到了幻魔宝石之上。

    等李孜听到吴天的惊叫,猛地回头。

    李孜再看到的景象变幻,刚才身处的山洞还是那个山洞,但血鬼的尸体和吴天都凭空消失了。

    “我擦,魔幻宝石,魔幻宝石,哥怎么早没想到,魔幻二字不正是幻象吗?”这时李孜后悔已经晚了。

    在此时,李孜耳边突响一阵苍老的声音:“无量天尊,贫道还是来迟了!”

    这声音震聋发聩,李孜只觉得气血渐渐平和,心中宁静,竟是无思无尘,盘身坐于地上,运转浩然元气,那心魔确是早已化为乌有,但幻象却是实质的,过了半天,李孜身轻体健,气血运转正常,脸上虽仍有憔悴之色,却也精神许多,便站起身形,抬眼观瞧,身边却有一个衣着邋遢的老道。

    只见那老道五短身材,垢脸短发,醉眼微睁,如颠如狂,衣着破烂不堪,勉强遮体,脚穿一双破布鞋,却是几根草绳作邦,连着底。手中拿一酒葫芦,正自往嘴中灌。李孜见那老道人虽然面目肮脏,手指甲缝中堆满尘垢,可是那一双手臂却莹白如玉,料他不是平常之人。心中似有记忆却又一时不能记起。

    看见道人一身小说中的高人形象,李孜不敢怠慢,双手抱拳,施一大礼,口中谢道:“晚辈刚才险些走火入魔,亏得道爷救助,在此多谢。”

    那老道却也不谦让,受他一礼。方才言道:“助你一次,受你一礼,却也应该。刚才贫道观你运功,元气碧绿,浑然一体,可是修炼以武入魔,你的师父可是虎啸天?”

    李孜忙答:“晚辈正是虎啸天的门下弟子,不知前辈?”

    那老道喝了一口酒,言道:“虎啸天这老儿果然名不虚传,贫道看你年纪尚青,修行却深,可见虎啸天老儿后继有人啊。”

    李孜连连自谦,态度诚恳。那老道看他一眼,有赞许之色,又道:“你也不必自谦,过分的谦反倒虚伪。修炼界,似你年纪有这样成就,也是屈指可数。对了,贫道只是酒肉道士罢了。”

    李孜不认识他听说,装出久仰心中惊诧的样子,听他认识自己的师父,忙口称师叔,再次见礼。

    原来这老道是个有来历的。他出身富贵之家,自幼喜欢道法,十八岁时出外云游。为人豪爽,不守清规,却资质过人,道法精深,心肠极热。

    那时道家多是避世修行,老道也是如此,他却一反习俗,言道:大道在俗世。故以效仿酒肉出世,隐身世俗,到处行侠仗义,行善积德,嬉笑人间,百年来民间多有传说。

    李孜曾听虎啸天谈起世间异人,其中也曾论及一个老道,对其为人多有赞赏。刚才李孜只是一时未曾想到,不料在此能够见到这位邋遢老道。

    待李孜重新见过,老道细观李孜眉宇之间仍有忧郁之色,便问道:“小家伙,老道观你多有抑郁之色,倒想刚丢了银子?刚才也没问你,何事令你险些走火入魔?”

    李孜听这老道说话随便,也无刚才的约束,便也不隐瞒,将如何遇到吴天,如何在洞穴中共同对付血鬼,又如何取幻魔宝石,如何进入幻影,还有其他的说了一遍。又道出自己的疑惑为难之处,恳请老道指点。

    老道听罢,想了一下,方道:“老道倒没说错,你还真丢了东西,不过是朋友。”

    李孜等了半晌,听到老道突得说出这句话,心中哭笑不得,苦笑道:“前辈就不要取笑,我现在已是不知所措。”

    老道见到李孜着急,便正色问道:“我问你,虎啸天让你出来,所为何事?”

    李孜也正色答道:“历练。”

    老道又问:“何为历练?”

    李孜说道:“不就是和您一样吃喝玩乐么。”说完头一低,偷看老道。

    老道又问:“就只是吃喝玩乐么?”

    李孜言道:“那还有什么?”

    老道又道:“我且问你,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是这个理?”

    叶乾听完,低头思虑。老道看他思考也不言语。

    过了好一会,李孜抬头,神情不再忧郁,满脸坚定,说道:“小的多谢前辈指点,弟子已有些感悟。我辈虽是修炼之人,但天道无凭,行事只要对得住自己的本心,便可无拘无束。”

    “好!好!好!想不到虎啸老儿竟有你这等弟子,他真是有福的。那麽你以后如何打算,你那兄弟之事又想如何处理。”老道听到李孜讲出这翻话来,高兴之极。

    李孜笑道:“前辈又取笑弟子。既然吴天兄弟现在无恙,我就不再担心,想等出去之后,返回世俗,有机会禀告师父此事,无论如何,经此一事,我的思想也通达了。”

    老道听闻,说道:“如此也好,想不到我路经此山,偶然想起此处野味,有些谗了,便落了下来,不料碰到你小子受困。看来这是天意啊。”

    至此李孜方才了解老道为何出现此处,听到他想吃野味,便道:“前辈在此稍等,弟子稍会烧烤,待弟子捉几只野兔,请您尝尝,以谢前辈。”

    老道听闻李孜会烧烤,便也不客气,点了点头说道:“你自去吧,待回来我给你一件见面礼。”

    果然不到一会儿,李孜已经捉来一只野鸡和两只野兔,都长得肥壮,足有三四斤重。才道已拣来干柴,点上火堆,李孜将耳鼠拔皮清洗干净,照前日之法烧烤。

    李孜烧烤之时,不禁想起那日和吴天一起情景,心中只想赶快去往永安城,探个究竟,明知吴天是的宗主父亲会在那,仍是希望吴天以前告诉自己的没有错。

    只是若是真事,自己又该如何处理呢?迟早自己是要离开这个遗迹的。

    李孜在胡思乱想时,野兔已经发出阵阵幽香,老道闻到香味,口水直冒,催促道:“小子烤好了没有?”

    李孜听闻,抛开思绪,看到老道着急,笑着说:“前辈,马上就好,容我再加上点调料,会更加鲜美。”说着又将调料取出,撒在肉上。

    老道见李孜居然带有调料,更是欢喜,说道:“小子,想不到你竟然和老道一样喜欢将调料带在身上,老道真是越来越看你小子越顺眼了。罢了,本来想吃完肉后,再送你见面礼,现在就给你吧。”

    说着,他自腰间的破烂储物袋中掏出一本薄薄的秘籍,递给李孜。李孜将调料放好,双手接过。皮上写着《伏魔道经》。

    李孜曾听虎啸天讲说道家有一门绝学,名唤伏魔道经,与佛门的斩妖除魔神功一样为本派基础神通也是至高神通,虽是派内人人可学,却也因其需要大智慧,故而想要练到大成却是如同登天。不知这伏魔道经与那斩妖除了魔神又有何关联,又为何送与自己。李孜心有疑问,便提了出来。

    老道听到李孜疑问,神秘的笑了笑,说道:“这本伏魔道经便是斩妖除魔神功的精要,乃是贫道抄录的副本,不想要将其归还老道。”

    然后又只见老道一摆手,正言道:“你不必惊慌,且听老道说。我将此经交于你,非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主要是老道观你小子心地虽不单纯,但重情有义,却有一点不足,经历不够,心性不稳,遇小事或可,逢大事恐怕偏激,长修炼伏魔道经可使你心境平和,稳定心性。

    你虽资质不凡,你不必自谦,不然恐怕你以此年纪,即使苦修也练不了如此境界。但伏魔道经乃道家无上经典,佛道两派根源不同,道讲修身和养神,佛讲修性,其所修炼方式自然不同。

    道家炼气化神,要张开全身七窍毛孔,引天地元气入体沿经脉运行,以此锻炼稳固身体元气和内络经脉;佛家的神能老道不是太了解,而自古以来,尚未听闻同修两门成功者。

    当然,若有机缘,你小子要是能双修,老道自是更为高兴,我也想看看同修道佛成功者是个怎样境界。索性这样,等会老道将伏魔道经中的一些窍门讲解给你听,省得你胡乱修出事来。

    另外,刚才老道演算天机,天下大乱起,解救之人落于你们这些外来者身上,只天意难测,未得详细,故而先将经传授于你,或有用处,这也算是老道的私心吧。无量天尊,想来诸天神佛也不会怪罪。只是私自传授伏魔道经之事,事关重大,万万不可向第三人提起。”

    李孜听完,方才明白老道教授自己伏魔道经真意,既是机缘,也便也不再推脱,点头答应。

    此时,野兔肉已烤好,香气更盛,李孜将肉上的油珠滴净,撕了一大块好肉递给老道。

    老道此时一无半点高人模样,只见他双手捧肉,也不献烫,只往嘴里送去,边吃边赞李孜的手艺。一会工夫,将一块大肉吃完,又将酒葫芦打开,猛灌一口,唱道:“爽,太爽了!”

    李孜听罢,暗自佩服老道的心胸,心道只有如此之人,方能将本宗的神通教授他人。心中感慨,于是和道:“大家爽才是真的爽。”

    老道听罢,很是高兴,言道:“好,修炼之人应有此胸怀。”下一句确是暴露目的,又言道:“为此,咱们爷俩得喝一口。”

    于是,老道将酒葫芦递给李孜,自己又拿了块肉。李孜接过酒葫芦,他自小便没少喝酒,因见老道大口喝下,以为这酒本是低度酒,便也如此。谁知一口下去,酒味辛辣,呛得他咳了起来,老道笑道:“上当了吧,这可不是普通的酒。喝酒吧,酒可不是那样喝的.需得灌入口中,慢慢咽下,方能品出滋味,如你一般,那得酒之趣味.”

    李孜听说,便如老道所言,又喝了一口,慢慢品尝,果然香气扑鼻,别是一番滋味.自此,李孜爱上此酒,世间又多一酒鬼。

    二人吃肉喝酒,你争我夺,不一会,酒足饭饱.李孜到溪水边清洗一下,老道却是不理油污,只用身上破衣擦了一下,便坐在地上.

    等李孜回来,李孜言道:“日已正午,酒却没了,老道是不能没酒的,等会还要去买些普通的酒来凑数。咱们今日缘分将近,现在老道将伏魔道经的修炼之法讲与你听。之后,咱们便后悔有期吧。”

    李孜听闻虽是不舍,却也知修炼之人缘来缘散,也是常事.来日方长,再见面有的是机会.也就盘坐下来,认真听讲.

    于是,老道将伏魔道经在修炼中的一此注意事项,一一讲给李孜.最后,对李孜说道:“因道家的功法修炼方式不同,甚至开始之时自相矛盾,故而可能初修之时,甚至在很长时间都不会有效果,但万法殊途同归,道家也是如此,只是没人成功罢了,希望你能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创出奇迹。另外,记着,要在无人时修炼,不要此事泄露,不然就会有大麻烦了。”

    李孜点头一一答应.老道又看了一眼他,言道:“老道走也。”说完,化为一道白光,向天空飞去.李孜竟没看出他是以何身法凌空。

    见其归去,李孜继续向永安城前进。

    李孜心说,紧要之事在于弄清乱魔宗和天下大乱之事的源头。只是这永安城远在最南边,即使御器飞行也须半个月,再者永安城为当地第一大城,只次于虎口关,修炼高手多多,若要偷偷进城,恐怕不易,先去山下打听永安城的名声,当地居民,自然熟悉,其它事情只好随机应变了。想罢,李孜无心再等,也是御器而去。

    只说这天中午,一位青年来到一座小镇,只见他身着布衣,脚踏布鞋,身背一柄像棍子的怪兵器,面容普通,只是脸上有些疲倦,神情中有一丝忧郁。一见便知是位修炼者。这便是奔波了几日的李孜。

    连日的御器飞行,即使李孜已经是神魂境,也是有些疲惫,在小镇外一无人处落地之后,便进入了镇里,想赶快找个客店,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找人问了一下,李孜来到了一家名为一醉楼的客栈,这客栈背靠一条大江,若在楼上观江色飘渺,正是好地。来到门口,抬眼观瞧,这客栈有三层,外表透露着古朴之色,正门上方挂着一匾,上有篆文写着:一醉楼。

    李孜看罢,心说这一手字相当大气,不知里头如何。正在思想时,客栈的伙计早就看到,看李孜打扮虽是朴素,却隐有出尘之意,就知是位修炼者,忙笑脸相迎,道:“客官请进,一路辛苦。请问客官是用餐还是住宿?”

    李孜上下打量他一眼,发现这店伙计脚步沉稳,精神内敛,竟是一位俗世的武功高手,不禁暗暗称奇,须知这等高手虽不比修炼者尊贵,但在世俗里也是地位非常,不知为何来到这里做了一个伙计,越发感觉此客栈的不俗了。

    却因刚至此地,不欲多事,李孜便说道:“楼上有雅间吗?先吃些东西,来一壶上好酒,捡最拿手的菜上。再来间上房。”

    那店伙计一边答应李孜道:“有的,有的,您楼上请,”一边喊道,“一间上房,二楼雅间来一壶上好美酒,佳肴。”

    店伙计将李孜带到二楼一个靠窗位置的雅间,问道:“请问客官还有别的吩咐吗?”

    李孜摇了摇头,店伙计见了便下去了。

    李孜周遍扫了一眼,雅间果然幽雅,一张实木的八仙桌摆在房间正中,墙壁周边摆放着各种花草,将房间熏得很是清新。李孜端坐靠窗位置,等着上菜,放开精神力,耳听八方。

    这时从隔壁雅间传来低语,一个厚重的声音道:“不妨事,刚才咱听他脚步沉重,不是我辈中人。我们接着说。”原来,李孜在上楼时感觉有元气波动,知有修炼者,不欲多事,故意掩饰。

    只听刚才那人继续道:“那日,俺刚到此地,投宿到一个酒楼,正想休息,突然听到隔壁有人低语,俺本来也没在意。突的其一人高声说什么宝贝出世,心中诧异。又无声息,知道他们漏语,要查四周,便装做睡着。过了好一会方才听到事情经过。

    原来,那两人也是修炼者,原是当地一个小宗门被派下山打听宝物消息的,其中一个还是宗让的内门弟子,他下山时听他师傅说,在这一片区域发现有异宝即将出世,因为那处离他们宗门很近,所以他们封锁了消息,世人不知。听闻他们想独揽此宝。”

    另有一人说道:“唉,也无怪乎他们如此。想当年,说起那天青宗,哪个不竖大拇指。‘问道天青宗’,可不是说着玩的。

    只是百年前那场大战,天青宗身为当地的翘楚,大战首个目标就是天青宗,个大魔宗又是突袭,他们反应不及,损失太过严重,若非幻相宗等来援得及时,恐怕更难说。

    事后虽是衰落,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再加上近百年发展,实力恢复,有些想法,也是正常。毕竟当年的荣耀后人没法忘记,修炼者也是人,终究也是不能免俗的。不过你找我来,不会是想去那夺宝吧,天青宗如今高手如林,咱们可不够瞧的。”